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珺回帐中没看见了孙舸,忍着困意去了幼儿区。孙舸心不在焉,他哄睡小棉花出了房车,远远超过地看见了叶珺走来,本想迎上来。但想起从前天早上就叶珺就没回去看自己,一时之间心里受了委屈得不得了。转移到房车后面,装作没看见了。叶珺在房车后找到了孙舸的时候,空桑麻的心但想到从昨天晚上开始叶珺就没回来看自己,一时间心里委屈得不得了。转到房车后面,假装没看见。。...

叶珺回到帐中没看到孙舸,忍着困意去了幼儿区。孙舸心不在焉,他哄睡小棉花出了房车,远远地看见叶珺走来,本想迎上去。

但想到从昨天晚上开始叶珺就没回来看自己,一时间心里委屈得不得了。转到房车后面,假装没看见。

叶珺在房车后找到孙舸的时候,空落落的心立时被填满了。走过去一把抱住对方的腰,将整个身体的重量交给对方。

“找到了,好想你!”说着捧住孙舸的脸,将额头抵住孙舸的额头。孙舸没有说话,眼神躲开叶珺的视线看向别处。

“对不起,昨天没有回来看你。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叶珺话音刚落。

孙舸的眼睛就泛红了,从小没有母亲,相依为命的父亲的离世,让他越来越没安全感。叶珺的一夜未归,即使知道原因,他还是忍不住担心,忍不住委屈。

叶珺亲了亲他:“休息时间不多,下午还要出去,我想你陪着我。”

孙舸抓紧叶珺的手拉近自己,低下头吻了她的唇,轻轻一贴随即退离。嗯了一声,牵着叶珺的手回去了。

“喵——喵——”拉开帐篷的门,一声声奶音就传到了孙舸的耳朵里。

孙舸睁大眼睛,侧过身子不可置信地看着叶珺,叶珺只是看着他笑。

“给它起个名字吧,是只豹猫,刚满月一周。”叶珺抚摸着孙舸怀里的小东西。

“糖豆!叫糖豆吧!”孙舸的眼睛里亮晶晶的。二十出头的大男孩兴奋地像个没长大的少年。

叶珺看着他的笑,终于体会到了“想把全世界都给你”的感受。下一秒,困极了的叶珺,便睡熟在了一人一猫不知所云的对话中。

正午的阳光热辣辣的,叶珺吻了下和糖豆睡成一团的孙舸,走了出去。

以防变故,除去叶珺几人开了两辆越野跑车,其余百十来个异能者全被安排进了三辆改装大巴。

在合欢树附近停下,众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叶珺和魏晋并几个高级异能者一同下车查看。果然如预料的那般,这时候的合欢树都失去了精气神儿,枝叶打蔫儿地缩在一起。

廖骞将众人聚拢:“速战速决,一队二队负责牵制住前半部分的合欢树,不要浪费异能,穿上防护服直接用喷火枪。”

移动仓库路宥闻言,赶紧给找出装备分发给一队二队。

“三队跟着叶珺,过去吸引巨蟒合欢树的注意力。”顿了下继续,“四队跟着魏晋绕到合欢树后,锯断它的主干。一队二队跟着我用火强攻。”

定下计划,不再多言。一队二队迅速扛起喷火枪,朝着两边的合欢树发起攻击。火舌从喷火器里窜出,啃咬着合欢树的枝叶。合欢树疯狂地惨叫起来,挣扎着甩出藤鞭,想要驱赶伤害自己的人。火苗持续蔓延,早已动物性变异的它们,全身的油脂和血液成了最好的燃料。

在火的强攻下,三队四队跟着叶珺和魏晋顺利靠近了巨蟒合欢。

巨蟒合欢早已被激怒了,挥舞着巨大的藤鞭横扫路面上的人。队员们赶紧隐蔽在车群之中。藤条带着千斤重的力量,啪啪地砸在车身上,车身应声破碎。

“挡!”叶珺大喝,所有植物异能者挥出藤条在空中结成一张巨大的网,挡住了暂时的攻击。

魏晋趁机出手,金系异能者合力铸刀想拦腰斩断巨蟒合欢,然而仅仅切入腰身过半。腥臭的血喷溅出来,又渗进了土地里。巨蟒合欢彻底被激怒了,收回挥舞着的枝条,静止了片刻。不明所以的众人,绷紧了全身的肌肉防备着。

