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雪谷,战场之上,殷红的鲜血浸满了纯白的冰雪,双方的战士正呐喊声着,战斗中着,厮杀着!鲜血和生命,力量与技巧,冷和热,生与死,在这一一瞬间,都攀越到了生命最浓郁的高峰,战争是一切的浓缩,这一点真实的不虚。两军的双方都有各自的优势,奥斯商会商队这交战的双方都有各自的优势,亚特兰商会商队这边虽然拥有绝对的军力优势,但其绝大部分力量却并不会介入战场,因为这场战斗,是红木镇战士展现自身同行资格的舞台。。...

冰川雪谷,战场之上,殷红的鲜血浸透了纯白的冰雪,双方的战士正在呐喊着,战斗着,拼杀着!

鲜血和生命,力量与技巧,冷和热,生与死,在这一瞬间,都攀登到了生命最浓烈的高峰,战争是一切的浓缩,这点真实不虚。

交战的双方都有各自的优势,亚特兰商会商队这边虽然拥有绝对的军力优势,但其绝大部分力量却并不会介入战场,因为这场战斗,是红木镇战士展现自身同行资格的舞台。

就像狮子不会与鬣狗同行,雄鹰不会与鸟雀为伍一样,如果红木镇军队的力量太弱了,那么无论他们再怎么放低姿态也会被抛弃。

因为通过“神佑仪式”获得力量的时间太短,相对比较速成,因此红木镇的士兵们身上还带着一股属于农夫的朴实自卑。

这段时间一路上,红木镇的士兵们几乎是作为商队搬运工人任劳任怨,在他们的身上,还没有属于骄兵悍将的那种桀骜。

那些商队护卫、雇佣弩手,乃至于奴隶贩子们也敢于指派他们取笑他们,因为双方的地位是不平等的。

然而在这场战斗之后,这些过往的旧事都将化为虚无。那些实力强大的奴隶贩子倒也罢了,至少那些商队护卫、雇佣弩手,他们都不会再有勇气轻视这些红木镇的战士了。

四十名二级士兵夏尔长矛手,通过严格训练,坚定纪律组成盾矛之阵,列成一排牢牢抵挡住了过百荒野种族的正面猛冲,坚固强韧,而后则是二十名海达姆民兵一跃而出,以兵种配合乘势斩杀敌人,以六十人的劣势人数反而压制住了过百头荒野种族联军。

这个时候如果战场上仅仅只局限于此的话,那么那六十人就已经胜局抵定了,只剩最后战胜之后己方损失的问题,在没有其它因素介入的前提下,胜利是必然会获得的。

见到了之前那些老实巴交的年轻小子拥有这样强大的战力,商队当中的护卫与弩手都是面面相觑,暗地里猛咽口水的:

因为在他们的估算中,自己这些人和人家真的冲突起来,恐怕不够人家杀的。

狗在狮子头上拍苍蝇,若是一直认识不到对方的厉害也就罢了,认识了,觉察了,就没有不后怕的。

四十名夏尔长矛手克制商队护卫的轻骑冲锋,手中的包铁阔盾也克制雇佣弩手,在个人战力上可能还逊色一些,但红木镇战士的军纪,明显要高于他们这些人太多了。

而在这个时候,战场上,前期埋伏于一侧的射手部队突然出现,暴起箭雨攻击,这直接加速了荒野联军的溃败速度,降低了己方的持续作战损失。

而在这样的战况下,邪恶地精艾比终于舍得肯出动自己的亲军主力了。

它虽然控制着一支联军部队,但它对于这支联军部队的忠诚度也是不放心的,毕竟无论是鼠人、鱼人、狗头人、蜥蜴人甚至地精的近亲熊地精,在饥饿的时候都会以地精作为口粮。

因此在过往战争中艾比也是频繁派出多种族联军作为先锋,绝不允许它们主体数量超过自己的地精主力。

这种计算,绝对称得上是一种智慧。可惜,这也是它这一仗惨败的最主要原因。

当多种族联军发生崩溃时,艾比才指挥着自己的地精主力部队,移动攻向罗德的射手部队,围绕艾比的地精主力部队,它们平常吃的饱,身上的简陋武具也是相对最齐全的,在被艾比统治多年后,身上居然也有了一些纪律性。

