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附近卫兵过多了。”“你虽然往前走,他们看不见你。”脚底生风,李鸿儒领着无头尸白衣秀士穿行得极快。待得夜色愈浓,他了会出现在了皇宫附近的大街,这儿值勤者甚众。卫士们明盔亮甲,刀剑跨越在腰。李鸿儒而已几眼扫过去的,就能察觉出这是一个个能砍脑袋“你尽管向前走,他们看不到你。”。...

“皇宫附近守卫太多了。”

“你尽管向前走,他们看不到你。”

脚底生风,李鸿儒领着无头白衣秀士行走得极快。

待得夜色愈浓,他已经出现在了皇宫附近的大街,这儿巡逻者甚众。

卫士们明盔亮甲,刀剑横跨在腰。

李鸿儒只是一眼扫过去,就能觉察出这是一个个能砍脑袋的狠人。

当然,是砍他的脑壳。

这些卫士很可能奈何不得这无头白衣秀士。

连发现的能力都没有,李鸿儒不觉得这些人有能耐将泾河老龙杀死。

至少也要有魏大人几成的功力,才可能胜出对方。

无头白衣秀士撑着雨伞行进之时,卫士们仿若眼瞎了一般,任由他们前行。

随着靠近皇城,李鸿儒心也忐忑起来。

他身在狼窝,这转眼又要进入到虎穴之中。

擅闯皇城亦是重罪,进去得越深,罪责越重,杖毙死刑很常见。

袁守城那一卦算的很准,若是他一不小心,今天很可能就是‘前途无亮’了。

“我投胎才十六年,没可能这么快又去投胎。”

李鸿儒觉得自己两辈子的时间加起来还没人家活一辈子长。

相较于这种修行千年的龙王,他更是活了点毛毛雨的时间。

“必须见到明天的太阳。”

什么大道可期都必须先放在一边,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活下来。

李鸿儒不断前行,也不断思索着应对的方法。

他不时看着四周,脑海中那点可怜的见识不断运转。

愈加接近午门,他心中也越是上下的厉害。

“那儿就是皇城的午门方向,进入后直通皇宫,只是皇宫的宫殿诸多,想分辨是件难事。”

“那你用处就……”

“我们前方不远处有一座观星楼,听说观星楼高三百尺,若我们进入观星楼,肯定能看到皇宫最中央之处,寻到最正确的方向。”

无头白衣秀士老生常谈时,李鸿儒迅速打断了对方即将吐出的话语。

碰上这种无视人命的千年老龙,他只能表现有用点,不至于被对方一把抓死。

闯皇宫是死罪,闯观星楼倒还不至于杖毙。

李鸿儒此前见识过观星楼吹散了高空乌云,对观星楼中高手有着一定的信心。

如今正值夜晚,处于观星的好时机,李鸿儒觉得观星楼中应该有人上班。

若是有大高手在观星侧位,或许就有人能发现到他们。

观星楼不仅楼高,楼层也复杂,若是产生混战,他也好趁乱下楼,或许能甩脱对方。

他提议了一番,见这白衣秀士凝身站立了数秒,随即才传声同意了下来。

他手指稍微一指,观星楼一扇门发出锁石声响,自动打开了来。

李鸿儒走在前方,白衣秀士则紧紧跟随在后方。

这幢高楼的中央是层层堆积的巨木,楼梯绕着巨木而上,每一层又能前往该层的房间。

李鸿儒此前随着荣才俊来过一次,此时也算是轻车熟路。

借助楼中微亮的灯光,他开始绕着楼梯盘旋而上。

“我听闻观星楼有几个高手,你走路时脚步轻巧一些,尽量避免被他们发现了。”

“没问题!”

