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年在东市晃悠,又需日日前来四门馆,李鸿儒鲜有去长安其他区域。瞎子提到的袁守城是位算命先生,但李鸿儒并不陌生。能被瞎子追崇,对方相必是有几分真本事。李鸿儒看一看天色,脚步进一步加快了数分。若不是木轱辘蹬踏太过疲倦,他真想造个自行车出。在长安,世瞎子提及的袁守城也是位算命先生,但李鸿儒并不熟悉。。...

常年在东市晃荡,又需要日日前去四门馆,李鸿儒少有去长安其他区域。

瞎子提及的袁守城也是位算命先生,但李鸿儒并不熟悉。

能被瞎子推崇,对方想必是有几分真本事。

李鸿儒看看天色,脚步加快了数分。

若非木轱辘踩踏过于疲惫,他真想造个自行车出来。

在长安,世家豪门出行都是马车,便是那富裕家庭也有好马。

李鸿儒想买匹马的难度并不大,但每日的喂食,安置马的地方,需要办理的骑马通行证都是一道道拦路虎。

如他十六岁的年龄,又不曾在专门的场馆习武训练,是并不允许在长安街道上策马奔行的。

即便荣才俊也需要遵守这些规则,依靠马车夫御马。

李鸿儒闷闷的进行着奔跑。

没有工具,他出行完全是靠腿。

但多年下来,他跑的还算不错。

若是遭遇什么风险,李鸿儒觉得自己有一定的逃命能力。

从东市前往西门春熙大街,步行所需的时间大致是两小时左右,此时稍微跑快一些,李鸿儒觉得能赶上对方收摊。

此时是下午三点半,街道上人流熙熙攘攘,行人络绎不绝。

侧边属于人行道,中间则有马道。

人多之时,便有部分人穿梭到马道上去,想着走捷径。

偶有骑马者快速通行,顿时引得一阵大呼小叫,纷纷闪避。

原有的世界观被更改,李鸿儒再一次审视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

奔行路过一个玩弄杂技的江湖班子之时,几个大汉还对他招了招手。

李鸿儒打假过瞎子,也与这些人玩过一些杂耍。

杂技的技巧是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不像瞎子那样靠嘴巴纯粹糊弄人,李鸿儒倒没有掀对方摊子。

今天表演的是‘吞蛇入腹’,长约一米有余的花斑毒蛇不断往一女子嘴中钻入。

待他奔行而过时,那毒蛇已经钻入了大半截。

李鸿儒怔了两秒,随即又跑远。

他在这班子里表演过吞剑术,也不知对方又找到了什么异蛇,可以临时放入到喉咙中,看上去比他的吞剑术凶险不少。

待得阳光转弱,夕阳西下,李鸿儒浑身大汗,此时的他亦跨入了春熙大街。

这是与博望街完全不同景象的街道。

博望街店铺林立,聚集着诸多布店、绸缎店、衣店、胭脂水粉等店铺,这条街道则以贩卖米面和果蔬为主。

临近收摊时光,一些人纷纷吆喝,试图卖出最后一些货物。

也有一些人专程挑这时间前来,想着捡点便宜货回去。

李鸿儒耳中的讨价还价声络绎不绝。

“这街上是不是有位叫袁守城的卦师?”

“算命和买菜不一样啊,你来的时间有点晚,袁大师这时间大概在卜最后一卦了。”

