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过一次以及使用太吾的非常危险经验,李鸿儒这时谨慎当心了许多。认真研读秘籍有风险,对于一切未知的修佛和突破,那更需万分当心。除了辟谷丸,他还嘱咐了李保国等人。此前他需要考虑锻炼身体,待得扫清羸弱,身体孔武有力才另做计划。又或他将练剑房等级提高得更高。但有了辟谷丸研读秘籍有风险,对于未知的修行和突破,那更需要万分小心。。...

有过一次使用太吾的危险经验,李鸿儒此时谨慎了许多。

研读秘籍有风险,对于未知的修行和突破,那更需要万分小心。

除了辟谷丸,他还叮嘱了李保国等人。

此前他考虑锻炼身体,待得扫除孱弱,身体孔武有力才另做计划。

又或他将练功房等级提升得更高。

但有了辟谷丸,此时就方便了许多。

至少他敢于做尝试。

如果三天没醒来,李保国等人还会给他嘴里塞一颗饱腹的辟谷丸。

只要动作幅度不大,大概不会破坏他修行的状态,也不会让他出现饿死的情况。

李鸿儒重新进入到凝视练功房。

当瞪向练功房等级时,他清楚的感知了练功房下一阶段的需求。

一百财富,十金石,十木。

李鸿儒只是扫视一眼,便将提升练功房等级的心思放了下去。

这不仅是吞钱,还需要其他材料。

才弄明白如何炼化黄金,转眼又到了金石和木。

在游戏的术语中,金石代表矿物、矿石。

以后免不了要啃土。

李鸿儒觉得自己这道能力强归强,但太过于折磨人了一些,他都有点难以承受。

除了金石,还有木料。

此前表演过吞剑术,李鸿儒玩弄过吞木剑的障眼法,但没想到他自己有需要真吞木头的时候。

按太吾的尿性来说,大概一般的木头还没什么用。

李鸿儒随手取了块木头,脑海中没有任何关于炼化的提示。

需要不断增强钱财资本,也需要慢慢搜寻查找可用之物,还需要锤炼身上具备的食铁妖兽力量。

这是一个不小的工程,也是一种长期的另类修炼方式。

他将关注如何让练功房升级的念头放下,转而开始注意练功房的第二种能力。

修行。

研读完《明庭经》,他此时能迈入到修炼模式中。

按朝廷正常的修炼顺序,大抵是需要先凝聚儒家浩然正气,才方便修行各类修炼法。

但练功房的存在似乎忽略了这种先后顺序。

只是开启修行《明庭经》,李鸿儒就觉察到了一丝不同。

在他的感知中,涉及代表额头的天庭似乎在慢慢变得圆润。

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天庭饱满的男人也是如此。

有玄学的角度,也有实际的角度。

玄学之说中,额头是人体之首,也是人张望时首先看到的部位。

但凡天庭饱满,便会呈现正气之风,能给予到人好感,自然少有诱发恶事。

而天庭饱满也意味着身体气血充盈,病邪难侵。

李鸿儒只觉身体在发生缓慢的变化。

他的感知更为敏锐,目光深邃,可视查更清晰,也能观看得更远。

彷佛近视眼带上了眼镜,周围的世界变得生动起来。

若此时有人一刀向他砍来,李鸿儒觉得自己至少能看清楚对方刀是如何挥的,速度又有多快。

虽然免不了还是被一刀砍死的下场,但他至少会知道自己是如何砍死的。

心中涌现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

李鸿儒只觉练功房放置的《明庭经》也在不断锤炼向前。

从最初的1%,慢慢转化成2%,又到3%……

每一次的百分比前进,李鸿儒对周围都有着不同的感官。

他的世界越来越生动。

他甚至看到了一些平常不曾注意到的光芒。

譬如他凝神看向那完好之物,某些物品上会自然散发一些白色的微光,而对于一些陈旧之物而言,散发的却是灰色的微光。

这似乎是一种另类的望气术,可以观察到新与旧。

修炼《明庭经》的层次越高,可观看的对象也越多,甚至于可以观看到某些强者的状态。

如同水滴石穿,数据在不断累积。

待得进入到50%的状态,修行再难提升半分进度。

需要进行突破了。

李鸿儒心神从修行回归到现实中。

在他的对面,此时是客氏照看,脸色怔怔的看着他。

“娘,我修行过了多久了?”

