艾比是一只荒野地精,作为一只地精却拥用都属于自己的名字,这突显着它那不凡的出身贫寒。艾比的父亲曾被人类捕抓过,在北方边境一些生活较为富足的农户,他们有时候候会被收养一两只地精看家护院护院,但是战斗力比不上狗,但比狗通人性,吃的也更少。艾比的父亲每当在描绘出艾比的父亲曾经被人类捕捉过,在北方边境一些生活相对富裕的农户,他们有时候会收养一两只地精看家护院,虽然战力比不上狗,但比狗通人性,吃的也更少。。...

艾比是一只荒野地精,作为一只地精却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这彰显着它那不凡的出身。

艾比的父亲曾经被人类捕捉过,在北方边境一些生活相对富裕的农户,他们有时候会收养一两只地精看家护院,虽然战力比不上狗,但比狗通人性,吃的也更少。

艾比的父亲每每在描绘那段岁月时光的时候,都双眼闪着光亮,它努力地形容着自己的窝是多么温暖,努力地形容着主人留给自己的食物是多么美味丰盛。

主人家最富裕的时候,曾经同时圈养了两只地精,而那第二只地精,就是艾比的母亲。

可惜在那之后没多久,一场突然燃烧的大火就焚毁了一切,艾比的父亲看着主人拿着草叉冲出去,在出门前他转过头大吼着让女人和孩子躲起来,但是他自己却再没能回来。

那场混乱与大火之后,家没了,整个村子都没了,憔悴的女主人牵着一个孩子背着一个孩子实在没办法再管它们了,于是就把它们都放生了。

艾比的父亲凭借着自己作为地精的本能,吃着昆虫与杂草,重新回到自己的同族身边,虽然艾比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父亲从来都不喜欢它们。

后来,艾比出生了,艾比的父亲学着自己曾经的主人,高高举起自己第一个儿子,并且给它起了名字,这是艾比之后的弟弟妹妹们没有的待遇。

因为从小就能吃得比较饱,因为曾经被用心的爱过,艾比从小就要比其它地精更加强壮聪明一些。

作为一只被人类圈养过的地精,艾比的父亲受到其它同族的排斥,但艾比却不会,它逐渐成长为一小支地精部落的首领,并且努力把一部分食物留给越来越衰老的父母。

当父亲死去的时候,它躺在石板上握着艾比的手,让艾比多多照顾一下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在那一刻,艾比才发现父亲也许是爱那些弟弟妹妹的,只是他已经分不出更多的爱了。

在统治自己的一小支地精部落与其它地精争夺地盘时,艾比的族人意外发现了食人魔部落与蜥蜴人部落的战斗,那支衰弱的食人魔部落被强盛的蜥蜴人部落给灭族了。

这种事在荒野之原上是很常见的,艾比带着自己的部落在蜥蜴人离去后再次搜寻了那处食人魔部落,原本是想要找到一些尸体残骸作为当天的食物。

然而地精们却从泥土下意外挖出两头还活着的蓝胖胖,本来,按照荒野上的惯例它们应该是被吃掉,可是那天,作为地精首领的艾比侧头看着眼前那两只蓝胖胖幼崽,最终却做了一个让它自己都感到非常意外的决定:它决定喂活这两个胖子,那可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艰苦岁月。

也幸好地精部落找到那两头蓝胖胖幼崽的时候是春季,这一时期荒野之原上的食物还很丰富,有着充足的橡子、各种各类浆果、以及块茎类植物,而且兔子也很多,还有蜥蜴、松鼠、丛林鼠和各种各类鸟类。

而当春、夏、秋三个季节过去之后,两头蓝胖胖幼崽已经长得比较胖大肥硕了,至少普通的地精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而艾比也凭借着对这两头蓝胖胖战力的掌控,维护巩固了自己的统治。

在这个过程中,艾比发现原来要作为荒野上强大部落的首领,也并不是非得自己拥有强大的力量,只要能够掌握强大的力量就足够了。

以这种思路作为指导思想,艾比带领着自己的部落先是征服了鼠人部落,然后又征服了比此时自己相对弱小些的狗头人部落。在彻底剿灭不肯臣服的豺狼人部落后,地精艾比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是这片区域范围内,最为强大的一支部落了。

同时荒野之原上,也已经开始流传一个拥有邪恶智慧地精的传说。

“我看到,我征服!”

