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乱,都不准乱。”“回击,立马回击!”冈纳瑟猛烈挥动着手中的双手大锤,他在击爆一具铜铁人像后这样极力吼叫着。企图振奋人心士气,约束军队。但是平常也没性训练好军纪,当混乱不堪到来的时候,随机应变就会反应迟钝,就容易出差错。对于罗德这样的人来说,这是常识性的问“还击,立刻还击!”。...

“不许乱,都不许乱。”

“还击,立刻还击!”

冈纳瑟猛烈挥舞着手中的双手大锤,他在击爆一具铜铁人像后这样竭力嘶吼着。

试图振奋士气,约束军队。

可是平常没有训练好军纪,当混乱来临的时候,应变就会迟钝,就容易出错。

对于罗德这样的人来说,这是常识性的问题,但对于这个时代的武职者来说,却并不是那么清晰的概念。

因为冈纳瑟统御的奴隶贩子,他们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会遭遇眼下这种状况。他们平常捕奴,凭借武器装甲的精良以及本身的强悍,就足够应付了。

严格训练他们?

很多奴隶贩子的出身就是地痞流氓、流浪汉与罪犯,管束太严他们会想办法弄死你的。

其实,沉寂丘陵这些铜铁人像的实际战力并不是很强,虽然拥有看似金属一般的身躯,但行动迟缓,身躯也并不像真正金属那般坚固,被攻击得多了就会破碎倒下。

但是沉睡的石像骤然苏醒然后杀人,这一幕太过惊悚了。

以至于现在还有许多商队护卫与奴隶贩子,他们不去拿武器,而是高举着驱逐恶魔的手势向那些铜铁人像吐口水,试图以此自保。

因为恐惧与混乱令战力骤减,同时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地。

农夫出身的红木镇战士,见识更少,在这种情况下更加恐惧害怕,但是当他们身后的领主罗德哈特,高举起手中的古十字剑,呼唤英勇的战士随我出征的时候。

所有人的心中都似乎涌现出温暖之感,胸膛当中的勇气复生,身体自然而然的,就按照平常的训练而做出反应。

因此亚洛斯与瑞儿就看到,这些穿着简易布甲,手持简陋武器的红木镇战士们,他们高呼着万胜,在战场上听从指挥,奋勇作战,层层排列出一道道盾之铁壁,显示出不同于那些商队护卫与奴隶贩子的英勇气概。

“平常看不出两人的差距来,可一到了危难降临的时刻,就显示出双方才能的不同。”

“未来,很可能再现上古时代百族大战的景象,像眼前这位罗德哈特领主,我一定要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他可以辅佐我在北地开创出一个强盛显赫的国家。”

在这一刻,亚洛斯心中的天平已经完全偏向于某人了。

然而某人此时此刻对此毫无所觉,因为这时罗德的眼睛死死盯视着自己的那些士兵们。

犹如最吝啬的守财奴盯着自己的金币,哪怕遗失一枚都会让他感到心痛。

由于罗德的细致指挥,三十八名夏尔长矛手组成出数排犬牙交错的盾墙,抵挡住四周铜铁人像的冲击,并不是完全封死的,而是让部分铜铁人像漏进来,然后被雷蒙德带着不再继续使用弓箭的十名夏尔射手将它们砍死砸碎。

这些钢铁人像不是血肉之躯也没有致命要害,夏尔射手用斧子近身作战,都比使用弓箭有效。

在这个时候,法提斯已经带着海达姆轻步兵接应联系上商队护卫,两方之人渐渐汇成一股,这些商队护卫也愿意听从罗德的指挥,这让己方实力骤增,防守压力极大降低。

只是在这个时候,众人也知道昨天晚上法提斯发现的到底是什么怪物了。

数头形似恶魔或者蝙蝠的漆黑色活动雕像怪物,它们挥舞双翼俯冲而扑,将数名商队护卫或者奴隶贩子抓起,然后再从高空处抛下来,伴随着划破天空的可怕惨叫声,这些家伙掉下来之后就再没声息了。

至于为什么只有商队护卫或者奴隶贩子受到袭击,因为越混乱越容易被这种突兀的俯冲攻击得手。

也有石像鬼俯冲红木镇的战士,但在大盾的遮挡之下,它们扑到一半时就再次起飞了,没有再冒险继续往下扑。

铜铁人像、形似恶魔或者蝙蝠的石像鬼,然而这些还并不是麻烦的全部而已,真正恐怖的是,是围攻的敌人当中,多出了数名站立在石像鬼背上的钢铁骑士。

石像鬼俯冲而下,这些钢铁骑士顺势挥舞手中大剑猛烈砍击,这威力太过恐怖了,骑在马背上的雷蒙德受到背后袭击,虽然反应极快,但他手中的木盾还是被一剑斩爆,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道推动落马。

性命虽然还在,但是他的臂骨骨折。因此,暂时失去战斗能力。

“啊啊!”

