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如何,整个沉寂丘陵总共也才三天多一点的路程,只要你也不是那种直接毁绝性的危险,咬牙的话,怎么也能强力支撑过去的。这是商队高层,所有人心中的想法,事实上,连罗德是这样想的。“从法提斯与齐格所提供更多的情报可以看出,那头掩藏在这里的怪物,并也不是什么超大这是商队高层,所有人心中的想法,事实上,连罗德也是这样想的。。...

无论如何,整个沉寂丘陵一共也才两天多一点的路程,只要不是那种直接毁绝性的危险,咬咬牙的话,怎么也能支撑过去。

这是商队高层,所有人心中的想法,事实上,连罗德也是这样想的。

“从法提斯与克雷斯所提供的情报来看,那头隐藏在这里的怪物,并不是什么超大型生物,换而言之不是巨龙,不是比蒙,只要不是这些生物,魔力生物的话,在这个时代怎么也是要受些限制的。”

“而且这里的环境,似乎也并不适合高阶血族或者是恶魔出现。”目光扫视四周,心中念头是这样变化的。

除了昨夜的事情以外,商队接下来整个白天一整天的行程都是安全顺利的,往日还会遇到一些杂七杂八的智慧生物、野兽,但今天什么都没有遇到,算是旅行以来少有的轻松无虑。

“轰隆!”

罗德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不远处就传来巨大的震响声。

他脸色一变,带着身旁的雷蒙德迅速赶了过去:却是一辆食品车行到山道边缘的时候,山坡崩塌,整辆食品车都倾斜砸落下去了。

此时此刻,红木镇的战士们正在加紧处置。不过,拉车的两匹驮马已经受伤了。

“不要再捡了,这辆车的东西我们都不要了。那匹受伤轻的马我们带走,那匹受伤重的给它斩开绳索,让它留在这里吧。”

见那头受伤严重的马,已经摔断一条腿了,罗德直接这样下令道,同时雷蒙德督促其它红木镇战士跟上队伍,不许因为抢夺财物而混乱队形。

雷蒙德管理军队的做法简单粗暴,直接就是策骑过去然后抡开了鞭子抽打,平常罗德会制止他的这种行为,然而此时却没有。

那匹断了腿的驮马,此时此刻努力支撑站立起来,它来到破开食品车的一边,开始低头吃那些肉脯,马是杂食性动物,把它留在这里,仅仅只是这一车的东西就足够它活到伤势恢复的,前提是,它能够在这里长久生存下去。

“罗德,这次做得很不错。下令挺果断的,总算不像之前那样,一点亏都不肯吃了。”片刻之后亚洛斯来到罗德的身旁,这样笑着言道。

她是真的喜欢眼前这个年轻人,当然,是上位者对于青年优秀将领的那种喜欢,罗德修炼斗气的天赋,他的统御之才,都让亚洛斯为之侧目。

虽然因为出身衰落的小家族,略微贪婪一些,但亚洛斯还是认为这个罗德哈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至于罗德的排斥,她却是并不怎么介意的。

“只要你还在北方做开拓领主,你终究只能臣服于我。作为我优秀的臣下活着或者死亡,你并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择。”因为视之为自己的东西,亚洛斯对于罗德的每一点成长,自然都心生喜悦。

至于冈纳瑟,顶多是现在利用一下罢了。

因为血脉的关系亚洛斯拥有着相当漫长的寿命,人类将领当中只有非常年轻的青年才俊,才有被她重视的价值。年纪太大的,用不了几年就死了,除非实在杰出,否则就没有什么培养价值了。

“……”

对于亚洛斯的话语,罗德并没有回应。他左右四顾,还是感到隐隐有些不安,但却无法解释这种不安到底来自哪里。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商队的前行,队伍渐渐行至了丘陵的山谷内,只要继续往前,在入夜之前,就可以离开这片危险区域了。

因此所有高层都是下令,让大家不要顾惜体力加速前进,离开这片丘陵区域后,到了外面再好好的宿营休整。

“老爷,您看那是什么?”

克雷斯突然手指一旁的山壁,罗德顺着她的指向望去,只见山壁当中似乎隐隐约约埋着什么。

罗德策骑过去,他用手中的剑鞘砸开了一部分土石,然后就在山壁内,发现了一具质地奇异的铁人。

“当当。”

罗德以剑鞘轻轻击打那个黄铜色泽的铁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是商队越是进入山谷,山壁左右的这种半石质的铜铁人像,就数量越来越多了起来。

它们穿着着古老的甲胄,手持双刀,大体是土黄的颜色,面无表情的注视着眼前的商队经行通过,即便是被人因为好奇而碰触,也丝毫没有反应。

骑着马,罗德观察了那些铜铁人像片刻,突然间他神色出现类似于恐惧的变化,然后迅速将法提斯与雷蒙德两人叫到自己身旁。

“告诉我们队伍的人,所有人离这些铁人远一点。”

“怎么了大人,您发现了什么?”法提斯皱眉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些铁人的构形太过丰富了一些,丰富到让我怀疑……它们之前是不是活着的人。”

