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我也没错!”言兮不高兴地说。虽然丌聿不为所动,依然微闭,缓缓地地说:“怎么也没错?”“偏偏是他们先针对我们,那个荀星还故意地这么云雩,我而已攻势而已。并且我也也没伤人性命,此事给他芈唯救急的药丸。我怎么就错了?我这样所以是以德报怨。”“但但是丌聿不为所动,仍然闭目,缓缓地说:“怎么没有错?”。...

“老头,我没有错!”言兮生气地说。

但是丌聿不为所动,仍然闭目,缓缓地说:“怎么没有错?”

“明明是他们先针对我们,那个荀星还故意这么云雩,我只是反击而已。而且我也没有伤人性命,事后还给芈唯救命的药丸。我怎么就错了?我这样应该是以德报怨。”

“但是你在反击的时候残忍度不亚于荀星。而且你为什么不直接找荀星?你故意禁掉他的声音,不让他代替芈唯出战,你觉得你这样不是故意的?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你反击的对象应该是荀星,而不是他的儿子。”

“我这是在教育他,这个世界是有报应的。有时候报应总会在自己亲近的人身边应验,我只是让他平时收敛一些。这样也没有错吧!”

“你这是在狡辩。你休要再说了。”丌聿随即施法封印了言兮九成修为,这样言兮始料未及。

“老头,你太过分了!”

“我还有更过分的。罚言兮去断崖思过三个月。去吧!”丌聿一挥袖子,言兮就到了断崖。言兮看到周围杂草丛生,就只有一个山洞。她走进山洞,里面应有尽有,不过在言兮进去之后,洞口就被设了结界。

“丫头,你就乖乖在里面修身养性吧!三个月期满,我就会让你回来的。如果那时候你还是那么任性的话,我是不会解除你的封印的。”

言兮整张脸都黑了,她想要通知自己的姐姐过来解救她,但是因为她现在只剩一成修为,无法突破丌聿的结界,给她的姐姐送信。言兮此刻才真正意识到丌聿是来真的,她只好无奈地接受目前的一切。

“仙尊,言兮这么做也是因为我,所以恳请仙尊则发我,而不是责罚言兮。”云雩诚恳地说。

“仙尊,这都是因为我们没用。言兮也是为了帮助我们。所以也肯定仙尊责罚我,而不是责罚言兮。”亚书也诚恳地说。

“你们两个就不用帮言兮说话了。我责罚她是为了要她修身养性的。她这样肆意在周年小试炼上展露自己的实力,很容易招致灵戟的注意。你们是没有看见灵戟的表情,他仿佛就是想要生吞了言兮。我了解灵戟这个人,他肯定会想方设法地接近言兮的,以言兮冲动的个性,她会很容易出事的。”丌聿语重心长地说。

亚书和云雩明白无法让丌聿收回成命,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就在他们想要离开的时候,丌聿说:“你们两个自身都难保,还有时间替言兮求情?你们觉得你们在周年小试炼上的表现很好吗?尤其是云雩,你乃魔君,修为居然跟一个道人差那么多,你是以为躲在幽冥之境就能苟且一生吗?这里有一本心法,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参透它。“

云雩恭敬地接过那本心法,说:“谢仙尊赏赐,云雩必定认真演习。”

而亚书则是一脸羡慕地看着云雩手上那本心法,虽然他只是一介凡人,但是他也想变强大,然后就可以不用让言兮担心。丌聿看出亚书的心思,缓缓地说:“亚书,你也不能偷懒。现在言兮的修为被我封了九成,以后言兮就要倚仗你们来保护了。这里有一本剑谱,你拿出好好研习。”

“谢仙尊。”

接下来,丌聿也分别给了夭弋和闵子韫心法秘籍,而丝楹和池蔚则是得到了阵法与药物的古籍。因为丝楹和池蔚两人的基底不太适合修炼,所以丌聿特意让她们两个研习阵法与药物治疗,他还拿了言兮的药丸让她们研究。言兮的药丸总有用完的时候,所以让丝楹和池蔚研制多一些出来,这就有备无患了。本来丌聿还想让她们研究金丹的,但是言兮只有一颗,且被云雩服用了,所以无法研制新的金丹。

待所有人走后,明池就走到丌聿面前,说:“仙尊,大家都有秘籍研习,那我呢?”

“孩子,我一开始就给了你你父亲的功法秘籍了。”丌聿慈祥地说。

“就那些吗?”明池有点不开心地说。

“是的,就那些。你是看不起你父亲的心血吗?”

“不是。明池只是想让自己变强。明池也想保护言兮姐姐。如果没有言兮姐姐,我就不可能还活着,就不可能活着见到仙尊。”

“孩子,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是吗?你先研习你父亲留下的功法秘籍。待你学成,我自会给你下一个阶段的功法秘籍的。”

“真的吗?”原本眼神阴郁的明池,瞬间增添了一抹明亮。

“真的。”丌聿微笑地说。

“谢仙尊。明池这就去修炼。”说完明池就欢快地跑开了。

丌聿满意地看着明池的离去的背影,然后瞬间来到了断崖。言兮看到丌聿来了,没好气地说:“哟,老头,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哈哈哈,丫头,在生我气呢?”

