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总是会稍纵即逝,迅速周年小试炼就在明日了。亚书和丝楹在回去后的第四天就赶回来不丘山。而云雩和夭弋在回神界的当日交待完属下事情后,就直接赶回来不丘山。至于池蔚,她在回家后就跟家人大吵了一顿。所以她不高兴家人有违双方约定,但是选择接受了闵子韫的聘礼而言兮则是在回到家之后,就跟苍兰,思乔和蓁蓁述说了她在璇琚的经历。看到言兮那么开心,苍兰也是很开心。在言兮要离开的时候,苍兰也叮嘱言兮千万不能冲动行事。言兮最后对苍兰说:“母上大人,我不会有事的。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要等我哦!”。...

时间总是稍纵即逝,很快周年小试炼就在明天了。亚书和丝楹在回家后的第三天就赶回不丘山。而云雩和夭弋在回到魔界的当天交代完属下事情之后,就直接赶回不丘山。至于池蔚,她在回到家之后就跟家人大吵了一顿。因为她生气家人违背约定,还是接受了闵子韫的聘礼,而且还说三个月之后就要举办婚礼。池蔚不甘心直接就不辞而别,连夜赶回了不丘山。对于池蔚而言,那个家让她没有任何留念。而闵子韫在回到家之后,家里人都发现他变了。变得没有那么咄咄逼人,成熟了不少。他的父母甚是欣慰,还让闵子韫留家留了半个月之多。本来他的父母还想着留他久一点,但是闵子韫说有周年小试炼,要快点赶回不丘山修炼。他的父母也只好让闵子韫离开,不过他们嘱咐闵子韫三个月后要回家筹备婚礼。闵子韫也就爽快地答应,但是在他想要去找池蔚一起回去的时候,他被告知池蔚早就离家了。闵子韫就这样气鼓鼓地赶回不丘山,跟池蔚吵了一架,最后又是不欢而散。

而言兮则是在回到家之后,就跟苍兰,思乔和蓁蓁述说了她在璇琚的经历。看到言兮那么开心,苍兰也是很开心。在言兮要离开的时候,苍兰也叮嘱言兮千万不能冲动行事。言兮最后对苍兰说:“母上大人,我不会有事的。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要等我哦!”

翌日。这次周年小试炼的会场是天界的道隐会场,这是天界的三大会场之一。之前的升仙大会是菊清会场,而第三个会场则是叫子亟会场。上一次的周年小试炼就是在子亟会场举办的。

三位仙尊的门下弟子都各站一边,桐君仙尊门下弟子众多,完全就看不清每个人的脸,而灵戟仙尊门弟子也不少,只不过就是丌聿门下弟子就是少得可怜,就只有言兮他们八个人,看起来好像有点寡不敌众的感觉。各位仙尊就位,所有弟子都向他们行礼问好。一个身材匀称的高挑女子,款款走到会场中央,说:“今日是一年一度的周年小试炼,是为了检验大家这一年来的修炼成果的。只要你在过去的一年里勤奋刻苦,那么你今日便能获得你应有的回报。不过今年的小试炼与往常不一样,那就是团战。这是为了检验你们同门之间的友爱之情。时间设定为三刻时,队伍也将分为三组,那就是按三位仙尊来区分的。所以请大家都做好准备。因为现在试炼开始!”说完,那位仙子人影都没了。灵戟和桐君门下的弟子全部一窝蜂地涌上台。

言兮惊恐地看着这场景,不可思议地说:“他们是疯了吧!而且这个规则,分明就是在针对老头吧!我们这么少人,对方那么多人,这是人海战术啊!”

“言兮说的不错,丌聿仙尊门下就只有我们八个人,分明就是针对我们。可是我们也不能提出异议,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云雩说。

“怕什么,反正我也很久没有痛快地打架了。哥,我们上。”夭弋兴奋地说。

“等一下。我们先不要冲动,我们可以先不上去,先让灵戟仙尊跟桐君仙尊两派的人互相比试。我们看着时间,后面再上去,这样我们的体力就不会被白白消耗。毕竟这个试炼没有规定什么时候要上去比试。我们可以钻这个空子,保存体力。“亚书说。

“丌聿仙尊门下的弟子,你们现在也要上去比试哦!不然就视作你们弃权,那我们是要即刻废掉你们的修为的哦!”那个仙子淡定地说。

“确实是针对我们了。大家聚在一起不要被人打散。亚书,云雩,夭弋,我们四个把明池他们包围起来保护好。千万不能让他们受伤!”言兮镇定地说。

“好。”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里面的四个人,你们伺机而动,把被打倒的人,打去圈外。明白吗?”

