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得尖啸之声,锋利无比的弩箭飞出。正中蓝色天空当中,这头长着老鹰翅膀和爪子的女人。这时此时此刻在她的双爪当中正提拽着一个不断地奋勇争扎的更年轻男人,在感同箭伤后,严禁不飞降下去,逼近了与下方撤退骑士的相对距离。“嘎!嘎!”这个满头肮脏蓬乱,面目极正中蓝色天空当中,一头长着老鹰翅膀和爪子的女人。。...

“嗖”得破空之声,锋利的弩箭飞出。

正中蓝色天空当中,一头长着老鹰翅膀和爪子的女人。

此时此刻在她的双爪当中正提拽着一个不断奋力挣扎的年轻男人,在身受箭伤之后,不得不飞降下来,接近了与下方追击骑士的相对距离。

“嘎!嘎!”

这个满头肮脏乱发,面目极为丑陋的女人,挥舞双翼冲着策马冲来的男子发出威吓咆哮。

然而那名骑士眼神却是冰冷一片,理都不理,策骑冲锋速度丝毫没有降低,双方错身而过的瞬间,一道冷冽的剑光疾斩而过,下一刻暗红色的血雾方才喷溅弥散开来。

这头并没有手脚,面目丑陋,只有好像老鹰一样黄色爪子(足部)和翅膀(双臂)的女人,直到此刻方才放下死死抓着的年轻男人,砰得一声跌落到了雪地当中。

热血扩散,生机断绝。

【经验值+86】

左侧视线中浮出这样的一排文字,然后渐渐淡化消失。罗德略有些诧异于眼前这种生物提供的系统经验如此之高,豺狼人的战力要比她强上很多,但经验却是远比不上的。

“多谢罗德哈特大人,谢谢您拯救我的弟弟。”

一直在罗德后面跟着奔跑的一个男人,猛地扑上去把雪地里已经陷入昏迷的青年男子抱住,然后一个劲地向罗德表示感激。

他和他弟弟并不是红木镇的士兵,而是属于商队的人,因此他没想到眼前这位大人会带着自己手下这样尽心尽力的救人。

“你还是感谢法提斯大人吧,如果他那一箭没有射中,我也是丝毫没有办法的,那个时候你就只能去这些怪物的巢穴救你弟弟了。”罗德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至少有一多半是真心的,此刻他已经接下了法提斯“灵魂的救赎2/5任务”,若是没有可以增加法提斯好感度这一点支撑着,罗德他还真不会跑这样远。

这一次能够营救成功,很是侥幸了。

“大人,您太谦虚了。”以法提斯的性情,他当然不会因为这种事而居功。

此时此刻这位骑士策马来到那怪物的尸体一旁,观察片刻。

“这是野生的鹰身女妖,在外面基本上是已经绝迹的怪物,现在商队会受到这种怪物的袭击,说明我们已经较为深入荒野之原了。这里,距离黑水沼泽不远了。”

法提斯曾经也独身游历过荒野之原,那个时候他正是自我怨恨最为强烈的时候,几乎是去半自杀的,但他最终却活着走了出来,因此对于这里也有一定的认识。

“既然迟早都会遇到,那么现在遇到也算一个提醒。”罗德这样说道。

接下来,罗德、法提斯,他们带着鹰身女妖的尸体与那两名商队成员,在略作休整后返回商队。

有不少人走过来,围观鹰身女妖的尸体低声议论起来。

亚洛斯与瑞儿也并没有阻止,越是深入荒野之原,这类魔力生物就会越是多见,甚至像今天这样的突兀受袭也会越来越频繁,让大家有所心理准备也是好的。

“海员在大海上行驶,会遭遇人鱼歌声的迷惑,他们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迷失在礁石滩上葬身大海。独行的旅行商人穿过沼泽与山林,会遇到鹰身女妖的袭击,她们会把他抓到巢穴里去,强迫他进行繁衍,然后在怀孕的时候把他吃掉!”

