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在房车里吃了午饭。叶珺开小灶,煮的火锅。魏晋时期、璟亦、廖骞都是肉食动物,叶珺准备好的净是羊肉、牛肉和肚丝儿,配上白米饭,各个吃了个肚圆。廖骞心里开心喝得有点儿多,忙乎了一下午累得爬上床就打起了呼噜。魏晋时期坐在沙发上给璟亦揉肚子,璟亦心安理得地享廖骞心里高兴喝得有点多,忙活了一上午累得爬上床就打起了呼噜。魏晋坐在沙发上给璟亦揉肚子,璟亦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几人在房车里吃了午饭。叶珺开小灶,煮的火锅。魏晋、璟亦、廖骞都是肉食动物,叶珺准备的净是羊肉、牛肉和肚丝儿,配上白米饭,各个吃了个肚圆。

廖骞心里高兴喝得有点多,忙活了一上午累得爬上床就打起了呼噜。魏晋坐在沙发上给璟亦揉肚子,璟亦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叶珺看出孙舸的不自在,踢了魏晋一脚,把虐狗的两人赶到床上,勒令他们拉上帘子。叹息着收拾了满桌的狼藉,孙舸想要帮忙,叶珺没让,洗了碗草莓让他坐在沙发上吃。

大概草莓太甜了,孙舸觉得心里满是蜜糖。

叶珺叫来路宥,交给他一批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让他和程晨两个人分发下去给新进人员。

路宥做惯了这事儿,将东西收进空间找程晨去了。随后营地里又掀起一阵欢呼的浪潮,叶珺听着笑了笑。

“走,跟我出去一趟。”叶珺手里多了一个筐子,装满了草莓。孙舸的眼神闪了闪,她做这些都没瞒着他,从这两天的相处看来,就这么几个人大概知晓她的秘密。

现在他也知道了,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也是她信赖的人呢?想到这,便忍不住嘴角上扬,展颜粲齿。

“傻笑什么?走了。”叶珺将竹筐一边提手递给他。两人抬着一筐草莓,直奔孩子们的房车。

小罗正在给孩子们讲绘本故事,看到两人送草莓过来,忙收起书带孩子们去洗手:“洗手手,吃果果,我看谁最乖。”

小不点儿最大的也才5岁,都是末世宝宝,多是队员的孩子,也有半路捡来的弃婴。看到有草莓吃,扬起天真的小脸看着孙舸:“哥哥,喂我吃草莓。”

孙舸脸生,长得又好看,头一次被这么多小孩儿围住撒娇,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发颤的小奶音,让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手忙脚乱地投喂。

惹得小罗和几个阿姨哈哈大笑,叶珺也忍不住莞尔。

“喜欢小孩子?”出了房车,叶珺问道。

孙舸眉眼间的笑意还未散去,用力点了点头:“嗯!喜欢。”

“那感情好,以后可以和璟亦一起来做个伴。”叶珺带着孙舸朝着加油站后的小湖边走去,在一条长椅上坐了下来。

两个人静静地坐着,谁也没有说话。湖面上有几条残破腐朽的木船,湖中的莲花已经变异了,荷叶极小,花却出奇的硕大。散发着浓郁的花香,到吸引了几只花蝴蝶前去采蜜。小小的身子停落在花蕊上,俯身低头去碰触近在咫尺的蜜糖,翅膀还不停地拍打着。阳光斜落在它的身上,孙舸甚至能看见它翅膀上的纹络。

突然,那粉色的大花,像一张长满了獠牙的嘴,将小蝴蝶吞噬了进去。层层叠叠的花瓣,将这一切的罪恶掩盖其中,一场完美的犯罪!

孙舸惊呼出声,站起来想要扑过去做些什么,眼看着就要扑进水里。叶珺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一手环抱着他的腰坐了回来。

“你干什么,不要命了!”叶珺呵斥道。

孙舸满脸焦急,指着正进食的荷花说不出话来。

叶珺怎么会不明白,把人揽进怀里,轻轻拍打着:“这就是大自然,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面对自然的力量,生命都是脆弱又渺小的。人类从来都没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我们有很多不能做成的事,达成的目标。这不是你的错,别自责......”