“好。”四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好,大家一起上!”

说完,这八个人按照言兮所说的,围成一团来御敌。周围的其他人也是杀红了眼,谁也不知道谁是谁的弟子,反正就是拼命地打杀。言兮他们以守为攻,因为他们不想出手伤人,然后中间的四个人就伺机把敌人打出去。虽然场上出圈的人已经过半,但是还是有不少的人。言兮让所有人保存体力不要作任何无谓的打斗,亚书他们也很是信任言兮。看到言兮出色的表现,丌聿宠溺地笑了起来。

“好久没有看到师兄笑了。看了师兄很喜欢这个徒弟。”桐君温柔地说。

丌聿莞尔一笑,说:“是啊!喜欢。”

“这是好事啊!师兄,您这个新徒弟本事不小啊!若不是师兄捷足先登收她为徒,我也会收她为徒的。只不过可惜灵戟慢了。”

丌聿听完灵戟的话,嘴角敷衍地动了一下,默不作声,继续观看这场小试炼。灵戟也是冷哼了一笑,继续看在这场上厮杀的弟子们。至于桐君也早已习惯了这两人冷冰冰的来往,继续看这乏味的小试炼。

周年小试炼虽然当初是桐君提出的,但是规则只是点到为止,弟子们相互切磋,也不会废除输者的修为。但是到灵戟宣布的时候,这个周年小试炼就完全变了味,这也就加剧了桐君与灵戟之间的矛盾,让两人渐行渐远。

正在言兮一众人顽强抵抗的时候,墨染,青笙,芈唯,这三个人突然转而攻击他们。她们知道言兮修为不低,所以他们只选择攻击其他的三个人。青笙特意跑去对抗亚书,芈唯对抗夭弋,墨染则是对抗云雩。

原本修为不低的亚书,在面对青笙的攻击时,因为内心的愧疚,难免会处处留情。亚书只是一味地防守,而里面的丝楹更加时下不了手去攻击青笙。所以青笙这边时占优势的,在意识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青笙的招数越来越凌厉,仿佛是要夺取他们的性命。但是亚书还是能抵抗住青笙的攻击的,所以言兮并没有帮助亚书。

而一旁的云雩功力也足以跟墨染匹敌,但是墨染一味地挑衅云雩,想要引云雩与他们分散,这就有点让云雩头疼了,而且其他的弟子时不时都会攻过来,云雩就会有点吃力。言兮看出墨染是想消耗云雩体力,就迅速地跟云雩调换位置,来抵抗墨染。不过同时,夭弋已经招架不住芈唯的攻击了。言兮见状,也迅速地帮夭弋抵抗芈唯的攻击。所以言兮相当于承受了一大半的攻击。但是这些都让言兮觉得绰绰有余。

“小师妹,深藏不露啊!可以抵抗这么多人的攻击。丌聿仙尊肯定传授了你不少功法吧!不知道能否一起演习?”墨染有点猥琐地说道。

“我从来就没有藏过。”随即,言兮一掌袭地,周围的人都被弹开了,不过修为高一点的就只是受伤倒地,但是修为低的就全都出圈了。眼看密密麻麻的瞬间清走了三分之二,言兮心里也是舒坦不少。因为不喜欢太多人挤过来,感觉不能呼吸,毕竟她在混沌生活也就只有她们母女四人。

“时间到。恭喜还在圈内的同门们。你们一定很开心,对不对?不过呢这只是今年小试炼的第一轮,我们还有后面的第二轮,第三轮。所以现在还不能松懈下来哦!”刚刚的仙子又回来了,“大家先休息片刻,容我们清理好会场后,再继续第二轮的试炼。”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只用一&人是不

    “很好。但是你们的世界过于接近,不能只用一条河来阻隔。你们需要各自拥有自己的世界,我已在你们的世界之间设置了屏障。所以生活在你们各自世界的人是不能跨越这道屏障的。”苍兰说。

  • ,您怎&思乔关

    “母上,您怎么了?是思乔的故事不好听吗?”思乔关心道。

  • &使长大

    “母上,您别伤心。蓁蓁即使长大了也会陪在您的身边的。”

  • &。母上

    “不是,故事很好听。母上只是感动而已。就是感觉你们两个孩子一下子长大了。”

  • 在就可&。”苍

    “可以,你现在就可以去了。因为你已经成年了。”苍兰温柔地说。

  • 。你要&兮,她

    “蓁蓁,你不必担忧。你要相信言兮,她可以办到。”苍兰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