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需得很清楚,并不每个人都能融炼妖魔的力量,有人一次失败,也就有人会一次失败。”看见李鸿儒那套空艇术装置,梨花恍然大悟这类障眼法原理之时,心下也不由得有着几分敬佩其中的精妙绝伦构思。这是借助支柱和衣服通过的简单的搭配,行成类似于障眼法空艇的不存在。倘若遮盖得好见到李鸿儒那套浮空术装置,梨花恍然大悟这类障眼法原理之时,心下也不由有着几分佩服其中的精妙构思。。...

“你需得清楚,并非每个人都能融炼妖物的力量,有人成功,也就有人会失败。”

见到李鸿儒那套浮空术装置,梨花恍然大悟这类障眼法原理之时,心下也不由有着几分佩服其中的精妙构思。

这是利用支柱和衣服进行的简单搭配,形成类似障眼法浮空的存在。

若是遮掩得好,普通人一时难以看出其中的本质。

这类道具用来做江湖卖艺是再好不过了。

交易继续进行。

梨花亦将自己的小布包打开。

在她的布包内,放置着数个瓶瓶罐罐。

尽管进行了密封,李鸿儒依旧闻到了一丝腥臭。

两人此时回到了李氏布店,位于李鸿儒的房间内。

融炼妖物力量需要避免被惊扰,饶是李鸿儒也有着几分谨慎。

为了这一次尝试,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若是失败,他便是颗粒无收。

除了付出浮空术装置,他还会付出望远镜交换而来的《明庭经》,研究太吾数据作用也会陷入到难解的地步。

从此老老实实读书,研究儒家浩然正气。

又一步步累积,再度积蓄一些资本。

李鸿儒想想,自己的计划大抵便是如此了。

任何肝游戏者,都是用漫长的时间来换取短暂的快活,远不像RMB玩家,想什么时候快活就什么时候快活。

李鸿儒心中老神定定。

听着梨花不断叙说,他亦不断调整着自己心态。

想得到,必然有付出,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不论妖物的力量,还是太吾数据,又或其他,一切都是如此。

在食铁妖兽的材料中,包括这种妖兽的牙粉,一颗胃膜,一瓶妖血。

牙粉可以让牙齿坚固,将硬物咬碎成渣渣,进而吞入食道。

胃膜可以改善人体食道和胃部,形成特殊的消化能力。

而妖血则是引燃食铁妖兽的喜好吞噬金属的能力,也激活着胃膜和食道等处的改善。

“你无法将这种妖力作用转化到身体,以后五谷轮回时不免有些困难,需要提前做一些心理准备啊!”

梨花再次提醒了李鸿儒一番。

她觉得李鸿儒年纪轻轻的,又无发生被妖物弄到家破人亡的事件,脑袋里居然想着吸收妖力。

这显得有点不正常,梨花也尽自己力量劝说一番。

若食铁妖兽的能力上佳,她自己早就用了,又或是拿去交换,或直接换取钱财。

这是用不掉,她才存留了下来。

外界并非妖物遍地,这种材料多少也算稀有,只是难卖而已。

此时间接卖出了这份材料,她有几分开心,但她也如一些老板一样,怕自己做了亏心生意害了人,止不住的提醒。

“放心吧,我只是感受一番妖物的力量,若是没什么作用,到时候便取了药材熬制,驱除掉影响。”

融合初期,妖力尚不明显,驱除的代价并不高,李鸿儒觉得自己能承受。

至于五谷轮回困难,那都不叫事,他肚子里还有一块黄金呢,到时大概能体验一番什么叫轮回的困难。

“那我来了!”梨花小心翼翼道。

“来吧!”

李鸿儒看着梨花手中的钳锤,顿时一脸苦唧唧的张开了嘴巴。

钳锤是梨花用来拔取妖物身体部位的小工具。

这柄带着钳子和锤子功能的小工具借用了杠杆的力量,非常好用。

想利用食铁妖兽的牙粉,这不免要将他牙齿松动松动,让牙龈接受另外一种生长的模式。

出点血在所难免。

“有点疼,你忍着点啊!”

