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了了!”赵诚拍着桌子吼道,随即又看向叶珺:“叶珺,我要你地里收成的7成,你给不给!”魏晋时期哂笑着点了一根烟:“不给!”赵诚冷声:“这也是叶领队的意思?”叶珺摊开手耸耸肩膀笑了:“是这个意思!”不待赵诚插话,王国超急不可耐地跳出口出狂言着:“王国超因缺氧和充血,满脸通红说不出一句话来,死亡的恐惧在他心里蔓延,他想求饶,但没有机会发声,他挣扎着想扒掉脖子里的手,但作为一个重力异能者,他竟然不能将叶珺的手移动分毫。。...

“别闹了!”赵诚拍着桌子吼道,随后又看向叶珺:“叶珺,我要你地里收成的7成,你给不给!”

魏晋嗤笑着点了一根烟:“不给!”

赵诚冷声:“这也是叶领队的意思?”

叶珺摊开手耸耸肩笑了:“就是这个意思!”

不待赵诚发话,王国超急不可耐地跳出来叫嚣着:“给脸不要脸的娘们!在我们老家,你连上桌吃饭的资格都没有!一个女人,问你一句话是看得起你!我赵哥问你答不答应!你少特么在这儿......”

不等王国超说完,叶珺瞬息移动到了他的跟前,一手卡着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叶珺缓缓收紧手将王国超举得更高:“我特么最讨厌就是你这种看不起女人的畜生!不管以前还是现在!现在我告诉你,这是个适者生存的世界,无关乎性别!”

王国超因缺氧和充血,满脸通红说不出一句话来,死亡的恐惧在他心里蔓延,他想求饶,但没有机会发声,他挣扎着想扒掉脖子里的手,但作为一个重力异能者,他竟然不能将叶珺的手移动分毫。

叶珺看着蝼蚁般挣扎地王国超,伸腿灌满力踢向他的下体!在蛋碎和惨叫的同时,又一拐子击中了他太阳穴!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旁人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王国超就已经倒地身亡了。

人群中倒是有不少女人狠狠呸了一口,真是大快人心。这狗东西仗着身份和异能没少猥亵妇女。大多敢怒不敢言,只能忍下屈辱保命。

赵诚坐不住了,叶珺这摆明了杀鸡儆猴!在自己面前杀人,丝毫没有顾忌,自己要是不站出来,就要威严扫地了。

“叶珺,我看你是个女人没有为难你,你现在当着我的面杀了我的人!我收留你们一年,非但不感恩,还出手杀人!既然你不讲道义,就是咎由自取了!”赵诚掏出枪上了膛!他的周围的几个人也都端枪上膛围住了叶珺。

“我呸!你也有脸讲道义!”魏晋适时开口,说着瞟向门外,冲着一个身影点了点头。那身影转身跑走了。

“当初说好的,我们暂时留下,和你赵诚合力开荒,待收成后给你所有开垦好的土地!你出尔反尔还赔上人命做局!现在反过来和我们讲道义!”魏晋撕下赵诚的伪装。

这厢激战一触即发,那边廖骞得到消息后带着大家也都收拾妥当。让路宥和程晨带着妇女、孩子以及物资先出去,到四十公里外的加油站等着。

两辆奔驰重卡开道,浩浩荡荡十多辆房车紧随其后,一时间镇住了不少人。这2院深藏不露,真豪呀!

廖骞带着40个青壮年,一路来到议事厅,扫了一眼大厅里的状况,朝左右打了个眼色,几个植物异能者迅速控制住了拿枪的几人。

面对围着的人朗声道“今儿我们队招人,要化学、物理、生物、农业方面的人才!异不异能,我们不在乎,你们也看到了,跟着我们叶珺,吃饱穿暖是基本的!”

看了眼蠢蠢欲动的人又继续说道:“我们也接纳妇女和孩子,你们在的这个地方呀,实在不行。活没少干,饭却吃不饱,小孩跟着大人饿肚子!这些说要保护你们的人,却是压榨你们的人,更何况能力也不行!再看看我们的小伙子,个顶个得厉害!”

叶珺和魏晋的脸有一瞬间的龟裂,眼角、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看着廖骞神棍一样地光明正大地挖墙角。

众人议论纷纷:他们要去西北,咱们去吗?这一路怕是危险的很?怕什么!在这儿也不见得安全,人心比鬼可怕的多!我刚才可看见了,全是坐房车走的,还有重卡,叶珺身价不薄!她们女人和孩子都不遭罪,穿的干干净净的......

就在这时,趁乱出去打探的丁一昌回来了。头疼地看着这闹剧一样的局面,快步走到赵诚身边附耳说了看见的情况。

赵诚不可置信地看着叶珺,自己错估了。他们的实力远超自己,根本留不下。

虽不甘心但也只能阴着脸:“放他们走!”

人群安静了下来,自动让出了一条道,魏晋冷哼一声,踏步出去。叶珺拉住孙舸的手,牵着他向外走。

当叶珺的脚刚跨出门槛,便听到赵诚大声喊道:“叶珺!”

随之而来的,是一颗子弹!叶珺一把推开孙舸,随后闪身躲过。赵诚疯了一般开始连续扫射,叶珺见状甩出一根藤条勾住房梁,用力荡到了赵诚的面前,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在赵诚反应过来像发出异能之前,抓着他开枪的手,折向他自己的额头,带动着他的手指扣动了扳机。

砰!世界安静了,赵诚抽搐了两下便彻底死透了!

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始料未及的,丁一昌愣在了原地,门外有人哭嚎自己死去的亲人。那年轻妇人冲上来,抱着赵诚的身体嚎啕大哭。更多的人尖叫着跑开了。

叶珺胸前、脸上还沾染着血浆,她站起来向外走,路过丁一昌时传话给他:“都是你的了,别忘记初心,带他们活下去!”

丁一昌是个内心有坚守的人,有和他人共情的能力,把这些交给他,远比给赵诚这样的人更有盼头。

孙舸定定地站在门外等着,看叶珺一步一步向他走来。那一刻,他的心稳健而又有力地跳动着。

汪洁的胸口破了一个洞,双目圆睁地死去了!

叶珺从她旁边走过,眼神注视着孙舸,再看不见其他。

她抓住他的手,轻轻将晶核放入他的掌心,看着他眼睛说道:“你爸留给你的。”

书评(216)

我要评论
  • 死人?&。擦的

    “开了智的活死人?异能者被感染了?”魏晋咀嚼的嘴、牙齿停顿了片刻,撩起眼皮看了叶珺一眼,带着惊讶和笃定。擦的半干的头发还向下滴着水。

  • 吧,外&道还有

    “我去吧,外面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感染者,你单独去我们也不放心。”叶珺起身叫住他,还有一个未说出口原因,她要将那个男孩父亲留下的颗蓝水晶交给他。

  • 了门闩&腿微分

    索性站起来拔了门闩,猛地向后跳出一大步,双腿微分站定,左手捏出一个火球,摆出防备的姿态。

  • 月来,&联合清

    活死人!一个开了智的活死人!不应该呀,三个月来,各小队联合清理,不说方圆50里,20里内应该是没有活死人的,难道说......

  • &出意外

    “三分队的李元,不出意外应该是前天一起出去围剿的时候感染了。”叶珺点点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