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诚坐在首位,一更年轻小妇人小心端来一大海碗,碗里的油彤彤的拌面冒了尖。那妇人放下自己碗,又端来一小碟子蒜粒儿,圆滚滚白莹莹倒似这妇人的嫩白的手指头。赵城头也没抬,左手抄碗,右手持筷。挑起来面条就往嘴里送,嘴巴张合间能看见了牙根儿上,老烟枪独有的黑黄赵城头也没抬,左手抄碗,右手持筷。挑起面条就往嘴里送,嘴巴张合间能看见牙根儿上,老烟枪特有的黑黄牙渍,咀嚼间又捻起蒜瓣儿投进嘴里。。...

赵诚坐在首位,一年轻小妇人小心端来一大海碗,碗里的油亮亮的拌面冒了尖。那妇人放下碗,又端来一小碟子蒜粒儿,圆滚滚白莹莹倒似这妇人的白嫩的手指头。

赵城头也没抬,左手抄碗,右手持筷。挑起面条就往嘴里送,嘴巴张合间能看见牙根儿上,老烟枪特有的黑黄牙渍,咀嚼间又捻起蒜瓣儿投进嘴里。

“你慢点吃啦。”那妇人说着又盛了一碗汤放在旁边。赵诚点了点头,继续埋头吃面。

“连长,这事儿做不成,弄不好两败俱伤。”丁一昌是赵诚的副手。

“我也不多要,收留了他们一年,现在他们要是自动走人,留下地里的收成,我就不计较。这叫公平!”赵诚扒拉着最后一口面,嘟囔着。

丁一昌抽了口烟,随后深深地吐了出来,化成了一声深深的叹息。连长变了,权利竟然使一个曾经那么睿智的人变糊涂,这是丁一昌始料未及的。七年前那个拼着命带他们杀出一条血路,找到一条活路的人,现在自己都迷路了。

“赵哥,叶珺那娘们来了吗?”王国超是东省汉子,入伍后一直在后厨做勤务兵,跟着赵诚一路闯出来,队里的老人,又是异能者,心眼子活泛倒是很得看重。

“王国超,注意点,别一天胡咧咧!”丁一昌最看不得他这样。火上浇油,不长脑子!

“我说丁一昌,我骂那小娘皮,你倒是急眼了。怎么着相好的呀的!以前我看你没事儿就往那娘们儿身边凑,现在你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王国超嘴上骂骂咧咧,心里也愤愤!

不就是一个国防生出身嘛!自愿请调来部队体验,不过是得了赵诚的青眼一直带在身边,我看你能得意几时。

丁一昌闻言一个眼神扫过去,那王国超不自在地移开了眼。赵诚瞟了两眼王国超,也没说什么。

叶珺三人到来时,看到的便是这个场面。自然,那些乌糟话也听见了。

叶珺眼神黯了黯没出声,嘴角扯出一抹笑登入了议事厅的门。

扬声道:“打扰赵哥吃饭了。”

“小叶和老魏来了呀!吃了吗?没吃的话让你嫂子再给下碗面。”叶诚笑得一脸慈祥,长辈的身份倒是用得顺手。

“刚吃了,就不麻烦了嫂子了。”两人客气地谢过。

这时,赵诚的人带着一个满身狼狈地女的走了进来。叶珺抬眼看着一眼,那女人的眼神淬了毒似的直勾勾地盯着她。

3院领队张玮的老婆,昨晚上砍了烧没了的那个。想到这里,叶珺倒是冲着那女人笑了笑。

那女人被激怒了,咆哮着冲向叶珺。叶珺没动,倒是魏晋挥手放出一根草藤,将她困了个结实,大粽子似的。仍不肯罢休,嘴巴里高声叫嚷着:“叶珺你个贱人!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叶珺毫不在意,孙舸却是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看着那个女人。都是她,都是他们父亲才会死!

叶珺伸出手轻抚着孙舸的头发,握着他手安慰着:“放心吧,他们谁也跑不了,欠你的我都给你讨回来。”

听到这句话,豆大的眼泪就这么扑簌扑簌地从孙舸的眼眶里掉了下来,砸在了她的手上。

看够了这出闹剧,叶珺笑出声来:“别演了,汪洁!张玮怎么待你,谁不清楚。他死了,你该高兴不是!”

