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从亚洛斯的帐篷中走出来的时候,虽然之后的交谈让两人都是怒气隐隐有些不欢而散的意思。虽然罗德本来两手空空的手中,在走出来时却多出一管青碧晶莹剔透的试剂。这是在他走出来帐篷前,那位冷傲的贵公子丢回来的。在这个时代无色玻璃极其价格昂贵,而以这种价格昂贵炼金但是罗德原本两手空空的手中,在走出来时却多出一管青碧晶莹的试剂。这是在他走出帐篷前,那位高傲的贵公子丢过来的。。...

罗德从亚洛斯的帐篷中走出来的时候,尽管之前的交谈让两人都是怒气隐隐有些不欢而散的意思。

但是罗德原本两手空空的手中,在走出来时却多出一管青碧晶莹的试剂。这是在他走出帐篷前,那位高傲的贵公子丢过来的。

在这个时代无色玻璃极为昂贵,而以这种昂贵炼金物品盛装的药剂,当然是好东西了。

“这是接受过神官祝福的圣水,给你的那些战士混入水中服下,可以有效恢复伤势,避免疫病进入身体。”

脑海中回想起亚洛斯刚刚所说的话,罗德是相信的,此时此刻,他举起手中的试剂放在眼前轻声语道:

“这位贵人虽然性情尚且稚嫩了些,但气度是有的。如果我不是我的话,臣服效忠于他也许真的是不错的选择。”

上一世的时候,骑砍采用虚拟现实技术,成为全息影像游戏,并且随着主机革新技术水平的提升,许多NPC越来越拟人化。

于是就有一批LSP玩家开始不走寻常路,自己好好的开拓领主不当,全属性主点魅力,然后撩拨些寂寞孤独的贵族小姐、少妇遗孀,玩弄人家的感情,甚至骗取人家钱财。

这里面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有结局好的也有结局不好的,结局好的抱得富萝莉回家,结局不好的死的时候最大块的尸骸只有指甲那么大,剁稀碎!

其中有一个游戏ID叫“0淡淡的微笑0”的玩家,凭借主加魅力与甜言蜜语大肆敛财,几年的时间下来,城堡有了,重骑兵队有了,在当时的骑砍玩家中堪称是一方霸主,更是被许多魅力流玩家视之为偶像。

只是后来时间管理没有做好,后宫女主们彼此撞见了,紧接着就发生修罗场血案,几年辛苦灰飞烟灭。

城堡也没了,军队也没了。不过在这种极端情况下他居然还能全身而退,没被那些狂怒的男性NPC追杀到删号,也的确是坚忍不拔的执着之人。其实罗德觉得,有这手段毅力,他干点别的,也一样能成功。

还有一个ID叫“高威2333”的玩家,同时爱好萝莉与少妇,为了追求一个富萝莉花费了几年的时间,后来成功得手,再后来没过几个月,他的老丈人就“意外”死在了战场上。这个玩家同时接管老丈人的城堡军队、女儿老婆:后来有猛人调查出,这哥们是刑警出身,无论计划力、执行力,耐心以及见识,都远远超过寻常玩家的水准。

不过这位“高威2333”因为足够专情,再加上他的心思缜密,因此一直都没有翻车,始终是骑砍战争之风当中的一线玩家,在服务器内搅动风云,异常坚挺。

不过走魅力流路线的玩家,失败的多,成功的少,翻车的多,安稳的少,因为这个路线的核心永远都是借势用力,可是很多时候越是借势用力,就越容易被大势吞噬。

罗德上一世一直是智魅流统帅型玩家,虽然在前期发展的速度缓慢了一些,但胜在稳健,这一世,他当然也不可能轻易加入哪位大贵族的势力派系。

因为罗德非常清楚,只要卷入其中,只要一个不小心,自己与跟随自己的人,就很有可能被权力争斗的漩涡,绞得粉身碎骨。

红木镇民兵虽然战死了十二人,但是因伤致残的人并不多,准确的说是一个都没有,这是由于狂暴地精的特性导致的,在面对这些大约只有半人高的小矮子时,红木镇的民兵除非是被对方一拥而上给扑倒了,因此被攻击到了致命要害,否则的话,致残致命的伤,是并不容易受的。

毕竟都是身上有着防具,受过充分训练的人类士兵。

这战死的十二人当中,有八人都是红木镇的射手,两人是海达姆民兵一级士兵,两人是二级士兵夏尔长矛手。

夜晚,在自己的行军帐篷里统计数据时,越是记录,罗德心中越是窝火得厉害。

“操!”猛地一掷羽毛笔,罗德站立起来在帐篷里来回走动着,恨不能现在就可以出手,直接干掉冈纳瑟这个杂碎。本来,伤亡完全可以压低到最多一两个人的。

“不想卷进来,不想卷进这些破事。但还是没能完全躲过去,还是被卷进来了。”

“操!”

