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的寒风随之而来着冰冷的雨珠,四处轻吟。繁茂的青苔,在雨珠的滋润下散发出着一缕悠悠然的腥味,不怎么刺鼻虽然也不怎么好闻。路上的稀落的行人,有的所以也没伞匆匆忙忙地向前奔跑着,有的则是神情愠怒地幽怨这个阴森的天气,撑着伞疾步回去。这是一个叫景宜村的地方,自“叩叩叩”有人敲响了言兮的房门,言兮淡淡地问:“谁?“。...

呼呼的寒风伴随着冰冷的雨珠,到处低吟。茂盛的青苔,在雨珠的滋润下散发着一缕悠然的腥味,不怎么难闻但是也不怎么好闻。路上的稀疏的行人,有的因为没有伞匆忙地奔跑着,有的则是神情不悦地哀怨这个阴冷的天气,撑着伞快步回家。这是一个叫景宜村的地方,自打言兮等人来到此处之后,这里天天下雨。言兮也因为这不好的天气而变的有点郁郁寡欢。她呆坐在窗前,看着行色匆匆的路人,思绪放空,只是就这么看着。这也是她这几天唯一的乐趣了。

“叩叩叩”有人敲响了言兮的房门,言兮淡淡地问:“谁?“

“是我,云雩。”

“哦,进来吧!”这中间,言兮全程没有回头,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雨中的街道。

云雩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姜茶进来,说:“言兮,这是丝楹和池蔚特地烹制的姜茶,能够有效地祛除寒邪,你过来喝一口吧!虽说这种天气对我们修行之人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喝口姜茶让身体暖和一点也是好的。”

“云雩,难道你不觉得闷吗?”言兮不开心地说。

云雩微笑着说:“会有一点,但是也还好。”

“可是我觉得好闷。明明是下山历练,但是下山几天了,也在这个景宜村几天了,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历练的。就只是觉得很无聊,心里闷得慌。”

“那如果你觉得闷的话,待雨停了,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好吗?”

“真的吗?”言兮忽然两眼放光,但是很快又暗了下去,说,“可是这个村子也没什么好玩的。溜达完一圈,还是要回来继续无聊。”

“我之前在不远处找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地方,等一下带你过去看,你一定会喜欢的。”

“但愿吧!“

看到无精打采的言兮,云雩心里也有点不好受,他看着那碗姜茶,嘴里坚持说道:“那你先休息,姜茶记得喝。”

云雩离开言兮的房间,夭弋刚好就在边上,他不开心地说:“哥,你为什么不说这是你特意为言兮烹制的姜茶?”

“这个不重要。”

“你就等着后悔吧!”夭弋知道云雩是个榆木脑袋,怎么点都点不破,所以也就索性不说他了。

不过在这兄弟两走了之后,亚书也端了一碗东西去了言兮的房间,不过那一碗不是姜茶,而是一碗燕窝粥。言兮看到之后自然也是没胃口的,但是亚书凭借自己的幽默风趣,成功地把言兮都开心了。两人在房间有说有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房间里住的是小两口呢!在这时,雨也渐渐停了,太阳若隐若现,但是寒风还是继续呼呼地吹着。云雩看到雨停了,兴奋地跑进言兮的房间。

“言兮,我们出去吧!”

但是他看到了亚书也在里面,桌子上那碗姜茶已经变凉了,而且丝毫未动。但是旁边的那个碗却已经空了,那是亚书端进来的。云雩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低头说:“不好意思,我好想打扰到你们了。你们继续。”说完,云雩就自己一个人跑到了他跟云兮说的有意思的地方。

云雩一直往湖里扔石子,每扔一次,湖里总会有歌声传出来。但是即使那歌声悦耳动听,云雩也无心欣赏,他只是一个劲儿地发泄心中的不快。

“你再这么扔下去,这个有趣的地方也会变无趣了。”

“谁?”云雩警惕了起来。

“还能有谁?”言兮出现在了云雩的面前,说,“你不是说带我过来的吗?怎么自己一个人走掉了,还气鼓鼓地拿这个湖出气?”

云雩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低着头嘀咕道:“我这不是看到你和亚书两个人聊得很开心嘛!”

“所以呢?”言兮疑惑道。

“没,没事了。”

“那就好。”言兮坐在云雩的旁边,问,“这个湖还蛮有意思的。你扔个石子下去,他就会有歌声传出来。不过这扔的人多了,这个湖岂不是要被填满了吗?”

“我也是偶尔才发现这个湖的。就看到有人往里面扔石子,它就会有歌声。言兮,你要不要试试?”

云雩递给言兮一颗石子,言兮接过石子,但是没有扔进湖里,只是灵机一动地说:“你说这湖里会不会有什么玄机啊?不然为什么往里面扔石子它就会唱歌?”

“这个问题,我倒是没有细想。不过如果你想要一探究竟,那我陪你便是。”

“那我们跳进去吧!”言兮还没有等云雩反应过来,就拉着他直接跳进湖里。但是他们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只见湖底都是些大大小小的石子。不过他们发现湖水异常温暖,他们丝毫也不觉得冷。他们浮出水面,言兮说:“好奇怪啊!居然一切正常!”

