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营地,帐篷之内。雷蒙德气得浑身直打浑身哆嗦,法提斯的脸色的也并不很好看。但是那句话,红木镇农夫出身贫寒的士兵,没没见过什么大的世面,在他们的认知里,和自己像的人类不所以在蜥蜴人、豺狼人的皮鞭下,像畜牲像干活儿,接着像畜牲像豪无理由的被歪脖子树。反雷蒙德气得浑身直打哆嗦,法提斯的脸色同样也并不好看。。...

回到营地,帐篷之内。

雷蒙德气得浑身直打哆嗦,法提斯的脸色同样也并不好看。

还是那句话,红木镇农夫出身的士兵,没见过什么大的世面,在他们的认知里,和自己一样的人类不应该在蜥蜴人、豺狼人的皮鞭下,像畜牲一样干活,然后像畜牲一样毫无理由的被吊死。

反倒是那些走南闯北的奴隶贩子、商队护卫他们因为见得多了,现在,却是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大人,我们干脆今天晚上杀上矿山,把矿山里的奴隶都解放出来,我们这么多人,有机会直接就把这里占了。到时候,您就是这里的城主,以后就由您来收亚洛斯那个小白脸的入城税。”雷蒙德情绪有些激动的这样言说道。

然而得到的回应,却是自家领主冰冷冷看向自己的眼神。

“雷蒙德,你长得已经很丑了。”

“啊!?”

“因此就不要想得那么美,如果这里好打下来的话,你觉得亚洛斯那么精明的人,会老老实实的交入城税?”

“………”雷蒙德。

“统治这里的荒野女巫,号称是整个荒野之原最强的几位存在之一。如果传说是真实的话,她一个人就可以杀光我们红木镇所有的人。就算荒野女巫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强,她手下的豺狼人禁卫却是真实的,我曾经远远望见过它们与半人马交战,我顶多能同时对付两个。”站在帐篷的角落里,法提斯这样言说道。

“雷蒙德,你还记得之前袭击红木镇的那群豺狼人吗?每一名豺狼人禁卫,都有那支豺狼人部落首领的水准,它们的数量至少有五十头。”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即便是有些莽撞冲动的雷蒙德,也下意识咽下一口唾沫,不再说什么了。

因为他是交过手的,在一群人围攻对方一个的情况下,差点被人家一连枷砸死。

“不过,这里真的是一个好地方啊。群山之巅,易守难攻,四周有森林环绕物产丰富,有河道经行通过,应该还有铁矿石矿脉,最重要的是……”最重要的是什么罗德没有说,而是负手来到帐篷的入口处向外面注视着,似在估量,似在思索。

“最重要的是,这里还处于连接斯迪亚克与两个兽人帝国的要害地带,只要能占据下来并且守得住,仅仅只是商税收益就足够支持城镇发展了,但凭我现在的力量绝对拿不下这里,想要得手,必须借势用力,以亚洛斯为筹码博上一把。”

这番话,罗德并没有说出口来,因为那位来自皎月城的贵小姐来头极大,胆敢利用她,一个处理不当,对自己对红木镇都是极为危险的。

“我拥有骑砍系统,最理性的做法应该是苟一点,找个相对平稳的地方养民练兵,付诸十年,定然可以练出一支精锐强军。”

“但是,银霜城的建立,火枪队,地精文明,魔潮初起。亚特兰商会开辟新商路,还有那位神秘莫测的亚洛斯小姐,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告诉我,如果不能尽可能快的掌握自保之力,我与我想保护的一切,很可能会在接下来的乱世当中,被碾为齑粉,现在既然所有的客观条件都已经齐备,那就极限微操一把,成了会所嫩模,败了遁世远逃。”

未思胜,先虑败,这个时候,罗德已经在考虑万一借势用力失败,自己该带着克雷斯、雷蒙德他们怎么逃了。当年刘备颠沛流离半生,身边依然还有一众忠心耿耿的弟兄跟随,罗德虽然不敢自比刘备,但自持系统加持之下,也能带出一批忠心耿耿的人。

次日,因为有鹰身女巫麦格娜的庇护威慑,因此虽然是人类,但是商队的人们依然可以在群山堡垒的山城内自由活动,甚至进行交易。

只不过这里并没有什么物资特产,原本亚洛斯还计划在这里补充一批食物,但是之前给予沼泽鱼人的十二车食物,因为客观情况的变化一车不少的都拉回来了,因此现在连这个需求也没有了。

商队护卫、奴隶贩子,他们外出的极少,大多都在营地内睡觉,补充恢复自身精力。

反倒是红木镇的罗德,他一大清早就带着法提斯与雷蒙德外出,观览整个群山堡垒的风光,物产。

这座山城分为两个部分,上面那一部分,是数量较少鹰身女妖们所居住的鹰巢,说是数量较少,可是经过至少两百年发展,哪怕战争不断,鹰巢当中的鹰身女妖也有多达数百之众,据法提斯所说这还是长年与半人马部落战斗并大量驱逐部分鹰身女妖的结果。

除了这些鹰身女妖以外,罗德还看到鹰巢中不时飞出一种浑身上下黄棕色的羽毛,雄壮无比,四肢钢爪都锐利至极的生物,它们有着猛兽的身躯体魄以及高高仰起的鹰头,四者合一,构成一种无比凶悍的模样。

