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两金,十两银。虽有百两白银的家底,但李鸿儒确实是第一次拿下金子。他此前的钱财来路纯碎靠私下里完成交易,来路看起来有些不正。金子亦是大额完成交易才用的的财富,钱财中并没有在内金子。即使想拿白银去钱庄可兑换,以他的年龄也有一些难度,容易惹上是非。尉迟敏轩的出虽有百两白银的家底,但李鸿儒确实是第一次拿到金子。。...

一两金,十两银。

虽有百两白银的家底,但李鸿儒确实是第一次拿到金子。

他此前的钱财来路纯粹靠私下交易,来路显得有些不正。

金子亦是大额交易才用到的财富,钱财中并未包括金子。

即便想拿白银去钱庄兑换,以他的年龄也有一些难度,容易招惹是非。

尉迟宝琳的出价不低。

或许是昨天观星楼卖诗词,今天又做了半首,尉迟宝琳直接开了个买半首诗的价格。

又或许是这位爷出手不凡,消费是以金这个单位为起点。

想想自己每天只是用用铜板,李鸿儒只觉这中间的差距太大了。

让李鸿儒惊醒的是脑海中浮现的一道小提示。

自从使用了神仙粉,太吾的数据似乎有了一些变化,从死板慢慢运转了起来。

“炼化!”

“同意!”

“你倒是开机运行啊!”

仗着自己小有家底,李鸿儒并不介意尝试一下这种小提示可能引发的后果。

他心念了两下,又嘀咕了一句,但手中的黄金没有一点点变化。

这让李鸿儒有点小尴尬。

他目送尉迟宝琳穿戴着披风,乘着枣红马得意而去,这才迎向李保国询问的眼神。

“他只是一点小意思,没多少钱”李鸿儒厚着脸皮嚷嚷道。

太吾的数据里就搞明白了仙缘的用处,金子留着还有几分作用,李鸿儒此时也不欲交上去。

“小意思?那是卖了几个铜板?”

金子体积小,尉迟宝琳抓出来时和给两枚铜板没什么区别,这让李保国兴趣怏怏起来,感觉卖的这个披风不值钱。

好不容易见个大世家的子弟,收入与卖普通人没区别。

他嚷嚷两声,当下懒得再关注,忙着去将那有味道的布匹一匹一匹往外搬。

“另一件还需要裁缝吗?”客氏问道:“我今天买了一些肉,那卖肉的邢屠夫也回了生意,想着给自己添件好衣裳。”

制作披风的流程很简单,但获利太少的情况下,事情的忙碌可以分个先后。

客氏想着去给那刑屠夫做衣裳,随即便听李鸿儒嘀嘀咕咕了过来。

“这么多!”

客氏抚着额头,顿时感觉眼前一阵发黑。

想象中的两个铜板变成了二两黄金,这和想象中的差距有点大。

怎么说也是母亲和儿子的关系更为密切一些,李保国不知道李鸿儒的小金库,客氏则是知道一些,只是不清楚详细。

“这金子我还有些用处,我去楼上折二十两碎银过来做账。”

“你还存了这么多银两?”

“只是一点点,你知道我那些同学都很有身家,随手漏点油水都够咱们家吃的,就是爹……”

李鸿儒好一阵嘀咕。

若李保国没那么严苛保守,他的小金库早就用来填补家里经济的空白了。

“你别怨你爹,他常常管教你,只是怕你走了野路子去捞财,你那经营又没挂牌拿牙帖,万一被人告官便是件麻烦事。”

“我只是和同窗做些对等的交换,没有盈利性行为,不算经营。”

“待你再大一些,有个可靠的事情,就慢慢将那些钱财路子转正,你现在还是要多多读书,不要分心在这些俗事上……”

