皑皑白雪下落,大地湖泊冰封。奥斯商会所有的商队马车都是经过非常特殊设计的,货车车轮被修补加长加宽过,这样较为更适于在冬天远游。而且针对于荒野之原的很复杂地形来说,严冬冬天带给的好处,事实上远远超过要比冬天带给的坏处更多。许多本来难以车辆通行的湖泊、沼泽区域亚特兰商会所有的商队马车都是经过特殊设计的,货车车轮被加固加宽过,这样相对更适宜在冬季远行。。...

皑皑白雪下落,大地湖泊冰封。

亚特兰商会所有的商队马车都是经过特殊设计的,货车车轮被加固加宽过,这样相对更适宜在冬季远行。

并且针对于荒野之原的复杂地形来说,严寒冬季带来的好处,事实上远远要比冬季带来的坏处更多。

许多原本无法通行的湖泊、沼泽区域,现在因为封冻全部都可以通行了,虽然还是要为此承受一定风险。

罗德单手提着地精艾比的后脖颈,一路策马前行到商队前方。

这个时候商队前方亚洛斯、瑞儿、以及捕奴队首领冈纳瑟都在,罗德将地精艾比扔到了亚洛斯的马旁,然后开口说明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我觉得,亚洛斯先生应该抽时间听一听它所说的,也许对我们的行程,会有帮助。”

闻言,亚洛斯一拉马缰停止了继续前行。一行四人避开商队前进路线,来到了一旁。

“地精,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

“遵命,尊贵的大人。您忠实的艾比,一定说出自己所知道的全部。”作为一只地精,艾比并不清楚在场几人各自的身份地位。

但作为一只头脑清醒的地精,艾比不想得罪在场任何一个人,或者说,任何一个人类,尤其是在作为奴隶的时候。

于是它将自己所知道的有关于荒野之原的一切情况,再一次复述了一遍。

在这个过程中,亚洛斯身旁的女骑士瑞儿骑在马背上,取出一张兽皮地图,随着艾比的描述不断地测算并记述着。

“这些情报都是你自己已经探索过的,还是仅仅只是听闻的?”

“大人,黑水沼泽和石头岭我曾经派属下前去过,但是它们都被杀死了。半人马森林以及乌鸦峡谷,忠实的艾比都是偶然间听闻,因为不想招惹也不敢得罪,因此就牢牢记下来了。”

“主人,除了地名上的不同称呼以外,其它的情报都对得上,只是按照我们的地图,我们会先经过乌鸦峡谷,在我们的地图上,这里被称之为群山堡垒,也被标注为最为危险之地。”

亚洛斯听到瑞儿的话语后,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他向艾比开口道:

“你说了实话,那么赏赐你一件冬衣吧。如果想要获得更多的奖励,就努力想出更有用的情报,若是能帮到我,我或许可以从你的主人那里将你买下。”

“不必了大人,强壮而仁慈的主人对艾比很好,艾比愿意一辈子追随在主人身边。”雪地当中仅仅只有单薄布衣裹身的地精艾比,一边冻得哆哆嗦嗦的,一边这样回应道。

好在经历之前那场大战,红木镇收获了许多肉质食品,可以给艾比与两头食人魔作为伙食,若是没有这些作为补充,这只曾经的地精之王早就已经冻饿死了。

见艾比还挺给自己长脸的,罗德对此微感满意,就在他准备带艾比先去领棉衣,然后离开这里时,亚洛斯身旁另一侧的冈纳瑟策骑奔行过来了,他抄手就抓向地精艾比,同时口中言道:

“亚洛斯大人,在这只地精的脑子里应该还有其它的一些秘密,将它交给我,我保证把所有的情况都”

砰。

话语之间,冈纳瑟前伸的手臂与罗德隐现光芒的手臂碰撞到了一起。

对此冈纳瑟是早有预料的,预判到会遭遇罗德这样的反应,然而双臂碰撞之时,从对方身上猛烈传递过来的力道,却让冈纳瑟眼眉一挑,犹如触电一般收回了手臂,在这一刻,两人都是有些惊疑地彼此对视一眼。

