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东升,夏日里的太阳一点也不羞赧,云霞退去但是片刻,便迫不及待地跳上了山尖儿。叶珺钻出帐篷,回过头看了眼熟睡中的孙舸,没不舍得喊醒他。叩开房车的门,进了卫生间洗簌,魏晋时期睡眼惺忪地倒了杯水灌一直这样:“睡得怎么样?”叶珺吐了口里的泡沫,漱了口:“还行。”魏叶珺钻出帐篷,回头看了眼熟睡的孙舸,没舍得叫醒他。敲开房车的门,进了卫生间洗漱,魏晋睡眼惺忪地倒了杯水灌下去:“睡得怎么样?”。...

旭日东升,夏日的太阳毫不羞怯,云霞退却不过片刻,便迫不及待地跳上了山尖儿。

叶珺钻出帐篷,回头看了眼熟睡的孙舸,没舍得叫醒他。敲开房车的门,进了卫生间洗漱,魏晋睡眼惺忪地倒了杯水灌下去:“睡得怎么样?”

叶珺吐了口里的泡沫,漱了口:“还行。”

魏晋探进来一张八卦脸:“啧,老树开花了呀!认真的?”

叶珺翻他一白眼,伸出手指抵着魏晋的脑门给他推出去:“一个老爷们,这么八卦!”关上门,换衣服。

“我八卦!我那是关心你。马上三十岁的人了,终身大事儿,做哥哥可不得替妹妹操心操心。”魏晋唾弃叶珺假正经。

“你少咸吃萝卜淡操心,我告儿你,我们家小孩儿面儿嫩,你少去逗他!”叶珺打开门,扔了条烟和一罐子棒棒糖给他。

“你这到底多少存货?合着全国的超市都被你收了。”魏晋瞅了眼烟盒,拆开掏出一根放鼻子下闻闻,“啧,云烟呀!好东西!再给我一条,我拿给廖叔。”

叶珺给孙舸找了换洗衣服推开魏晋:“没了没了!”

“唉——唉——,我说你,小气......”魏晋还没说完就听到璟亦喊他。

“魏晋,我渴——”魏晋赶紧放下东西,给这小祖宗抬了杯水,看着他喝完。

叶珺回到帐篷里,孙舸刚醒,看她回来又悄悄红了脸。叶珺哪里看不出,把换洗衣服放在一边,又递了一杯水给他:“喝点水,润润嗓子。”

孙舸灌了一大口:“我饿了。”话音刚落,自己却先被话语里撒娇的口气吓了一跳。

叶珺哑然失笑:“换好衣服,去房车里洗漱。我去拿早饭。”

叶珺走后。孙舸在帐篷了打了几个滚才慢悠悠地换衣服起来洗漱。

简单地吃了个早饭,队伍便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孙舸看向窗外,他们从城外的加油站上了省道,昔日的车水马龙和喧嚣早已远去,寂寥张狂地霸占着整个世界。或许这才是这颗星球本真的模样,安静的、充满危险的。人类的出现也许就是一个错误,他们创造了所谓的文明:文字和宗教,延伸出主义和思想,借着开化之名诱惑、征服和奴役。贪婪、妒忌、占有和杀戮原本就在这世界存在吗?

“廖叔去哪儿了?”璟亦的话将孙舸的思绪拉了回来。

“去后面的车了,说是遇到一个学识渊博的教授要和人学习学习。”叶珺低着头看地图。

魏晋和璟亦听完一副见鬼的模样。

“告诉后面的人,午饭就停车简单吃点,别停留太长时间。趁太阳落山前,我们得赶到这儿。”说着用手点了点地图上的“涌泉镇”。

魏晋打开对讲机安向后车转述,随后各车依次向后传达。

“有什么问题吗?我们加快点速度应该能通过这个镇子。”魏晋不解。

“没什么,保险起见还是稳妥点,先不进城,在城外10公里处扎营,第二天一早再出发。一会儿咱们带几个人先去探探路。”叶珺说着合上地图。

“行,你先睡会儿,一会儿吃午饭我叫你,下午你换我。”魏晋透过后视镜观察后面的情况。

叶珺点点头,合上了眼睛。璟亦觉得无聊,拉着孙舸陪自己看《海贼王》。

约莫下午四点三十,他们抵达了涌泉镇城外。留下廖叔安排大家扎营,叶珺和魏晋带着几个人前去看看情况。璟亦缠着也要去,被魏晋拒绝了,怕他不听话偷偷跟来,特地嘱咐孙舸看住他。