就当地精王艾比最为雄心勃勃,最为满腔壮志雄心的时候,一支数量惊人规模庞大的人类商队,出现它的视野当中。

那是,猎物。

在稍稍精通军事理论的人看来,这场战斗都是根本不该发生的。

之前是因为环境极端恶劣、死亡率极高,愿意穿越荒野之原的人类商队都是在人类世界快要活不下去的赌徒,他们能有多少资本?

一匹马,一把刀,再加上一些零散的货物,就已经是极限了。

而亚洛斯统领的亚特兰商会商队,商队首领带领着商队护卫与雇佣弩手共五十人,全身链铁甲包裹战马与自身身躯的高级奴隶贩子五十人,仅仅只是后面这支重甲骑兵部队,稍弱一点的帝国领主就根本不是对手。

当然,平常的时候他们不会着甲,否则,这支商队就太招人眼目了,并且也不利于日常的行进。

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支由鼠人、地精、鱼人、狗头人所组成的两百单位荒野联军却围上来了:只能说是无知者无畏。

它们明显把眼前这支商队,当作以前在荒野之原中跑商的人类商队了。

在商队途经一处雪地山谷的时候,已经做好伏击准备的鼠人率先将一块块早已布置好的滚石推下山谷,同时它们四面大声呼喊营造威势。

然而山谷当中的商队根本就对此不为所动,毫无感觉。

“居然还懂得设伏造势,威慑敌人,以荒野种族的水准而言,已经是很难得的军事指挥水平了。”

女骑士瑞儿策马守护在亚洛斯的身边,对于山谷上滚落下来的、那些人头大的石头,挥剑之间就直接扫飞了。

在遇到“伏击”之后,商队迅速把马车围成一圈,然后把牲口都赶到中央围在里面。

仅仅只是商队的这五十人商队护卫,就已经是眼前这支荒野种族难以战胜的了,而他们在商队的主要职能,只是运送货物,战斗并不在他们的主要职责范围内。

“亚洛斯先生,请问这场‘游戏’是否需要我们出手?”

这个时候,有一名骑策披着链铁甲战马,周身覆盖在厚厚装甲内的强壮男子,来到了亚洛斯的身旁,他毕恭毕敬地问道。

这个男人是商队高级奴隶贩子们的首领,但是他在亚洛斯面前却毫无存在感,并且表现得也极为拘礼且谨慎。

“嗯,就准备二十骑作为策应吧。虽然对罗德骑士有一些信心,但是在这里让他们损失太多人也不好。”

“遵命,先生。您的意志,就是我等的指向。”这位高大强壮的奴隶贩子首领,他在施了一个并不怎么优雅标准的贵族礼后方才离去。

跟随在亚洛斯身旁的瑞儿见此撇嘴轻笑,在对方离远后忍不住开口道:“主人,看来冈纳瑟先生已经开始学习贵族礼仪了。不过也难怪,他追求了一辈子的东西,攀上主人后总算是有一些指望了。”

“普通人正常的诉求而已。相比冈纳瑟先生,我对那位罗德领主反倒是更感兴趣一些,若是此行他表现出色的话,我可以考虑将长剑搭在他的肩膀上,允许他献上忠诚。”

在亚洛斯与自己的贴身侍卫瑞儿轻声谈笑时,前阵的厮杀已经开始了。

伴随着四周的滚石,山坡上有大量的大地精、鱼人、狗头人执握武器奔跑出来,而在它们的身后,是由一众武装地精簇拥着的一代地精霸主,邪恶艾比。

两头胖壮的幽蓝色食人魔都背负着一个竹篓,地精霸主艾比在其中一个竹篓内奋力挥舞着手中锋利的弯刀,它咆哮着要看到自己的大军碾碎所有阻碍。

然而紧接着,冰冷冷的现实就展现在它眼前。

只见远处红木镇的夏尔长矛手一手持盾一手持矛,他们一人前蹲,一人前进,在短时间内就排列出森然的防御阵势,形成一面带着锋利尖刺的防御阵形。

“我的勇士们,碾碎这些人类!”

