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人眼中的蛮族:油光满面,衣着光鲜亮丽,八块腹肌,豪爽大方粗狂,武德丰沛,言出必践,知恩必报,真是是穿行的荷尔蒙。事实上大部分历史时期的蛮族:面有菜色,瘦骨嶙峋,衣着破破烂烂,蓬头垢面,强必寇盗,弱而卑伏,寡廉鲜耻,畏威而不怀德,有小礼而无大义。地事实上大部分历史时期的蛮族:面有菜色,瘦骨嶙峋,衣着破烂,蓬头垢面,强必寇盗,弱而卑伏,寡廉鲜耻,畏威而不怀德,有小礼而无大义。。...

部分人眼中的蛮族:油光满面,衣着光鲜,八块腹肌,豪爽粗犷,武德充沛,言出必践,知恩必报,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事实上大部分历史时期的蛮族:面有菜色,瘦骨嶙峋,衣着破烂,蓬头垢面,强必寇盗,弱而卑伏,寡廉鲜耻,畏威而不怀德,有小礼而无大义。

地球一战时期,德国军人的平均身高才166CM,法国军人的平均身高更低,而2021年中国男性平均身高是170CM,换而言之社会生产力才是主导身高体魄的决定性因素,只要肉蛋奶供给充足,在任何体育项目上,中国人都并不逊色劣势于其它人种,头脑还要更加聪明。

生活成长在那个时代的罗德,他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祖国一步步重新回到世界之巅的。

随着国家国力的日益鼎盛,周边国家也再一次雌服于威严之下,就像他们的祖先曾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

因此,罗德也再清楚不过了:“蛮夷畏威而不畏德,对付它们不能有一点点软弱,不然它们就会像见了血的野狗一样围上来。”

有罗德在自己身后坚定的支持,亚洛斯的心意渐渐坚定下来了。

她直接拒绝了鱼人长老的不合理要求,就在鱼人长老身后,一头强壮的鱼人挥舞着铁叉冲出来,进行威吓时。

罗德从亚洛斯的身后走出,半拔长剑。他比对面那头鱼人高出大半个头,此时此刻居高临下的俯览,眼神冰冷,那头进行威吓的鱼人,渐渐得就没有气势了。

因为,这明显打不过,送死而已,怎么可能还会有气势。

而在这个时候,那头鱼人长老也在犹豫着要不要动手。

当它的目光落在商队那些货车上的时候,其中尽是难以掩饰的贪婪,然而商队四周的人类战士,此时此刻也穿好衣甲手持着武器走出来了。

鱼人仅仅只是有武器而已,却远远比不得这些人类所使用武器的齐全与精良。

“……我们可以退去,但是这个人必须跟我们走!”终于,鱼人长老胡恩终究还是选择退了一步,只是它蓦然间用带着蹼的手掌一指罗德。

“这不可能,我不可能放弃为我作战的战士。”亚洛斯又不是傻子,对于鱼人的这个要求当然不可能答应,连犹豫都没有,就算是交出食物,都会导致商队的士气下降,没有理由的交人出去,商队的士气人心恐怕立时就散掉了。

“他用地精和狗头人的肉,换掉了香肠和熏肉,他污辱了我们。人类,如果你不交出他,我们再也无法合作,以后你的商队在黑水沼泽就会受到无休止的攻击!”

面对胡恩长老的这句指责,罗德愣了一下。

他还真的没想到,这些荒野蛮族能够分得清楚肉食的区别。嗯,可能是人类文明的特有食物,对于它们来说太过高级了,和平常就可以吃到的,对比过于鲜明强烈了。

在这一刻,罗德的背部肌肉是猛地绷紧的,因为他知道冈纳瑟只要有机会就会动手弄死自己。

而此刻罗德也并不清楚亚洛斯的态度,如果亚洛斯纯粹是为了开辟新商道的话,那么,这个沼泽鱼人的威胁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锵。

这是利剑出鞘的声音,罗德几乎已经准备好回身格挡,同时呼喊自己的红木镇士兵救援了。

然而下一刻,那道明亮的剑光却在罗德身旁一侧斩了过去。

那头拥有彩色鳞片的鱼人胡恩,它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类说出手就出手,并且一剑出鞘如此决绝不留余地,它下意识地以手中的骨杖挡了一下。

