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十步杀一人,千里没留行,这人的功夫要得,这马是要得,跑的贼快贼远。”“鸿儒兄那真不辜负才子之名!”“好后悔当初,我所以等一等的。”“是呀,为什么后面除了更好的诗词啊!”“你们莫要出了低价。”“出不起拍价就转让方给我呀,我和你们换。”……“鸿儒兄当真不负才子之名!”。...

“妙!”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人的功夫要得,这马也是要得,跑的贼快贼远。”

“鸿儒兄当真不负才子之名!”

“好后悔,我应该等一等的。”

“就是呀,为什么后面还有更好的诗词啊!”

“你们莫要出了低价。”

“出不起价就转让给我呀,我和你们换。”

……

李氏布店中,青年们纷纷开口。

十三人。

李鸿儒也题了十三句诗。

不免也有一些诗词有了新解。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大伙儿开心就好。

大伙儿开心,花钱就会痛快,他也跟着开心。

不断揉搓着自己的脑袋,李鸿儒看上去显得有几分头疼。

他情真意切的表演搏得了不少同情分加成。

也让众人停下了继续讨要诗词。

不免出现一些极品的诗词,这让众人有了一些小争议。

但争议消失得也快。

符合自己风采的诗词值一个好价钱。

有道是千金买马骨,他们在诗词上花些钱就很自然了。

李鸿儒并非名人,但尉迟宝琳拿着李鸿儒的诗词受了皇上的嘉奖。

这便是身价。

李鸿儒难有大儒一诗千金的可能,但值几金却不成问题。

这些诗词简单,朗朗上口,远无深奥与晦涩可言,只需一听便能知晓其内在的意思,即便只有两句也能拿出来显摆一番。

武者们喜欢这种简单作风。

若是那晦涩难明的,他们也看不懂,还需要去问人解释。

一则则诗文被李鸿儒誊写下来,又递交了客氏。

这一次,除了打上李氏布店的小标记,还会在披风合适之处划定区域绣上诗文。

这是独一无二的披风。

每一则诗文处都会有诸人各自的名字。

当赋予了内在的含义,一切都变得不同了起来,

众青年付了钱财,不免也有几分心焦,恨不得现在就有现货。

李鸿儒此时却是有点头大,他得好好想想怎么才能将这四十余两的黄金和白银骗到手。

这次来的人多,又一次次给钱,有给他的,也有给客氏的,还有给李保国的。

此时没法瞒过李保国了。

若是往常,他自然是要上缴李保国用于规划的,但这次他真有一些急需。

待得再过几天归还《明庭经》,他算是花了钱,又亏了物,竹篮打水一场空。

多少要花上五十金尝试一番,李鸿儒觉得自己才会甘心。

成则拥有一定能力,不成也好让他死心。

太吾的数据是否能影响到现实,又以什么样的标准做判定,这是李鸿儒当前难以理解的问题。

便如同他具备的食铁妖兽之力一样,他只能慢慢摸索前行。

能炼化到金铁,他是否可以炼化矿石,炼化木材,炼化布帛……

李鸿儒脑袋中有不少想法。

他好一阵蠢蠢欲动。

待得众人心满意足完成购物,约定下次取货的时间,齐齐散去,李鸿儒才将目光放向一旁的李保国。

此时的李保国手有点哆嗦。

待得众人出了布店的们,他额头上的冷汗顿时齐齐冒了出来。

钱财不断消耗,也不断进货,李保国没拥有过什么大钱财。

而四十余两的黄金和白银,这钱财较之将李氏布店卖出价格要更高。

这辈子都不曾想过的金银放在手上,李保国只觉人轻飘飘的,彷佛飘荡到了云端之上,有着各种不真实。

他此时沉浸在自己的激动小情绪中,双耳难听外界声响。

“你要支用这些金银?”

“是的,娘亲,我还想向上爬一爬!”

客氏和李鸿儒的对话让他稍微回神了一些。

“什么支用,什么爬一爬?”

李保国瞪大眼睛,觉得自己少听了一些内容。

但客氏和李鸿儒这是在谈他手上的那些金银。

“我从荣家换了一册《明庭经》,我想多借一些时日来做领悟,只是每日需要耗费一些金银。”

对爹娘说实话没问题,但李鸿儒担心客氏和李保国难以接受一些事情。

比如他会将黄金吞到肚子里消耗掉。

比如他身体具备的妖物力量。

又比如他所做的事情都只是赌。

赌赢了,他会多一条路。

赌输了,练功房对《明庭经》无用,血本无归。

李鸿儒难以叙说。

他总归是有着一丝不甘,想着尝试一番。

知晓了世界的不同,他也向往更高,确实想向上爬一爬,而不至于十余年后接李保国的布店生意,过着泯然众人的生活。

“《明庭经》……”

李保国自然清楚荣才俊三天前送李鸿儒回东市。

原地想着两人是同窗交好,他没想到还涉及私下的生意。

客氏偶尔也透个风,稍微提及一些。

但他不赞同李鸿儒私下做生意捞钱财。

可想到自己家的资本,李保国也不由沉默了下来。

即便下一代愿意拼命努力,但也需要方向,更需要一条可走的道路。

他何尝不清楚李旦在祝氏剑堂只是一个肉靶子,经常被打到身体负伤。

没有底蕴,没有指导,起步晚,李旦难有多少成就可言。

但李保国总归是想着,若李旦有一些实力,可以进入到朝廷一些部门中,即便是当个小巡捕,那也较之他做生意要好上许多。

他看着李鸿儒拿着的那册《明庭经》,待得李鸿儒翻开,那是一片片他看不懂的文字。

诸字难识,又晦涩难懂。

他看了数秒,只觉已经明白李鸿儒为何需要更长时间观看的原因。

这是李保国第一次见识到世家的修炼书册。

也是李鸿儒第一次接触朝廷世家的修炼法。

“你是读书人,比你哥哥聪明,以后要多帮帮他。”

李保国最终叹了一口气,将装着金银的小箱子递给了李鸿儒。

“如果你钱财不够用,到时再找我拿,若你能学得一鳞半爪,我将这布店卖了也值得。”

他定下了心思,倒也不拖子女的后腿。

龙生龙凤生凤,但他李保国的儿子也不会只是个卖布的。

李旦还未有丝毫成就,但李鸿儒已经初露头角。

不提观星楼卖诗,只是此时吟诗卖披风,就产出了他这辈子都未曾累积的财富。

让李鸿儒到四门馆读书不亏,李鸿儒继续学下去也不会亏。

李保国和客氏对望一眼,看着一脸喜色的李鸿儒,目送李鸿儒迅速上了楼去。

“终于齐了。”

只要让人去钱庄将一些白银兑换成黄金,五十两黄金便能凑齐。

书评(376)

我要评论
  • 引到了&无数人

    最肝的单机游戏,自然也吸引到了无数单机爱好者,让无数人沉迷在这个沙盒游戏世界中。

  • 每个人&,后果

    太吾各类设置繁杂,每个人选择不同,际遇不同,后果也不同。

  • 儒专门&与李鸿

    他手中是李鸿儒专门定制的炭笔,这也是此时他与李鸿儒关系较好的原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