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3李鸿儒滑落观星赏月楼下层之时,摔得头昏眼花。宽幅震荡到脑海之时,难免也忽然发现了一点点太吾数据的异动。从一滑落到零,又从零持续上升到三,数据中的仙缘了有了变化。李鸿儒脑袋一时之间无法掉转回来,不很清楚此时为何数据有了提升。这好像是个浮动值,也可以持续上升,也震荡到脑海之时,不免也发觉了一点点太吾数据的异动。。...

仙缘:3

李鸿儒跌落观星楼下层之时,摔得头昏眼花。

震荡到脑海之时,不免也发觉了一点点太吾数据的异动。

从一跌落到零,又从零上升到三,数据中的仙缘已经有了变化。

李鸿儒脑袋一时难以调转过来,不清楚此时为何数据有了提升。

这似乎是个浮动值,可以上升,也可以归零。

若是归零之时,大概便是袁守城提及的‘难有仙缘’了。

想到自己还处于危险中,李鸿儒垂死之中挣扎而起。

他晃动脑袋想寻求一条生路之时,只听脑袋上那木板传来一阵破碎声,木板上露出了一只巨大的龙爪。

五个手臂粗细的空洞透出,那龙爪随即又缩了回去,显然是在找另外的支撑点。

李鸿儒正欲拔腿找往下方之处走,忽见那木板破碎处一把雨伞落下。

这是无头白衣秀士的太阴遮光伞。

大抵是对方龙化,此时没手拿捏这把雨伞,掉落在了地上,随着风一吹,更是抖落了下来。

巨大的风浪撞击声响彻在楼上。

李鸿儒眼睛一红,已经顺手捞上了这把雨伞。

万一楼塌,或许他还能借助雨伞带来的那点空气阻力下坠。

此时风浪颇急,若有几分逃生的契机,他坠下十七层也不是不能活。

“你们还我命来!”

一声声咆哮,也伴随着无头白龙疯狂的厮打。

“唐皇,你滚出来!”

“魏徵,魏徵!”

被李淳风发觉,此时显然已经难以潜入到皇宫中。

都已经死过一次了,诸多化成云烟,再难回来。

鼓动着龙尸,这条泾河老龙已经疯狂了起来。

“为什么是我倒霉,我明明卜了卦,即便相助魏徵一番也能脱身事外。”

李淳风传来闷闷的不解之声。

他操纵着狂风,与擅长行云布雨的龙王相撞在了一起。

每撞击一次,他就心疼一次。

“我的浑天黄道仪……”

“我的高空风向标……”

“全乱了呀,哎呀,本官,本官真是心疼!”

“你这死鬼,给我克制点啊!”

“你有话好好说!”

相较于泾河龙王的疯狂,李淳风显然有着克制。

他数次牵引,便是想着将这白龙引出观星楼。

但白龙无首,抱柱之下也难有多少离开的可能。

恶斗之时,引得大片震动和喧哗。

除了观星楼中元神高手入局,远处亦有两骑飞纵而来。

“呔,你这破落货,死后还冤魂不散,速速退去!”

一壮汉手持双锏,奔行之时已经迅速开口。

另一人手持长剑,凝神之时已经鼓起无边血气,人马缠绕在血气之中显得凶神恶煞。

待得靠近观星楼,这两人已经迅速冲撞,推开了观星楼大门,入了那门内。

只听一声炸雷般的声响,李鸿儒便见那弯弯曲曲缠绕数百米的龙躯猛然一缩,随即开始了盘旋上升。

“我的观星楼!鄂国公、护国公你们小心一点,不要打坏我的观星楼!”

李淳风发出一声大叫。

“敖浪,你已经被除仙籍,此时不过是一妖物,如今擅闯长安城,当诛!”