战场上表现最为醒目出彩的几个人,几乎全部都受到了这些石像鬼骑士的狙击。

骑在战马上疯狂挥舞手中双手大锤的冈纳瑟,看到了雷蒙德落马的遭遇,同时,他感到自己背后劲风骤起。

然而他居然丝毫不惧,犹如野兽般的咆哮一声,回身挥锤,巨大的金属碰撞声传散开来,然后冈纳瑟伸出单手抓住了那头疾飞掠过的石像鬼,整个人迅速攀援上去。

能够承载一名钢铁骑士的石像鬼,就已经是精英石像鬼了,再来一个同样如同钢铁高达一般的家伙,如何还能承受的住?

顿时身躯不受控制的斜飞疾落,而迅速来到精英石像鬼背部的冈纳瑟,咆哮着猛烈挥舞手中的大锤。

砰砰砰砰砰砰,轰隆,伴随一阵星火的爆散开来,冈纳瑟、钢铁骑士、精英石像鬼,齐齐冲撞入丘陵石壁当中,炸起一片烟尘。

片刻之后,这个强悍的家伙单手提着自己的大锤,一步步从岩坑当中走出,再一次咆哮着加入战斗。

“人品暂且不论,此人的勇猛刚烈当真是令人心折!”心中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这并不耽误罗德迅速接手冈纳瑟的奴隶贩子军队。

因为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一直忙于指挥军队了,因此石像鬼骑士的袭击目标当中并没有他,这也让罗德可以更加冷静的观察整个战场,寻找一切战术时机。

“集合,所有人跟我来!”

“你TM的是谁?”

“我TM是你爹!”

话毕,罗德冲上去执剑一挥,人借马力,趁着对方的错愕不信,直接斩下这名冈纳瑟亲信的头颅。

混乱、不听命令?

在这样的血腥与暴烈面前,很快就没有奴隶贩子敢不听从罗德的指令了。

一,是他们现在缺乏首领。

二,是罗德一直都是与他们老大打对台的商队高层之一,虽然双方是半敌对关系没错,但是人家的地位的确是比自己这些人高,现在紧急情况下罗德来管,很多奴隶贩子虽然有些头昏,但却也下意识地认可。

“所有人,下马。步战前进,跟随我冲出去。”

“老爷,小心!”

就在这个时候,罗德隐隐约约间好像听到小姑娘克雷斯的叫喊声。

同时,脚下有巨大的暗影就将自己的身躯笼罩覆盖。

“袭击!”

罗德见状想都未想,他立刻翻身弃马滚了下去,再下一刻,罗德的那匹重驮马直接就被一支骑枪击成一片扩散的血雾了。

此刻,趴伏在地上溅了一脸血的罗德看到一只比其它石像鬼都更加巨大的石像鬼,在自己头上疾飞而过,在它飞过去后,罗德才看到那头石像鬼的背上,站立着一名手持巨大骑枪的血红色钢铁骑士。

它那扩散着幽绿之光的双瞳,犹如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怨恨亡灵,向这世界,发出不甘的嘶嚎。

伴随着这名复仇的钢铁骑士高举手中骑枪,四周的石像数量越发众多了。

这座沉寂丘陵当中不知道有多少这种生物,但至少可以肯定,是远远超越眼下这支两百人商队,战力承载上限的数量。

“瑞儿,现在出手吧。”看到罗德哈特刚刚遇险,亚洛斯心生不悦。

“是的,主人。”

贴身女骑士瑞儿知晓主人心意,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解开自己的左手臂甲,显露出一支紧贴皮肤却布满玄异咒文的手套。