“可是我们也不是独行的商人,这么多人,大中午的它就敢过来抓人,被杀掉了也只能说明是脑子不好。”

遇到这种事情,对商队的士气有所影响,但也并不会太过严重,无论是奴隶贩子还是商队护卫,都可以说是刀尖上舔血过活的人,只要金子足够,死亡吓不住他们。

而这近两百人当中,红木镇士兵的士气却是最高的,亚洛斯与冈纳瑟都只以为是罗德统御高明,这固然也是一个方面,但另一个方面却是因为罗德清楚的知道:

大量的锻炼与极高的军旅纪律,可以极大的缓解个人的心理压力。

前者是生理机制,后者是从众心理机制,罗德将这两者都利用起来,最终导致红木镇士兵的见识阅历明明远远不如奴隶贩子、商队护卫,但他们的心理压力却是相对最低的、状态自然也就相对最好。

荒野远行,哪怕路线是走已经经过前人探索过的路,但依然会遭遇许多突发情况与问题,就像今天中午大家吃饭的时候,突然就遭遇一只鹰身女妖的袭击,如果不是罗德与法提斯反应足够快,再加上那个被抓住的人运气足够好,他就死定了。

除此之外,还有方方面面的杂事,在耐心处理这些事务方面,罗德的表现甚至比经验丰富的冈纳瑟还要出色,这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见识与阅历差距。

渐渐的,进入荒野之原已经两个星期了。

这一日,所有人都在雪地上前行着,在罗德骑马巡视之时,意外的与女骑士瑞儿相遇。

因为罗德这段时间的表现,瑞儿对他的好感度大幅提升,此时此刻遇见了,小美人儿也是笑意盈盈的模样。两人并骑而行,自然而然闲谈起来:

“罗德哈特先生,我发现您好像从来都不大在乎自己的贵族风仪,我以前见过的那些贵族们,基本上对这些都是很在乎的。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在乎呢?这一路行来,我见到您与那些士兵一起锻炼、劳作,您不怕这样会让您丧失威严权力吗?”

“有吗?好吧,也许有过。那瑞儿小姐你为什么不问问亚洛斯大人呢?他平常似乎也不是很在意这些。”

“那不一样,我家主人她是把这些都已经刻到骨子里去了,哪怕不刻意去做,一举一动依然是贵族典”最后一个“范”未说出口,瑞儿似乎反应过来自己说漏嘴了,不过这却也并不是什么大事,进入荒野之原尤其是已经如此深入之后,亚洛斯本来就已经没有再继续隐瞒下去的必要了。

“这世间绝大多数的贵族,都以繁琐的仪轨、复杂的礼仪来区分自己与普通平民的区别,因为如果没有这些的话,他们和普通平民也就没有大的差别了。”

“因此这些东西说不重要,也很重要。但,我并不需要……”言说到这里时,罗德侧头注视瑞儿微笑了一下。

“我的存在本身就已经超越这个世间绝大多数人,红木镇的大家愿意信任我认可我,因此我成为了大家的首领,因为只有我才能给大家创造出最好的未来。是他们不能失去我,而不是我不能失去他们。”

这番话语,不仅仅是罗德两世为人积累起来的自信而已,更有着身为穿越者,自然而然就会产生的天命所归感。

“啧啧,您可真是骄傲。在这一点上您和我家主人很像,我家主人平常不这样说,但是她也是骄傲到了极点。”

在瑞儿回到亚洛斯的身边,把她与罗德的交谈复述之后,正在喝茶的亚洛斯自然而然嘴角微挑,隐隐有一种遇到了同类的感觉:

“这就是贵族最初的本质啊,在原始蒙昧的时代,是没有贵族存在的,我们是所有人当中最为理智、最为聪慧,最为强壮,最为自律的一批人,因为我们与普通人的不同,于是贵族出现了。现在绝大多数贵族,其实已经不具备初代贵族的素质了,因此他们才会因为恐惧而创造出众多的仪轨、礼仪、血缘、规则,来确保自己的优势地位。”

“瑞儿,你要记住,一个人羞辱你,是因为他想要控制你,凡是进行除智慧、力量、财富、权力这些客观存在以外进行的比较,都是既得利益者束缚底层之人的一种手段。”

“可是,可是小姐,您的风仪可是皎月城无数名媛小姐们争相模仿的对象啊?”