客氏低声叮嘱了数句。

她这才拿着李鸿儒那二十两碎银去做账。

有尉迟宝琳这么一个大客,顿时就洗白了二十两纹银。

这不免因为生意额度暴涨,以后要多纳一笔税,但钱财来源顿时就正当了,一切可以溯源追查。

李鸿儒有一些现代商业的习惯,但他一些行为并不在当前律法允许的范围内。

若是盘算起来,他这相当于黑市的私下售卖交易行为。

只是交易的数位同窗后台比较硬,众人见了喜爱之物,脑袋中也少有考虑这些事情。

被客氏提醒,李鸿儒此时也多了个心眼。

低调尚还好,若是树大招风时不免也可能出现一些意外。

他钱财来源有些难以牵扯明白,若太吾能炼化吸收一些财富,那倒是一件好事,可以绝掉后患,难于查证。

只是如何炼化是件麻烦之事。

李鸿儒实验数次未果,最终只能闷闷的去了四门馆。

除了继续从《九经》中划重点,研究儒家浩然正气的源头,他今天还能拿到荣才俊提供的《明庭经》。

课堂之上,荣才俊稳如老狗,一言不语,仿若无事一般,满脸的镇定。

李鸿儒则不断划着《九经》中诸多重点。

但凡偷了家里的东西,一般便是荣才俊那种状态,看上去是条老狗模样,实则内心慌得一比。

李鸿儒此时也不催促。

拿了他的望远镜,没可能不付出一些代价。

他也是集了多年才置换了两块合适的透明水晶,最终做了成品。

《明庭经》对他而言是珍稀,望远镜对荣才俊也不可多得。

待得下了课堂,荣才俊这才微微招了招手,两人齐齐上了马车。

“去博望街李氏布店!”

荣才俊对着车夫喊了一句,随即才靠向了李鸿儒。

这是要护送《明庭经》到家了。

他的手有些抖,半响才从怀中摸出一册包裹了黄布的书册。

连续翻了数次,李鸿儒已经见得书册上标注的‘明庭’二字。

“我觉得自己最多能撑十天”荣才俊哆嗦道:“你尽早点看,也尽早点还我。”

“要不咱们别换了,尉迟宝琳对宝镜也很有兴趣”李鸿儒笑道。

最初协商是一个月的观看时间,后来又到半个月,再到如今的十天。

李鸿儒内心极为渴望的这册书籍,但他又不是什么天才,能几天研究明白一册书籍。

这些修炼之术不仅有风险,诸多誊写之处更是意义含糊,晦涩难懂,需要他查找备注。

钻研的时间少不了。

若是草草看上一遍,李鸿儒觉得自己有点亏。

“别啊!”

听得李鸿儒提醒一声,荣才俊顿时就清醒了回来,手脚也不哆嗦了。

对荣家而言的家底秘籍,在尉迟家或许只是二三流。

荣才俊记得尉迟宝琳对望远镜确实极有兴趣。

只是终归对方有些名门气度,没有强行夺人所爱。

但若是交易不成,李鸿儒另找尉迟宝琳那又是另外一说。

“其实这书就那么回事,咱们这半桶水的知识根本看不懂,你看上一两遍可能就没兴趣了,兴许还不需要花费十天。”

他解释了一句,又介绍了一番自己此前不信邪观看的经验。

荣才俊难有多少可能进行自我修炼,而指导修炼亦是困难重重。

这大抵相当于众人尚还在学习《高数》,转眼又需要去研究《微积分》,还需拿出研究报告一般。

自己难明,师傅也难教。

没有足够的基础,文人们的修行寸步难行。

对一般人而言,练武基本只是强身健体,习文则会几句之乎者也。

李鸿儒将《明庭经》拿到手。

翻看之时,晦涩难懂的感觉顿时就涌上了心头。

但他也收到了一条额外提示的信息。

书评(317)

我要评论
  • &有天道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

  • 各类传&闻。

    若无脑海中那东西,说不定他与其他人并无多少区别,信仰神佛仙道,迷信各类传闻。

  • “咱们&雨没降

    “咱们长安城前一段时间天降大雨,泾河水大涨,冲毁民房近千间,死伤数千人,城外那边一滴雨没降。”

  • 太吾各&每个人

    太吾各类设置繁杂,每个人选择不同,际遇不同,后果也不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