当得一声轻响,骨杖应声而断。

四周包围的鱼人因此一阵骚动,鱼人长老胡恩后退了两步,被身后的手下扶住了,可是在它的胸膛处却已经被斜斜斩出一道深长的剑痕,青绿色的鲜血流淌。

“这一次我不杀你,是因为亚特兰商会遵守交易规则。以后,是战争还是合作就由阁下来选择吧,亚特兰商会都可以接受。”

此时此刻的情境,是亚洛斯执剑斜指鱼人,在其身旁是单手按压在剑柄上的罗德,在两人身后,是一手已经轻举战锤,却被瑞儿与法提斯两人一左一右靠近钳制的冈纳瑟。

人类这边的局势很是微妙,只是对面鱼人看不出来。它们只以为眼前这些人类,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人类,你会后悔的。那么,我们就等着以后再见吧。”

作为鱼人部落的首领,已经受伤的胡恩长老以带蹼的手掌捂着自己胸口,一步步退入了黑暗当中,这一次,它选择了退却。

但是黑水沼泽鱼人部落与亚特兰商会之间的关系,理所当然的降至冰点了。

片刻之后,四周包围而来的黑压压一片身影退尽。

“罗德哈特,你知道你这个人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

“……是什么?”注视着自己面前,缓缓收回手中长剑归鞘的亚洛斯,罗德苦笑着这样回道。他知道,自己这次欠了人家一个大人情。

“你似乎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习惯以最小的代价去争取最大的利益。我不知道你的这种习惯是怎样养成的,但你要知道,很多时候我们为了达成足够重要的目标,可以放弃许多代价,以确保最后的成功。”

“多谢您的指教,也很感谢您这次为我解围。”亚洛斯所说的习惯,是罗德上一世时养成的。

虽然现在明明知道现实不是游戏,但是多年养成的行为习惯,还是让罗德有的时候会下意识得这样做。

比如有些时候,罗德宁愿自己承受巨大的危险,也要保护自己的军队不受大的损失,这就是一种很不贵族很不理性的做法。当然,他也因此在极短的时间内,收获了自己手下极高的忠诚。

“谢就不必谢了,你私下扣留那两车食物的钱,我会从你的雇佣佣金里面直接扣除。这一次我之所以会帮你,也是因为你一路上表现出来的才能,远高于你需要让我付出的代价。”

亚洛斯毫无疑问已经把握住罗德性格中的弱点了,凡事都追求相对完美,不愿意承受损失。

因此一听说要从佣金里扣钱,罗德的嘴角一阵抽动,却也不好再说些什么,自认倒霉。

本来以为,经历了鱼人包围事件后,今晚就可以睡一个好觉了,然而在接近清晨的时候,雷蒙德又一次将罗德提前叫醒,说是有极为巨大的生物在远处飞掠而过。

工作,就是这个样子,突发事件,即便是再难受也要爬起来应急。

罗德再一次迅速起身着甲,当他走出帐篷的时候,亚洛斯管事与他的贴身女骑士瑞儿已经出来了。冈纳瑟也只比罗德稍慢一些而已,但这也是正常的,因为他装备的是重甲。

“怎么了?又发生了什么事?”

“守夜人发现远处天际,有一只巨大的生物降落下来。据他观察七八刃那么高,三十刃长的体积!”

“开玩笑吧!三十刃长,一座会飞的小山吗?”

“亚洛斯大人,我们怎么办,是不予理会,还是……过去看一看?”冈纳瑟来到正在轻提皮质手套,活动五指的亚洛斯身边,这样问道。

“我们,过去看一看。危险不会因你的视而不见,而不再存在。学杜杜鸟是没有用的,直面恐惧才可能战胜它。”

杜杜鸟,这个世界的一种大型路行鸟,遇到危险时它们会把自己的头插进泥土里,把屁股露出来,这样就以为对方看不见了,于是,人们就经常看到野外,那些被吃得只剩下埋进土里脑袋的杜杜鸟。

给人的感觉它那不是在逃命,而是在趁着自己还没有死,给自己先挖一个坟出来,斯迪亚克人也惯用杜杜鸟来取笑那些胆小的人。

“去侦察一下是有道理的,如果真的是一头大型飞行生物,我们这么大一支商队,想要逃脱它的视野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去看一下到底要面对什么,不失为一种明智。”