李鸿儒一声话,顿时将客氏惊醒了过来。

“我儿,你……”客氏担心道。

“我没事”李鸿儒回道:“我这番沉思有多长时间?”

“如今应该是过了两日了。”

“那便大致是进度每提升1%,需要消耗一个小时了。”

修行难避时光的流逝,即便有太吾,他也需要遵守这种规律。

但相较于日常的修行,太吾的辅助作用无疑巨大。

看着他日日沉醉于修炼之中,一转眼就是三天两天的过去。

但李鸿儒很清楚,这种速度已经是极为上等的天资了,甚至于可以说是顶级的天才,难有多少人可比。

他在四门馆是学习,但那同样是一种修行。

可数年过去,他连修炼的门槛都未曾进入。

这其中荒废的时间又是何其之多。

相比之下,太吾属于高效率的转换。

对他而言,太吾的消耗和代价极高,可若用在某个世家子弟身上,对方想必可以安然承受。

这种修行需要耗费大量物资,但也节约了大量的时间。

若是只需数天,便能让《明庭经》修炼大成,这无疑会让人疯狂。

李鸿儒也庆幸文人修炼的异相不显,并没有明显的外在变化。

他此时很放心的去做突破。

大约是修炼有一定成效的原因,又或吞服了辟谷丸,李鸿儒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身体并没有此前的虚弱,也毫无多少发麻的感觉。

他饮下一些水,又安抚了客氏数句,这才重新投入修行。

修炼到达50%这个中间值,便需要突破才能向上。

这与现实之中的修炼并无区别。

根据荣才俊那儿的讯息,大多数人修炼亦是如此,半知半解。

在文人嘴中,还用‘半桶水’来形容这种情况。

大多数人是半桶水,也有部分人可以突破又或借用外物继续前进,而只有少部分人才能站在修炼的顶点。

此时的突破即将到来,李鸿儒有几分谨慎,也有几分兴奋。

他不知突破之后是什么情况,自己是否又可以开启那记载中的‘天眼’。

简陋的练功房中,李鸿儒对着50%进度的《明庭经》开启了突破功能。

只是瞬息之间,李鸿儒便见到了那星空中的万点星芒。

诸多星芒之中,又有《易》中提及的二十八星宿。

日、月、五星不断运行,因此也划分成了二十八个星区。

有东方苍龙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

有南方朱雀七宿:井、鬼、柳、星、张、翼、轸,

有西方白虎七宿:奎、娄、胃、昴、毕、觜、参,

有北方玄武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

星芒存在于练功房中,也便是凝固在他脑部区域,但李鸿儒隐隐觉得也似乎链接着不可测之处。

这是要借用星光的力量强行推动进行突破。

相较于服药,又或借助外物,星光之力显然是一种更为高阶的力量。

这是天地间接引的力量。

纯粹、极致。

《明庭经》坐落于东方亢星宿之位。

只需推动《明庭经》前进接受其他星力,便能突破修行。

只是推动《明庭经》前行一步,进入到氐星宿位置,50%的修行进度便猛然蹿升到了53%

书评(136)

我要评论
  • 李鸿儒&想。

    作为无神论信仰者,李鸿儒坚定眼见为实,脑海不存留虚幻念想。

  • 空中楼&。

    空中楼阁尚且虚幻,空中朝廷更是玄虚,只有凭脑海去想象了。

  • 若无脑&东西,

    若无脑海中那东西,说不定他与其他人并无多少区别,信仰神佛仙道,迷信各类传闻。

  • 是李鸿&这也是

    他手中是李鸿儒专门定制的炭笔,这也是此时他与李鸿儒关系较好的原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