尤其这支地精主力部队的核心中央位置,站立着两头两米来高的强壮食人魔,这两头身躯上捆绑着坚实树皮、石头作为甲胄的食人魔一旦冲锋,其它地精就只需要跟在后面作为掩护就好。

地精虽然以怯弱、毫无勇武著称,但是一面倒的顺风战也是能打的,毕竟也是一支可以长期在大陆上生存下来的种族。

因为察觉到自身的危险,射手部队在两名夏尔狂野猎手的统御下,开始调转攻击方向,不再继续攻击已经陷入溃败中的多种族联军,而是将大量箭矢射向艾比的地精主力部队。

相比地精,当然是那两头高大强壮的食人魔更加引人注意,只是密集如雨的箭矢不断攻击在它们的身上,啪啪作响,短时间内就将它们刺得像刺猬一样,可是却丝毫无法阻碍其前进的步伐――绝对力量差距太大,根本就不破防。反倒是那些散乱不准的箭矢,射杀了四周许多武装地精。

“夏尔猎手毕竟仅仅只是二级兵种,用来对付天赋异禀的食人魔,实在是太过勉强了。”罗德在这个时候,已经带着法提斯,雷蒙德,克雷斯策骑杀入了前阵。

人借马力,因此攻击破坏之力暴增。

罗德独人独骑一手持盾一手持剑,施展烈火剑式,一个冲锋过处就让四五头荒野种族的生物倒下,当然,这更多的是因为它们基本不着甲、罗德也不去找熊地精的关系。

与追求杀戮效率,以力量之剑增幅己方士气,加速崩溃敌方士气的罗德相反,法提斯控御着自己的骑枪,专挑那几头残余的熊地精冲锋刺杀,他的枪术高明马术娴熟,骑士以骑枪施展冲锋刺杀的身体负荷不小,然而法提斯却可以在短时间内连续施展,尽展老牌骑士的强大综合实力。

雷蒙德左手持着一张可以遮盖大半身躯的三角盾,右手握着一柄单刀,骑在马背上左右砍杀,表现正常,没什么可说的,他的身上同时装备着四件武器:盾、刀、弓、箭。

雷蒙德是四级射手系的职业进阶,因此在骑战当中表现平平是很正常的事,事实上若非他是精英模板,让普通士兵修炼骑术技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很难练到他这个程度。

而克雷斯,她左手持着一面三角盾,身后还背着一面厚阔盾作为保护,手中拿的武器却是重投矛,背上背着一袋,驮马脖颈处绑着一袋,罗德对她的要求就是在这场战斗中,在保护好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投完这十二支重投矛就行了。

战斗之前,克雷斯听到罗德的要求还很不服气,她知道自己很有战斗天赋,初次战斗的时候,就独自杀掉了近十名荒野盗贼。当然就想在战场上,可以获得更大的期待。

然而罗德跟她讲的是:

“一名优秀的战士能在一场战斗中杀掉四五名敌人,就已经很出色了。虽然给你两袋十二根投矛,但是你能杀掉六头荒野盗贼,就已经很厉害了。”

抱着颇不服气的心思,克雷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上了战场,独自作战,虽然,罗德、法提斯,雷蒙德隐隐将她保护在中间,都离得并不太远。

呼!!

一矛投出,没投中。又一矛投出,却又没投中。

“可恶。”

橘红色头发的小姑娘克雷斯因此咬了咬牙,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这一次拉稳了马,一矛投出,正中一头地精,只是却刺中了对方的一条腿将其钉在了雪地上,未能杀死。

当克雷斯想要过去,给对方再补上一投矛时,一块飞石却不知从何处砸来,砰得一下砸在克雷斯头上,虽然有皮盔保护并没有流血,但是克雷斯在这一刻却体会到一名战士在混乱战场上的艰难了。

“这个可不像我在敌人睡觉的时候,抹了他们脖子那么容易……清醒的敌人会挣扎,会反抗,会施以暗算偷袭,甚至正面的战斗中我们可能不是对方的对手。”

