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作出暗害那个拓展领主罗德哈特的决定之后,冈法耶德怎么也没想起自己最后会正面临眼前这样尬尴的处境。察觉到到自己好不很容易才攀上衣角的那位琴女城贵人,极为亲睐那个年纪轻轻地的拓展领主后,虽然理智上明白自己所以克制,虽然罗德的不存在但是让冈法耶德倍感痛苦。嫉察觉到自己好不容易才攀上衣角的那位皎月城贵人,颇为青睐那个年纪轻轻的开拓领主后,虽然理智上知道自己应该克制,但是罗德的存在还是让冈纳瑟感到痛苦。嫉贤妒能,压制有才华的年轻人,对于某一些人来说,近乎天性了。。...

在做出暗算那个开拓领主罗德哈特的决定之前,冈纳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最终会面临眼前这样尴尬的处境。

察觉到自己好不容易才攀上衣角的那位皎月城贵人,颇为青睐那个年纪轻轻的开拓领主后,虽然理智上知道自己应该克制,但是罗德的存在还是让冈纳瑟感到痛苦。嫉贤妒能,压制有才华的年轻人,对于某一些人来说,近乎天性了。

于是,他就根据当时的战局情况稍稍修订了作战计划,把原本的正面冲锋,修改为绕后冲锋。

在冈纳瑟的计算当中,罗德会因此吃一些苦头,同时也让他与那位贵人之间生出一些嫌隙,但战局发展的后半部分完全乱套了。

先是那个罗德哈特为了保护自己的射手部队,他居然甘冒奇险亲自率领两名手下,牵制住地精主力部队,然后他意外坠马遇险了。

若是罗德哈特就此死了,那倒也是一件好事,在冈纳瑟而言,算是直接把事情做绝了。

在北方边境,死上一两个开拓领主是常有的事,有亚洛斯先生的关系在,这个家伙的死连一点水花都不会激起。

然而,在罗德遇险之后,他的手下,就是那些明显没受训多久的村镇泥腿子,就像发了疯一样一波接一波的冲上去营救。

这一幕把冈纳瑟与他的手下都看懵了,他们实在是没见过统御威望如此之高的贵族领主,也没见过如此忠诚悍勇的民兵。

红木镇的战士肯为罗德拼命,一方面是因为所谓“神佑仪式”的作用,但更多的方面也是因为罗德与他们同吃同住的训练,带领着他们把红木镇经营的更好,让他们的父母妻儿都过上了更好的生活……这些泥腿子的确是没有什么见识,但是当遇到一位真正的对他们好的领主时,是肯为这位领主,豁上性命的。

权力的本质,本就是这样产生的,让身边的人,相信你可以带领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因此在流浪骑士法提斯重整军队的时候,有一个民兵看到了罗德坠马遇险,嗷一嗓子喊出来,周围原本都已经精疲力竭的民兵,沉默着再一次端起武器,甚至是彼此掺扶拖拽着再一次冲向战场。

即便是以法提斯的战术统御都几乎控制不住局面,只能在士兵们的行进过程中进行调整,尽量的控制好冲锋阵形。

真正的狼群,在行军的时候健壮的公狼在队伍的最前方开路,妇孺老弱在队伍中间,强壮的母狼和普通公狼在队尾,而在面对危险时,最危险的地方由谁顶上?

是头狼。

这些,罗德全部做到了,于是他收获了一支由泥腿子组成却充满狂热斗志的强军,他们不仅仅是在为一位贵族领主拼命,也是在为自己的未来拼命。

雪地上,许多长矛手抛下盾牌,怒吼着举起手中长杆铁矛,然后他们排列起队形,以一种惨烈的,近乎于排山倒海的威势,向面前的狂暴地精们直推了过去。

势动如山!矛出如林!山林推进,当者披靡!

为了救出自家领主,红木镇的士兵放下了一切防御,一个接一个的前仆后继,就是以这样的决死之势,直接就杀穿了以药剂迷惑心智的狂暴地精,一边是凭磕药,一边是大脑一片清醒但就是要和你换死玩命。

然后,地精就全面崩溃了,即便它们不崩溃,也只会在这样的战力面前,被彻底杀穿过去。

这个时候冈纳瑟才带着自己的骑兵,抵达适合冲锋的地点,等他那二十骑重甲骑兵从雪坡上冲下来的时候,地精主力早就已经先一步炸开了。

被恐惧吞噬心智的地精是那种三百六十度的溃散状态,因此即便是骑兵部队,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别想再获得什么斩获了。

也就是说,这场战斗完全是红木镇民兵、完全是罗德哈特打下来的,跟冈纳瑟一点关系都没有,冈纳瑟和他的手下,最后就是白白转了一圈,丝毫的战果都没能拿到。

在一场军事行动而言,这就是无能的表现。

带着手下战骑一冲而下,结果就赶上打扫战场了。冈纳瑟骑在链甲战马上略有一些尴尬,他策骑想往罗德的那一边凑,至少说上一两句场面话,然而此时此刻罗德的面前摆着一排尸体,伤势不轻的克雷斯被他抱在怀中,向其体内输送着圣光气斗气,镇痛疗伤。

