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独眼巨人森林的篝火晚宴另边。酒足饭饱的冈法耶德很洋洋得意,所以他刚才可以得到了一件好东西。这时此时此刻,摆在冈法耶德眼前的,是一件但是有些残破不堪,但依旧在向外透漏出一股血腥可怕气势的重型铠甲:修复的血纹重铠。“老大,这是我在群山堡垒的商业街市上,酒足饭饱的冈纳瑟很得意,因为他刚刚才得到了一件好东西。。...

与此同时,半人马森林的篝火晚宴另一边。

酒足饭饱的冈纳瑟很得意,因为他刚刚才得到了一件好东西。

此时此刻,摆在冈纳瑟眼前的,是一件虽然有些残破,但依然在向外透露出一股血腥恐怖气势的重型铠甲:修补的血纹重铠。

“老大,这是我在群山堡垒的商业街市上,无意间发现的一件宝贝,虽然看上去有些破了,但我还是看出这肯定是一件好宝贝。这就买下来了,敬献给您。”

在冈纳瑟的身旁,是一名尖头鼠目,仅仅只是一只眼睛的消瘦高大男子,他此时此刻佝偻着腰站在冈纳瑟的身旁,不断夸耀卖好,哄得冈纳瑟哈哈大笑。

冈纳瑟一生争战,历练这么多年也是有眼光的,他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件重型甲,虽然看上去破损,但是明显是一件魔法物品,这样的东西放在哪里都能卖一大笔钱,但最好的选择还是当成传家之宝。

一般的家庭,能够给家里成年的长子一身骑士装甲传家,就已经是有家底了,而自己若是能够给自己大儿子留一套魔法重甲传家,想到这里,冈纳瑟就忍不住的哈哈大笑。

“好,好,你个老独眼,不愧是‘鹰目’的称号,就只有一只眼睛了,还是这么灵光。这次任务之后,老子定然给你多加上一份。”

多加一份,就是多分一份钱的意思。

若是在平常,这当然是很了不得的恩赏了,但是在自己贡献了一套魔法甲胄的情况下,才多分一份钱?

那名佝偻的独眼汉子表面上依然微笑着,但是心中却是冷笑连连,这一刻,他心中连丝毫的歉意愧疚之情都没有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要将眼前这件魔法重甲送给冈纳瑟,但只要完成了这件事,不仅仅自己的赌债全免,自己还能拿到一笔丰厚的养老钱,这种选择,实在是比继续在奴隶贩子里面,继续伺候眼前这个家伙,爽快得多。

而冈纳瑟此时此刻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之前他曾经利用商队护卫的人,阴了罗德一记,而这一次,罗德则利用他身边的人,还了他一记。

一夜宴会之后,次日,当罗德看到身穿修补的血纹重铠的冈纳瑟,在自己面前晃悠显摆时,这个家伙努力控制自己,让自己的眼神当中流露出羡慕、嫉妒之色。

血纹重铠不考虑其它,在装甲性能上的确是极好的。

只是由于其上的附魔被损坏掉了,因此相当沉重,冈纳瑟自己还好,他骑着的那匹马因此被压得直晃悠。

此时装甲性能虽然提升了,但是冈纳瑟此时的综合战斗力恐怕反而下降了。

不过他也并不在乎,在半人马森林有了一支强盛的半人马部落保护,按照常理来说,接下来的路程上,亚特兰商会的商队应该是一片坦途才对,按照常理来说……

在注视着冈纳瑟耀武扬威的离去之后,罗德望向南方方向。

“也不知道在这个距离,那位鹰身女巫还能不能感应到了。感应到了,又会不会追杀上来。”

“血纹重铠在受损之后会在女巫的领地范围内获得自动修复,换而言之每一具被附魔的铠甲都是与群山堡垒有着某种联系的,现在,就让我看一看这种联系到底有多强吧。”

这个计谋,对于罗德来说也是有着一定受损失可能的。

如果失败,不仅仅之前所做的一切准备全部白费,并且法提斯与雷蒙德的布置也白费了,因为实力不受到严重损失的群山堡垒,根本就不是现在的红木镇现在的罗德可以图谋,可以吃得下的。

