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唤晨司的钟声,所有人搜陆陆续续地准时起床洗簌用饭,在重新整理好衣冠后,他们满脸朝气地赶赴道隐会场。有的弟子们在议论纷纷着,昨天不明白会会有人不好运抽中道人。除了的人说,不明白今日的比斗会会比今日精彩的。有一些则是在猜第三轮的比斗是什么。“早晨好“早上好,各位同门们。今天我们将会继续第二轮的比试。下面有请言兮上场。”仙子裁判拿着纸鹤说。言兮二话不说就大步走上台,直接拿了一只纸鹤给仙子裁判。。...

随着唤晨司的钟声,所有人搜陆陆续续地起床洗漱用膳,在整理好衣冠之后,他们满面朝气地赶往道隐会场。有的弟子们在议论着,今天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不好运抽中道人。还有的人说,不知道今日的比试会不会比昨日精彩。有一些则是在猜第三轮的比试是什么。

“早上好,各位同门们。今天我们将会继续第二轮的比试。下面有请言兮上场。”仙子裁判拿着纸鹤说。言兮二话不说就大步走上台,直接拿了一只纸鹤给仙子裁判。

“芈唯仙人。”

荀星道人在听到芈唯的名字之后,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按照昨日的情形,他是知道言兮的修为是不低于芈唯,而且昨天言兮说了那句话。这让荀星有点担心芈唯的安危了。荀星立马站起来说:“我替芈唯出战。”但是没有任何人听到荀星的声音。

因为言兮早就料到荀星肯定会替芈唯出战的,所以就禁了荀星的声音。不管荀星怎么声嘶力竭地喊,但是就是没有任何声音。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上台,然后被言兮报复。

芈唯战战兢兢地走上台,他频频回头看着荀星,虽然自己的修为不低,但是在昨日芈唯见识到言兮一掌击退众人之后,他就希望第二轮比试的时候不要遇上她。再加上昨天自己的父亲荀星把云雩打的那么惨,今日言兮肯定不会饶了自己的。

“你好呀!芈唯仙人。请指教。”言兮礼貌地说。

“小师叔好,还望小师叔能够下手轻一点。”

“好的。”

听到言兮这么说,芈唯顿时如释重负。但是下一刻,芈唯就被言兮狠狠地甩了一巴掌。很多观战的人默默摸着自己的脸,因为他们感觉自己的脸仿佛也被打了一把,生疼。芈唯挣扎起身,但是言兮手指攥拳,芈唯的身体也扭曲成了难以形容的状态。芈唯的青筋暴起,呼吸困难的他,痛苦地看着荀星求救。荀星冲到结界外,但是他不能打破结界去救芈唯,只能看着干着急。

言兮看到急切不安的荀星道人,冷冷地说:“我说过世上有因果报应,可是你不信。现在明白了吧!”

荀星恶狠狠地瞪着言兮,说:“你要是现在不放了芈唯,我会让你后悔的。”这一次,荀星可以发出声音了。

“哦,不过我可以让你先后悔昨日这么对云雩。”

紧接着,言兮又甩了芈唯一巴掌,芈唯完全招架不住言兮的攻势,而且言兮根本就没有碰到芈唯的身体,她是隔空攻击芈唯的。因为言兮不想碰芈唯这个好色之徒,她觉得很恶心。

“唯儿!”荀星喊道,并恶狠狠地盯着言兮。荀星想要以严厉的颜色警示言兮不要乱来,否则他不会放过言兮。但是言兮不为所动,只是冷冰冰地出招殴打芈唯,会场上沾满了芈唯的鲜血,他已经没有力气去说话,没有力气去喊疼了。他满目的绝望,觉得自己肯定要命丧于此了。

荀星也是心疼地看着芈唯,怒红的双眼里掺杂了忧心的泪水,但是他没有让泪水滴落,只是让它们在眼眶打转。

这时丌聿开口,说:“言兮。”

言兮明白丌聿的意思,所以撇了撇嘴,就把芈唯扔出圈外了。荀星接住芈唯,看到已经昏迷的芈唯,他的心就像是被无数根针扎一样。言兮随即扔了一瓶药给荀星,说:“拳脚无眼,师兄,对不住啦!这是疗伤妙药,荀星师兄可以让芈唯服下,这样还可以保住他的性命。不过这伤势,估计是要躺很久了。”

言兮说完,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但是言兮心里暗爽,终于是为云雩报仇了。但是丌聿传音给言兮,责怪言兮下手那么重,为了逞一时之快,反而引来了灵戟的注意。因为在刚刚,灵戟密切注意着言兮,当言兮无情地攻击芈唯时,他眼里并不是担心芈唯会被打死,而是兴奋。一种久违的兴奋,他知道眼前的言兮肯定跟灵犀权杖脱不了干系。

而在旁边的青笙看到芈唯被打成这副模样,她害怕了,因为芈唯一旦不在了,她就完蛋了。毕竟她今天的地位完全是靠芈唯得来的,她不愿意跌落下去。她在担心的时候,余光看到灵戟,她心里就有了计划,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师傅,青笙总归是要长大的!”

在看到言兮把芈唯打成半死不活后,其他的弟子一旦遇上丌聿门下的弟子,都非常有礼貌,下手也不会特别重,他们害怕言兮会找上门来。所以后面除了夭弋之外,其他人虽然输了,但是也没怎么受伤。因为对手都是能他们温柔送出圈就温柔地送他们出圈。绝对不会有多余的粗鲁的动作。所以接下来的比试都是很平和的比试,受伤人数基本没有。

芈唯在服用了言兮给的药丸后,浑身的伤好了五成,剩下的五成,只能靠芈唯自己慢慢躺好。没有个三五年,估计是好不了的。不过荀星特意去求灵戟赐药,所以芈唯也就是需要躺个一年而已。

“激动人心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周年小试炼的第二轮笔试就此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我们的第三轮比试了。这第三轮的比试就是自愿为原则,而且只需要女性参加。然后由大家选出今年的最美丽仙子。”仙子裁判说。

言兮一听,鄙视地说:“什么破比试?我们走吧!”

丌聿和桐君也陆续离开了,因为这第三轮比试明显就是灵戟为了挑选后宫而设置的。他们对此并没有任何兴趣。只不过即使丌聿和桐君走了,会场上还是有很多人的,女性居多。她们争奇斗艳,就是为了能够脱颖而出,等到灵戟的关注,其中就有青笙的身影。而青笙最后也是得偿所愿的得到第一名,然后被送到了灵戟身边。从此她的身份也提高到了仙人行列,多么讽刺。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的放心

    “母上,您真的放心小妹去创造自己的世界了吗?”蓁蓁担忧道。

  • 了。母&走了。

    “真的吗?那言兮走了。母上大人要记得想我哦!”言兮屁颠屁颠地走了。

  • 好玩吗&世界吗

    “世界,这是什么?好玩吗?母上大人,我现在可以去建造我自己的世界吗?”

  • 。因为&地说。

    “可以,你现在就可以去了。因为你已经成年了。”苍兰温柔地说。

  • “我们&妹,等

    “我们在说自己的世界。小妹,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去建造自己的世界了。”思乔宠溺地说。

  • 的。”&也紧紧

    “思乔也会陪在母上的身边的。”思乔紧紧抱住苍兰的胳膊。蓁蓁不甘示弱也紧紧抱住苍兰的另一根胳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