“我知道了,你动作快点!”

两人一阵交流之时,梨花已经已经举起了钳锤,迅速一撬,又连连进行着捶打。

李鸿儒只觉一股巨疼弥漫过脑袋。

牙疼的威力可能较之捅上一刀来得更为难受。

尤其梨花尽心尽力,精准控制,三十二颗牙齿一颗都没落下。

李鸿儒的口水,血水,汗水,眼泪顿时就喷涌了出来。

“啊~”

他惨叫一声时,梨花已经将一团毛巾塞进了李鸿儒嘴中。

“要碎掉了!”

生孩子还能咬咬牙,牙齿全体造反时,李鸿儒连咬牙的能力都没有。

他死死捏着床边的衣服架,硬生生将那木架掰断时,才感觉巨疼缓减,脑袋能承受下来。

“我跟你说,牙神经具备很强的敏感性,疼痛感极强,仅次于JJ被爆踢。”

他咬着毛巾,含糊不清的进行着一些科普,也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

“你忍着点,上了牙粉就没那么疼了。”

见得李鸿儒恢复到正常,梨花迅速扯掉毛巾。

她小心翼翼的拿上放血的小勺,沾了一点点食铁妖兽的牙粉,对着李鸿儒牙齿轻轻倒了下去。

一股麻木的感觉顿时涌上了李鸿儒心头。

他只觉沾了牙粉的那颗牙齿没了什么痛觉。

“我听一些除妖人介绍过,初步融合食铁妖兽牙齿后,你的牙齿大致相当于狗牙,能咬穿诸多骨头。”

融合的第一步极为成功,李鸿儒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中止融合。

诸多牙齿被撬松,又撒上了牙粉。

此时李鸿儒砸吧砸吧了一下嘴巴,似乎还很适应这副新牙。

梨花对李鸿儒的状况很满意。

最困难的第一步过去,接下来便要简单许多了。

“都要吃掉?”

李鸿儒皱着眉头,看着侵泡在食铁妖兽胃液中的那层膜,还有妖血。

这是两样极为腥臭之物,也不知梨花放置了多久。

胃膜的溶液中更是能直接看到李鸿儒极为熟悉的三氧化二铁。

吞噬这样的东西,李鸿儒觉得自己很可能会金属中毒。

“都要吞掉,这会让你身体初步适应吞噬金铁的能力”梨花认真道:“你不能吐,若是将食铁妖兽的胃膜吐出来,那就只有一副狗牙的收获了,没有妖血的贯通,随着时间过去,牙齿也会慢慢恢复到原样。”

“真是要命,这能力来得太困难了!”

李鸿儒头疼的嚷嚷一声。

只是为了一次验证,他付出的代价有点大。

但不验证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一切难有撤退可言!

为了研究和自身发展,他与诸多疯子科学家没区别,会做出尝试。

“您还算幸运的呢,我们获取能力的时候都是自己动手!”梨花道。

“自己动手……”

若是需要自己撬松三十二颗牙齿,李鸿儒觉得这辈子就这么过过也挺好,他对自己下不了那狠手。

洋溢着金属味,又混合着腐烂腥臭的胃膜溶液被李鸿儒皱着眉头吞下。

转眼间,梨花又将妖血递了过来。

感受着喉咙的不适,肠胃的翻滚,还有时不时呼出的腥臭味。

李鸿儒一口苦水冒出。

他紧闭着牙齿,又硬生生的吞咽了下去。

看着还剩下的妖血,他深深呼了一口气,同样一口抿了下去。

体内一种奇妙的感觉顿时油然而生。

书评(276)

我要评论
  • 佛之道&诸多,

    世上神佛之道信念者诸多,烧香拜神者不在少数,但李鸿儒从来没这种念头。

  • 看了看&他不禁

    他极为疑惑的看了看窗外的蓝天,思及长安城时不时流传的一些蛊惑之言,他不禁摇了摇头。

  • 戏,自&者,让

    最肝的单机游戏,自然也吸引到了无数单机爱好者,让无数人沉迷在这个沙盒游戏世界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