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双方缠战的最初,实际上战况局势是占时相对稳定下去的。虽然夏尔猎手不擅长于近战,虽然他们又也不是没大长腿会跑,乃至于在以罗德领头的三名己方骑士牵制下,三十名红木镇射手转头跑一会,扭过头射一会,转头跑一会,扭过头射一会,用罗德上一世的专业词汇来叙述它,虽然夏尔猎手不擅长近战,但是他们又不是没长腿不会跑,甚至于在以罗德为首的三名己方骑士牵制下,二十名红木镇射手扭头跑一会,转过头射一会,扭头跑一会,转过头射一会,用罗德上一世的专业词汇来描述它,这叫作:。...

在双方缠战的最初,其实战况局势是暂时稳定下来的。

虽然夏尔猎手不擅长近战,但是他们又不是没长腿不会跑,甚至于在以罗德为首的三名己方骑士牵制下,二十名红木镇射手扭头跑一会,转过头射一会,扭头跑一会,转过头射一会,用罗德上一世的专业词汇来描述它,这叫作:

走A,一种极为精湛罕见的高级射术技巧。如果能够掌握纯熟,可以仗之凌辱一切傻大笨粗的战斗单位。

见此,守卫在雷蒙德与克雷斯近处的罗德稍稍放松。

就连远处的亚洛斯与他的贴身护卫瑞儿,都惊叹于红木镇射手的韧性与勇气。

毕竟从他们这个视角看,这两个作战单位的距离可谓是离得极近了。

在距离不过十几步远的地方射击对手,杀伤极效化的同时,也极为考验箭手的心理素质,这可是一个十分危险的距离,双方之间又几乎没有任何阻隔。

“主人,那个冈纳瑟竟然敢不按照您的指令行事,战后,我们该怎么处置他?”瑞儿这个时候心情稍稍放松,这样问向自己的主人亚洛斯。

她是知道的,自家主人一向是极致追求完美的,在严于律己的同时也严于律人,因此像奴隶贩子首领冈纳瑟这样的行事,毫无疑问是很触犯忌讳。

然而这一次,瑞儿等到的却并不是自家主人如往常般毫无犹豫地决断。相反在等待片刻之后,她竟听到主人轻轻地叹气:

“我本以为这次出行会相对比较轻松,没想到还是会遇到这种事情。瑞儿,作为我的守护骑士,以后你应该也会有属于自己的领地,拥有属于自己的家臣,到那个时候你就知道了,处理这些臣下间的关系是多么麻烦多么让人头疼的一件事。”

“一件事上,你赏赐了一名臣下,就会引起其它臣下的不满。另一件事上,你进行了决断,就必然会引起另外一部分臣下的不满,没有人可以做到多方平衡丝毫无错,能够团结一部分人就已经是很厉害了。”

此时此刻亚洛斯却是有感而发,因为他能够察觉出,冈纳瑟那个家伙之所以会出现现在这样的状况,恐怕是因为敏锐察觉到自己对于罗德的看重。

按照自己平常的性情,出现这种事肯定是要严厉处置冈纳瑟此人的,然而这一次却是不同,这一次穿越荒野之原,对于自己,对于自己身后的势力来说都太过重要了,甚至是远超瑞儿,远超冈纳瑟想象的重要。

而冈纳瑟与他的捕奴骑兵队,是自己这次任务完成的重要保障。与这次任务相比,自己的个人好恶需要暂时克制。

“但也不能完全不处置他,否则寒了罗德哈特领主的心,也会让冈纳瑟,越来越不服约束。”

就在亚洛斯管事思索苦恼之际,前方的战况突然出现意料之外的变化,因为人类的身高与奔跑速度,再加上三名骑士的努力牵制,艾比的主力部队始终受到攻击却迟迟无法追上敌人,反而在对方的攻击当中损失不少,这让艾比彻底怒了。

它先是缩身躲入食人魔的背篓当中,当它再次钻出的时候,这只地精的手中就多出两大瓶装着粉白色药粉的玻璃器皿,然后四处抛洒。

在这些飘飞散落奇怪药粉的作用下,那些原本已经因为不断战损死伤而畏畏缩缩的地精,它们迅速血红眼睛,甚至于身躯都隐隐膨胀一圈,疯狂追杀的速度顿时大幅暴增。

这一招变化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以至于一直控制距离与地精缠斗的罗德、雷蒙德,克雷斯三人陷入危局中。

雷蒙德与克雷斯还好,他们都是远程攻击战法,因此保持在相对安全距离之外,罗德是筝形盾搭配长剑,因为一直都在苦修剑术,因此也就并没有装备远程武器。

在狂暴药粉的强化下,地精们的奔跑速度,投掷石块的力量都是剧增,罗德虽然察觉到不对后立刻猛拉马缰,调转马头远遁,但是在这个时候意外出现了。

一支天然生成颇为锋利的石锥,噗得一声扎入马的前腿处,这就导致罗德骑乘的那匹旅行马,因为剧痛直接马失前蹄,身躯前翻轰然间就摔倒了。

如果罗德骑的是一匹骏马,起步快,或者是一匹战马,爆发力强,这种事都不会发生,然而罗德贫穷,别说马甲一类的辅助战具了,他就连好一点的马都舍不得买,也就导致了此时此刻的危局。

