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降临,营地内一座座篝火熊熊燃烧。除了主要负责值勤的士兵以外,红木镇其它的战士核心主题在火堆周围,掏出各自的纸牌、棋盘就享乐出来。在这个娱乐资源极其贫乏的时代,罗德从另一个世界带给的这些简陋娱乐活动,让许多人本来灰白色的生命,平添许多色彩。而已带给这些除了负责巡逻的士兵以外,红木镇其它的战士围绕在火堆四周,拿出各自的纸牌、棋盘开始玩乐起来。。...

入夜,营地内一座座篝火燃起。

除了负责巡逻的士兵以外,红木镇其它的战士围绕在火堆四周,拿出各自的纸牌、棋盘开始玩乐起来。

在这个娱乐资源极度匮乏的时代,罗德从另一个世界带来的这些简易娱乐活动,让许多人原本灰白色的生命,增添许多色彩。

只是带来这些东西的罗德,他自己却是不玩的,在红木镇时偶尔还陪雷蒙德、克雷斯兄妹玩上几把,开发一下这两兄妹略显偏低的智力水平,但在进入荒野之原后,这些玩乐的东西罗德是碰都不碰的。

反倒是商队护卫当中有许多人,被红木镇的士兵教会了这些玩乐,这些天玩牌把自己几个月的薪水都输掉了,还乐此不疲。

罗德严令禁止自己的军队当中,存在赌博活动,但是同外人玩的话,却并不在这条禁令约束的范围以内。有些时候,想要一部分人团结起来,就不得不把另外一部分,划分为敌对。

雷蒙德与克雷斯受到罗德的影响最为严重,雷蒙德虽然挺上瘾的,但罗德不玩他也就不玩,此时此刻在帐篷内,雷蒙德双手提着地精艾比的双腿,不断把它浸泡在一大桶滚烫的热水当中,令其凄惨嚎叫不断。

“主人……咕哝咕哝咕哝……我知道的真的都已经说了,我对沉寂丘陵这片区域,真的再没有任何……咕哝咕哝”话都还没有说完,艾比就又一次被雷蒙德放入水中了。

此时此刻,在帐篷之外,两头胖大的食人魔正在瑟瑟发抖,想要冲进去拯救正在哀嚎惨叫的老爹,但那头双头食人魔的气息却又在帐篷里面,来自本能的压制,让它们不敢轻举妄动。

“算了。既然是实在问不出什么,雷蒙德你把它洗干净了,然后就放它出去吧。”

“好勒,您就瞧好吧。”

“啊啊啊啊!”

猎人出身的雷蒙德并不怕脏,只是搓洗的时候却是下死手的,而艾比发出的更加是恍若杀猪般的惨叫声。

当大胖与二胖终于无法忍耐,猛地撕破营帐冲入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自家老爹艾比已经被塞到一件干干净净的棉衣里面了,虽然一副有出气没进气的样子,但明显还没有死掉。

同时,两头食人魔周围,迅速被围上一圈长矛手,那些明晃锋利的武器稳稳指向它们的致命要害。

“时间大概在四十六分钟左右,这就是它们的忍耐极限吗?”

“也还算不错了,比我预想当中的要高很多。”看着一旁得自亚洛斯的白石沙漏,罗德大概计算出了时间。

然后他上前亲手提着艾比的后脖颈,将它丢给大胖二胖,然后让手下人将它们驱赶出去,却并未伤害它们。

“大人,您为什么在它们身上花费这么多心思?两头食人魔一头地精而已,直接杀了算了,省得浪费那么多粮食。”雷蒙德在罗德身旁这样言说道,在这个时代,人类对于地精对于食人魔,乃至对于绝大多数异族生命,是没有任何好感可言的。

人类吃它们,它们也吃人类,算是互为捕猎的生存竞争关系。而两头已经被收缴了所有武具的食人魔,对于现在的红木镇的士兵来说,并没有超出应付范围。

“杀了它们顶多节省些粮食而已,但如果能够驾驭它们,为它们装配上合适的装备,就这两头食人魔以后可以让我们少死多少弟兄?”