“弟子哪敢生仙尊老人家的气呀!”言兮阴阳怪气地说。

“好啦!丫头,我知道我对你的惩罚是重了点,所以我这不是过来陪你了吗?”

“还不是你觉得自己没理吗?老头,三个月后你应该会解除封印吧?”言兮言语间露出一丝渴望。

“还要看你的表现。刚刚收到桐君的消息,她想在三个月后让弟子们下山历练。我已经答应她了。所以解除封印这件事情还要看你历练的表现。”

“可是我只有一成修为,我怎么完成历练啊!而且万一遇上像墨染那样难缠的家伙,我岂不是自身难保?”

“只要你不惹事生非,那就万事大吉。亚书他们也会保护你的。”

言兮知道丌聿是不会改变主意的,她只好作罢,默不作声地生闷气。丌聿看到言兮生气地模样,语重心长地说:“丫头,我希望你明白,我这是在为你好。否则,你们想要颠覆灵戟政权的计划就会很容易胎死腹中的。万事都要先忍耐,等你们在天界站稳脚,就能慢慢瓦解灵戟的势力的。”

言兮明白丌聿的意思,态度温和地说:“老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明白你这是为我好。但是有时候我很难快速去接受你的做法。你明白吗?而且我也是担心之后。你封印我九成的修为,可是以我在周年小试炼所结的仇,仅剩的一成修为是无法保护亚书他们的。我并不要紧,我是害怕因为我而令他们遭罪,毕竟你也知道我得罪的不是一般人。”

“丫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修为被我封印的事情,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亚书他们不说,又有谁知道呢?难道你还不相信亚书他们吗?”

“当然不是。只是内心会有点不安。”

“你的实力有目共睹,所以他们是不敢轻易来招惹你的。你就放宽心吧!”丌聿安慰言兮道。

“嗯。希望如此吧!”言兮知道自己现在有点悲天悯人,但是她也只能选择相信丌聿所说的,相信亚书他们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被言兮重伤的芈唯正舒服地坐在床榻上,而原本在一旁服侍他的青笙变成了雨凤鸣。一个仙奴敲门进来说:“仙人,青笙仙人来了。”

“哦,小青笙回来了,那就让她进来吧!”芈唯笑着说,并示意雨凤鸣退下。雨凤鸣有点小情绪地离开。看到迎面而来的青笙还带着一个人,雨凤鸣选择无视也没有行礼,只是径直地离开了。

青笙刚进门,芈唯就说:“哎呦,我的小青笙回来了。难得你还有心记挂着我这个当初的师傅啊!”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青笙怎么会忘记师傅当初的大恩呢!而且师傅当初本来就是说好了要把青笙献给灵戟仙尊的。”

“哈哈哈,那也是。不知小青笙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啊?”

“青笙今日来给师傅送一份大礼。”青笙说完,示意身后的人上前。

芈唯在听到这个人的话之后,开怀大笑,说:“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

“师傅所言极是。”

青笙与那个人在离开芈唯府邸之后,那个人开口问:“我要求你帮我做的事,何时兑现?”

“别急。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帮你办到。只要你完成接下来的事情,你可以解脱了。”青笙说完后,就交给那个人一包东西。

那个人接过那包东西,说:“好。不过你们到时候也别食言。否则我会把你们的事情捅出去的。”

“这点你可以放心。我们还是会信守承诺的。毕竟我们也知道狗急了是会跳墙的。”

那个人思考了一下,就急匆匆地走了。青笙看着消失的黑影,满意地扬起嘴角,露出了妖冶的笑容。

在青笙与那个人走后,芈唯就叫仙奴送信给荀星,荀星看完信之后,表情变得阴森起来,眼神里满是杀机,自言自语地说:“我这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因果报应。”并烧掉了那封信。

书评(240)

我要评论
  • 兰温柔&地说。

    “可以,你现在就可以去了。因为你已经成年了。”苍兰温柔地说。

  • 孩子一&”

    “不是,故事很好听。母上只是感动而已。就是感觉你们两个孩子一下子长大了。”

  • ,这是&我现在

    “世界,这是什么?好玩吗?母上大人,我现在可以去建造我自己的世界吗?”

  • 了也会&的身边

    “母上,您别伤心。蓁蓁即使长大了也会陪在您的身边的。”

  • 你们的&你们需

    “很好。但是你们的世界过于接近,不能只用一条河来阻隔。你们需要各自拥有自己的世界,我已在你们的世界之间设置了屏障。所以生活在你们各自世界的人是不能跨越这道屏障的。”苍兰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