罗德拉紧了自己的皮手套,吐出一口带着白雾的气息,向自己身旁的克雷斯,这样言道:

“克雷斯,这一次你就不要去了。法提斯和我去就可以了,你们两个的骑术还是需要锻炼。”

“老爷,那您自己小心一些,还有遇到危险的时候别脑子一热,就往前面冲。”

“知道了。”

罗德与法提斯是红木镇骑术最好的两个人,亚洛斯与瑞儿的骑术也很好,同行五人当中,骑术最差的是冈纳瑟。

“遇到了危险,就把他留下断后。不过这老小子身上应该是带着轻弩,要小心他在背后暗算。”

在天色蒙蒙发亮的时候,五人五骑冲出营地,闯入林中,顺着守夜士兵的指向,往东南方向赶去。

迎着凛冽的寒风刀子似吹刮在脸上,罗德尽量伏低身体,眯起眼睛,减少受力面积。

但这感觉依然不是很好受,在林间疾驰是有一定危险性的,一个不小心被树藤挂下来或者马失前蹄,就算是老练的骑士也有可能被摔断腿,甚至扭断脖子。

好在,路程并不太长,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众人就抵达目标地点了。

远远的尚未到时,就已经可以闻嗅到随风而来的扑面血腥,当穿过视野的遮挡,真正抵达时,众人眼前入目的,是一片犹如屠宰场一般的血染大地,满地都是已然死亡沼泽鱼人的尸骸。

血迹与尸骸,像一条血色的地毯般,铺向林间的最深处,暗示极大恐怖。

“这些尸体好像有些异常,它们的骨头好像都没有了。”瑞儿翻身下马,轻轻一踢不远处的一具鱼人尸体,如踢破布。

“下马,我们去看一看。”出来之前,所有的马匹都已经被布匹罩住了嘴,难以嘶鸣,因此众人牵着马,顺着那血迹与尸骸走向林间最深处,也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

然而越是深入,越是观察,眼前的情况就越是让人觉得邪异、诡绝!

眼前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鱼人尸体,有一些就像瑞儿所发现的那具一样,身上已经没有骨头,好像它们的骨头从伤口破损处自己蹦出了身体一样。有些明明死去未久,但就好像已经死去了很久一样,已经腐败严重,还有一些鱼人与另外一些鱼人相杀而死,战死之时,手中的武器还贯穿着对方的胸膛。

其中罗德就发现了不久之前,还与自己对峙的那头强壮鱼人,虽然鱼人在人类的眼中都长得差不多,但是这个家伙的脸上有一道十字疤,因此罗德一眼就认出它了。

“看这个数量,以后都不会再有这支沼泽鱼人了。”

“你先别这么乐观,谁也不知道那个怪物它到底‘吃饱’了没有。没有的话,我们就是下一顿。”

终于,在将马都先绑起来,五人独身加速前行后,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在一处山洞之前,五人看到了最后的战斗、或者说最后的屠杀场景。

那是最后的五十余头沼泽鱼人,而它们的对手,仅仅只是一个人,或者说,仅仅只有一个是人。

这个面容苍白的男人,他穿着着一身黑红色的斗篷,此时此刻正单手提着那头彩鳞鱼人长老胡恩的脖颈,任由对方那明显含有剧毒的血,流淌过自己的肌肤。

此时此刻最后的五十余头沼泽鱼人正在哀嚎死斗,倒不是它们拥有无比的忠心想要救下自己的长老,而是它们被一大群骷髅、僵尸、幽灵飞舞包围着,根本就冲不出去,即便想逃,也是不能。

以一人之力,灭一族之人。

曾经让商队所有人都为之头疼甚至畏惧的黑水沼泽鱼人族,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内,被一个人全部杀掉了。

“别,别再杀了。我把祖先的鳞……交给你……”

“不必了,我已经知道在哪里了。你们,还是化为我力量的一部分吧。”伴随着这样的微笑低语,也不知道这个面容苍白的男人到底做了什么,他面前的胡恩长老就迅速化为了一滩充满腐蚀性的液体,落在地上沙沙的作响。然而下一刻,一团幽紫色的魂魄能量体,凝聚出现在男人面前,被其观赏片刻后,收纳入了自己左手上的戒指内。