“我主要是担心不好控制,一旦给它们装备而它们发起狂来……”

“所以我要测试我对它们的压制程度,以及那头地精对它们的控制能力,现在已经计算的差不多了,把那只地精的命牢牢攥在我们手上,就不怕那两头食人魔会轻易失去控制。何况,我们也是在不断变强的。”

“大人,我明白了。”

“克雷斯呢?”话题结束,罗德目光扫视随口问道。

“这个时间,应该是给值夜的法提斯大人送晚餐去了。”

石头岭又称沉寂丘陵,乌鸦峡谷又被称为群山堡垒,这些都是商道开拓者们为它们取的临时地名,荒野之原尚未迎来它真正的主宰。

在商队经行这里的过程当中,底层的士兵尚且罢了,几乎所有首领以及其亲信,都警觉紧张起来。

就连克雷斯,今晚也特地熬了提神的浓汤,专门给法提斯大人送过去,这是平时没有的待遇。

“克雷斯小姐,感谢您的汤。”随着法提斯骑士的这句话,他四周的海达姆轻步兵也是纷纷地开口感谢。

眼前这个前面和后面一样平的雀斑小丫头,虽然本身并不算什么,但人家哥哥是领主的护卫首领,人家自己是领主的贴身女仆,因此在红木镇士兵这里虽然谈不上巴结,但也却并不会被慢待了。

“不客气,不客气,大冷天的大家喝一些汤也好提神……”在这样微笑着言说时,克雷斯的耳朵却突然下意识地动了动,她蓦然转过身来,看向远处的枯林。

克雷斯这段时间一直都是由法提斯来教的,他清楚的知道这个小姑娘体内有着一股野性之血,在一些直觉方面甚至比自己还要敏锐。

因此,见克雷斯本能的反应,法提斯想都没有想,取出重弩抬手就一箭射击出去。

当!

虽然传来这样的回响声,但那片黑夜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迅速飞走了,好像是一只巨大的蝙蝠。

“射偏了?”

众人奔跑了过去,找到了那支弩箭,但却并没有找到被射中的生物或者是其它什么。

“不,射中了,只不过它没有流血。”法提斯蹲下捡起那支箭,看着微微变形的箭锋,眼神凝重。

当天夜里,这支微微变形的弩矢,就出现在了商队几名首领的面前。

“这不是射在石头上了?”亚洛斯举着那支弩矢,皱眉问道。

“可以肯定不是,我相信法提斯不会记错自己的射击方向,而在那个方向就算射空也只会射在枯木上,而那些枯林四周并没有箭痕,换句话说法提斯射中了那个怪物,但是它并没有受伤。”罗德非常相信法提斯的个人素质,因此这样断言道。

“黑色,拥有夜视与飞行能力,有一些像蝙蝠……”

然而,仅仅只是这种程度的线索,没人能够猜测断定那到底是什么怪物,次日清晨,商队继续启程。众人是不可能被这种程度未知迷雾所吓退的。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461)

我要评论
  • 锋!一&子死守

    “步兵、骑兵全军冲锋!一定给老子死守城头,不能让他们冲上来。”

  • 方的兵&兵种,

    攻城方与守城方的兵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再加上敌方的高级兵种比例也非常高,因此虽然倚仗防守优势大量杀伤了敌方精锐兵种,但是城墙防线终究还是没能守住。

  • 然砸落&一个不

    破空之声骤然炸响,巨大的石块在投石机的强力作用下,先是高高得抛起,在半空中翻滚起来,然后在重力加速度的双重叠加下轰然砸落在城堡墙壁上,将之撞击出一个不算是狭小的缺口。

  • 利领主&军士气

    然而在最后的攻坚战当中,联军统帅马加利领主失手被罗德击败并俘虏,联军士气因此全面崩溃,紧接被彻底扫出了日瓦车则。

  • ,战斗&全城。

    犹如潮水般的军士涌入进来,战斗进入了巷战部分。敌方必须获得巷战的胜利,才能够真正掌控全城。

  • 程中,&狞笑一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 &百六十

    围城死战,两千八百VS两百六十人,不幸的是,罗德是守城那一方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