叶珺看孙舸情绪有点低落,拉到一旁捏了捏他的耳朵:“别担心,就是去看看,不危险。回来送你个礼物。”

廖骞安排车队聚拢围成一个大圆,将孩子们的帐篷扎在最中间,依次向外是普通人和异能者,最后则是负责守夜的人。

车子驶出五公里后,车道两旁的树骤然多了起来,叶珺放慢速度,大家也都发现了异常。

“这些树有些诡异,变异的不正常。”一分队的队长肖震忍不住凝眉。

“你看周围那些变异的树,虽然也很高,但跟这些树相比就瘦小的多。这两旁的树长得不是粗壮,而是肥大。真是怪事!”同行的王晓蕾语气也有点凝重。

“快看,车把路堵了!”王灿指着前面。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抬头看去,心不由地下沉。前面的四公里左右全是车,凌乱地排成几条长龙。车门打开,地上散落了一地的行李。

叶珺心里的感觉愈发不好,拿起对讲机跟后车的魏晋说道:“警戒!有情况,别下车!”

叶珺说着独自一人下了车:“肖震,你来驾车,别熄火,其他人警戒。”

下了车没关车门,她走上前查看,连续看了二三十辆车,发现车内都空无一人,且一具尸体都没有,这太不正常了。

她转身往回走,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树枝转动的“吱嘎”声,她屏住呼吸停下。侧目转向右方,那树斜出的一根旁枝竟像蛇一样灵活地扭动着!不好!

她快速冲向车子,大喊着:“后退!后退!”

肖震利落地踩下油门,打着方向盘,后退。魏晋也是身体后侧地打着方向盘后退。

听到发动机的声音,两旁的树像是被激怒了,疯狂地舞动了起来,霎时间如泣如诉的“吱嘎——吱嘎——”声开始磨砺他们的耳朵。

叶珺飞奔着靠近车子,王晓蕾伸出手接应她。眼看就要抓住了,突然一根树枝横扫过来,打在了王晓蕾的手上,王晓蕾惨叫一声,跌坐在了座位上,被打的地方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叶珺也被激怒了,她跳上车顶,抽出陌刀,双手持刀用力一挥,那树枝被砍断了。在地上挣扎着,发出丝丝的哀鸣声,竟然淌出了大片的黑血!

眼看着树枝藤条越来越多地伸向车子,试图探进车内攻击。叶珺使出两条腾,淬了火直捣向树的主干。藤条缠绕树身,大树发出凄厉地惨叫愈发用力扭动身躯,伸出的树枝缩了回去,上下扑打着火苗。

叶珺趁机收回藤条翻身钻进车里。车子极速后退,逃出了树枝的攻击范围。停下车,众人都大口大口地喘息。

叶珺拿出药箱,拧开双氧水冲洗王晓蕾的手,王晓蕾咬着牙直抽抽,冷汗直冒,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肯掉出来。

书评(493)

我要评论
  • 应该呀&难道说

    活死人!一个开了智的活死人!不应该呀,三个月来,各小队联合清理,不说方圆50里,20里内应该是没有活死人的,难道说......

  • 一下,&你的生

    那张脸叶珺记得,是三分队的副队长李元。平时话不多,总是低着头,偶尔抬头看着你笑一下,这样的人好像杯子茶壶这样存在于你的生活,但你从不会刻意想起他。

  • 起出去&。

    “三分队的李元,不出意外应该是前天一起出去围剿的时候感染了。”叶珺点点头。

  • 起,轻&,缓缓

    急促的敲门声将叶珺惊醒,她从沙发上弹起,轻巧地快步来到门前屏住呼吸,缓缓靠近猫眼向外看去。

  • 说出口&颗蓝水

    “我去吧,外面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感染者,你单独去我们也不放心。”叶珺起身叫住他,还有一个未说出口原因,她要将那个男孩父亲留下的颗蓝水晶交给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