叶珺的一席话,让孙舸忍不住放声大哭。两天来父亲的死亡和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自己心里的弦一直紧绷着。他一直自责,如果不是自己,父亲就不会死。倘若自己强大一点,父亲至今都还会活着,陪在自己身边。

荷花捕食蝴蝶的一幕,让那种无能为力的感再次重现。叶珺的话终于让他放下了防备,也让他终于能够正视自己的害怕。他放声宣泄着内心的恐惧、自卑和自责。

叶珺没有打断他,只是轻轻拍打着他的背。他承受了太多的压力,这样的释放是好事儿。

孙舸哭得哽咽,叶珺拿出纸巾擦去他的眼泪,红肿的眼睛兔子似的。落泪的美人更让人心动,叶珺低头凝视着孙舸带泪的眼睛,右手抬起孙舸的下巴,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孙舸愣了一下,没有推开。他回望叶珺的眼睛,如愿看到了满眼的自己,心不禁颤了颤。

日渐西沉,落日的的余晖染红了湖面,澄澈的湖此刻美得像一颗沉淀着时光的琥珀。

叶珺自小冷心冷肺,她爹妈总指着鼻子骂她骂没良心,叶珺有时觉得这对夫妇虽然心长偏了,眼睛倒是看人挺准。但现在叶珺觉得这一点也要推翻,毕竟现在看来他们眼睛一点也不好使。

她自看到孙舸的第一眼,就觉得心里装了一团火。烧得她不能自已,渴望拥抱、渴望亲吻、甚至渴望更多。

叶珺和孙舸交缠在一起,爱意在唇齿间辗转。全身酥酥麻麻的,像泡在温水里。又像喝醉了酒,脑袋昏昏沉沉。后来叶珺回忆,当时应该是缺氧了,因为她觉得她脑袋一片空白,呼吸困难,自己需要不断地从孙舸的唇舌间获取氧气。

整个下午陶嬢嬢带着女人们准备这些天在路上吃的食物,男人们帮衬着修理、改装新进人员的车辆。忙得不亦乐乎,叶珺和孙舸的消失,根本没人发现。

晚饭是一起吃的。围坐在篝火边,排骨炖杂菜、大馒头、稀饭管够,大锅饭向来这样。但不妨碍每个人吃得心满意足。陶叔许诺下次给大家做抓饭,引得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直吆喝。

孙舸和璟亦混在其中,璟亦凑近孙舸的脸,揶揄道:“哟,小脸红的,干啥坏事儿了?”

孙舸的脸腾的一下更红了,在篝火的映照下倒没人发现。他局促地抬头看了眼叶珺,叶珺笑盈盈地看过来。

璟亦没放过他:“你今天和珺姐一起回来的吧,我看见了,拉着手。”

孙舸羞恼不已:“璟亦!你还和你晋哥哥在一起呢!”

“哈哈哈!承认了!”璟亦乐不可支。

叶珺走过来,递给他一瓶水。孙舸低着头接过,拧开盖小口小口地喝着。

“魏晋,管好你家孩子!”叶珺拐了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魏晋一肘子。

“祖宗,你乖点儿,你珺姐小心眼儿,护犊子,小心回头扣你零食!”魏晋火上浇油。

正在喝水的孙舸听到这句话,呛得直咳嗽。叶珺赶紧拍着背帮他顺气儿。

廖骞正和陶勇几人说话,看这边闹作一团,瞪了几人一眼:年轻人就是没有个消停。

书评(239)

我要评论
  • 元,不&染了。

    “三分队的李元,不出意外应该是前天一起出去围剿的时候感染了。”叶珺点点头。

  • 这样的&杯子茶

    那张脸叶珺记得,是三分队的副队长李元。平时话不多,总是低着头,偶尔抬头看着你笑一下,这样的人好像杯子茶壶这样存在于你的生活,但你从不会刻意想起他。

  • 住呼吸&看去。

    急促的敲门声将叶珺惊醒,她从沙发上弹起,轻巧地快步来到门前屏住呼吸,缓缓靠近猫眼向外看去。

  • 觉到自&脏有瞬

    叶珺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瞬间地停跳,她侧身一闪,让自己地身体紧贴在墙壁上,大气不敢喘一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