“没错啊,那是因为我就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所以我严格遵守这些规则,当我不再是既得利益者时,你猜我会怎么做?”

在这一刻,亚洛斯也是冲着瑞儿轻轻一笑,只是这一幕,却让瑞儿莫名的觉得,今天与自己交谈的这两个人……好像。

随着商队穿过山壁石道,进入到一片树木低矮的区域,拨开冰雪后发现脚下的冰面,众人逐渐确定了,商队已经进入黑水沼泽范围了。

如果是春夏秋季,两百人数十辆大车可能就要止步于此了,现在却是可以踏着坚实的封冻继续前行,事实上,这些都是已经被反复推衍过的。

在商队复又前行数天后,亚洛斯突然间向冈纳瑟与罗德下达了两条看起来莫名其妙的命令:她要求两人各自带人将数车的食物补给,放置到她所指定的地点。

“可是如果您这样做的话,我们的食物储备就会比较紧张了。接下来,要不要缩减一下大家的食物供应?”罗德做事一贯谨慎,这段时间下来,他早就已经大体计算出穿越荒野之原所需的食物总量,以及商队食物总量这些问题了,这种数学题目以罗德的算力来说,解起来并不困难。

“你都已经计算过了?想不到你在数学领域内也颇有研究。”

“我自有我的安排,按照我的命令行事吧。”亚洛斯这样说了,冈纳瑟与罗德也就没有其它的话可说了,商队的首领毕竟是亚洛斯。不过冈纳瑟那边怎样罗德不管,他还是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稍稍降低红木镇士兵的食物配额,留些余力,另一方面他将装着香肠、风干肉这些食物的食品车,换上了装着地精、狗头人肉的食品车。

罗德隐隐猜到了亚洛斯所想要做的事,因此他才敢于这样做的。因为两者之间,区别不大,尤其是对荒野之原上的野蛮种族来说。

然而,数日平安前行后的一天夜里,躺在吊床上枕剑而眠的罗德,被雷蒙德轻声唤醒。

“大人,我们好像在附近发现了敌人的形迹!因为数量不多,我们暂时还没有发出警讯。”

“明白了,我马上出去。”在熟睡当中被突然唤醒,罗德只觉得自己的前额略有一些发胀,克雷斯也被雷蒙德唤醒了,她迅速起身为罗德穿着皮甲,动作迅速手法娴熟。

红木镇以雷蒙德为首的士兵精锐,商队里的其它人警觉性也并不差,当罗德走出帐篷的时候,没走两圈,就发现亚洛斯、瑞儿与冈纳瑟三人各自带着几名下属,已然聚到一起。

“冈纳瑟,罗德,我交待你们做的事情,你们做了吗?”

“贵人吩咐的事,我怎么胆敢怠慢。”

“做了,放置的食物车一车都不少。”

“……那它们就是把我们当成傻子耍了?不愿遵守承诺?”亚洛斯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有太过压低声音,因此附近的人都听到了。

在这个过程中,四周黑暗夜色当中隐隐晃动的黑影变得越来越多,最后,当它们离近到一定距离时,亚洛斯、罗德,冈纳瑟他们所看到的,是一群长着人类四肢,七分像鱼三分像人的生物:黑水沼泽的土著,沼泽鱼人。

此时此刻,这些家伙眼神呆滞的包围注视着商队的众人,手中基本上都还拿着铁质武器,这说明荒野之原也有发展到可以使用铁质器具的文明势力,因为眼前这个数量不大可能是从人类那边获取来的。

“胡恩长老,该有的供奉我们并没有缺失,您现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高傲的鱼人已经不再遵守神圣的承诺?”