“这是什么?”罗德还没有开口,身旁的雷蒙德先一步问道。

“狮鹫,虽然号称是女巫的宠物,但是,我觉得应该是那个女巫最新研发出来的一种强大武器,现在数量还不多,等数量足够的时候,群山堡垒的势力范围还将大幅扩张。”法提斯曾经在荒原流浪,一人一骑,所行何止万里,此时开口解释言道。

“是狮鹫啊!真是有本事,这么快就培育出来了。我记得在战争之风中,这是号称‘低阶兵种中的王者’,唯有兽人双足飞龙部队可堪匹敌。”罗德仰头赞叹,只是他前面的话语法提斯与雷蒙德还听得到,后面的话语,就变成低微的自言自语了,而且其内容就算法提斯与雷蒙德能够听到,多半也听不懂。

注视一会鹰巢,在引起那些手持长枪守卫鹰巢的女妖们注意前,罗德三人先一步离开了,他们前往了群山堡垒的商业街。

虽然这里有旅店,商业街市,但与人类城镇中的相比,毫无疑问还是初级的、原始的,群山堡垒的商业街市几乎只卖两种商品,一种是食物肉干,一种是铁质武器。

不要小看这两者的职能作用,这一代的鹰身女巫麦格娜几乎凭这两种建筑,搜刮了群山堡垒附近方圆内绝大部分财富,以至于这些年来,数量较为劣势的鹰身女妖逐渐压制着半人马部落杀戮。

“这几年来,这里铁器的质量明显提升了,虽然在我们人类看来还仅仅只是农具的水准,但是最好的东西她们恐怕也不会拿出来卖。”在商业街市内最大也是唯一的一家武器商铺,罗德拿起一柄铁斧来,称量评估着这柄斧子的质量。

因为伴随着长久的凝神注视,罗德眼中的物品会浮现出一堆方块字说明,因此只要想的话,他往往可以在一柄普通的物品上,读出比其它人要多得多的讯息。

“三位,老爷。你们,打算买下这柄斧子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瘦小的人类男性,从商铺的黑暗阴影中走了出来,他用略有一些生涩的通用语,向三人说出这番话来。

“你是人类?”

“如您所见,不过我并不是这家商铺的管事。我,仅仅只是商铺管事的奴隶。”瘦小的人类男性伏低着上半身,这样言说着。很明显,他已经习惯这个姿势了。

罗德与法提斯、雷蒙德对视一眼,很快就明白过来了,虽然在这里人类的地位低下只能成为奴隶,但就算愚蠢如蜥蜴人、豺狼人也知道,有时候一个人类奴隶可能在某项工作上远远比自己更加胜任。

“那么,我要买下这柄斧子的话,需要付出什么?金币?”

“这里什么都收,金币、矿石、珠宝、肉干,不过如果是肉干的话,要么数量很多,要么质量很好。”

“那么,如果我用‘自由’来购买呢?”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罗德注视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

瞬间,他看到了一抹光亮以及极大的慌乱,这个瘦小的男人先是恐惧地左右看了看,然后更加压低了身体俯身言道:“客人请不要拿我玩笑,莫肯十分忠心于自己的主人。”

“一群野蛮种族,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高级的约束手段,无非是暴力与恐吓罢了,我们还会再来找你的,不过那个时候我们会带来希望与诚意,也希望你自己可以考虑一下,哪怕不为了你,也为你的孩子考虑一下。”

罗德在说这番话的时候,隐隐向四周扩散着圣光气力量,就算这里有鹰身女妖的监视,只要不是那位“女巫”亲自注视,罗德就自信绝没有其它人听到双方的交谈,毕竟仅仅只是一名奴隶而已,群山堡垒若是有能力监视每一名奴隶,那她们也就不需要奴隶了。

说完,罗德放下一袋金币转身离去。因为昨天的事,他相信这些人的血还没有彻底变冷。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468)

我要评论
  • 【尊贵&半小时

    【尊贵的玩家您好,您已经连续登录游戏12个小时,根据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我们将在半小时后,对您进行强制下线。】

  • 的士兵&弩矢以

    城墙下的士兵像潮水一样涌来,他们冒着箭矢、弩矢以及标枪飞斧的雨落攻击,怒吼着高举两架铁梯,冲锋上来将之牢牢斜挂在城墙缺口处,像这种攻城梯一旦挂牢,凭人力几乎是无法短时间卸下来的。

  • 撞击出&一个不

    破空之声骤然炸响,巨大的石块在投石机的强力作用下,先是高高得抛起,在半空中翻滚起来,然后在重力加速度的双重叠加下轰然砸落在城堡墙壁上,将之撞击出一个不算是狭小的缺口。

  • 重重得&武器过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 城弩就&了,真

    周身重甲,手持双手弯刀,罗德的身边跟随着几名同样装备精良的亲信英雄,到了这种时候攻击频率较低的攻城弩就没有什么用处了,真正可以倚仗的还是身上的钢甲以及手中的弯刀!

  • 名刚刚&城弩对

    这个时候,罗德将目光移到了自己身旁,另外一名刚刚才补充上来雇佣哨兵身上,然后他转身将手中攻城弩对准了身旁的雇佣哨兵,一矢将之爆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