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别惹是生非。”见罗德与克雷斯被四面的蜥蜴人、豺狼人卫兵隐隐团团围住了,刚回到这里本就极为很紧张的红木镇士兵迅速取出来武器,更有甚者了有人张弓搭箭。做为奴贩首领的冈纳瑟看见这种情况,他脸色一变,迅速见状回到罗德身边这样地说,但是他与罗德的敌视关系见罗德与克雷斯被四面的蜥蜴人、豺狼人守卫隐隐围住了,刚刚来到这里本就颇为紧张的红木镇士兵迅速取出武器,甚至已经有人张弓搭箭。。...

“罗德,别惹事。”

见罗德与克雷斯被四面的蜥蜴人、豺狼人守卫隐隐围住了,刚刚来到这里本就颇为紧张的红木镇士兵迅速取出武器,甚至已经有人张弓搭箭。

作为奴贩首领的冈纳瑟见到这种情况,他脸色一变,迅速上前来到罗德身边这样说道,虽然他与罗德的敌对关系几乎快要浮于表面了,但是如果罗德在这里与鹰身女妖起了冲突,他也脱不了干系。

“你看这种事情心里不快又有什么用?帝国境内矿场主使用异族奴隶,种植园主使用异国人类奴隶,这种事情屡禁不绝到处都是,不仅仅只是这里有的。”

“……”罗德闻言,侧过头注视着自己身旁后侧的冈纳瑟。

而这个时候,一头为首的蜥蜴人,已经将手中枪戟对准罗德的脸了,似乎随时都要扎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锵的一声剑鸣出鞘。

罗德一剑斩向面前的蜥蜴人,那头蜥蜴人首领因此惊骇后退,它虽然有一些机警勇力,但蜥蜴人的基础素质也并不比人类更强,它如何能是武艺不俗,体魄力量更超过常人近三倍罗德的对手。

当得一声,罗德一剑扫过,将射向眼前蜥蜴人的那支箭矢扫击开了,同时,也将那头蜥蜴人首领威吓得倒坐在地上。

原来,在刚刚那一瞬间,有一名夏尔猎手,因为心神极度紧张,看到那头蜥蜴人攻击自家领主,下意识松开了弓弦。

“罗德!”

眼前这少年贵族的一剑扫出,将一旁的冈纳瑟吓出一身冷汗。同时骇然恐惧的,还有坐在地上的那名蜥蜴人首领。

“对你们来说不过是几磅的肉而已,我买。”

随着罗德的示意,自然而然就有下属,迅速取出大块大块的肉食、香肠摆放在那些蜥蜴人与豺狼人的面前,重量远远比一个人类婴儿更重得多了。

罗德骑在马上,这个男人映着身后的阳光居高临下地俯览着眼前这些蜥蜴人、豺狼人,他确定,因为女巫的禁令,这些家伙也根本不敢于轻易攻击自己,只要自己没有最先出手。

“嗯,好了。你们,滚吧。”

那头被骇退的蜥蜴人首领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它也不顾拍打自己身上的尘土,先是去看红木镇士兵取出的那些肉食与香肠,然后心满意足地抱在自己怀里。

在这些直立而行,全身披满厚厚绿色鳞甲的兽人看来,用几磅肉换到十几磅肉当然是一笔再划算不过的买卖。

不过它们虽然有着近乎人类治安官的贪婪,却还没有那些人类治安官的狡诈,这种情况下若是换成是那些人类城镇的治安官,至少也要再多勒索出几倍的好处才肯放过的。

“克雷斯。”

“嗯?老爷。”

“替我记住这个家伙的样子,老爷我以后要亲手劏了它,为这孩子的亲人报仇。”

“嗯,我记住了老爷。”

对于作为奴隶贩子的冈纳瑟来说是已然见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但对于罗德来说,他早已经适应了人类高居于万族之上的价值观,他甚至可以退一步,相对平等的看待与人类同样是智慧种族的其它生灵,但是其它生灵更高居于人类之上,这种价值观罗德实在是接受不了,他也不打算接受。