李鸿儒向一个买豌豆大嫂问路时,对方还嚷嚷指点了一下。

这位算命的先生在春熙大街的名声看来相当不错,李鸿儒询问之时,对方的脸上还有恭敬之色。

随着对方指清楚路途,李鸿儒迅速奔向前去。

那大嫂所言颇为准确,李鸿儒赶到袁守城常来摆摊之处时,对方已经不见了人影。

这让李鸿儒有点小失望。

他寻思了一下,又连连问了数人,这才朝着袁守城回家的方向追去。

上午需去四门馆学习,从四门馆到春熙大街来回一趟所需的时间不少,何况他心中确实有一些疑惑想寻求一份确认。

世界观崩塌,除了生出求仙强大的心思,李鸿儒心中不免也有几分惶惶之感,难以探清楚前方的路。

人在迷茫之时,会追求一些虚无缥缈的信仰,又或求助鬼神之道。

李鸿儒心中有疑惑,他也有一份不甘。

荣才俊尚认命,他条件远不如对方之下又能好多少。

十八岁是道槛。

但通晓《九经》的难度太高。

李鸿儒至今也只是能对部分《九经》的内容背诵,难知其中真意。

以四门馆教学的水准,若是想从中领悟出大道,难度会甚高。

若将四门馆的助教和直讲比喻成普通教师,在太学中便是特级教师授课,而在国子学中则是超级教师。

双方的成绩自然有着天差地别。

平民能进入的最高学府四门馆,但这也是长安城权贵不成器子女来学习之处。

即便李鸿儒也有着几分无力感。

不是他不愿求学,而是老师难以解析明白,每日只是领读,少有通透。

《九经》晦涩难懂,李鸿儒难以琢磨明白。

常年下来的重复学习,即便耐心再好也被消磨干净,再无多少兴趣可言。

“叔父,唐皇果然有令,让魏徵持帝剑斩了泾河老龙敖浪,如今这线引已经点燃。”

“我已知。”

“泾河龙王虽小,那也是仙庭的官,咱们让仙庭难堪,西方佛陀真能介入到我们大唐的势力争夺中?”

“唐皇和帝后虽强,但只是借助国运气势在长安城无敌,他们此番必然会承受天庭的压力,需要拉其他势力入局平衡。”

“这只是我们道家和儒家的朝廷之争,冒然引入第三方破局会不会引发不可测变化?”

“此时只是下棋之初,至多能向后推测三步,我岂能窥知全貌,总归要多走几步才知,何况道家有前朝之事,此时一蹶不振,引流激活一番也是好事。”

……

李鸿儒不断朝着袁守城收摊走人的方向奔行之时,忽地听得细细的碎语。

他脚步稍微放慢,便听得了数句。

待得步伐一近,前方私语的两人顿时止住了声音,只是低头前行。

李鸿儒抬头,只见前方一道人持着卦幡,上书‘八字算命,铁口直断’,在那卦幡的下方,又标注着卦师袁守城数字。

李鸿儒一喜,他可算是追上人了。

“袁卦师,我有一问想请教您!”

李鸿儒快速步行超了前方那两人,拱手直接相问。

他发问之时,这才注意到道人相貌极为清奇不凡,看上去有着几分古风的飘逸,逼格较之瞎子要高上数个层次。

在袁守城的身边,是李鸿儒曾经远眺过一面的国子学第一高手,袁天纲。

李鸿儒的到来打断了两人低声交流,袁天纲显得稍微有些皱眉,瞧向李鸿儒之时眼中闪烁着某种异光。

这让李鸿儒敏锐觉察到了些许危险的意味。

这大致是他刚刚听到了不应该听取的话语。

此时还是白日,长安街中难有当街杀人的景象。

但术法诡异,荣才俊提及术法有着各类致死的手段。

遭遇袁天纲审视之时,饶是李鸿儒也有几分心悸,浑身冷汗不由涔涔滚落。

“出生平凡,难登大道,难有仙缘,前途无亮。”

不待李鸿儒发问,那手持卦幡的袁守城已经开口。

他这番开口让袁天纲顿时收敛了敌意,眼中异光一闪而逝。

若是一只蹦跶不起来的蚂蚱,即便知道得再多,也没什么作用。

袁守城这番话的助力让李鸿儒避免了一场麻烦。

但对方的话也让李鸿儒的心沉入谷底。

不需要他发问,对方就知晓他的来意。

这位卦师果然是有真本事。

谁都自命不凡,想着出人头地,李鸿儒也不例外。

他想问的无非是世界的认知和个人前程。

但袁守城这种真本事给人的感觉太坏了。

这是提前对他判了死刑。

书评(221)

我要评论
  • 说是一&,让魏

    “我听说是一位龙王犯事了,触了皇上的晦头,朝廷御旨下达,让魏大人砍那位龙王的脑袋。”

  • &到了。

    “必须的”荣才俊信誓旦旦道:“咱们午时三刻就能见到了。”

  • 正职在&身,适

    “魏大人是朝廷少有的文官大高手,又有御史台正职在身,适合监斩神官。”

  • 每年晋&儒的身

    四门馆每年晋升高就的学生有十余人,也从来不见李鸿儒的身影。

  • 其来的&下雨这

    半月之前,长安城确实有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损毁诸多,李鸿儒没想到下雨这种事情都还有后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