“是啊!只不过这个湖水就是挺温暖的。我还以为会很冷呢!”

“所以这点也很奇怪!为什么一切正常的一个湖会有歌声传出,这么冷的天气湖水还这么温暖。我觉得一定是我们遗漏了什么。云雩,要不你先上岸,你扔一个石子进来,我在水里看看歌声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云雩想都没想说好,他拿起石子,给言兮比了手势。就在石子进入湖底的瞬间,言兮夜一同跟随着石子游向湖底。此时,言兮听到歌声是从这些石子下面传出来的,她施法撩开所有石子,但是石子纹丝不动。不管言兮施法多少次,湖底的石子还是跟原来一样,静静地躺在湖底。言兮甚至尝试用手去拿石子,但是这些石子就像是嵌入了湖底一般,完全拿不出来。屡试无果后,言兮决定游回岸边与云雩商量。

“这里面有古怪。”言兮上岸后的第一句话。

“何出此言?”

“湖底像是被施了阵法,掉进去的石子不管我怎么弄,它都纹丝不动,就像是长在湖底一般。而且歌声是从湖底传出来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云雩看着言兮说。

“我们先回去,一切从长计议。”

“好。”

言兮和云雩浑身湿哒哒地回到客栈,其他人都问他们怎么了。于是言兮就跟亚书他们说起了那个会唱歌的湖。

“言兮姐姐,你是说那些石子落入湖底之后,不管怎么弄都挪不开它们,对吗?”丝楹问。

“对,我施了好几次法术,还用手去拿,但是那些石子就像是扎根在湖底一样,丝毫不动。”

“这个阵法,我好像在仙尊给我的书籍里面见到过。”丝楹说。

“丝楹这么说,我好想也有点印象了。”池蔚说。

“你们等一下。”丝楹翻出丌聿之前给的有关阵法的书籍,她指着一页上面写着垒石阵,说,“就是这个。”

垒石阵,顾名思义就是堆石子,只不过这个阵法是一种囚禁术,而且垒的石子越多,阵法就越强。极难破除,当石子数量累积到一定数目时,被囚禁的人也会就此灰飞烟灭。

“上面有没有写破解的办法?”

“有有有,这上面有写。”池蔚指着一行字说,“需要施阵者的一滴心头血,或者有人自愿代替被囚禁者进入阵中。否则被囚禁的人是逃离不了此阵的。”

“这么看来,这湖底囚禁的应该是十恶不赦之人,不然怎么会动用到这么厉害的阵法呢?”闵子韫说,“言兮,你就不要平白无故地瞎操心啦!”

“是啊!言兮,这湖底究竟囚禁了什么人我们也不清楚,贸然想要去破坏这个阵法会不会有些欠妥?”亚书说。

“面对这样的事情,难道你们一点都不好奇吗?而且有不懂的事,并去弄懂它,这不是你们所说的可贵的求学精神吗?”言兮说,“反正我是要搞清楚这件事,不搞清楚,我是不会离开这个村子的。你们愿意跟我一起的就表态,不愿意的我也不会强求。”

“明池说过,姐姐想做什么,明池都会追随姐姐的。”明池爽快地表态。

“我也想一探究竟。”云雩说道。

“既然我哥都参加了,我就没理由不参加了。”夭弋说。

“那剩下的是不想咯!好的,明白。天色不早了,大家早点歇息吧!云雩,明池,夭弋,明天早点起身洗簌,我们去问问村里的人,看看有谁知道那个湖的事情。解散。”言兮迈着开心的步伐回到自己的包厢就寝。

剩下亚书四人面面相觑,闵子韫先发声说:“反正我是不去的,免得到时候又惹上什么大麻烦。池蔚,你也不许去,听到了没有?”

池蔚瞪了闵子韫一眼,说:“要你管!”然后就会自己的包厢了。

“嘿,要是以后你进门还这样,看我不打断你的腿。”闵子韫气冲冲地回了自己的包厢。

“哥,要是你想跟言兮姐姐一起去的话,你就大胆地去吧!不用顾忌那么多的。而且丝楹也会全力支持你的。”丝楹乖巧地说。

“嗯,我们家丝楹真懂事。”亚书宠溺地摸着丝楹的头,说:“好了,天色不早,早些歇息。明天我们可是有的忙的了。”

“嗯”丝楹看到亚书笑了,自己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的身边&的。”

    “思乔也会陪在母上的身边的。”思乔紧紧抱住苍兰的胳膊。蓁蓁不甘示弱也紧紧抱住苍兰的另一根胳膊。

  • ,你现&以去了

    “可以,你现在就可以去了。因为你已经成年了。”苍兰温柔地说。

  • 动而已&下子长

    “不是,故事很好听。母上只是感动而已。就是感觉你们两个孩子一下子长大了。”

  • 已成功&界就叫

    “母上,孩儿已成功地创造了自己的世界,而且这个世界就叫幽明。”

  • ,您怎&是思乔

    “母上,您怎么了?是思乔的故事不好听吗?”思乔关心道。

  • “母上&蓁担忧

    “母上,您真的放心小妹去创造自己的世界了吗?”蓁蓁担忧道。

  • 伤心。&蓁蓁即

    “母上,您别伤心。蓁蓁即使长大了也会陪在您的身边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