四周的士兵以法提斯为首,挡住了冈纳瑟。

【这是一场辉煌的胜利,部队士气+18。你获得了354第纳尔,有价值的战利品】

【目前统御士气89,有士兵可以升级了。】

【由于你在此次战斗中突破了自身极限,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超凡的力量。力量+1、敏捷+1,系统技能俘虏管理+1领悟完成。目前,队伍当中的俘虏数量5/5。】

【灵魂的救赎2/5,已经触发。请在任务日志选择,是否接受。】

以八十名受训未久的人类士兵,迎战两百数量的荒野种族,在自身并无大损的情况下,击溃对手,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连系统都承认这是一场辉煌的胜利,事实上这都是取巧了,如果罗德的圣光气斗气没有领悟爆发,地精队伍当中的那两头食人魔没有臣服,仅仅只是这两头发狂的食人魔,想要杀死它们,就够红木镇的民兵吃苦头的,更何况现在是直接俘虏,这一役胜得这样轻易,是有着侥幸的。

然而此时此刻,罗德却并没有多么开心,因为他眼前的雪地上排着一地的人,伤者不计,这一役红木镇仅仅只是战死的士兵,就有十二人之多。

罗德的心都在滴血,如果这是在前世,他早就强行退出,重新打这一役了。但是现在他却没有办法,让眼前这些人再一次活过来。

“这一战明明可以不用死人,至少,可以不用死这么多人的。冈纳瑟……你TM敢阴老子。”

“老子发誓要让你死,我要让你死!”

“罗德大人,您已经做得很好了。这是战场,战场上没有不死人的。为您而战死,他们是安心的也是荣耀的。”

在这个时候,法提斯来到罗德的身旁,这样劝告言道,在这个方面法提斯的心理素质比罗德实在强出太多了,罗德的上一世生活在一个和平的时代,一个强盛的国家,即便活过了九十多岁,也并没有遭遇什么太过痛苦的生离死别。

而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自家领主大人不愧是贵族,感情实在是太充沛了,打下这样一场大仗,才死这么点人,还要难过这么久。

并不是他们淡漠无情,而是这种事在这个时代看得实在太多,已经麻木了,并且,充沛丰富的感情需要大量的能量去支撑,对于许多一年到头都吃不上饱饭的平民来说,没有客观条件产生太过于强烈的爱恨。

在罗德抱着还陷入昏迷中的小姑娘克雷斯,从雪坡处起身之时,没有人注意到,他左手食指上的那枚戒指,有一瞬间闪过一抹奇异光辉。

这枚地精科技文明的最高杰作,其真实的名称叫作:虚空神国,是地精文明以科技文明探究神之奥秘的最高成就,也是让天界诸神再也无法忍受向地精开战的直接原因之一。

当然,这种东西与现在的罗德实在是关系不大,此时此刻罗德脑海中所思所想的,就只有怎么弄死冈纳瑟这个杂碎。

近夜时分,在雪地军帐之内。商队的所有首脑人物,全部汇聚过来了:亚洛斯、冈纳瑟,罗德。

亚洛斯的贴身侍卫瑞儿被他派出去沏茶了,此时此刻在这帐篷之内,就只有三人。

当然,这里真正可以决策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亚洛斯,此时此刻这位气质华贵的贵公子,抱臂于怀,以手指轻轻按压着眉心,听着冈纳瑟努力狡辩……哦,是在进行解释。

“我本来也是想按照原本的计划,正面冲击敌军,对罗德领主进行援助的,可是我发现地精群当中有两头武装食人魔,因为当时离得太远了,我并没发现这是尚未成年的幼体食人魔。我担心按照原计划正面冲锋的话,重骑兵队会有所损失,甚至影响到亚洛斯大人开辟新商道的计划,因此选择了绕后,让罗德兄弟更多承担了一些压力。”

“罗德兄弟,这次是老哥哥对不住你啊,你所有战死的士兵,我都出钱替你进行抚恤。”

作为奴隶贩子的首领冈纳瑟,他是从肮脏的社会底层厮混,一点点爬起来的人,无理狡辩、皮厚心黑对于他来说是最基本的素质、技能,这年头的士兵抚恤金,就算是国家正规军又能有多少?更遑论红木镇士兵,是民兵标准的了。

冈纳瑟此时此刻就是要当着亚洛斯的面,彻底解决这件事,而只要亚洛斯不再追究了,罗德?冈纳瑟其实并不怎么在乎。

在奴隶贩子当中混到他这把年纪,他这样的地位,谁还没几个仇家?区区一个还在发展起步阶段的开拓领主,算个屁,谁怕谁啊?就算有一些潜力,也不知道哪天就突然全镇失踪了。

“那么,冈纳瑟先生准备支付我多少抚恤?”