“和法提斯差不多,力量属性大概在十五点左右,是普通成年男性的三倍,战力更是远远超出。不过法提斯比他年轻的多,修炼的是力量敏捷平衡的王道骑士路线,武艺也应该更胜他一筹。”

“不过冈纳瑟这个家伙四五十岁,正是心智体能的最巅峰时期,在尚未退步的时候,他的性情也足够狡诈,让法提斯现在与他单独对抗的话,恐怕只有三成胜算,很可能会被暗算击溃。”

经过上一场战役,罗德的力量获得突破,提升到了第十四点,为自身最强属性。

不过,目前来说其实比眼前的冈纳瑟还是要弱上一些的,只是刚刚手臂碰撞的时候,罗德暗暗调运了圣光气能量,覆盖充斥手臂,两人手臂撞开的时候,反震痛楚之感初一出现,就被圣光气能量覆盖抚平了。换而言之就是几乎没有硬碰硬带来的硬直之感,这在实战中是很可怕的能力。

“混蛋,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他的进步怎么会这么快?前段时间他的力量还绝对没有这么强。”罗德在进行心算计较的时候,冈纳瑟同样也是如此。

他是一名四五十岁身材粗壮的奴贩首领,多年的习武与争战让他拥有了近乎三倍于常人的力量(罗德上一世,顶级运动员的力量大概是普通成年男性的三到五倍),除了自己手底下的重骑捕奴团,自己的一身武艺也是冈纳瑟最为依仗,用以争取贵族之位的才能。

可是此时此刻看着眼前这个容貌年青到尚且还有些稚嫩的年轻人,一种名为“无力”的感觉,开始在这个老兵油子的心底里升起扩散。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到干脆服软算了,对方也未必会赶尽杀绝,可是再过一刻,这种软弱就被他压制克服下去了。没有足够坚强倔强的意志,他也走不到今天这个地步。

两人之间隐隐的冲突,女骑士瑞儿还一直微微皱眉注视着,而就在她身旁的主人亚洛斯就好像是没看见、没察觉到一样,坐在马背上揣摩着手中的地图,过了一会将地图交还给瑞儿,然后策马前行。

“你们两个老实一些,不要给主人制造麻烦。否则,我保证你们都会死得很难看。”开口威胁一句,然后瑞儿双腿一夹,一扯马缰就去追她的主人亚洛斯了。

而冈纳瑟与罗德这边,各怀心思的两人彼此对视片刻,也没说什么话,很快就分开了。

“主人,您为什么不管一管那两个家伙?他们的冲突,快要到明面上了。”

略有一些脱离商队,在一片洁白的冰雪大地上,女骑士瑞儿追上了自家主人,这样问道。

“瑞儿,说实话,我已经管得比较烦了,之前没想到冈纳瑟与罗德性情冲突,不过也没关系,就算不能全力合作,他们两个也都算是有能力的人,彼此间暗地里有些冲突,对我来说也许比他们在一起合作无间更好一些……只要我最后达到了目的,冈纳瑟会得到他想要的爵位,罗德哈特领主会得到他想要的投资,这不是很好吗?”

骑着马匹,于雪地林间前行,这一刻的亚洛斯似乎因为身上一直背负的东西,而略显得有一些疲惫乏力。

“……主人,其实,您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开辟新商道吧?以您的身份,地位,权势,就算开辟新商道真的可以为皎月城每年赚取上百万的金币,对于城主、对于您来说也完全不值得亲自冒这个险。瑞儿猜得,对吧?”

沉默了片刻,女骑士瑞儿突然间说出这样的话来。

然而,她得到的仅仅只是面前主人的沉默。

漫天风雪之间,有着水蓝色长发、白皙皮肤的小姑娘感到略有一些委屈,她是从小陪着亚洛斯大人长大的,为了亚洛斯大人就算去死,自己也可以毫不犹豫,但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主人对于自己,也会有不能言说出口的秘密。

“瑞儿,如果,如果有一天,整个世界都是我的敌人了,到了那个时候,你还愿意效忠于我吗?”

