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双目的投射技术,练剑房中显露出《明庭经》的形象。这时,书页翻弄,练剑房的认真研读能力摧动。李鸿儒只觉脑海中有了某种更加通透。他放目看向手中的书,只觉此前那些晦涩难懂未明的文字和图片在慢慢的转化成成另外一幅模样。一切仿似拨乱反正。又仿似文言文转化成成了白话文,让此时,书页翻动,练功房的研读能力催动。。...

通过双目的投射,练功房中显出《明庭经》的形象。

此时,书页翻动,练功房的研读能力催动。

李鸿儒只觉脑海中有了某种通透。

他放目看向手中的书,只觉此前那些晦涩不明的文字和图片在慢慢转化成另外一幅模样。

一切彷佛拨乱反正。

又彷佛文言文转化成了白话文,让人变得通俗易懂。

随着时间不断过去,《明庭经》上一道道新的文字开始显现出来。

这是与此前《明庭经》完全不同的内容。

也是李鸿儒难以看透的内容。

与夹杂在《九经》中的儒家浩然正气不同,这是大人物采用特殊方式书写。

普通人观看是一种效果,而具备能力者观看又是另外一种显示效果。

同样的书,不同的人观看则有着不同的结果。

有人一朝顿悟,有人观阅百次也无可奈何。

这是一种限制,但也是一种筛选。

需要过滤掉能力不足者去尝试修炼,避免走火入魔。

修炼之道,一路披荆斩棘,无不充斥凶险。

倘若这第一关都难过,后续则更难言。

有人激流猛进,也有人不得不遵循家族意见,放弃这条道路。

首次接触到文人修炼法,李鸿儒瞪大着眼睛,他翻动着《明庭经》,全身心已经投入了进去

一扇新世界的大门由此打开。

明庭,明的是天庭。

天庭是人的额头,向来就有着天庭饱满寓意吉祥。

天庭盖含额头上、中、下部。

前额之上部主推理、中部主记忆、下部主直观。

当运转《明庭经》,天庭缺陷者有着慢慢填补和充盈的力量,也能让自己智力更为成熟。

而最重要之处,在天庭之下,蕴藏着天眼。

《明庭经》大成之时,开的便是天眼。

天眼能直接感官到世界更为丰富色彩的能力,也能直观到元神,更有着审视自身上下的能力。

这对文人凝练元神有着无可比拟的裨益。

可以说,《明庭经》开启的天眼是凝聚元神的一道重要前提和助力。

“借助神仙粉刺激,有一定概率增加开启天眼能力。”

一道小标注映入眼帘,李鸿儒心中已经有了几分明了。

荣家的神仙粉刺激眼睛,能临时开启天眼,也无怪荣才俊能搞到私货,这是修炼《明庭经》的辅助药物。

能明确表示可以开启天眼,荣家这套手抄秘籍的完整性便极高了。

大抵是荣家有了某些修改,可以借助药物之功,变得更为适合自身修炼。

李鸿儒心下清楚,观看时一阵阵明悟浮过心头。

他开启了练功房研读能力,沉浸于这种观阅之中。

观看到奥妙之处,李鸿儒不免也浮现了几分笑意。

待得他睁眼,只觉身体有了虚浮。

从沉浸之中清醒,李鸿儒余光扫视,只见桌前不远处,荣才俊一脸矛盾心态的看着自己。

“咦,才俊兄,你还没走?”

李鸿儒用力的张开嘴巴,口中嘟囔了一句,随即便见荣才俊站起了身来。

“莫非你明悟了这套经文?”

