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克上想失败,最最重要的的条件是什么:是时机与中执行。就犹如每一个大一统的王朝,都有其生命周期像,一般这个生命周期是两百多年逼近五百年的时间,时机将近,这个王朝生命力还无比强盛起来,那么不论怎样计划、中执行,失败的几率都是不高的,所以民心思定,整就如同每一个大一统的王朝,都有其生命周期一样,通常这个生命周期是两百多年接近三百年的时间,时机不到,这个王朝生命力还无比强盛,那么无论怎样计划、执行,成功的几率都是不高的,因为民心思定,整个社会上下层的流动性还没有完全板结,社会精英也不会投身到这种危险的事务中。。...

以下克上想要成功,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

是时机与执行。

就如同每一个大一统的王朝,都有其生命周期一样,通常这个生命周期是两百多年接近三百年的时间,时机不到,这个王朝生命力还无比强盛,那么无论怎样计划、执行,成功的几率都是不高的,因为民心思定,整个社会上下层的流动性还没有完全板结,社会精英也不会投身到这种危险的事务中。

当时机成熟时,剩下的就是果断执行了,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这种情况一定要避免。

许多事情的成功,最难的就是开始的那一步,只要第一步迈出去了,很多时候天时地利齐俦助,眼前的一切都会摧枯拉朽般轻易,往往当事人自己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恍如隔世。

通过第一天入城时的观察,罗德发现这座异族之城当中,人类奴隶的怨恨之意已然犹如即将喷薄火山中的岩浆般了,群山堡垒中的奴隶至少数千甚至近万人,这数量庞大的人类奴隶形成奠基这座城镇的基石,但推动了他们,也等于动摇了这座城镇的根基。

因此第二天在商业街市上,罗德就敢于直接问一个人类奴隶:想不想获得自由,想不想真正像一个人一样活下去。

因为时机成熟之后,需要的就是执行了,宁可做得仓促,也不可以犹豫不决,首鼠两端。

从商业街市返回营地,雷蒙德有些不安地开口问道:“大人,那个家伙会不会出卖我们?您刚刚那么做,是不是有些……冲动?”

“既然雷蒙德你担心,那我们就回去等着吧,如果我们被告发了,说明这里的人类已被彻底驯化,我们也没有力量帮助他们重新站起来,如果我们没有被告发,那就说明大事可为。”

在做事之前,罗德是考虑过失败后的反噬的,而一个人类奴隶的告发,他自觉还扛得住,大不了损失一些钱财。

三人返回营地的时候,克雷斯正在喂那个小婴儿熬煮好的肉汤,这肉汤里的肉都快被熬化了,因此那个小家伙也吃得香甜、贪婪,也许这不是她最喜欢的食物,但却已经是她自出生以来,少有能够获得的丰盛食物了。

“老爷,您回来了。”

“嗯。”

“小家伙给我抱一抱。”

“嘻嘻,老爷你小心一些,别伤到这个小家伙了。”克雷斯小心翼翼地将怀中的婴儿递送给罗德,看得出她真的很喜欢这个小小的人类幼崽。

在罗德的不动声色,在雷蒙德的紧张不安中,一天的时间过去,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至此,罗德确定时机已经具备,这一夜他的怀中虽然抱着那个婴儿,但却已经毫不犹豫地开始推动自己的计划。

“法提斯,我知道以你的性情,早在知道这座群山堡垒的时候,恐怕就想过要彻底毁灭它。之所以不做,是因为你知道自己的力量远远不够。”

“现在,我有把握彻底毁灭它,只是,很可能需要你付出生命的代价,你愿意吗?”

深夜,罗德将那个小小的婴儿,放在了帐篷内已然睡去的克雷斯身边,然后转身走出帐篷,在黑暗的笼罩当中,向帐篷外等待的法提斯与雷蒙德,这样言说道。

“罗德大人,为了这么多人类的幸福流尽最后一滴血,是我作为骑士的荣耀,只要您真的有力量毁掉这座罪恶的山城,法提斯并不吝啬自己的生命。”

面对此时此刻的罗德,流浪骑士法提斯单膝跪地,他的话语当中并没有任何激昂的情绪,有的只有从容不迫的淡然。

死亡?他已经很久未曾畏惧过了。

“也不一定会死,只是十分危险罢了。相比死亡的轻易,我更希望你可以努力的活下去。”拍了拍自己面前法提斯的肩膀,然后罗德的目光转向了雷蒙德。

“雷蒙德,接下来我的这个计划十分危险,你可以选择不去,我不会因此怪你。”

“大人,为您的野心而死,是我所期盼的,请您把计划交待给我吧。”虽然理由不一样,但是雷蒙德亦如法提斯般毫无犹豫,相比法提斯,他是真正将自己的忠诚献给罗德的人。

“接下来我需要你们脱离队伍,混入群山堡垒的人类奴隶当中。那些异族对于人类奴隶的管理不可能太过严格合理,往外逃可能会有一些难度,但想要无声无息的混进去,我想难不住你们……即便再怎么计划筹措,我们的部队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拥有攻城的能力,所以我需要你们……”