罗德上一世的兵马俑,也是千人千面。但那是以一个伟大的帝国作为依托的,而在眼下这个超凡的世界,相比一个伟大国家的工艺成就,罗德更怀疑黑暗魔法“群体石化”一类的理由。

罗德对于自己军队的控制程度,是非常之高的,随着命令下达,所有的红木镇战士都有意识地远离那些山谷两壁的人像,这种反应与商队护卫、奴隶贩子们截然不同。

因为就快要安全无事的走出山谷了,因此亚洛斯的心情颇好,她虽然注意到了红木镇士兵的行动,却本能的觉得罗德哈特太过小心谨慎了。

虽然作为军事将领这是一条优秀的品质,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这样未免显得有些胆怯无趣,算是一条减分项。

“这里应该是某个古代王朝的文明创作,瑞儿你看他们身上的甲衣。”因为出身血统以及自身性情,亚洛斯有着极高的艺术鉴赏能力,当她正兴致勃勃的言说着什么古代文明艺术风格的时候,就在她的面前,一具铜铁人像突然就动了起来,然后一刀砍下了面前一名商队护卫的脑袋,让滚烫的热血喷洒浸透它的身躯。

轰隆,轰隆。

整个山谷都隐隐震荡起来了,紧接着,四面八方铜铁人像全部“活”了过来,直接就对因为好奇而靠近自己的商队护卫、奴隶贩子们痛下杀手,令凄厉惨叫之声一时充斥整个山谷。

“我就说吗,古时候有了魔法谁还会去研究千人千面那么复杂繁琐的工艺,直接把所有奴隶石化,多么方便。”

“长矛手,以货车为中心竖盾坚守,轻步兵配合,射手登上车顶进行环形射击。”

这一变化太过突兀,对于已经没有经历过魔法上千年,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完全超乎想象之外。

罗德能够反应过来,是因为他经历过上一世信息风暴的轰炸,同样一件事情,他的联想能力远远超过这个时代的人。

罗德先是与法提斯、雷蒙德,将还有些晕眩的亚洛斯与女骑士瑞儿接入自身的防守阵形中,此时此刻除了红木镇战士因为迅速得到命令,立盾坚守还比较稳定以外,无论是商队护卫还是奴隶贩子都是一片混乱的。

奴隶贩子还好,他们身着链铁甲胄武艺精湛,猛烈挥舞着手中沉重的金属军用锤,甚至能硬生生将这些铜铁人像头颅砸碎,反倒是铜铁人像手中的钝刀一时难以伤害到他们。

但商队护卫就比较惨了,对这些人而言战斗本来就是兼职,身上也少有装备昂贵沉重的铁质防具的。钝刀也是刀,砍在他们身上,依然是刀刀见血,砍结实了就是血水肉块横飞。

这还是进入荒野之原以来,商队护卫第一次遭受到这样严重的打击,惨重的死伤,亚洛斯看在眼里顿时心气躁怒,这种事都是劝别人好劝,落到自己身上难捱。

罗德注意到,亚洛斯戴着一枚青碧色戒指的手掌不住轻微开握,然而罗德想到了什么,他迅速向身旁的将领下令:

“法提斯,带着海达姆轻步兵迅速去支援商队护卫,如果商队护卫损失惨重的话,我们接下来的路程就很难走了。”

的确是如此,红木镇的士兵虽然吃苦耐劳,纪律服从性极高,但他们毕竟都是农民出身,商队的大部分事务,都是需要商队的人来处理的。

听到罗德这样的下令,亚洛斯神色稍缓,眼神中闪过一抹感激之色,亚洛斯却是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到底多么珍惜士兵的,能够让他下达这样的指令,是真的不容易。

“这些铁人像守强攻弱,矛刺不穿,箭射不死,接下来的战斗大部分压力还在冈纳瑟那里,请亚洛斯大人严令统御。”

“这个是当然的,接下来冈纳瑟以及他的部下就交给罗德你来指挥,军事统御之才,我的确不如你。”亚洛斯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把两人身旁的贴身护卫瑞儿都听得愣住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家一向心气高傲的主人,居然会说出这样服软的话来。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466)

我要评论
  • 声,他&。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 &,登城

    下方传来不知意义的激昂怒吼之声,登城作战开始了,最前面的是手持大盾的战士,身后是周身钢甲手持双手武器的诺德皇家侍卫,再后面是射手,弩手集群作为掩护。

  • 起来,&,将之

    破空之声骤然炸响,巨大的石块在投石机的强力作用下,先是高高得抛起,在半空中翻滚起来,然后在重力加速度的双重叠加下轰然砸落在城堡墙壁上,将之撞击出一个不算是狭小的缺口。

  • 石头路&到敌军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 城弩对&将之爆

    这个时候,罗德将目光移到了自己身旁,另外一名刚刚才补充上来雇佣哨兵身上,然后他转身将手中攻城弩对准了身旁的雇佣哨兵,一矢将之爆头。

  • 城墙下&城梯一

    城墙下的士兵像潮水一样涌来,他们冒着箭矢、弩矢以及标枪飞斧的雨落攻击,怒吼着高举两架铁梯,冲锋上来将之牢牢斜挂在城墙缺口处,像这种攻城梯一旦挂牢,凭人力几乎是无法短时间卸下来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