咒术手套·咒印骑士。

伴随着瑞儿以自己的左手,虚按向那头巨大石像鬼,一团明亮而凝聚的火焰弹迅速成型,并且疾速射出。

轰隆。

明明看上去是一团并不太大的火焰弹,但轰击在那头巨大石像鬼身上后,却迅速引燃其周身,形成熊熊烈火。

时间没超过十秒钟,这头至少也是精英以上的巨大石像鬼,就在半空当中全面崩解了,咒印骑士的大咒术之火,拥有着极强的法术穿透效果,普通的魔法抗性在这种攻击面前,可谓是毫无作用。

“高阶咒印骑士,大咒术之火,这俩娘们,到底是什么来头?”罗德能够隐隐推测猜出,亚洛斯是个女人,这是因为亚洛斯那绝大多数男人很难达到的洁癖以及瑞儿看向她的眼神。

作为一名成功的领主,罗德也有一个满眼都是自己的小女仆,但是克雷斯看自己的眼神还是和瑞儿看亚洛斯的眼神有所区别的,前者是崇拜、信任、亲近,贪婪,后者是崇拜、信任、亲近……唯独没有贪婪,因为瑞儿虽然忠诚于亚洛斯,但她的取向是正常的,那天在她看到自己赤着上身的眼神中,罗德就感觉出来了。

男女之间,永远都不存在纯洁的友谊!

有这一点不同,再加上亚洛斯无意识的行为举止一些讯息,罗德渐渐就察觉出对方真实的性别。不过这也并没有什么,在这个时代,女性出门终究是不及男人方便的,因此条件允许的话变化性别,这是一种很理性、很聪明的选择。

“女人,月影步,亚特兰商会,皎月之城……”站起来摇摇头,罗德将自己脑海当中的这些念头全部驱散,他右手持剑横于左手肘处,身躯斜对不远处那头掉落下来的血红色钢铁骑士。

虽然这个时候等己方所有高手汇聚过来再进行围攻,更加稳妥,但是在己方所有高手包围的情况下,还不敢放手一博?

那么,就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超凡资源倾斜,也注定无法在个人武力巅峰这条道路上,走出太远!

以罗德的自傲,如何能忍受这样的自我认知。

“圣光,这个敌人值得一战。”

似乎也感受到了罗德的挑战,那名从半空中跌坠下来的钢铁骑士,单手一挥手中巨大的骑枪,发出了恐怖的空气爆鸣之声。

大型骑枪这种兵器,本身并不适合单挑作战,但是在身材高大,力量惊人的血红色钢铁骑士手中,这种相对不适合就被扭曲了,它单手抡着这玩意狂砸猛挥就没人受得了。

虽然是单挑挑战,但是无论是罗德的身边还是钢铁骑士的身边都有着敌方的人。

因此此刻双方的选择也是相同的:先清小兵,再干掉对方。

罗德的眼瞳当中,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于纯黑当中隐隐映出血红之色,自中透出一股近乎疯狂无比的亢奋。

原本扩散开来,连接在四周红木镇战士体内的圣光气逆转而回,甚至隐隐抽取红木镇战士体内丝丝缕缕的力量,令这股神圣斗气之力变得越发强大。

“领主!”

“罗德哈特大人!”

“万胜!”

“杀。”

耳边似乎隐隐传来了无数人的信任,敬爱,崇拜的低语,最终这些力量汇聚成罗德口中爆出的一句低吼。

上一世曾经无数次玩过号称令人身临其境的角色扮演游戏,除了成人版需要另外付费的类型以外,没有任何一种像此时此刻这样,让罗德全身热血,沸腾,战意激昂。

他手持力量之剑冲杀身边近处的铜铁人像,一具,两具,三具,五具,剑光过处,所向披靡。

整个过程中就犹如被演练过无数次,千锤百炼的舞蹈一般无比流畅,在体内贯穿激荡的圣光气斗气,增幅着罗德的力量速度敏捷,同时也将力量相互的反震降至最低。

上古时代,太阳骑士(罗德的叫法是神圣骑士/圣骑士)神圣斗气的杀伤破坏力本就不太出众,但是它的可怕之处在于,高阶太阳骑士几乎永远处于霸体状态,无论是怎样攻击或者承受打击,高阶太阳骑士的战术动作几乎都可以不受影响的完成。

这是非常非常恐怖的:一剑出手,要么我倒下死去,要么就是你不死我不休,是非常可怕的存在。

罗德哈特执剑冲锋的表现,令人惊叹,而那名血红色钢铁骑士的表现,则就是令人恐惧了。

它那就像接连扫掉虫子一样,将四周冲上来的奴隶贩子扫飞打倒,而在罗德接近的那一瞬间,一枪出手。

西方战枪,类似于一个纤长的圆锥形,越长越重,运用起来就越不灵活,往往是骑士用来正面攻坚的。

然而此时此刻在血红色钢铁骑士的巨力之下,一枪刺出,罗德眼前的空气几乎形成出一个肉眼可见的缓缓旋转的漩涡,枪势笼罩,凌厉猛烈到了最顶点。

就在这一刻!