仅仅只是被飞石砸了一下而已,但拥有着极强战斗天赋的克雷斯却本能的就开始反思总结了。

她虽然觉得乘着敌人睡觉,再抹了他们脖子更加容易,但克雷斯能够感觉到,罗德老爷希望自己成为一名女骑士,而不是成为一名隐藏在黑暗中的杀手。

“既然是老爷希望的,那就是我想要达成的事。”抱着这样的心念,克雷斯战斗天赋逐渐在战场上展露显现,她开始变得更加凶狠也更加谨慎,既不在战场上特别引人注目,却也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出现完成致命一击。

【经验值+6】

【成长型英雄克雷斯可以升级了。】

一剑挥过,一头鱼人的头颅高高抛飞而起,那微凉的鲜血喷溅到罗德脸颊上,在这个时候,罗德的视野左下方视角浮现出这样的两排文字。

因此罗德渐渐放缓了马速,同时暂时避开那些混乱的溃军。他快速点开克雷斯的属性面板,直接将她的一点属性点点在智力属性上,却将技能点点在投掷技能上,将武器熟练度点在投掷熟练上。

整个过程非常迅速,很明显,对于克雷斯的培养方向,罗德考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愧是成长型英雄克雷斯,天生的杀戮者,她居然这么快就进入状态可以轻易夺去他人生命了。普通人会有恐惧、负罪感等等情绪,这些在她身上丝毫不存在。”

“但是我想要的并不是一个陷身于黑暗、血腥,杀戮中的变态疯子,而是一个睿智聪敏,可以协助我管理整个领地、对我忠心耿耿的女骑士。”

克雷斯今年才十五岁,虽然在这个世界上,这已经是个可以婚嫁甚至生育儿女的年纪了,但是罗德会教她读书,学习军事、经济、政治乃至文学。会带着她看一看外面更加广阔的世界,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虽然上一世没有人培养克雷斯达到智力型骑士很高的高度,但罗德并不认为自己也不行,毕竟上一世再怎么投入也仅仅只是一个游戏而已,这一世,对自己而言却是再真实不过的世界了。

在罗德那边通过面板完成强化的一瞬间,克雷斯这一边,就只觉得一股温暖的暖流,在自己身躯内扩散流转,同时感到自己的头脑变得更加清醒了,手中原本还有些陌生的投矛,一瞬间变得熟悉许多,就连投掷出去的伤害,似乎都明显增强了。

投掷技能(个人+2),每点增加百分之十的投掷伤害。

投掷熟练度:48+10,克雷斯本身也刻苦训练过。

在这个时候,随着射手部队的埋伏射击与罗德四骑的突入战场,荒野多种族联军已经彻底陷入了崩溃,只是同样在这个时候,艾比的地精主力部队已经很接近红木镇射手部队了。

射手部队远程伤害很高,但近战就是场惨剧,高明的指挥官,在有得选择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尤其地精主力部队的数量是射手部队的近五倍,它们还有两头重甲食人魔作为王牌。

因此,双方的距离刚一拉近,红木镇射手部队的士气就出现明显动摇了,即便是再怎样纪律严明训练刻苦,士兵也很难做到无惧生死的程度,哪怕是在罗德那个世界,他也只知道只有一支军队做到过。

“怎么回事,亚洛斯答应过我的重骑支援,怎么还没有出现?”见眼前的形势越发危急了,但战术布置当中重骑兵支援部队却迟迟没有出现,罗德紧皱双眉,扫视战场。

己方的四十名夏尔长矛手与二十名海达姆民兵部队联手,已经获得了一场辉煌的胜利,此时正在不断追杀,扩大战果的过程中。

但是这个时候不让他们重整阵形,就直接投入到对抗地精主力部队战斗的话,恐怕会造成很严重的损失。

毕竟低中级兵种最大的倚仗,就是纪律与阵形。一座布置森然缜密的盾矛之阵同一座散乱的盾矛之阵,完全不是一个战力。

“不行,必须给他们一些休整的时间。”

“法提斯,你留下重整军队。雷蒙德与克雷斯跟我来,牵制、干扰敌军。”