面无表情的注视眼前的冈纳瑟片刻,然后罗德突然间就笑了,这样问道,似乎并不太在意,有意向用钱解决此事。

然而因为罗德之前那有些诡异的神态,被他弄得有些愕然的冈纳瑟,闻言一愣,然后他想了一下,开口道:“两……四百枚金币如何,多出来的那些,就给兄弟你压压惊了。”

帝国正规军的死亡抚恤,也才不过十枚金币,虽然军属在其它方面享有一定的政策优惠,但是冈纳瑟给出的这个价格,还是说得过去的,至少在他看来,已经很说得过去了。

“好,四百枚金币就四百枚。”连价都没有还,罗德直接点头答应。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站在一旁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亚洛斯先生,他突然开口了:“那四百枚金币就不要给了。”

听到这样的话,罗德与冈纳瑟都是一愣,两人目光都转向眼前这位,都带有着疑惑。

“罗德,开战之前,你向冈纳瑟租借了一批链甲防具吧?这件事我做主,那二十套防具你就不用还了,今日发生的事,我也有一定的责任。”

“大人!”

冈纳瑟这时想要开口,那批防具可比四百金币贵太多了,就算是算上折旧费,起码也是一两倍的差价,冈纳瑟并不想付出这样一笔代价。

然而此时此刻亚洛斯心意已决,冈纳瑟刚想开口被亚洛斯以目光一扫,他顿时就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好了,冈纳瑟你先出去吧,给我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再发生这样的事,我绝不会再给你弥补过失的机会了。”此时此刻,在这位金发蓝眼的贵公子身上,扩散开一股可怕的威严,那是一种绝对不是一个商人该有的威严,而将这样的姿态毫不避讳的在罗德面前展现出来,也意味着某种信号。

可谓是老奸巨猾的冈纳瑟,在这一刻真的被吓到了,他低头应是,再不敢再多说一句废话,然后退出帐篷。

“罗德哈特,我知道你绝不会轻易放过此事。但是,至少在我此行的目的达成前,我绝对不允许你施展什么手段……”

“你还年轻,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不要因为一时的怒火,做出不理智的事。”

“……亚洛斯管事,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不过发生这种事之后,我也要求我和我的队伍,从现在开始拥有选择战斗、自主决策的权力,换句话说,以后再有这样大规模的战斗,你们的人不上,我的人就绝对不会再上了。你们人的命是命,我的那些手下他们也是人命!”

罗德的这番回话,很是意味深长。

他称呼亚洛斯为“管事”而不是“大人”,换而言之,罗德只要与对方达到这个层次的交流。

至于没看出身份,那是不可能的事,抵达荒野之原后虽然没有说明,但是亚洛斯与瑞儿他们已经不怎么进行掩饰了,以罗德的能力水准,他根本不可能看不出来。

但他现在就是“看不出来”了,在另一层面上就等于是拒绝了亚洛斯递过来的橄榄枝:我并不愿意上你们这一派系的船。

这种内涵,已经表达得非常清楚。

瑞儿在烧好茶,端着热茶走入帐篷时,正好看到罗德走出来,然后,走进帐篷当中的瑞儿,就看到自家一向气定神闲,冷傲端庄的主子,哗得一声扫落了桌面上的杯子。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手,弩&护。

    下方传来不知意义的激昂怒吼之声,登城作战开始了,最前面的是手持大盾的战士,身后是周身钢甲手持双手武器的诺德皇家侍卫,再后面是射手,弩手集群作为掩护。

  • 兵战士&时候,

    前方的敌军步兵战士想要返身而回,却被罗德的亲信发动突击纠缠住了,等他们终于勉强返回的时候,所面对的就仅仅只有周身钢甲血水浸染甲胄缝隙的罗德了。

  • 烈的血&有价值

    口鼻间灌满浓烈的血腥气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不断射杀视野范围内最有价值的敌人。

  • 弧般的&前!

    在强大的气力灌注之下,银弧般的月形刀光冲破空气,凶猛的斩杀到对手面前!

  • 半小时&后,对

    【尊贵的玩家您好,您已经连续登录游戏12个小时,根据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我们将在半小时后,对您进行强制下线。】

  • 枪的诺&防造成

    尤其是那些身披重甲,手持双手重斧或者背负投枪的诺德皇家侍卫,这些家伙一个个近乎人形的钢铁高达,装甲狰狞得令人望而生畏,他们每一名成功冲上城头,都会对城防造成巨大的防守压力。

  • ,紧接&日瓦车

    然而在最后的攻坚战当中,联军统帅马加利领主失手被罗德击败并俘虏,联军士气因此全面崩溃,紧接被彻底扫出了日瓦车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