罗德这个人一向不大喜欢借势用力,但是这一次,他还是借势了,而在借势的过程中,借势者自然要承受被大势所吞没的风险。

罗德上一世在游戏中占据主城,往往是积蓄实力等待大战,等NPC势力彼此拼杀一轮,主城力量削弱到一定程度后,再趁虚而入,完成占据。

但这种做法也不是没有危险的,那就是由于自身的力量还是相对太弱小了,就算完成了占据,也可能在其后的反噬当中,城破人亡,功败垂成。

一日,两日,三日,四日。

随着时间的推移,群山堡垒鹰身女巫势力来袭的可能性越来越小,罗德也越来越淡定安然。

既然老天不让自己借势而行,那么就稳扎稳打好了,只是辛苦法提斯与雷蒙德,白白给异族人当了那么多天的奴隶,结果却什么都没法做成。

距离半人马篝火晚宴第七日时,今天骤降大雨,商队毫无准备下不得不在泥泞道路中前行。

这种情况下是不能原地休整的,至少也要找到一处相对蔽风挡雨处才好扎营。

冰冷冷的雨,胡乱的在脸上拍。

顺着甲胄缝隙流淌入身体里,带走大量热量。

在风雨当中,罗德骑马拉着缰绳,同时呼喝着红木镇的士兵们保持队列,不可散漫。

“哈,这小子不是TM的有病吗。”看着那个自己看不惯的小子,在这样的大雨天依然折腾着自己的那些兵,冈纳瑟的心中是有些嫉妒与不屑的,同样是给人当头儿,若是自己敢这么管人的话,绝对会在夜里被人抹脖子弄死,而眼前这个小子就完全不用担心这些事。

“就TM因为他是贵族,等干完了这一票,老子就也是贵族了,以后我儿子我也得教成这个样子。”心中虽然深恨之,但是让冈纳瑟自己选,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大儿子,能长成罗德哈特这个样子,而不是像自己这个样子,因为冈纳瑟心底里也是知道的,一位真正的军事贵族应该是什么样子。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怒吼突然犹如炸雷般响彻开来:“敌袭!所有人迎阵警戒。”

因为辨别出了这是谁的声音,冈纳瑟以及在队伍前方的亚洛斯、瑞儿,都是悚然而惊,然而在这样的大雨天下,除了一直被严令管理的红木镇士兵以外,无论是奴隶贩子还是商队护卫,反应应变速度都慢了一些,甚至连亚洛斯、冈纳瑟他们自己也是如此。

在这难捱的大雨当中,所有人都不是自己战力的巅峰状态。

然而骤起的暴风,锐利的投矛可不管那么多,伴随着大雨当中深红双翼挥舞,笼罩住了整个商队。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第八章升级

2022-05-15

书评(129)

我要评论
  • 砰得一&后在敌

    砰得一声,他重重得蹲伏于地,然后在敌方弓弩手匆忙得切换武器过程中,狞笑一下,猛烈地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左劈右突。

  • 罗德的&,到了

    周身重甲,手持双手弯刀,罗德的身边跟随着几名同样装备精良的亲信英雄,到了这种时候攻击频率较低的攻城弩就没有什么用处了,真正可以倚仗的还是身上的钢甲以及手中的弯刀!

  • 社会的&着。

    以此为基础,社会的各个方面也在突飞猛进的前进发展着。

  • 他们逐&出。

    当然,每一次以手中攻城弩瞄准他们的脑袋,将他们逐一爆头点倒的时候,心中也会有巨大的喜悦与成就感涌出。

  • 百六十&的。

    围城死战,两千八百VS两百六十人,不幸的是,罗德是守城那一方的。

  • 强制弹&骂骂咧

    因为被强制弹出游戏而摘下了虚拟头盔,一位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可以夹死苍蝇的老头,骂骂咧咧地从游戏养生仓里哆哆嗦嗦得走出来。

  • 高跃起&接跳落

    镶铁战靴重重踩踏在石头路面上,罗德高高跃起,从斜坡处直接跳落到敌军后方的弓弩手群体当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