骑着马匹,在风雪林间回过头来,这位金发碧眼的美丽人儿眼中,似是有千回百转的情绪难以表述言说出来。

对视自己主人的眼神,瑞儿在这一刻深恨前一刻的自己,为什么要问出刚刚那个问题,为什么要伤主人的心。因为主人的难过,瑞儿自己心里刚刚的那点委屈,瞬间消失全无了。

“瑞儿是孤儿,如果不是城主收养,早就在雪地里被野狗咬死了,城主让我成为您的贴身侍卫,从那一天开始我的意志就没有动摇过,无论是谁,想要伤害小姐想要伤害城主,只有先一步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无论您的敌人是一个人还是全世界,瑞儿都不会犹豫,都不会退缩。”

翻身下马,一身甲胄的年轻女孩在雪地单膝下跪,她在向自己的主人,表述着自己纵死无悔的忠诚。

“好,那就让我们一起,执剑开辟出一个崭新的世界,开辟出一个可以让所有人所有种族,都能安居乐业的新世界。”亚洛斯翻身下马,来到瑞儿的身前将她轻轻抱住,似乎,再一次得到莫大的力量。

夜晚,在这位亚洛斯大人再一次坚定自身决心,一定要完成自己开辟新世界的理想时。

商队营地这一边,建帐立营。

罗德正在篝火旁,努力研究着自己怎么才可以以最小的损失、最快的速度,弄死冈纳瑟这个臭不要脸的老杂碎,当然,想来冈纳瑟也是这样想自己的。

因为穿过整个荒野之原路途遥远,因此商队的货车上,装着接近货车一半总储量的食物配给,其中有:干奶酪、咸鱼、风干肉,干蘑菇等等,均是耐储藏,甚至可以放置一年依然可以食用的食品。并且,商队在行进过程中还会进行捕猎,补充损失。

比如说之前的那一役战斗,就为商队补充上了一些地精、鱼人、狗头人的肉。

不过因为商队现在还不太缺食物,因此补充上的份额并不太多。至少在红木镇的军队中,这些主要是留给俘虏吃的。

篝火熊熊燃烧着,身体已经逐渐恢复过来的克雷斯正在调着汤,不得不说,小姑娘的手艺还算不错,汤虽然不浓,但炖的火候却恰到好处,在这冬季的寒夜里大口喝上一口,便能感觉有种温暖之感能从心里涌遍全身。

不过……

“克雷斯,这是什么肉?”

从自己的碗里夹出一块炖软了的肉片,罗德皱眉问道。

“呜,那是地精肉,最近大家都开始吃地精和狗头人的肉了,不然虽然是冬天,但是没经过处理也保存不了太久。”

罗德闻言,一时间胃口全无了。

“这些不是给俘虏吃的吗?”

“老爷,您还真是娇气呢!这个毕竟是肉啊,往年大家狩猎到一点肉食基本都会卖掉,哪舍得自己吃啊。”

罗德闻言,他四面看了看,只见营地所有的人都吃得挺开心的,看来除自己以外,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并没有不能吃智慧种族的行为习惯。

“我之前把那些豺狼人的尸体,都发给农户用来肥地了。现在看来,肥的恐怕不是地。”

这样思索着,罗德放下了碗。他可以接受挥剑干掉它们,但是用来吃的话,多多少少有一些心理障碍。

“大人,您不用为那个冈纳瑟太过心烦。那些重甲骑兵在战场上是很厉害,但是在晚上的时候,他们也有不着甲的时候,抓到机会我们突袭过去,完全可以杀光他们。”

因为罗德放下了碗,一旁胃口极好的雷蒙德因此误会了什么。他这样建议言道,却是把罗德逗得乐了。

“冈纳瑟那些人不是新人菜鸟,我们提防着他们,他们也同样在提防我们。他们中的许多人睡觉的时候是根本不解甲的、手边最近处放着的就是武器,我们找时间夜间突袭过去,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死拼个双方重大损失,我们不但占不到便宜,还会再添上许多新仇。我如果带着你们这么干了,那因此死掉的弟兄到底是因为冈纳瑟的关系,还是因为我的关系?更何况”