借着隐隐的月光,可以看到四面八方围上来的至少有数百头鱼人,虽然这是在冬季,并且罗德、冈纳瑟等人也自负战力,但还是会觉得,如果发生争斗的话,恐怕将要面临一场恶战。

“鱼人,永不,违背承诺……是你们的人,太多了。”伴随着这有些生疏的通用语,一头周身色彩斑斓的鱼人,缓缓从众多鱼人当中走出,它身上的鳞片色彩非常鲜艳。

但是在自然界中,这样鲜艳的色彩,往往意味着:有毒!颜色越艳丽,毒性越致命。

“我们之前的约定,是一支百人商队。可是,两百!是你们不遵守承诺,要付双倍,双倍的供奉!”

至少这片沼泽鱼人的文明,还是原始尚未开化的,因此虽然那头鱼人长老竭力想表现出自己的愤怒,但是商队这边几乎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对方就是想要多敲上一笔。

“给双倍的供奉,或者留下这里一半人。你来选择吧,背信者!”

“……”亚洛斯面对那头彩色鱼人长老的威胁,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她之前的人生当中,不太会遇到耍这种低级手段的角色,因此一时间竟有些难以下达决断。

“亚洛斯大人,在这样的冰面上我的骑兵难以发挥战力。”冈纳瑟这个时候来到亚洛斯身后,他轻声语道,意思却非常明确:能不打就不打!

然而罗德左右四顾,看了看四周那些满眼贪婪之色的鱼人,微微皱眉后也不得不来到亚洛斯的身后处。

“亚洛斯大人,这些鱼人是一种还没有完全开化的野兽,它们畏惧威严却不会感念善良的品德,您今日退一步,明日,后日,它们还会以其它理由再找上来,因为您给的利益实在太大了,让它们无法抑制自己的贪婪。更何况,一旦答应它们,不仅仅是食物短缺而已,我们的士气也会极大的折损,我们才刚刚进入荒野之原不久啊。”

罗德这个人很自私,除非是非常亲近的人,否则他不喜欢教别人怎么做事,不喜欢教别人怎样做才是明智的,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大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亚洛斯、冈纳瑟那边若是崩溃了,同样在荒野之原中的红木镇战士们,也将会陷入巨大的危机。

这一次出来,借势练兵是一方面需求,将尽可能多的战士带回去,是更重要的需求,因此哪怕不习惯,罗德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罗德!这里是鱼人的主场,你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就敢在这里打?”冈纳瑟微微皱眉,这里场地的确是不适合骑兵作战发挥战力。

然而罗德却理都不理他,继续说道:

“您现在再交出几车食物,我们的食物供应就会出现难以弥补的缺口,这里是它们的主场,接下来它们夜袭、骚扰,埋伏,暗杀,而我们士气大损,食物不足,地理不熟,前途不明,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人能撑多久?也许就真的走不出这片沼泽了。”

“它想打,那就打!哪怕它们会遵守承诺,我们也绝不能把决定自身生死的主动权,交到它们手上。”

当罗德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时,亚洛斯的眼神中已经再无犹豫了。

她只是这方面处事经验少了,却并不是想不明白。

“我们的队伍现在没有两百人,的确是百人队伍的商队。胡恩长老若是对此无法认同,一定要打的话,那么我们就打吧,不过以后像这样的交易,也再不会有了。”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317)

我要评论
  • &动突击

    前方的敌军步兵战士想要返身而回,却被罗德的亲信发动突击纠缠住了,等他们终于勉强返回的时候,所面对的就仅仅只有周身钢甲血水浸染甲胄缝隙的罗德了。

  • 达,装&会对城

    尤其是那些身披重甲,手持双手重斧或者背负投枪的诺德皇家侍卫,这些家伙一个个近乎人形的钢铁高达,装甲狰狞得令人望而生畏,他们每一名成功冲上城头,都会对城防造成巨大的防守压力。

  • 手匆忙&。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 城墙下&护总要

    虽然在城墙下面仰望射击非常劣势,但有一定的远程掩护总要好过没有。

  • 口鼻间&保自身

    口鼻间灌满浓烈的血腥气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不断射杀视野范围内最有价值的敌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