艾比在山坡上挥舞着弯刀怒吼,同时控制着数目最为庞大的武装地精部队逐渐推进。

这些年的苦心经营并不是白白浪费的,邪恶艾比的地精大军当中,不仅仅是有着数量众多的大地精精锐而已,更有着堪称地精豪杰的熊地精(PS:地精、大地精、熊地精,战力与智慧通常而言逐级提升,但是数量却成反比。),通常而言这些近亲一旦聚集起来,都会是以力量最为强大的熊地精作为族群首领,而地精艾比能够逆转这一规律,它在地精当中的确算得上是能力出众了。

普通地精的战力比寻常猎犬都不如,随便一个持着草叉的农夫通常都能对付三五个,大地精略弱于人类,但拥有一些智慧与纪律,适合协同作战,而熊地精,它们的身体素质已经有些接近西姆斯王庭的普通熊人族了,超过普通人类,可惜熊地精数量较少也没有任何文明传承,否则也是一支不俗的种族力量。

此时此刻,这些勇武的熊地精披着毛皮持着大木棒,嘶吼着冲下雪坡,气势上当真是雄浑悍勇的。

可惜,它们这一次所面对的不再是荒野种族亦或者落单的人类商队了,而是罗德一手锻炼出来的红木镇军队。

当双方兵力交击的那一刻,处于防御阵中的罗德,左手五指伸展轻轻前推,这个过程中似乎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军阵当中的罗德却可以清晰感受到,自己体内那微弱的圣光气伴随着系统技能的作用,加持在了自己面前的六十人军队身上:疗伤加成、手术加成、教练加成,战术加成,虽然目前的加成微乎其微,但有总比没有要好。

上古神圣斗气在真正修炼有成之后,号称其加持之力足以让一只孱弱的兔子咬死凶猛的野狼,而像罗德这种程度的基础圣光气,正常而言别说扩出体外加持他人,正常来说根本就无法做到应用于实战中。

然而,凭借自身独有的系统能力,罗德却可以将这微弱的圣光气应用出来,加持不强,具化为数值的话可能只提升了零点几的加成,但这个数字要乘法以六十,并且可以让罗德提前深度感悟圣光气心法,扎实深厚其修炼根基。

“砰”、“砰”、“砰”,“砰”。

伴随着激烈的冲撞之声,人类军队与荒野军队轰然撞击在了一起,也就是在这一刻,罗德突然下令:“突击步兵,全军出击!”

“杀!”

随着罗德的一声令下,自红木镇夏尔长矛手的盾矛之墙后,猛地跃出二十名身着链铁甲胄,手持短剑与圆盾的海达姆民兵。

他们这一次的跃进突击,可谓是打了那些荒野种族一个措手不及,二十名海达姆民兵手上的武器是自己的,身上的链铁甲是罗德花钱找那些高级奴隶贩子暂时借的,这种大大超越了海达姆民兵自身阶位的高级甲胄,可以极大增强他们的战力,极大提升他们的存活率,因此虽然要为此付出两百枚金币的代价,对于罗德而言却是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钱是王八蛋,没了再去赚。对于一位军阀来说,只有牢牢握在自己手中的士兵军队,才是最真实不虚的。

罗德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雷蒙德,法提斯,克雷斯他们可不知道,雷蒙德与法提斯越加感慨,这位罗德领主真的是爱惜士兵性命。

克雷斯反倒是觉得这种事挺正常的:“我家老爷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老爷。”

好感度本来就满了,再怎么往上加也加不动了。

在这段时间,二十名海达姆民兵部队被自家领主疯狂拉练,早就已经一个个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然而又不敢对着自家领主表达丝毫不满,在发现荒野种族的尾随后,罗德停止了对他们的训练,每天好吃好喝但半食养着,此时此刻放出去,自有一股凶暴癫狂的气势。

身上的装备超自身阶位的好,再加上手中盾剑最适合这种贴身死斗,因此二十名海达姆民兵部队明明数量与等级都不及夏尔长矛手,但他们的杀戮效率却是远远超出。

几柄利剑协同劈刺过去,即便是那些体质远远超过他们的熊地精,往往也要因为装备逊色太多,惨死当场,更何况大多数是大地精、普通的武装地精,熊地精本来就数量稀少,刚刚又被罗德的那招“军阵突击”放翻了一批,数量上就更加无法形成规模了。

渐渐的,交错的兵锋就变成了夏尔长矛手以木盾长矛围着那些残余的熊地精牵制,而海达姆民兵则是追着士气逐渐开始崩溃的荒野异族部队肆意杀戮。

也就在这个时候,身处于后方牢牢注视着战场的罗德,下达第二条指令:“弓箭手部队,射击!”