最后,罗德一咬牙,他选择带着雷蒙德与克雷斯先过去支援射手部队,而法提斯则留下指挥重整部队,尽快重新投入战场。

虽然法提斯的个人战力比雷蒙德与克雷斯加起来都更高,但是雷蒙德与克雷斯一个弓箭手一个投矛手,法提斯一个冲锋陷在地精群里就有可能出不来了,而雷蒙德与克雷斯不会,罗德可以带着他们打游击,牵制对手。

更何况,法提斯的指挥能力与经验,也不是兄妹两人能比的,有他的指挥,大部队可以更快一些投入战场。

与此同时,雪谷的另一边。

此时此刻原本应该已经投入到正面战场的高阶捕奴骑兵,此时此刻正绕过战场,前往地精背后方位置。

这些全身链铁甲包裹战马与自身身躯的高级捕奴骑兵,当然是由他们的首领冈纳瑟统领的。

此时此刻,遥遥望着雪谷山坡上那场已然扩散开大片腥红血色的战场,冈纳瑟身旁的一名亲信不禁开口问道:“大人,我们这么做真的没关系吗?算不算是贻误战机?亚洛斯先生不会因此不悦吧。”

“哼,提前做好的计划,又怎么可能与现实中发生的实际状况相比?明明从后方突袭更有优势,我们有什么理由要从正面发动冲锋?”

按照进入雪谷之前,罗德与亚洛斯、冈纳瑟原本达成的约定,此时此刻这支二十人的捕奴队重骑兵部队应该出现在战场上,正面冲锋地精主力部队,挡在红木镇的射手部队之前,同时红木镇的射手部队也会给予骑兵部队以远程支援。

然而在真正开战之后,看着战场上的局势变化,奴隶贩子们的首领冈纳瑟反悔了,他决定先带着部队绕后,然后从雪坡上,地精主力部队的后方发动冲锋。

这种选择毫无疑问是更有利于他自己与他手下的人的,晚加入战场一些,并且从正面冲锋变为后方冲锋,优势更大而危险性更小,但是像这种临时改变作战布置的行为,却可以说是把红木镇的罗德给坑了,红木镇的射手部队因此陷入危局当中。

“亚洛斯先生会理解我们的,毕竟我们才是贵人麾下的重骑兵,而不是那些红木镇的乡巴佬儿。”

“哈哈哈,是啊,没错。”奴隶贩子的队伍中,传来粗豪的笑声,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会为今天的欢笑付出什么。

罗德这个人,一贯的睚眦必报,在他们小区几乎有“老害”的称谓,因为他心里很清楚,一个人如果被人伤害,却不让施加者付出代价的话,那么这种伤害对于施加者来说,就变成没有成本的了。

战场,因为罗德、雷蒙德,克雷斯的策马游击、全力牵制,那支地精部队被迟滞了步伐,始终不能追上红木镇的射手部队。

“打败人类,地精吃肉!”在食人魔的背篓当中,艾比努力挥舞着手中的弯刀,鼓舞着己方的士气。

在邪恶地精艾比的视角看来,眼前这支部队已经是人类商队最后的守护者了,只要击溃了他们,自己就可以享用这支人类商队运输的众多珍贵物资,甚至借此让自己的势力变得更加强大。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364)

我要评论
  • 高跃起&到敌军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 最后的&败并俘

    然而在最后的攻坚战当中,联军统帅马加利领主失手被罗德击败并俘虏,联军士气因此全面崩溃,紧接被彻底扫出了日瓦车则。

  • 城墙下&护总要

    虽然在城墙下面仰望射击非常劣势,但有一定的远程掩护总要好过没有。

  • 的玩家&强制下

    【尊贵的玩家您好,您已经连续登录游戏12个小时,根据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我们将在半小时后,对您进行强制下线。】

  • 大陆上&为仅仅

    “只要这一战打下来,老子就算是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站稳脚根了。”向墙角吐了一口唾沫,罗德向下方探头一眼,然后立马缩回头来,因为仅仅只是瞬时间城墙上就钉上了数支弩箭与飞斧。

  • &不能让

    “步兵、骑兵全军冲锋!一定给老子死守城头,不能让他们冲上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