说着从包里拿出烟盒,倒出一根烟,用细长的手指夹着送到嘴边,艳红的尖指甲晃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眼。魏晋侧歪着身子,给她点了火。

深吸了一口,又轻轻吐出烟圈,迷雾散开遮住她瓷白的脸,让人看不真切。红嘴唇微张,斜眼瞟了在场所有人一眼。叶珺双手环胸,翘起腿压在另一条腿上,端的是风情万种。

“张玮是在围剿时被抓伤的吧?”叶珺看向汪洁,言之凿凿。

不等她回答:“你想借此接手3院儿对吧!”

汪洁张口想要反驳,叶珺压根不给机会:“但你得找一个帮手合作,因为你一个人没办法,你需要一个让所有人承认你的办法!”说着叶珺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坐在上方的赵诚继续道:“于是,你找了他对吗?”

汪洁当然不肯承认:“叶珺你胡说八道什么?前两天我听张玮和老李讲,你们2院打算夏收后就走。你怕他俩乱说就痛下杀手,还非说他俩是活死人!你个丧良心的毒女人!”

叶珺啧了一声,还真是不自量力,她从包中拿出自李元和张玮身体里取出的晶核,摆弄着:“认识吗?”

厅堂里静了一瞬,王国超叫嚣着跳出来:“小娘们儿,少特么故弄玄虚了,围剿活死人的,谁还没两个这个!你在别处捡来的便说是张哥和李元的,证据呢!”

“我就是证据!我!孙舸!就是证据!”孙舸红着眼吼道。

“我父亲李元,就是死在汪洁和他赵诚手里的!”孙舸激动地站起来,手臂直直地指向赵诚。

“张叔在围剿时感染了,他意识到以后想找我爸亲手给他一个了结。我爸不忍心,就想用车给他送出去,让他自生自灭!于是借口出任务,带着张叔出去了。”孙舸擦了擦眼泪,瞪着汪洁!

“车刚出了车库,就被汪洁发现了。她骗我爸说,走前给张叔换件衣裳,让他走得体面点。谁知道回去后就将张叔关在了房间里,还锁了我威胁我爸!她和赵诚合谋想借此推给2院,好借此赶走2院吞下2院的粮食!为了引2院的人上钩,他们就把张叔的血输进了我爸的身体了,然后放进了2院。引起叶珺的注意,又因为我和璟亦的关系,叶珺才能来到3院杀了张叔。又怕人多眼杂发现真相,你找借口提前支开大家伙,营造出全院遇难的假象!”孙舸快速说出了事件的全貌。

议事厅外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许多人,听到这些话都忍不住身体发凉!3院的人更是要冲进来打杀了汪洁。一时间场面乱作一团。

书评(232)

我要评论
  • 发前紧&的浅筐

    零零散散地躺着几块巧克力,这是交换市场上的紧俏货。靠近窗子的地方停了一张单人沙发,沙发前紧摆着一双层圆几,几面上一只竹编的浅筐里盛放着一个白色搪瓷茶壶并一个白色陶瓷杯。

  • 的青涩&来愉快

    一张满是紧张的青涩脸庞自房门的缝隙中露了出来。看到是叶珺,那十七八岁的小年轻放松了下来愉快地叫到:“珺姐!”

  • !一个&应该呀

    活死人!一个开了智的活死人!不应该呀,三个月来,各小队联合清理,不说方圆50里,20里内应该是没有活死人的,难道说......

  • 往的光&数不多

    看着它,叶珺心里感慨:往日里人们最向往的光明此刻却成了最大的负担,这小小的蜡烛也在此刻代替了那伟大的火球成了所有人心里为数不多的慰藉。

  • 舸。”&姓。是

    “不是很熟,我认识他的儿子,孙舸。”看到两人眼中的不解,璟亦又补充道,“哦,他随妈妈姓。是个普通人。”

  • 己的心&自己地

    叶珺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瞬间地停跳,她侧身一闪,让自己地身体紧贴在墙壁上,大气不敢喘一个。

  • 晶交给&他。

    “我去吧,外面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感染者,你单独去我们也不放心。”叶珺起身叫住他,还有一个未说出口原因,她要将那个男孩父亲留下的颗蓝水晶交给他。

  • 仿佛看&。

    “刚才怎么回事?”魏晋坐在餐桌前,一口咬掉半片面包,鼓鼓囊囊地填了满嘴,牙齿前后磨碎食物,带动着两腮和上下颌的移动。叶珺仿佛看见了倒嚼的骆驼,带着吃饱后的心满意足。

  • 壁,抬&嗒——

    叶珺挪步至隔壁,抬手轻敲房门,急促的三长两短。啪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