伴随着这条军事指令,十八名夏尔猎手在两名夏尔狂野猎手的带领下,突兀出现在荒野异族部队的斜后侧处,占据相对高地发动了箭雨攻击。

之前明明都已经有过警示了,并且罗德、法提斯等人也反反复复的侦察过了,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还会被一群军事素养并不高的对手埋伏,那就太可笑了,无论是亚洛斯还是罗德都可以回家洗洗睡了,什么野心抱负也都不要再谈了。

斗心计地精都斗不过,还谈什么野心抱负?

因此这次的主动入伏,早就已经被安排好了,罗德刻意把自己的射手部队安插在近处,甚至靠近敌人多一些,以此发挥出最强大的杀伤威力。

“射手部队是不是出现的有些晚了?如果是我的话,会在接阵之前就将射手部队拉出来,这样不是可以更多的降低己方战损?”战局之外,瑞儿与奴隶贩子首领冈纳瑟策骑在亚洛斯的左右守护,同时瑞儿这样问道。

“并不是出现的晚了,而是这位罗德先生有心要全灭掉这支异族联军,如果射手部队出现的太早,对方可能会选择退去。不过,真是好重的杀性啊,只有那种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的人,才会选择这种战术。”

“贵人,以您的身份尊贵,最好不要过多接触这种杀性太重的年轻人,他们太过危险。”虽然担心会因此得罪瑞儿小姐,但是冈纳瑟还是抓紧一切机会在亚洛斯先生面前表现自身的才能与忠诚,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只要眼前这位贵人一个点头,自己就可以从一个夜壶一样的雇佣兵头子,一跃晋升为贵族老爷,哪怕前面两代,只能做为主人处理脏事的贵族,但那也是高高在上的贵族老爷了。

至于瑞儿,他同样也不敢得罪,现在言语上开罪了,被瞪了两眼,事后自然要补上一份珍贵的礼物,弥补裂痕。

后方的亚洛斯与瑞儿怎么评估他的心性战术、军事实力,罗德不关心,奴隶贩子首领冈纳瑟如何评价自己,罗德也不在乎。

在此时此刻,罗德在乎的仅仅只是自己手中的士兵,看到一名夏尔长矛手被熊地精扑倒在雪地,他心都在滴血。

也是因为这种感受,让罗德渐渐难以忍耐下去了,明明现在还未到最合适的时机,罗德却锵然间拔出腰间的力量之剑,剑指前方:“冲锋!”

怒吼刚落,罗德就已经率先冲锋上去了,体内沸腾的圣光气力量不断扩散着。

圣光气心法修炼,讲究的是在一个水满则溢的过程中,扎实根基,逐渐积蓄,而后使用,从幼时打基础再到修炼有成,整个过程资质差些的可能要用上十几年时间,这还是在正常魔力浓度环境下。

然而罗德因为自身天赋,系统技能力量的牵引,导致他连极为微弱的圣光气能量都可以驾驭控制了,这让他现在远远达不到正常修炼到圣光气爆发,高级圣堂武士的水准,但却又让他拥有远远超越圣堂学徒的力量。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210)

我要评论
  • 囊之时&退去。

    战争持续许久,当罗德的手再一次探向矢囊之时,却发现矢囊当中仅仅只剩下两支弩矢了,虽然城下已然堆积了厚厚的一地尸体,但是攻城方依然没有退去。

  • 能够真&全城。

    犹如潮水般的军士涌入进来,战斗进入了巷战部分。敌方必须获得巷战的胜利,才能够真正掌控全城。

  • 靴重重&踩踏在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 飞斧的&墙缺口

    城墙下的士兵像潮水一样涌来,他们冒着箭矢、弩矢以及标枪飞斧的雨落攻击,怒吼着高举两架铁梯,冲锋上来将之牢牢斜挂在城墙缺口处,像这种攻城梯一旦挂牢,凭人力几乎是无法短时间卸下来的。

  • &他们冲

    “步兵、骑兵全军冲锋!一定给老子死守城头,不能让他们冲上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