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时期下了车赶回来:“怎么样?究竟什么情况?”叶珺给王晓蕾的手上了药伤口包扎好,注射药物了一针破伤风:“是合欢树,突然发生了动物性变异,像大蟒蛇。”“还不只一棵,这四五公里两旁都是,前面的路也都被堵上了。”王灿及时补充道,一时之间气氛凝重了下去。“珺姐,要绕路“还不止一棵,这三四公里两旁都是,前面的路也都被堵上了。”王灿补充道,一时间气氛凝重了下来。。...

魏晋下了车赶过来:“怎么样?到底什么情况?”

叶珺给王晓蕾的手上了药包扎好,注射了一针破伤风:“是合欢树,发生了动物性变异,像大蟒蛇。”

“还不止一棵,这三四公里两旁都是,前面的路也都被堵上了。”王灿补充道,一时间气氛凝重了下来。

“珺姐,要绕道吗?”不知谁问了一句。

叶珺摇摇头:“有一条水路,咱们没有船。水里的情况未知,我们更被动。”

魏晋点了一根烟:“目前看来只能先解决掉这些树,再将车挪开才能通过。”

“可是这些树的数量太多了,而且邪门儿的厉害,真要对付,不知道要......”肖震的话没说完,但大家都知道他的意思意味着更多的牺牲。

“其实找到一棵母树就可以了!”王灿一句话惊醒了众人。

“王灿你什么意思?找到母树?”魏晋放下了烟,盯着王灿的眼睛。

“我刚才趁乱探了一下它们的根。发现这些书好像在听谁的指令。”王灿是高级植物系异能者。

说着大家都起身向四周看去,试图找到那颗树。夕阳在天边徘徊,光线逐渐暗淡,周围的一切越来越看不真切。

突然,一阵清风拂面而过,送来了阵阵异香。

“好浓的血腥味。”叶珺抬头看向前方,“在那里!”

好家伙!一公里开外处,一棵巨大的合欢树突然开花了,硕大的花球一个个从枝叶间冒出来,不再是往日的扇形,密密匝匝地抱在一起,仿佛包裹着什么?

扑哧——扑哧——花打开了!千百朵花球逐次绽放,也露出了里面包裹着的东西。

“活死人!”喃喃的惊叹格外的清晰。烟将燃尽,差一点烧到魏晋的手指头。

对!活死人,那合欢花中包裹着一个个活死人。花蕊中伸出一根藤扎进活死人的脊椎骨里,宛若一根血管吸食着活死人的血肉。那活死人随着花朵的绽放,逐渐神展开了身体。咋看来,竟好似干瘪的肉干整齐的挂在枝头。再仔细看去,干瘪的肉干又渐渐丰盈起来!

“共生!是共生!活死人和合欢树共生在了一起!”王灿颤抖着说。

“走,回车里去!离开这里,让廖叔组织布防,今晚平静不了了!”叶珺向后摆手,“轻点,别惊动它们!”

几人悄然回到车内,来不及擦掉冷汗,赶紧驱车离开了。

“晓蕾回去养伤,肖震、王灿!你们几个把队里异能者都召集过来。我和魏晋去找廖叔!”下了车叶珺边走边嘱咐。

“收到,珺姐!”几人行色匆匆地回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当得知有活死人可能要来的消息,都紧张了起来。

廖骞得知情况,着手部署和安排:“咱们今晚就来个植物大战僵尸!”

“土系异能者出列!合力在车队外围筑起三道高墙!肖震带队!”

“收到!”肖震领人去了。须臾,第一道高墙拔地而起,第二道、第三道!

“植物系异能者出列,王灿带队!在最外围的墙外挖坑排上尖刺!我要让他们滚一回钢板!”