“操。”

暗骂一声,罗德猛地一推马,摔砸翻滚到一旁的雪地上,没有被马砸在身下。

当他再一次迅速站起时,眼前黑压压一片的红瞳狂暴地精已经杀到近前了,此时此刻漫天飞石,他若敢掉头逃跑,大几率会像刚刚那样,被乱石飞锥到攻击后脑背脊要害直接放倒。

当当当当当当……

罗德迅速竖盾,保护住自己的身躯同时向后方后退。

此时此刻,他已经再顾不上其它人了,眼前那匹受伤的旅行马,直接就被一大群狂暴地精扑上去活生生地吞吃了。

炽热的血浸透雪地,它直到被彻底撕碎前都还是活生生的,这些地精甚至连杀死它的时间都不愿浪费,直接分食。

“啊啊啊啊!”

罗德像野兽似地怒吼,以自身狂暴气魄震慑眼前的地精,激昂自身的战意,左手筝形木盾,右手的力量之剑,这些是此刻自己能够活下去的唯一倚仗。

“妈的,妈的。”

“被一群地精逼到这个地步,老子以后要是再相信那些猪队友,老子就……”

猛地前扑,罗德一剑将一头狂暴地精直接刺死,因为双方的身高与力量差距,罗德手中的剑扎入那头地精的体内,甚至可以猛地抡转一圈,将其抛砸出去。

然而,四面八方的狂暴地精,扑上来攻击的速度频率,并没有任何减慢降低。

此时此刻在体内肾上激素的疯狂分泌下,连时间都变慢了,明明理智上知道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但是感觉当中,却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一样。

砰砰砰砰、咔嚓,格挡的过程中,罗德手中的筝形木盾碎裂了,他的身躯也被四周飞来的石头石刀攻击出许多伤口。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罗德听到了马匹以嘶鸣之声,再下一刻,身边左右攻上来的狂暴地精被长刀与投矛击倒。

“老爷,您没事吧!”

“大人,在雷蒙德没死之前,没人可以伤害您。”

“……”

“虽然很感动,但实际的情况是我现在已经被伤害的很严重,你们两上SX,这种时候冲进来有什么用啊。咳咳……”话虽然是这样说的,但当罗德、雷蒙德、克雷斯背靠着背手持武器彼此守护的时候,四面疯狂杀上来的地精还是被一头接一头的砍杀斩倒了。

三人当中最猛的就是克雷斯,此时此刻她已经激活天赋特长狂暴状态了,所有个人战斗属性全部获得翻倍提升,然而最让罗德担心的也是她,能量是守恒的,一个远远尚未涉及超凡的小姑娘哪来的这样的力量?

狂暴特长,实际上燃烧的是她的生命力。

因此,无论体能还是武技都远远高明过她的罗德与雷蒙德,杀戮效率反而没有她高,因为任何武技都是以自保为第一基础,先保护自身,再杀戮敌人,可是克雷斯却是以优先击杀敌人为第一目标……可即便是如此,即便是克雷斯都已经豁上自己的性命了,当两道巨大的阴影笼罩过来时,绝望,还是压在了所有人的心头:

食人魔,全副武装情况下,这是一头就可以干掉一支人类骑兵队的荒野怪物。

“打败人类,地精吃肉!”

伴随充满了踏实朴素风格的口号,艾比控制着自己的两头食人魔儿子杀了上来。

只是,在靠近那个黑色头发暗红色眼睛的奇怪人类时,艾比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两个食人魔儿子,出现了明显的抗拒、退缩情绪。

“莫不是又饿了?是啊,大胖和二胖超过一个时刻没吃东西了(十分钟)。”

于是艾比换了口号:“打败人类,胖胖吃肉!”

因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因为背上老爹不断的催促,两头蓝胖胖对视一眼,终究还是走向并攻击……雷蒙德与克雷斯。

艾比也并不明白自己的两个胖儿子为什么要越过为首的那个持剑的人类,但这没有关系,只要先杀了那个持剑人类的两个下属,接下来的就可以杀他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雪地上,由一人一骑一马当先,他身后跟随着近六十名红木镇战士,比他们更快一步的是距离相对较近的红木镇射手。

眼见自家领主与队长因为保护自己等人陷入地精的包围了,这些射手彼此对视一眼,把弓一抛,持出护身匕、短斧一类的近战武器冲上来了。只是狂暴地精的战斗力远远比想象中的高,导致他们一时无法冲破,反而被扑倒了几个。

毕竟,这些箭手们的体力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消耗很多了。

“领主老爷。”

“罗德大人。”

伴随着四周汇聚的红木镇战士越来越多,伴随着一名名疯狂冲到近处保护自己的红木镇箭手一个接一个倒下,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沉重的罗德,耳边似乎出现了幻听,同时在这一刻他也注意不到,自己左手食指上的那枚古朴纯黑色的黑铁指环,在大量鲜血的浸染下,逐渐透射出极尽华丽的暗色金辉。

“老爷!”