罗德、克雷斯与冈纳瑟转身返回商队的时候,刚好看到亚洛斯带着自己的贴身护卫瑞儿,站立在那里注视等待着。

“鹰身女妖‘女巫’麦格娜·勒尔据说是上古时代的遗留种族,她在这里建立城镇,已经传承两百多年了,这位女巫拥有召唤飓风、施展诅咒魔法的能力,并且她还有一支非常强悍的豺狼人近卫军。我们在这里休整两天,不要招惹她们,不要触犯当地的法律,否则,我也保不住你们。”

亚洛斯这番话虽然是对罗德与冈纳瑟两人言说的,但是她的眼睛却一直注视着罗德,其中内涵,再明显不过。

“我明白了,红木镇不会给管事先生添麻烦的。”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那片矿场内又传来一阵的嘈杂声,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几名蜥蜴人与豺狼人守卫,一起将几名人类奴隶用木架绳索高高得吊了起来,一边拉高它们一边在下面狂笑,同时以一种威胁挑衅的目光注视向人类商队这边。

亚特兰商会的商队护卫们,见多识广,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不去看也不敢理会。

红木镇的士兵们则一个个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他们胸膛里的热血,尚未被这冰冷的世界冷却,感受着自己手下们的目光,罗德提着剑的左手渐渐发力,骨节都握得发白了。

在游戏里看纪录片是一回事,真正身临其境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悲哀、痛苦,暴力,死亡,这些都太常见了。如果,如果有人可以创造出一个让所有人让所有种族都能和平相处,都能安居乐业的新世界,那就好了。”亚洛斯轻声感慨着,这样言道。

“呵,您真是好大的志向啊。我却是没有您想的那么复杂,我只要人类能够安居乐业就可以了。”

“可是,如果仅仅只顾一个种族的话,那么仇恨永无止息,战争与杀戮,也会无法断绝。”亚洛斯闻言微微皱眉,这样说道。

“那只能说杀的不够多,没杀干净啊。不杀尽,仇恨才永无止息,杀得干净了,没有仇人了,也就没有仇恨了。”

这一刻,罗德与亚洛斯出现了观念上的明显分歧。两个人都是没错的,两人的观念都是基于他们所知历史知识得到的总结。

亚洛斯自幼观览史书,发现自百族大战至今,大陆上的各个种族互相杀伐争斗,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了,但整个大陆上依然是战争不断,因此她得出结论,以剑治国,是没有结果的。

而罗德观览的不是这个世界的历史,他所认知的世界是以力量为主导的,如果仁义道德有用,那么统一六国的就不会是杀戮百万的大秦,如果仁义道德有用,那么一统三国就应该是三兴汉室的刘备。所谓不会向屠刀屈服,只是因为杀得还不够多,美丽坚人把印第安人屠杀干净了,数百年之后,像保护动物一样被刻意保护起来的印第安人,只能通过弹唱祖先的歌曲控诉那段血泪斑驳的历史。

在罗德的视野里,这个世界是无比客观的,道德仅仅只是强权之余的修饰,犹如装饰长剑的鲜艳花朵。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390)

我要评论
  • 军士涌&获得巷

    犹如潮水般的军士涌入进来,战斗进入了巷战部分。敌方必须获得巷战的胜利,才能够真正掌控全城。

  • ,罗德&的。

    围城死战,两千八百VS两百六十人,不幸的是,罗德是守城那一方的。

  • 射击非&好过没

    虽然在城墙下面仰望射击非常劣势,但有一定的远程掩护总要好过没有。

  • 周身重&手中的

    周身重甲,手持双手弯刀,罗德的身边跟随着几名同样装备精良的亲信英雄,到了这种时候攻击频率较低的攻城弩就没有什么用处了,真正可以倚仗的还是身上的钢甲以及手中的弯刀!

  • 烈的血&的敌人

    口鼻间灌满浓烈的血腥气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不断射杀视野范围内最有价值的敌人。

  • 镶铁战&高跃起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 兵战士&身而回

    前方的敌军步兵战士想要返身而回,却被罗德的亲信发动突击纠缠住了,等他们终于勉强返回的时候,所面对的就仅仅只有周身钢甲血水浸染甲胄缝隙的罗德了。

  • 联军统&扫出了

    然而在最后的攻坚战当中,联军统帅马加利领主失手被罗德击败并俘虏,联军士气因此全面崩溃,紧接被彻底扫出了日瓦车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