异香!又是异香!果然巨蟒合欢吐出花球,花球绽放露出里面的活死人。遇到阳光,活死人剧烈地挣扎着、吼叫着,合欢树不管不顾,通过插进脊椎的管子疯狂地吸食着活死人地血肉,不消片刻,活死人彻底成了一片薄纸。而合欢树却奇迹般地凝合了腰身上的伤口,神采奕奕仿佛伤害从未存在。

不好,它要通过吸食活死人补充能量。

“用火!烧掉活死人!”廖骞目眦欲裂,率先发射出一个巨大的火球,狠狠地砸向包裹着活死人的花球。

烧起来了,花朵易燃,很快蔓延到活死人的身上,一个连着一个。大火无情地吞噬着一切。

魏晋和众金系异能者再次合力铸刀,用尽力气砍了下去。雷系异能者也乘机一并引来雷电直指地劈在树身上。

“拉住!”植物系藤条变换形态困住巨蟒合欢的主干上部,用力拉住。吱吱嘎嘎的断裂声自树身内部传来。没有人有一丝一毫地松懈,成败在此一举了。

突然狂风骤起,乌云聚拢,眼看着就要遮住太阳,轰隆隆的雷声在乌云里翻滚,大雨将至。

所有人的心都咯噔一声,叶珺决定放手一搏,她跳上滕绳,快步走到树的顶端,拿出一个接闪器缠绕在上面。

叶珺顺着藤蔓滑下,刚落地便大喊:“放手!”众人闻言,赶紧放手远离了巨蟒合欢树。

还未站稳,一声巨大的雷声在空中炸裂开来!雷电顺着接闪器直劈到巨蟒合欢的身上。炸雷一个接一个地砸落下来,巨蟒合欢凄厉的嘶吼回荡在天地间。电流顺着树干流向树根,巨蟒合欢颤抖了起来。

叶珺趁机丢出一个小火球,唰——的一声,巨蟒合欢被点燃了。火光照亮了半边天,滚滚浓烟随之而出,却瞬间被狂风卷走了。

燃烧了半个小时之久,大雨才噼里啪啦落下,短短三两分钟又是碧空如洗,万里无云了。正应了苏轼那首“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大火继续燃烧,直至燃尽,露出了堆积在树根下的森森白骨!数不清的白骨,很快也被烧掉了。难怪这巨蟒合欢能变异如此,却原来是吸食了如此数量的丧尸。

此刻,所有人都灰头土脸,筋疲力尽地瘫倒在地,除了皮外伤,万幸无人员伤亡。

考虑到再有两个小时就要日落,定要在天黑前通过涌泉镇的,谁也无法预料是否会有新的变故。

众人稍作休憩,便开始合力打扫起战场。巨蟒合欢燃烧殆尽后,竟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晶核,须得四五个人才能搬动。散落在周围的小晶核更是不计其数。

廖骞让程晨和路宥先收了起来,等过了涌泉镇再从长计议。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者,你&一个未

    “我去吧,外面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感染者,你单独去我们也不放心。”叶珺起身叫住他,还有一个未说出口原因,她要将那个男孩父亲留下的颗蓝水晶交给他。

  • 看到两&又补充

    “不是很熟,我认识他的儿子,孙舸。”看到两人眼中的不解,璟亦又补充道,“哦,他随妈妈姓。是个普通人。”

  • &闪,让

    叶珺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瞬间地停跳,她侧身一闪,让自己地身体紧贴在墙壁上,大气不敢喘一个。

  • 后的心&满意足

    “刚才怎么回事?”魏晋坐在餐桌前,一口咬掉半片面包,鼓鼓囊囊地填了满嘴,牙齿前后磨碎食物,带动着两腮和上下颌的移动。叶珺仿佛看见了倒嚼的骆驼,带着吃饱后的心满意足。

  • 立着一&立在桌

    然而此刻的静谧中却无端地透着一股子冷清。不肖过多观察,抬眼望去诺大的房间里,仅仅摆放了一张单人床,床尾的一端立着一张方正的书桌。两三支长长短短的红烛竖立在桌角,这是叶珺空间里存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