乌鸦峡谷/群山堡垒,对于人类来说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因此在休整过四日之后,亚洛斯就带着商队选择了离去。

其后的一个周时间平安无事,旅程要比之前过程中的轻松得多。

因为亚洛斯在离开群山堡垒后很快就与半人马森林的半人马部落联系上了,在奉上几件珍贵的礼物之后,半人马部落选择保护并热情招待了商队众人。

在这个过程中,罗德注意到那些半人马,他们真的与亚洛斯极为亲近,那种对待真正朋友的热诚,与对待商队众人时的感觉,是有着明显区别的。对于像罗德这样敏锐的人来说,这很明显。

不过罗德并不过多探究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亚洛斯有,自己也有,双方不过是交易甚至互为利用的关系,没有必要彼此再过多的深入了解。

半人马森林的篝火夜宴中,罗德不大喜欢过于喧闹的环境。

因此在可以随意活动之后,他带着酒囊来到林间一株大树的一旁饮酒,仰头注视着夜空当中的银月。

这轮月亮,如果仅仅只关注月亮本身的话,并不算是多美,但是若以整个星空为背景的话,往往就会觉得它美轮美奂,不可方物。

罗德的心中有着一些压力,计划已经开始推行了,他不知道这个计划能否成功,他不知道为了这个计划最后要死多少人,会死多少人,但他又非常清楚,这是应该做的事情,因此,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你躲在这里做什么?塔地尔人的舞蹈刚健悦目、野性欢快,这在斯迪亚克可是看不到的。”

就在这个时候,罗德的身后传来了这样的话语声,他闻声转头,却见亚洛斯同样拿着一个酒囊,迎着晚风走来。

因为平常很少饮酒,因此此时此刻白皙的脸颊红扑扑的,意态,潇洒。

“您不是也走出来了,众饮与独饮是不同的意趣。”

“说得对。呃,罗德,你的那两名护卫呢,这几天我好像没见到他们。”

“之前沉寂丘陵战斗中,有一名重伤士兵的伤势恶化了,我让他们两个先送那名士兵回去,虽然很可能救不回来了,但还是想要试一试。”对于这种疑问,罗德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应对方案,那两名伤兵现在的确已经不在队伍里了,只不过却也并不是返回红木镇了。

“……”听到罗德的回答,亚洛斯并没有回应,而是就那么直直注视着罗德。

半晌之后,她才开口道:“罗德哈特,你知道吗?我母亲教导我:‘凡是那种无法被证实的话语,都应将之视之为谎言’。因此,我认定你说谎。”

“……”这下,轮到罗德沉默了。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喏,这个送给你。”一边说着,亚洛斯一边从自己脖子上取下一条“似是而非的项链”,因为它并不是名贵金属宝石制成的,而是以麻绳挂起了一片青翠叶片,看起来风格奇异,别有一番美感。

“你这个家伙,总是喜欢练一些拼命的武学,我不希望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你这个家伙已经成为残疾或者已经快要死掉了,这个东西,应该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帮助。”

因为亚洛斯是直接抛过来的,因此罗德也只能伸手接住。

但在接住的瞬间,他就感到一股奇异的生命力从肌肤接触之处透入体内:

【四叶苜蓿项链:用丁香草草绳绑住的四叶苜蓿项链,据说两者结合可以给佩戴者带来好运。】

【额外附加属性:因为某种神奇魔法的作用,四叶苜蓿当中的生命力被激发出来,长久佩戴,可以补充生命力并强化个人体质力量。】

“喂,这个东西也太贵重了吧?”罗德举着项链,向身形即将隐于黑暗中的身影这样喊道。

“没关系,以后把你的忠诚还我就好了。”向后挥了一挥手,亚洛斯浑不在意地回应喊道。

“……搞什么吗!”

“你这样,会让我在坑你的时候,感到良心不安的。”摸了摸自己的胸膛,确认自己的良心在痛,罗德的大脑因此深感欣慰:我果然是有良心的。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448)

我要评论
  • 各个方&进发展

    以此为基础,社会的各个方面也在突飞猛进的前进发展着。

  • 与守城&大量杀

    攻城方与守城方的兵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再加上敌方的高级兵种比例也非常高,因此虽然倚仗防守优势大量杀伤了敌方精锐兵种,但是城墙防线终究还是没能守住。

  • 身而回&所面对

    前方的敌军步兵战士想要返身而回,却被罗德的亲信发动突击纠缠住了,等他们终于勉强返回的时候,所面对的就仅仅只有周身钢甲血水浸染甲胄缝隙的罗德了。

  • “连续&时黑音

    “连续刷8小时黑音会猝死?呵呵,简直笑话,老夫已经连续刷7小时零59分……呃呃”

  • 周身重&甲,手

    周身重甲,手持双手弯刀,罗德的身边跟随着几名同样装备精良的亲信英雄,到了这种时候攻击频率较低的攻城弩就没有什么用处了,真正可以倚仗的还是身上的钢甲以及手中的弯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