喘息片刻,压制住自己的脾气。罗德很清楚,自己一切的愤怒都来源于自己此时的无力,而冈纳瑟之所以敢这么做,他就是吃定了现在的自己并不能拿他怎么样。

甚至亚洛斯也不会拿他怎么样,毕竟近五十骑重甲奴贩打手和八十名红木镇民兵相比,孰轻孰重,实在太过一目了然了。就算是论远近亲疏,罗德与红木镇也不占优势。

即便换罗德在此刻亚洛斯的位置上,他也不会拿冈纳瑟怎么样,不为个人喜怒好恶而影响自身理性判断,这本就是成为上位者的必备素质。

“靠山山崩,靠水水流。指望别人替自己报仇,终究是不现实的事,想要报仇,还得靠自己。”在灯火下统计好战损名单之后,罗德伸手轻轻点开只有他自己才能看见的系统面板。

今日这一役的好处,也并不是没有的,因为冈纳瑟没有参战,所有的击杀都是由红木镇士兵完成的。

不过,罗德不会因此念那个家伙的好,毕竟自己手下士兵的战斗等级可以慢慢提升,性命却只有一条。

经过这惨烈的一役之后,剩余的夏尔长矛手当中有两人可以提升到第三级了,罗德直接消耗第纳尔,将这两人提升为夏尔资深长矛手。

【是否消耗64第纳尔进行兵种晋升?】

【是。】

此时此刻,帐篷之外的背风石坡处,有两名疲惫正在酣睡的夏尔长矛手呢喃着翻了个身,在他们的体内有滚滚的热流突然涌出扩散开来,让他们的身体素质、个人武技均获得大幅度提升。今日血战死斗带来的精神与身体疲惫,迅速消退下去了。

夏尔资深长矛手,三级兵种,擅长抵御骑兵或与大型生物作战,他们拥有强壮的身躯坚定的意志,以及熟悉使用盾矛武器的技巧,是战场上可以信赖的精锐士兵。

兵种技能1:坚守。施展之时,一定时间内防御力获得提升。

兵种技能2:三连突刺。施展之时,组成阵列的夏尔资深长矛手将会持盾突刺,攻击对手。

“三级就出兵种技能了吗?夏尔民兵其实应该算是特殊兵种,我的这个前身真的是好运气啊,可惜,他没等到这支军队展现出潜力的时候,就选择了放弃。”

除了两名夏尔长矛手以外,十八名海达姆民兵晋升了十四名,剩余的十名夏尔猎手晋升了四名,当然,前者是一级士兵晋升二级,后者是二级士兵晋升三级。

不过夏尔猎手晋升为夏尔狂野猎手,虽然同样为三级兵种,但并没有兵种技能的激活,可能要再往后晋升一两级,或者,这个兵种根本没有兵种技能,这种情况也是很普遍的,虽然他们都是夏尔。

战后整理与对未来的种种思考,罗德思索琢磨一整夜。

在次日清晨时分,帐篷内沉睡的克雷斯醒转过来了,因为身体的痛楚,小姑娘发出轻轻的呻吟,这将罗德从深思中唤醒。

“克雷斯,你醒了?”