“收到!”王灿也带人忙活了起来。

随后空间异能者作为后勤被保护在了后方。金系、火系、雷系等攻击性异能者分别安排待命。

陶叔和陶嬢嬢安排人送来了饭菜,叶珺给每个异能者装了一袋水,可以补充能量。

营地里静悄悄的,孩子们不知道危险来临都睡了,大人们都紧张得睡不着。孙舸得到消息后一直没有见到叶珺,更是心急如焚。

璟亦作为水系异能者,也被安排待命,魏晋和他守在一处。

叶珺此趴伏在墙头上,用杂草作伪装,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午夜十分,明月当头,像泣了血似的泛着红光。来了!数百个活死人,朝他们奔涌而来。

叶珺操纵着藤蔓在峭壁上蔓延,然后开出大朵大朵地花,发出浓郁的花香。其他人看见了也依样儿照做。浓郁的花香掩盖住人类身上的味道,可以暂时迷惑它们。

活死人漫无目的地走动着,路过营地时它们四下里嗅着。浓郁的花香让他们的嗅觉一时间分辨不出来,陆陆续续地走开了。

一盏茶的工夫,看着活死人离去的背影,都松了一口气。异能的消耗,让植物系异能者露出了疲态,纷纷拿出水来补充能量。

看来暂时性骗过了活死人,争取了一些时间给大家休息和补充体力。夜间寒凉,程晨和路宥带着人来分发了羽绒服,披在身上抵挡寒意。

轮番休息了几个小时,凌晨四点,活死人回来了,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回到合欢花里去。

叶珺想要故技重施,但早间雾气重,花香被压了下来。活死人路过营地时,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紧张得大气不敢喘一个。但随着一声嘶吼,活死人躁动起来了。被发现了!

进食的渴望,让活死人都兴奋了起来,奔跑着、跳跃着冲了过来。当半数活死人冲过来时。

“扯开!”叶珺大吼一声。盖在陷阱上的伪装被拉开,数百活死人跌落进了陷阱插在了尖刺上。它们毫无痛觉,挣扎着想要起来继续向前。

“火!”随着一声喝令,火系异能者发射出滚滚火球砸进深坑。坑内顿时成了一片火海,燃烧后的活死人散发出令人作呕的焦臭味。

死亡和火焰都无法阻止活死人对新鲜血肉的渴望,前赴后继地跌落在深坑内,其他异能者趁机劈打着对岸的丧尸。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坑内大半都被活死人填满。火越烧越烈,毫无进展的活死人嘶吼地更加厉害了。

五点,太阳就要升起了。黎明即将到来,活死人放弃了攻击,它们必须要在日出前回到黑暗里去。

危险临时解除,大家都筋疲力尽。坑内的活死人在阳光的照射下,哀鸣着化为了灰烬。

路宥带人去打扫战场,收获了近千枚晶核。叶珺将晶核分了下去,让他们在早饭前吸收掉。

早饭期间,众人围坐在一起,听廖骞的计划:“不能再等一晚了,今天必须解决掉巨蟒合欢树。否则今晚活死人还回来。”

众人点点头,昨晚上是侥幸渡过,今晚再来就悬了。

魏晋:“那合欢树攻击力极强,周围还有数千颗,怎么对付呢?”

叶珺:“也不是不可能,我们正午去,植物在正午时分都是很脆弱的。而且我昨天试过了,合欢树怕火。”

廖骞点点头,先去休息,正午一到咱们就出发!

书评(350)

我要评论
  • 叶珺前&到刀把

    叶珺前倾身子抓过竖在床头的2尺长的大砍刀,可当手指碰触到刀把儿时,她放弃了。

  • ,三个&理,不

    活死人!一个开了智的活死人!不应该呀,三个月来,各小队联合清理,不说方圆50里,20里内应该是没有活死人的,难道说......

  • 子,孙&又补充

    “不是很熟,我认识他的儿子,孙舸。”看到两人眼中的不解,璟亦又补充道,“哦,他随妈妈姓。是个普通人。”

  • &叶珺感

    叶珺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瞬间地停跳,她侧身一闪,让自己地身体紧贴在墙壁上,大气不敢喘一个。

  • 半干的&头发还

    “开了智的活死人?异能者被感染了?”魏晋咀嚼的嘴、牙齿停顿了片刻,撩起眼皮看了叶珺一眼,带着惊讶和笃定。擦的半干的头发还向下滴着水。

  • 面不知&说出口

    “我去吧,外面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感染者,你单独去我们也不放心。”叶珺起身叫住他,还有一个未说出口原因,她要将那个男孩父亲留下的颗蓝水晶交给他。

  • 叶珺透&,刹那

    叶珺透过窗子望着远山,不过初夏时分,但葱郁绚烂的森林仿佛已经是秋季了。她深深叹了口气,刹那间竟有些绝望。是什么造成的?这眼前的一切到底是如何怎么形成的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