这一声不再是层叠虚无的幻听了,而是身边小姑娘克雷斯的叫喊。

这一刻克雷斯的狂暴状态消退,她被一头食人魔一把抓了过去,就算是狂暴化个人战斗属性提升一倍,双方的绝对力量差距还是大得惊人。

似乎感到到了四周越来越收紧的压力,似乎觉得自己就要快死了,因此,克雷斯本能地又喊了一声老爷。

也就是这一声,让罗德从有些虚幻的状态当中陡然惊醒。

四周,原本扩散出去,扩散加持在四周红木镇战士每人体内的圣光气,在这一刻猛地抽回,让所有的红木镇战士感觉稍稍虚弱,当然,在这时候没有人能察觉到这一点。

“放下她!!”

顺着自身体内的感觉,高举长剑,猛地竖劈而落,在那一瞬间,罗德的周身闪过虚幻的纯白色光辉,最终凝聚于古十字剑/残缺的力量之剑上,形成隐约的白金色剑芒。

“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声极尽兽性的嘶吼,白金色的剑芒一斩而下,一掠而过,那头抓着克雷斯举起的食人魔手臂,刹那之间居然应剑而断,大股大股的污血暴雨一般喷洒开来。

而在这一刻,一直在远处冷冷观战的亚洛斯,此时也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他以手抚额,只觉得头痛欲裂。

“混账。真是不知道我是幸运还是不幸,居然在这样偏僻穷苦的地方,发现了这样一位人类斗气天才战士。”

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选择,认同了一个就会得罪另一个,如果两不相帮,都不做处理的话,很可能将两边都得罪了,这是作为上位者的大忌。

原本亚洛斯已经决心要帮冈纳瑟压制罗德哈特了,虽然他也看不上冈纳瑟的做法,但是特殊情况下特殊处理,自己现在需要冈纳瑟忠心耿耿的效忠,一群乡下泥腿子对比冈纳瑟手下的重甲骑兵精锐,寻常贵族甚至都不会有亚洛斯的犹豫与纠结。

然而,伴随着此时此刻罗德这一剑重重劈落,亚洛斯身旁的贴身侍卫瑞儿都被吓懵了,亚洛斯也是以手抚额,只觉得头痛欲裂:现在得力的下属与未来的天才豪杰/军事领袖,选吧。

另一边,在被罗德硬生生一剑斩下一臂之后,那头断臂的食人魔并没有再继续攻击已经被四周涌来的夏尔长矛手牢牢包围保护起来的罗德,而是跟随着自己哥哥,轰然跪倒下来,以胖头抵地悲鸣不止。

无论它们背上的父亲,是如何的跳脚痛骂,两头流泪的蓝胖胖都不肯再站起来了,以食人魔的角度讲,两米来高蓝胖胖还是尚未成年的孩子,而在它们的视角里,眼前这个黑发黑瞳的人类身上,有着来自于上位者……双头食人魔大王的可怕气息。

同时,伴随着夏尔长矛手与海达姆民兵几乎不顾生死的强攻突进,武装地精在药剂力量逐渐消退之后,终于暴露了本性,开始全面溃散。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204)

我要评论
  • 、骑兵&他们冲

    “步兵、骑兵全军冲锋!一定给老子死守城头,不能让他们冲上来。”

  • 就算是&眼,然

    “只要这一战打下来,老子就算是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站稳脚根了。”向墙角吐了一口唾沫,罗德向下方探头一眼,然后立马缩回头来,因为仅仅只是瞬时间城墙上就钉上了数支弩箭与飞斧。

  • 身旁,&准了身

    这个时候,罗德将目光移到了自己身旁,另外一名刚刚才补充上来雇佣哨兵身上,然后他转身将手中攻城弩对准了身旁的雇佣哨兵,一矢将之爆头。

  • 虽然在&常劣势

    虽然在城墙下面仰望射击非常劣势,但有一定的远程掩护总要好过没有。

  • 罗德击&则。

    然而在最后的攻坚战当中,联军统帅马加利领主失手被罗德击败并俘虏,联军士气因此全面崩溃,紧接被彻底扫出了日瓦车则。

  • 手匆忙&中的弯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 靴重重&后方的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 千八百&百六十

    围城死战,两千八百VS两百六十人,不幸的是,罗德是守城那一方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