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珺牵着孙舸的手一路走回2院,院中已空,生活……的痕迹也随着主人的离开了荡然无存。驶至后院,车队已整装待发,重卡、大巴、房车、越野望着就排场。孙舸内心惊讶,但面儿上没什么表露出。她早已站在高处,仰着头才能远远超过他望见些许背影。这一刻,孙舸会觉得叶珺距离行至后院,车队已整装待发,重卡、大巴、房车、越野看着就排场。孙舸内心震惊,但面儿上没什么表露。。...

叶珺牵着孙舸的手一路走回2院,院中已空,生活的痕迹也随着主人的离开荡然无存。

行至后院,车队已整装待发,重卡、大巴、房车、越野看着就排场。孙舸内心震惊,但面儿上没什么表露。

她已然站在高处,仰着头才能远远地望见些许背影。这一刻,孙舸觉得叶珺距离自己那样远,触不可及。

也许是害怕,孙舸紧了紧与叶珺交握的手,又向她靠近了一步。

叶珺不解,只当他还没从刚才的事情中缓过神来:“别怕,过去了!”

孙舸没出声,只默默地点头。

“珺姐!孙舸!你们回来了。”璟亦看见他们回来松了一口气,开心地冲着他们挥手。

廖骞和魏晋靠在一起抽烟:“去洗洗身上的血,咱们这就出发了,趁他们还在乱,咱们赶紧走。”

叶珺点点头,将孙舸交给璟亦回了房间换洗。冲洗罢,叶珺进入空间收拾,这一路上不方便随时进入空间,有些东西得提前准备。

等叶珺出来,手里多出两个大包,魏晋接过来丢进房车里。

廖骞看一切准备妥当,当即朗声宣布:“出发!”

叶珺一行五人一辆房车在前带路,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这个住了一年的地方。

魏晋开着车:“这次带走多少人?”

廖骞拿着一本《鬼吹灯》看得起兴,头也不抬得答道:“二百来个,普通人占了2/3 。”

魏晋嚼着口香糖,得意不已:“丁一昌刚接了这个烂摊子,等反应过来,不知道会不会气得骂你祖宗。”

叶珺靠在沙发上看着璟亦和孙舸凑在一起说悄悄话,觉得好笑,男孩子的快乐,小阿姨总是无法体会。

听到两人的交谈:“不会,他们内部本来就分裂严重,带走的这一批多是对他们不信服的。一把手换人,他们自己人都要闹一阵,带走这些外人,对他来说是甩掉了一个大麻烦。”

廖骞点了点头附和道:“叶珺说的对,赵诚这个人太刚愎自用了,能力是有的,但当一把手确实心胸不够宽广,考虑事情不全面只顾着自己。不然也不会在部队那么多年,一直都是个连长。”

“叶珺,咱们真是要去新省呀?”魏晋不解,为什么叶珺坚持去新省呢?廖骞其实也有些疑惑。

叶珺见两人望着自己,拿出一个微型摄像机:“我这几年一直让黑子出去探寻,它身上的摄像机记录了他去过的地方,我发现新省、青省、藏省这几个地方变异种的情况最少。”说着将摄像机递给了廖骞。

廖骞将摄像机里的储存卡拔出,插入房车的播放器里,很快显示屏上就展现了黑子拍摄的各个地方的景象。

黑子是叶珺驯养的鹰,他们都知道。但不知道的是,叶珺还让黑子做了这事儿。一时间都有些欣喜。

孙舸和璟亦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靠过来了,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从高处俯拍的画面,完整真实地展现了各个地方的变化。果然如叶珺所说,只有这三个地方变异情况最少。

“青省和藏省海拔高,可种植的东西少,不像新省无论气候还是地势都适合人类的居住。更重要的是,新省有大片可种植的土地,完全具备生产条件。”叶珺补充道。

几人心中大定,车队也到达了汇合处。迟迟不见叶珺他们到来,众人心里早就慌了,忐忑不安地张望着。这会儿见大部队来了,也都放下了悬着的心,高兴地迎了上去。

等所有人都下车,围坐在叶珺他们周围,看着原本百人的队伍增长到近400人,叶珺几个心里觉得责任更大了。

廖骞站起来看一圈,眼神在每一个人身上扫过:“咱们聚在这里不容易,能活到现在也不容易呀!今天,我们也和大家交个底。这一趟我们是要去新省的。”

话音刚落,底下的议论声翁地四起。廖骞也不着急,等着大家讨论。

“廖哥,咱为什么去新省呢?这一路要途径很多大城市,活死人都能把咱们吃了!”顺着声音看去,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大姐。

“是呀是呀,咱们好不容易死人堆儿里爬出来,还要再进去,这是送死呀!”又有人附和。

魏晋扫了一眼,没吭声,只身回到车上拿了一个电脑。又将储存卡的内容拷贝了一份在电脑上,打开播放键。几人看过的画面,又重新播放了一遍。

众人围靠过来,眼睛不眨地看着。立马有眼尖地发现,西北三省变异都很少,多数地区还保留着原貌。

叶珺也趁机发言:“我们这一年准备充足,路线也都充分考虑过。活死人只是晚上出来活动,借道城市时,都会选择白天,毕竟还是要补充物资的。多数情况下走都是走高速的。”

人群安静了下来。廖骞也趁机安排了午饭,重新分配了小组和负责人。在这里稍作整顿,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出发。

陶嬢嬢准备得充足,这几年烙印般的危机意识提醒她事事提前打算。尽管是大锅饭,但用料新鲜,油水充足,陶嬢嬢和陶叔的手艺也不错,午饭实实在在让新进人员在吃饱肚子后,踏实安心了下来。

书评(324)

我要评论
  • 股子冷&空间里

    然而此刻的静谧中却无端地透着一股子冷清。不肖过多观察,抬眼望去诺大的房间里,仅仅摆放了一张单人床,床尾的一端立着一张方正的书桌。两三支长长短短的红烛竖立在桌角,这是叶珺空间里存货。

  • 前,一&后的心

    “刚才怎么回事?”魏晋坐在餐桌前,一口咬掉半片面包,鼓鼓囊囊地填了满嘴,牙齿前后磨碎食物,带动着两腮和上下颌的移动。叶珺仿佛看见了倒嚼的骆驼,带着吃饱后的心满意足。

  • 负担,&这小小

    看着它,叶珺心里感慨:往日里人们最向往的光明此刻却成了最大的负担,这小小的蜡烛也在此刻代替了那伟大的火球成了所有人心里为数不多的慰藉。

  • 岁的小&姐!”

    一张满是紧张的青涩脸庞自房门的缝隙中露了出来。看到是叶珺,那十七八岁的小年轻放松了下来愉快地叫到:“珺姐!”

  • 己的心&大气不

    叶珺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瞬间地停跳,她侧身一闪,让自己地身体紧贴在墙壁上,大气不敢喘一个。

  • 元,不&应该是

    “三分队的李元,不出意外应该是前天一起出去围剿的时候感染了。”叶珺点点头。

  • &腆的人

    “我去看看他,不知道他怎么样了......”璟亦说着就准备穿鞋子准备出去。孙舸是个很温和腼腆的人,和他不同,是一个没有异能的普通者。

  • 三分队&存在于

    那张脸叶珺记得,是三分队的副队长李元。平时话不多,总是低着头,偶尔抬头看着你笑一下,这样的人好像杯子茶壶这样存在于你的生活,但你从不会刻意想起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