在这个时候,黑水沼泽的鱼人部落已经全部被灭,这个男人单手一举,现场的那些漫天飞舞的幽灵,就像受到召引般汇聚飞回到他的左手戒指内,而那些之前与鱼人作战的骷髅与僵尸,则尘归尘土归土,洒落于地面。

“阴影烙印指环!?想不到这件宝物也被人重新找到了。”林间,罗德与亚洛斯的距离较近,因此听到了她受到极大震惊后,下意识地低语声。

其它人也可能听到了,只是下一刻就没有人在意这个了,因为那个男人在杀光所有鱼人之后,转过身将目光移到了众人藏身处。

“是你们自己走出来,还是我去把你们请出来呢?”

面对这种超乎想象的强者,不想面对,也得面对,亚洛斯轻轻吐气,然后她率先走了出去,而后是瑞儿、法提斯、罗德、冈纳瑟。

“你们,是什么人?”

“试图开辟从斯迪亚克前往霍夫曼与西姆斯王庭商道的商人,因为发现了异常,因此前来探查。”亚洛斯直到此刻都显得不卑不亢,她目光平静的注视着对面那名男子,这样回道。

“嗯,我讨厌被人窥视隐秘。所以你们……”

就在这个中年男人几乎已经扬起那只佩戴着戒指的手掌,准备挥出时,他突然停顿住了。

罗德注意到,挡在所有人最前面的亚洛斯,她下意识得摆出一个奇异的姿势,那种姿势,就好像她的手中会突然出现一柄剑一样,虽然她惯常使用的佩剑就在自己腰间悬挂着。

“……算了,反正我的黑暗能量现在已经用尽。就算杀了你们,对我而言也没有任何收益。”

突然间就收起了即将挥落的手,这个中年男子一扯身上黑红色的斗篷,整个人化为漫天流散的黑气与蝙蝠,飞舞扩散,迅速消失。

亡灵法师拥有两种魔力,一种是与寻常法师一样的魔法之力,另外一种则是黑暗魔力能量,而后者是亡灵法师召唤控制亡灵的主要凭依,古代历史上,许多强大的法师也是因为无法抵御这种诱惑,而走入堕落的,但没有人可以否认亡灵法师,黑暗魔力的强大。

“嗷!”

伴随着低吟之声,死里逃生的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半空当中出现一头七八刃高,三十刃长的巨大骨龙,它承载着刚刚那名中年男子与一名身穿黑袍,双手抱着木盒的短发女孩,破空而飞。

很明显,这位亡灵法师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

“名将英雄乔瓦尼,这个家伙还没有被天选者阿兰蒂尔干掉啊?吓死老子了,刚刚以为就要被这家伙干掉了。鬼族的前期先发优势与滚兵优势实在太强了。”

注视着那条骨龙破空而飞,疾速远去。罗德心中,这样想着。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再后&手集群

    下方传来不知意义的激昂怒吼之声,登城作战开始了,最前面的是手持大盾的战士,身后是周身钢甲手持双手武器的诺德皇家侍卫,再后面是射手,弩手集群作为掩护。

  • &城头,

    “步兵、骑兵全军冲锋!一定给老子死守城头,不能让他们冲上来。”

  • 高,因&是没能

    攻城方与守城方的兵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再加上敌方的高级兵种比例也非常高,因此虽然倚仗防守优势大量杀伤了敌方精锐兵种,但是城墙防线终究还是没能守住。

  • ,却发&下两支

    战争持续许久,当罗德的手再一次探向矢囊之时,却发现矢囊当中仅仅只剩下两支弩矢了,虽然城下已然堆积了厚厚的一地尸体,但是攻城方依然没有退去。

  • &所面对

    前方的敌军步兵战士想要返身而回,却被罗德的亲信发动突击纠缠住了,等他们终于勉强返回的时候,所面对的就仅仅只有周身钢甲血水浸染甲胄缝隙的罗德了。

  • 城墙下&弩矢以

    城墙下的士兵像潮水一样涌来,他们冒着箭矢、弩矢以及标枪飞斧的雨落攻击,怒吼着高举两架铁梯,冲锋上来将之牢牢斜挂在城墙缺口处,像这种攻城梯一旦挂牢,凭人力几乎是无法短时间卸下来的。

  • 下,猛&劈右突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