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儒确实出生于平凡普通。父亲李保国是东市一个卖布的商人,中无到有,李保国最后在长安城中位居了下去。也没大富,但也拥用小康。据李保国提到,数十年前皇室倾轧,有着纷争和大战乱。最后是而如今的唐皇上位。诸多人乘着这股风云之势巍然屹立上枝头,拥用大能力,成了父亲李保国是东市一个卖布的商人,从无到有,李保国最终在长安城中稳居了下来。。...

李鸿儒确实出生平凡。

父亲李保国是东市一个卖布的商人,从无到有,李保国最终在长安城中稳居了下来。

没有大富,但也拥有小康。

据李保国提及,数十年前皇室倾轧,有着纷争和大战乱。

最终是如今的唐皇上位。

诸多人乘着这股风云之势屹立上枝头,拥有大能力,成为高官世家等。

李保国能力有限,只是追随而行,最终在商业上有所发展。

李家衣食无忧,日子较之许多人都要过得好。

但真正盘算起来,李家确实只属于平凡的阶层。

没有祖辈蒙荫,也无顶层的人际关系,难于取得多少协助之力。

只是一眼,袁守城便已经看穿了李鸿儒身上的一切。

对一个常人而言,生活安康尚无问题,但想要突破这种阶层无疑是异想天开。

没有深厚的底蕴,即便逆天的机缘在眼前也难于拿取。

便如那读书者,十人之中便有九人都是愚笨不堪,大道在眼前,但难以做任何领悟。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明师,愿意放下身段耗费时间去指点一个尚未入门者。

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

对诸多学生而言,若是没有家世和底蕴,便只能寄予那一丝灵光开悟来通透诸多经书。

又或是如那苦修的和尚一样,常年坐禅,往返念动,一辈子将心思几乎放在一套经文上,最终悟出那奥妙。

“除了一世长寿,仙有什么好,我等褪了凡躯去那天庭不过是一默默无闻的低贱之民,还不如在尘世间轮回过得精彩。”

袁天纲的脸色有些傲然。

有袁守城这么一个叔父,他显然熟知诸多。

作为朝廷新贵,他此时意气风发,脑海中没有多少成仙的念头。

“他们占据了仙庭,形成了王朝,任何成仙者都要接受管辖和册封。”

“原来成仙求的是逍遥自在,此时成仙不过是去做一被约束之仙,毫无乐趣可言。”

“新仙哪有反抗的力量,他们这仙庭当真是稳的很。”

“道路千万条,但唯独修仙是死路一条,只能去仙庭当狗。”

“仙界虽好,但唯有人间界方是故乡。”

袁守城给李鸿儒免费相命,这也引发了一些话题。

袁守城和袁天纲相互低声交流,身影渐渐远去,李鸿儒这才晃晃脑袋清醒过来。

“呸,老子才不相信你们这些算命的胡说八道。”

李鸿儒狠狠的吐了一口。

在今天之前,他不相信算命。

只是承受了世界观的冲击,他急切想寻一些可能存在的人获知确定一些信息。

但这不意味着他就完全信任和相信对方提及的内容。

说到底,李鸿儒只是想着寻求一些心理上的安慰,也试图找出一点可能存在的方向。

这是人在迷茫之时容易产生的选择。

只是结果并不像李鸿儒所想的那样,求签拿到了一支下下签。

“人家还说我命由我不由天,天都由不得,我还由你一个算命的,哼哼哼~”

李鸿儒忿忿不平的哼哼唧唧好一会,这才抬腿往东市方向走。

两世为人,他心态倒还算好,没有完全陷入到这种话术中。

术法神妙不可言,但李鸿儒不信对方一眼就能断定他的一切。

若是恶语相向,李鸿儒能凭借“出生平凡,难登大道,难有仙缘,前途无亮”这句话送给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这是一句万金油的话。

只是袁守城知晓他来意,这倒是了不得的本领。

李鸿儒看看自己。

此时的自己只是十六岁,脸庞有着几分稚嫩,年龄尚还轻。

若是想相命,如他这种小年轻大都是问求学和前程之事。

李鸿儒想了一会,只觉自己找到了一些袁守城判断的依据。

瞎子尚能察言观色,何况是袁守城这种相命的术士。

他心中安慰了自己好一阵,袁守城给予的影响渐渐消除了下去。

“仙庭!”

当抹除自身的问题,他也偶有回想到两人低语时提及。

袁守城和袁天纲探讨中的仙确实与他理想中的仙不同。

倘若成仙只是充当仙庭中低贱的一员,需要接受管辖,这尘世间又能有多少大人物愿意去成仙。

本是天骄,重新化成低贱中的一员。

即便世界再好,那也难以安然处之。

“修仙死路一条。”

李鸿儒低声喃喃了袁天纲提及的一句话。

这算是一桩意外所获,至少让李鸿儒知晓了一些认知以外的内容。

此时夕阳西下,天色渐沉。

想起李保国的家规,需要固定时间回家吃饭,李鸿儒的腿脚不由快了数分,渐渐奔行起来。

从春熙大街踏出,又进入到另一条巷道。

待得小跑上十余分钟,他已经渐渐远离了长安城的西门区域。

街道没有路灯,显得有些阴暗。

此时,一些店铺和民居开始点燃灯烛,映射出点点光辉来。

大街上的人迅速稀少了下去。

偶见一些人影,也是急匆匆而行,寻找落脚之处。

除了每月特定的时日和每年的各种节日,长安城少有入夜之后的聚集之处。

大多人都是入夜即睡。

也有少部分有钱人早早寻了场地,开始寻欢作乐。

但相对而言,此时的大环境还算非常清明,少有龌龊之事。

一声入夜的打更声敲响,李鸿儒此时迈入的街道已经难见人影。

夜色渐浓,此时离东市博望街还有半小时左右的路程。

此番回去少不得又要被李保国骂两句,又要被客氏埋怨一番,李鸿儒想想这两口子就有些闷闷之感。

但想到荣才俊这两天会捣鼓的那套《明庭经》,他心中又开心起来。

再怎么说,这可能是一个新的起点,他依旧大道可期。

低沉的脚步声响荡在深巷中,随后又渐渐远去。

李鸿儒奔行之时,街上没了人影,入眼皆是黑暗。

此时依靠记忆和一些高楼中微暗的光亮前行,视线有限,这让他不得不稍微放缓脚步,防止自己不小心撞到什么。

快速行进之时,他只见前方一身穿白衣的秀士撑伞,在街头上一阵乱晃,不时摸着墙壁而行。

这显然也是个入夜未归的倒霉蛋。

“这儿是安居里街,前行百步进入到金穗街,你是打尖还是找回家的路,莫要走错……”

李鸿儒好心提醒一句之时,只见那白衣秀士放下雨伞,身体微微扭转朝向了他。

“还我命来!”

低沉的声音响起。

这也让李鸿儒头皮一阵发麻。

当拿下了雨伞,他分明看见,这白衣秀士一颗脑袋已经不翼而飞。

书评(137)

我要评论
  • 太久,&,等待

    龙王之事不需要等待太久,只要前往午门,等待到午时三刻便可验证。

  • 焉,有&,有地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

  • 诸多,&来没这

    世上神佛之道信念者诸多,烧香拜神者不在少数,但李鸿儒从来没这种念头。

  • 说今天&会在午

    “我听说今天有大事发生,魏大人会在午门监斩一位大人物!”

  • 时间天&民房近

    “咱们长安城前一段时间天降大雨,泾河水大涨,冲毁民房近千间,死伤数千人,城外那边一滴雨没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