罗德的心都崩了起来,他只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对手好像一座积蓄很久的火山突然爆发!自己的眼前是带出空气漩涡景象的恐怖枪影,带着炙热的气息,一击之下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滚滚而来!

在这一刻,连自己的眼睛都不可以再信任,因为物体要在视网膜上停0.3秒,然后才会被反射给大脑,而眼前血红色钢铁骑士这一击的力与速,很可能已经突破了这个时限。

“不可能挡得住,这一击我都挡不住,他死定了,太好了!”冈纳瑟这一刻连自己身边的敌人都忘记了,全神注视于罗德这边的战斗。然后被他面前的铜铁人像狠狠地在头脸上斜劈了一刀,鲜血迸溅。

“老爷!”远处,克雷斯的心都几乎提到了自己嗓子眼。

“罗德哈特大人。”法提斯周身斗气爆发,策骑挥枪赶来,然而双方距离太远,怎么都来不及了。

“领主大人!”已然受伤的雷蒙德这一刻极度的紧张,好在他人在己方军阵当中。

“就是这一刻。”

在对手力道狂暴战枪临头那一刻,罗德的身形陡然化作幻影,下一刻就骤然出现在斜侧方的数步之外位置上,因为这是罗德正常极限速度之外的超常爆发,因此血红色钢铁骑士的预判也出现了错误。

那支大枪顺着罗德的肩膀斜斜滑过,虽然根本就没有碰到,但罗德肩膀上的皮甲依然被震荡爆碎,甚至肌肉剧痛,只是,他已经欺近到了相对近处,相对更适合长剑对决的距离。

“主人,刚刚那一招是月影步?”

眼睁睁看着罗德施展出他不应该可以施展出的绝技,瑞儿整个人都炸毛了,这一招连自己都没有资格受到传授,区区一个北地开拓领主,怎么可能?

“……并不是,虽然看上去很相似,但他这是用火焰斗气心法爆发出来的效果,对身体的负荷非常严重,如果不是他修炼的斗气心法很特殊,此时此刻他应该已经站不住了。”虽然亚洛斯的解释非常之肯定。

但是架不住罗德成功欺身近战,再次施展出烈火剑式,重重斩击在血红色钢铁骑士的身躯上。此时此刻罗德的口鼻当中尽是血腥之气,但是突破自身战力极限,带来的那种强烈快意,却让他控制不住得亢奋,狂喜: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猛烈若飓风天火般的剑光疯狂斩击在面前血红色钢铁骑士的身躯之上,伴随着疯狂爆鸣之声,钢铁不断剧烈撞击碰撞后产生的浓烈炙热铁腥气息,扩散开来,逐寸逐寸崩解焚烧着后者的身躯。

【击杀复仇的钢铁骑士,经验值+1640】

【击杀敌方将领,敌方部队士气崩溃。全军溃散中,全军溃散中……你获得了421第纳尔,破碎的钢铁之心等战利品。】

【等级提升至8级】

【属性点+1】

【技能点+1】

【武器熟练度+10】

【英雄特长激活中……激活失败……血脉沉寂】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277)

我要评论
  • 、骑兵&他们冲

    “步兵、骑兵全军冲锋!一定给老子死守城头,不能让他们冲上来。”

  • 能的地&了取之

    2088年,人类科技已经突破到掌握可控核聚变与强人工智能的地步,从此拥有了取之不尽的洁净能源与无尽生产力,祖国也一跃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

  • 老夫已&…呃呃

    “连续刷8小时黑音会猝死?呵呵,简直笑话,老夫已经连续刷7小时零59分……呃呃”

  • 转身将&将之爆

    这个时候,罗德将目光移到了自己身旁,另外一名刚刚才补充上来雇佣哨兵身上,然后他转身将手中攻城弩对准了身旁的雇佣哨兵,一矢将之爆头。

  • 面上,&罗德高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 ,在确&视野范

    口鼻间灌满浓烈的血腥气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不断射杀视野范围内最有价值的敌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