“老爷……我饿了。”克雷斯此时此刻有些迷迷糊糊的分不清状况,但是因为身体的虚弱,还是让她这样本能地言说道。

“饿了好,饿了好!会感到饿,就说明身体还是健康的。”上前将克雷斯从自己的吊床上扶起,也不及叫外面的人送过来食物了,罗德直接用平常很节省的第纳尔,从系统商店里购买来面包与蜂蜜,他将蜂蜜混合了温水,就着面包一点点的喂给克雷斯。

作为红木镇的领主,他的帐篷内是有铁皮火炉的,火炉上,时时有热水在烧。

“老爷,你也吃吧。”直起身子吃了一些,见罗德只是喂给自己,克雷斯反手把食物往外轻推。

“你多吃一点,现在咱们又不缺食物了。克雷斯,以后你不要总是开启狂暴状态,你现在还在长身体的时候,频繁透支身体潜力,会……会长不高的。”罗德本来想说会影响寿命,但是想了想后,他觉得不太吉利因此换了一个说法。

“嗯。”小姑娘答应的可乖了,可是在自己的老爷遇到危险的时候,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开启狂暴,哪怕事后,老爷会因此责怪自己。

克雷斯长得瘦瘦的,是个还没怎么发育的小姑娘,因为燃烧生命透支潜能而显得小脸惨白,配上脸上的雀斑更加难看了。然而越是相处,多年颜狗的罗德就越是怜惜心疼这个小姑娘。

如果这不是在一个乱世的话,他一定让她可以更加轻松舒适的长大,可惜,在这个时代,不让她吃锻炼的辛苦学习适应战斗的辛苦,就是降低她未来在面对危险时的生存几率。没有力量,在这个时代也是很难获得幸福的。

让克雷斯吃完早饭后,罗德拗不过小姑娘,他自己也吃了一些,然后他走出帐篷,找到营地内的商队护卫首领,购买了一些疗伤草药,给自己的士兵们施用。

亚洛斯给予的药剂,罗德只少少使用了四分之一,以疗伤药材配合罗德的疗伤技能,士兵们的伤势本来就已经恢复得很快了,那些伤势相对比较重的,空出一辆马车,给予他们乘坐,因此也没有影响接下来的赶路。没有马匹就换上食人魔和熊地精来拉车,这一幕画面看得那些商队护卫们啧啧称奇,称从未见过这样温驯的食人魔。

蓝胖胖看着憨态可掬,甚至还有那么一些可爱,但实际上它们是最嗜血残暴的生物之一,在与人类战斗的战场只要一息尚存,就没有一头食人魔会停止恐怖的攻击,性情暴烈至极点。

“应该是被地精养大的原因吧。”

骑在马上,罗德甩手一鞭子抽在艾比的背上,将正在拉车的地精打得一个激灵,大胖和二胖本来迅速地回过头想要吡牙,但是当它们看到罗德那冰冷的脸色之后,迅速转回过头去,更加卖力地拉起车来。

只是它们一个向左挪动一个向右挪动,想用自己的大屁股挡住自己老爹。

俘虏管理技能的效果,是可以提高对于俘虏的管理管控,降低俘虏逃脱的可能性,甚至可以提升招募俘虏的成功几率。不过,招募俘虏会降低己方部队的士气。

在上一场战斗中,因为两头食人魔的臣服,罗德被动激发了俘虏管理技能,不过短时间内他是不会招募这两头食人魔的,虽然在当天他就获得了两头食人魔申请入队的系统提示,在食人魔的眼里,罗德是一头更加强大的双头食人魔。

但是,昨天才在彼此搏杀死斗,今天就直接招募,红木镇的士兵恐怕都转不过这个弯来,对士气的伤害会很大,至少要让它们当一段时间的奴隶,扭转一下恶劣印象再说。

奴隶贩子首领冈纳瑟精明狡诈,见罗德可以奴役两头食人魔,虽然还是幼体,但他还是因此感到了不安。

只是经过昨天一役之后,亚洛斯大人已经对自己很不满了,而且现在红木镇士兵们自成一个小团体,他想要做什么也根本插不进手来,最后也只能安慰自己,就算这个红木镇小领主,真的成功奴役了两头食人魔,在自己的奴隶打手军团面前,还是不够瞧的,真的拼到最后,还是自己赢的把握更大,那个红木镇小领主不会轻易发疯的。

事实上,罗德也的确一时半刻不打算对冈纳瑟出手,虽然报仇最好不要隔夜,但那是指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现在双方军队的绝对战力差距还比较大,对罗德而言,对红木镇战士而言,此时都不是动手报仇的好机会。

见努力拉车的大胖和二胖把那个小地精遮掩得死死的,罗德“啪”得一声虚抽一下马鞭,吓得那三个家伙一个激灵抖动,然后他才开口言道:“艾比,过来。”