荣才俊眼神中有着期盼,但似乎又希望李鸿儒否认。

他没有回答李鸿儒的问题,反而询问李鸿儒观看《明庭经》的结果。

“只是略有所感,窥得了一丝奥妙。”

李鸿儒伸了伸手脚,一阵阵发麻和身体无力感传来,他顿时感觉脑袋有点晕。

肚子中存留的一个金属小硬块不翼而飞,李鸿儒觉得自己学习的时间可能有点长。

“奥妙,为何你能领悟到《明庭经》的奥秘,我曾经日夜观看也不曾领悟到任何奥妙”荣才俊低声道:“是我不够努力,还是如父亲所说,我没了定数。”

只是借出书籍,荣才俊便眼睁睁的看着李鸿儒靠着《明庭经》进入到明悟之中。

李鸿儒明悟的时间有点长,也幸得他前来,才阻止了李保国和客氏想将李鸿儒送医的行动。

他脸上有羡慕,也有质疑,更有着闪现的一丝希望感。

同样没有修炼出浩然正气,李鸿儒已经窥得了一丝奥妙。

观看书进入到明悟,不管有没有将《明庭经》修行而成,但对方至少打下了一个基础。

若他有这种基础……

李鸿儒有这种基础也难腾飞,但他只要有这种基础,变能一步步走向更高。

荣才俊眼神复杂。

这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能理解。

他最终抱拳道了一声恭喜。

眼见李鸿儒虚浮,腿脚难行,他还助力推拿按摩了一番。

半响,李鸿儒的感知才渐渐恢复。

“也不知你什么时候开始的明悟,我爹是今天晚上会回来。”

荣才俊这么一说,李鸿儒便很清楚自己学习的时间有多长了。

若没什么意外,他大概够着了四门馆自动劝退的标准。

此前钻研过两天,又吞食了五天的黄金,此番明悟大概花费了三天的时间。

而荣才俊今天也需要将《明庭经》携带回荣府,免得遭殃。

李鸿儒顾不上自己年尾大概率会被四门馆除名的患得患失心情,此刻他肚子空空,身体中更有着无时不刻对饮水的需求。

他低低囔了一声,荣才俊已经取了一壶水送到嘴边。

李鸿儒用力张开嘴巴,只觉身体一些知觉恢复之后,他的喉咙犹如水流枯竭的大地,满满都是裂开的沟壑。

清水灌进喉咙,李鸿儒只觉一股股甘甜。

他运用练功房研读能力耗费的时间有些长。

此番不仅有荣才俊协助,还有身体具备的食铁妖兽力量,一些金属的融炼有效延长了他的存活时间。

否则不吃不喝还需耗费脑力的情况下,他身体的素质难于存活三天。

练功房带来了极为强大的能力,直接破除虚妄,观看到真实,让他陷入到明悟中。

但练功房也存在着缺陷。

研读开启,李鸿儒很难走出明悟书籍的状态。

朝闻道夕死可矣或许能形容明悟。

一旦开启研读,只有研读完书籍,才会结束这种明悟。

若研读的书籍更为深奥一些……

李鸿儒想想也不由有几分胆寒。

那或许他就会这么拿着书含笑九泉。

他需要增强身体的能力,也需要强化练功房,将练功房升级。

好不容易让身体达成一定条件,李鸿儒舍不得自己放弃这道能力。

擅长明悟是一种能力,擅长修炼是一种能力,擅长剑术,擅长刀术,如梨花一样借用妖兽力量也是能力……

诸多能力并无多少高下之分。

但若将一种能力发挥到极致,便会带来可观的帮助。

《明庭经》的诸多奥妙不时浮过脑海,倘若身体具备修炼的能力,李鸿儒觉得自己瞬间就能入门。

这是一道李鸿儒并不想放弃的能力。

他此时难有多少底蕴可言,若是恰逢机会,只有抓住每一个可能观看秘籍的时机,用最短的时间明悟记忆下来。

如此,他才有向上的希望。

书评(354)

我要评论
  • 太久,&。

    龙王之事不需要等待太久,只要前往午门,等待到午时三刻便可验证。

  • 学官,&已经入

    骆永思是朝廷封赐的学官,已经入了文官的品阶,诸多学生即便听得乏味,也要保持脸上的笑容,免得恶了这位大人。

  • 那龙得&指粗细

    “还要带宝镜观看,那龙得有多小?莫非只有手指粗细不成?”李鸿儒奇道。

  • “虽然&丢不起

    “虽然犯事被抓了小辫子,但仙庭丢不起这个脸,肯定是绑在高空,咱们能杀就给咱们杀,要是杀不了也是咱们自己能耐不行,这事就揭过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