更何况后面什么的,罗德并没有说。雷蒙德一时也猜不到,因此望向了自己身旁的法提斯。

法提斯长相老成,并且无论是学识、阅历,见识,都超过雷蒙德与克雷斯兄妹两人太多了。

“相比那个捕奴头子冈纳瑟,大人心中真正介意在乎的其实是我们的雇主,那位亚洛斯大人,这位大人的气度作派大得有些吓人,我也是在大城市呆过的人,但是我没见过哪一位实权伯爵以下的爵爷,有这样的大气。大人在昨天给我看过一管试剂,那是被高阶神官赐福过的圣水,不过我以前见过的圣水都是淡淡金白色的,大人给我看的那管却是青绿草木颜色。”

“不过不管怎么样,像那样一管圣水试剂,市面上的起步价都是两百枚金币,并且,即便有钱也未必有关系可以买得到。”

“法提斯,不要再往下说了。总而言之,那位亚洛斯大人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够招惹的起的。无论他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我们的原则都是不打听,不声张,保持警惕,得到想要的好处就远远避开。”

“至于我们与冈纳瑟的过节,等到离开了那位亚洛斯大人的视线后,我们再自行解决,想来冈纳瑟也是这么想的,他可比我们更加清楚那位亚洛斯大人的真实身份。”

罗德很清楚,现在的自己与现在的红木镇在北地真正的实权贵族面前,脆弱的就犹如海边上的沙堡,只有大浪不愿冲垮,根本没有冲不垮的。

那位亚洛斯大人起手就是两百人商队的规模,几万枚金币的投资,像这样的存在,现在的自己实在是招惹不起。

能跟着捞点好处就尽量捞,但捞完之后,一定记得躲得远远的,否则他跟他任何一位对手碰撞一下,自己与红木镇都承受不起。

罗德与冈纳瑟各有忌惮,但都不敢在亚洛斯面前真正死磕起来,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度过着,女骑士瑞儿手上有一张已经探索好的地图,虽然路途遥远,但只要一直走下去,总能走出荒野之原。当然,这个总能的前提是所有人得活着,作为诸国遗弃之地,荒野之原上潜藏的危险与隐藏的各种各类魔物,都多得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在自己所有的士兵状态基本恢复之后,罗德又一次带领他们开始拉练锻炼,只要想要锻炼提升,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方法,大量车队在荒野之原上遭遇的各种各样问题,无论是商队护卫还是奴隶贩子们都避之不及,不想沾惹这些费力不讨好的工作,然而红木镇的士兵们却在罗德的要求下主动进行处理。

无论是车轮陷入雪坑,还是上坡进行推动,红木镇的士兵们都是任劳任怨的苦干,他们出身低微,对此也并不介意,但这却让亚洛斯与瑞儿的好感度因此大增。

冈纳瑟看情况不对,也带着自己的人抢着做事,只是绝大多数骄兵悍将哪里会愿意做这些事?做过几次之后,冈纳瑟发现自己的手下对自己都有意见了,最后也只能作罢。

但是这种事落在亚洛斯的眼中,就是冈纳瑟的统御之才,远远不如罗德哈特领主,虽然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

冈纳瑟与他的下属们更近乎于雇佣关系,而罗德与红木镇的平民、战士们,却几如一体。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264)

我要评论
  • 在强大&对手面

    在强大的气力灌注之下,银弧般的月形刀光冲破空气,凶猛的斩杀到对手面前!

  • 社会的&各个方

    以此为基础,社会的各个方面也在突飞猛进的前进发展着。

  • 利领主&被彻底

    然而在最后的攻坚战当中,联军统帅马加利领主失手被罗德击败并俘虏,联军士气因此全面崩溃,紧接被彻底扫出了日瓦车则。

  • 控核聚&变与强

    2088年,人类科技已经突破到掌握可控核聚变与强人工智能的地步,从此拥有了取之不尽的洁净能源与无尽生产力,祖国也一跃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

  • 得切换&中的弯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