“若你好好投胎也便罢了,非要再来找我们麻烦,当真是想灰灰湮灭永不超生不成。”

两人气血之力极为雄厚,吐口发声之时,已经遥遥做了事态的回应。

“尉迟恭,秦叔宝,我只找魏徵和唐皇的麻烦,若你们找死,那便怨不得我下重手了。”

一声沉闷的声响,无首的白龙之躯迅速蠕动起来。

数百米之躯迅速开始了盘踞。

此时,观星楼中无数雨水雾气萦绕,隐约之间有了雷声的响动。

“要糟要糟,观星楼这是要完了。”

李淳风大叫一声,随即便听见了那楼脆脆的声响。

除了中央支撑柱,观星楼下方开始了层层的坍塌。

他掐着手指,道了一句‘拂尘’,随即便见那高空中一把拂尘落下。

挥动之时,那拂尘手柄前端的白色兽毛猛然延长到百米,缠住了那白龙之躯。

与此同时,观星楼底传来一阵阵冲撞的飞速踏步声响。

犹如两头潜藏在深渊的猛兽,鼓动着无边的凶煞之气,突袭飞奔了上来。

李鸿儒只觉一股血浪气息上冲,刚刚借着白龙身躯的收缩,下退一层的他迅速让出了位置。

猛烈的打击声顿时响起。

伴随着无头白龙的哀嚎,混乱的横扫顿时在观星楼中荡起。

李淳风那拂尘一扯之下,更是将这数百米长的龙躯迅速拉扯到了空中。

“大胆敖浪,竟敢在我长安城放肆!”

“仙庭居然将你尸首放出,他们这是要恶心谁?”

千余米外遥遥的两道声音传来,也伴随着两点金光的飞射。

“唐皇,帝后,你们终于出现了,莫要以为我奈何不得你们!”

金光钉在白龙身躯之上,两道裂缝顿显,身躯层层瓦解的声响传来,无头白龙身体颓然落下。

那皇城中央顿时传来了一声闷哼声响。

“吾皇遭它元神暗算了!”

“不好,有人在泾河龙王身上动了手脚!”

尉迟恭和秦叔宝嚷嚷之时,只见李淳风已经朝着皇宫驾风而去。

庞大的龙尸坠落之时,已经化成了一块块血肉,随即又碎裂成粉糜,落了满地的血水。

“他没了脑袋,三魂七魄散了不少,难有多少神智,满脑袋都是复仇念想,应该难以找到位置。”

“也不知这老龙王是如何进入到皇城中的?莫不是他们直接送到这儿?”

眼见尉迟恭和秦叔宝如风一般从楼梯上往下飞纵,李鸿儒一颗吊起的心思总算放下了一些。

若唐皇都遭了暗算,顺手清算一番,他这种小布丁应该随手就砍死了。

他撑着太阴遮光伞,心中满是忐忑。

看着摇摇欲坠的观星楼,他脚步顿时加快了一些。

此时观星楼的灯光被扫灭了大半,他需得趁乱走快一些。

太阴遮光伞在光亮处效果颇差,此前的泾河龙王就被他看了个正着,李鸿儒也担心自己被其他人看到。

若是被逮到了,这是有理也说不清。

何况他也没什么理,当了泾河龙王的带路党,随便一宣判就该砍脑袋。

沿着半损坏的楼梯而下,李鸿儒还看到了十余位观星楼的成员正在逃命。

他撑着太阴遮光伞,脚步加快了数分,跟随这些人一伙钻了出去。

书评(377)

我要评论
  • 引到了&沉迷在

    最肝的单机游戏,自然也吸引到了无数单机爱好者,让无数人沉迷在这个沙盒游戏世界中。

  • 诸多,&后续。

    半月之前,长安城确实有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损毁诸多,李鸿儒没想到下雨这种事情都还有后续。

  • &那龙得

    “还要带宝镜观看,那龙得有多小?莫非只有手指粗细不成?”李鸿儒奇道。

  • 削尖一&点。

    眼见炭笔写没了半截,荣才俊开始在配剑上刮蹭,将那炭笔头削尖一点。

  • 从四门&馆前往

    从四门馆前往午门的距离并不算太远,李鸿儒决定跟随去看看热闹。

  • 鸿儒就&没听说

    在长安城居住了十几年,李鸿儒就没听说过朝廷有什么神官的职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