重重踏步前行的李鸿儒顿时就将脚步放轻了下来。

虽然没了脑袋,但白衣秀士依旧有着一定的灵敏,他这行为倒不好做的太过。

但若是看到了观星楼中人,他脚步肯定要重一些,他就指望那些人发现来帮忙了。

“您这雨伞真神奇,他们压根就看不到我们。”

“这是太阴遮光伞,天色愈黑,遮光的效果就越强,甚至能达成隐形的效果。”

“太神奇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宝物。”

李鸿儒找了个话题,又赞上一句拍了个马屁。

科学的原理……

科学似乎也能解释这种宝物的原理。

但这太阴遮光伞作用只能算一般。

若是天色够黑,穿上一套黑衣,李鸿儒觉得那同样够遮光,能达成肉眼看上去隐形的效果。

当然,无头白衣秀士这把雨伞可以大摇大摆走就是了,比夜行衣方便一些,至少免了换装,在一些场合还可能发挥极强的作用。

“可惜我只是一条河的龙王,若是那海龙王的身家又要较之我丰盛太多,报仇想必是轻而易举了。”

“要不您回去找亲戚借点儿法宝”李鸿儒建议道。

“我身体和元神都被斩,只有七七四十九天可活,时间上来不及了。”

“那真是太遗憾了。”

李鸿儒的目光在太阴遮光伞上一扫而收。

若是有机会,他想拿了这把伞跑。

这倒不是他心生贪婪,而是对方缺了这把伞,身体便会显形,会遭遇皇城卫士们连连的追拦堵截。

而他更是能借助太阴遮光伞的能力,避开巡逻团,迅速逃离皇宫附近。

有逃出魔掌的心思,李鸿儒更是有了挡灾的想法。

他顺着楼梯而上。

此时,位于观星楼的位置愈加增高。

他也慢慢看到了一些观星测向的学子。

这些学子凝神观看夜空中的星芒,对他的到来充耳不闻。

“现在已经走了观星楼近半的层高,能看清楚皇宫了吗?”无头白衣秀士问道。

“勉勉强强,大致能区分一些方位,只是皇宫弯曲的道路甚多,此时又无多少灯光,看的并不是太清楚,可能需要更高一些的位置。”

凭栏观望十余秒,李鸿儒才回话。

他沉下心来,话语中真假掺杂。

欠缺了脑袋,白衣秀士似乎丢失了诸多,难以察觉出细微的表情,也难以感知清楚事态。

在那观星楼高层之处,李鸿儒已经敏锐觉察到有人将凝重的目光投向而来。

对方更多的将目光凝聚在他身上,而少有盯着无头白衣秀士,避免了惊扰。

此时他不仅要稳住白衣秀士,还需要不断向上,尽早与察觉他们的人物相遇。

“那便再往上走三层”无头白衣秀士回道:“这是钦天监台正李淳风的地盘,他是个有些本事的人物,我不欲与他冲突。”

“行,咱们就走三层的,到了地方看清楚就下去。”

李鸿儒顿时同意下来。

他脚步轻挪,开始缓缓而上。

步步踏足之时,他也在祈祷着有足够能力的大人物快点下来。

三层的楼高只是十米左右,楼梯盘旋而上总有终结之时。

李鸿儒驻在栏杆无人处,双目放眼看过皇宫。

不断扫视皇宫地形之时,他眼睛亦不时扫向上方。

“敖浪道友深夜到访,不知你有何心事未了?”

一道声音响起,李鸿儒只觉心头一松。

这是他此前听过的声音。

观星楼主李淳风。

书评(442)

我要评论
  • &特别适

    这是较之毛笔要更方便的书写工具,虽然书写不雅,但不需要研墨,特别适合用来传递小纸条。

  • &下雨这

    半月之前,长安城确实有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损毁诸多,李鸿儒没想到下雨这种事情都还有后续。

  • ,有地&…”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

  • 段,他&奉神像

    若说一些江湖骗术手段,他比寺庙那帮供奉神像的和尚道士玩得更溜。

  • &定制的

    他手中是李鸿儒专门定制的炭笔,这也是此时他与李鸿儒关系较好的原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