“强壮的主人,我这就过来,小的这就过来。”因为出身的关系,艾比的通用语说得本来就比较纯熟,这两天的功夫更加是突飞猛进般的精进着。

它解下绳索,一路小跑来到罗德的马旁,点头哈腰地跟着小跑,这般谄媚姿态,让罗德莫名的联想起上一世的那些狗汉奸,他下意识就一提鞭子,差点又扬手抽下去。

“呼。你跟我再说一说,你所知道的荒野之原的势力分布。”闭上眼睛,压制下手痒,罗德这样问道。

这只地精的那两个胖儿子正在不时回头看,有它这两个儿子撑腰,罗德也不敢真的把它直接打死了,否则两头食人魔在这时发起疯来,很是麻烦。

何况,这个地精艾比比所有人都更加了解这片荒野之原,从它口中获得越多的情报,对于罗德就越有利。

“尊贵而又强壮仁慈的主人,我们地精对于今天吃什么以外的事情都不太感兴趣,因此我只知道,从这里继续向北方走,要经过黑水沼泽,石头岭,半人马森林以及乌鸦峡谷,黑水沼泽有大量鱼人栖息,石头岭上据说有怪物出没,半人马森林里当然有半人马部落,最危险的是乌鸦峡谷,据说,那里盘踞着整个荒原上最恐怖的魔物:‘女巫!’”

当听到“女巫”这个词汇的时候,罗德单独握着缰绳的手,略微地紧了紧,他想到了自己之前击败的那头恐怖豺狼人,以及从它身上所获得的那些巫术造物。

“荒野之原最强大的超凡势力吗?现在来说,能躲远点还是躲得远点的好,这个地方的攻略等级太高了。”

“可是,在亚洛斯的手上只有很简要的荒野地图,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主观上能够躲避过去,可是一件很难的事。”

就算是身价不菲,背后的势力极为强大,但人类目前对荒野之原的了解本就有限,亚洛斯手上的地图,也仅仅只是找到穿越过荒野之原一两次的商人,购买汇聚得来的,但那些商人的情况与此时的商队还不同,他们一般三五人顶多十余人,这样少的人数穿越过荒野之原,当然很可能是无声无息的,并没有惊动任何地方势力就直接穿越过去了。

而现在亚特兰商会这样的两百人大商队,若是还能无声无息的穿过,那就说明荒野之原的地方势力,对于自身势力范围根本就毫无掌控。

“而且,就像艾比所说的,它仅仅只是一只地精,它的情报准确程度是要打上一个问号的。”

想到这里,马背上的罗德一把将身旁跑得直吐舌头的艾比抓住后颈提起来,然后策马跑向商队的前方。

两头正在拉车的食人魔见此有些惶急,只是被罗德回首一瞪,眼神震慑,暂时不敢轻举妄动,但还是显得很焦躁不安,就算是四周的士兵挥鞭抽打,也难以安静平复下来。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294)

我要评论
  • 8年,&尽生产

    2088年,人类科技已经突破到掌握可控核聚变与强人工智能的地步,从此拥有了取之不尽的洁净能源与无尽生产力,祖国也一跃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

  • 向墙角&,罗德

    “只要这一战打下来,老子就算是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站稳脚根了。”向墙角吐了一口唾沫,罗德向下方探头一眼,然后立马缩回头来,因为仅仅只是瞬时间城墙上就钉上了数支弩箭与飞斧。

  • 飞斧的&短时间

    城墙下的士兵像潮水一样涌来,他们冒着箭矢、弩矢以及标枪飞斧的雨落攻击,怒吼着高举两架铁梯,冲锋上来将之牢牢斜挂在城墙缺口处,像这种攻城梯一旦挂牢,凭人力几乎是无法短时间卸下来的。

  • 全军冲&不能让

    “步兵、骑兵全军冲锋!一定给老子死守城头,不能让他们冲上来。”

  • &时黑音

    “连续刷8小时黑音会猝死?呵呵,简直笑话,老夫已经连续刷7小时零59分……呃呃”

  • ,当罗&弩矢了

    战争持续许久,当罗德的手再一次探向矢囊之时,却发现矢囊当中仅仅只剩下两支弩矢了,虽然城下已然堆积了厚厚的一地尸体,但是攻城方依然没有退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