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顾锤和毛十二将李旦抬回去时,客氏差点儿我以为大儿子废了了。就是李保国也心惊胆战,一时之间动了念头,后悔当初自己送李旦去习武。在这年代,也没穷文富武之说。无论是走哪一条路都分不开钱财和底蕴的支撑。此前是李旦两年需数两纹银的学费,看上来消耗掉颇多。但到便是李保国也心惊胆战,一时间动了念头,后悔自己送李旦去练武。。...

当顾锤和毛十三将李旦抬回家时,客氏差点以为大儿子废掉了。

便是李保国也心惊胆战,一时间动了念头,后悔自己送李旦去练武。

在这年代,没有穷文富武之说。

不论是走哪一条路都离不开钱财和底蕴的支撑。

此前是李旦一年需要数两纹银的学费,看上去消耗颇多。

但到李鸿儒之时,几十两黄金在数日内便消耗得干干净净。

有所不同的是,李鸿儒能挣到这份钱财。

可李旦哪有这种能力,听得顾锤和毛十三添油加醋的补充,李保国脸色顿时成了一脸的酱色。

“我没事,二弟给我买了好药”李旦挣扎起身道:“二弟只怕是在药店抵押什么了,需要尽快取回来。”

他倒是难得的机警,想着转移话题。

“天色还早,不急在这一刻”李鸿儒摇头道:“你将这衣服全脱下来,我感觉你四处都受了伤。”

此前在祝氏药店就能感触到李旦身上多处灰白之色。

但得他此时开启了天眼,顿时感触到了内里诸多累积的伤势。

若是大户人家的修行,每日采用了药酒涂抹,即便是挨打,那也会越来越强。

如李旦这样的情况,只能依靠吃食做恢复,越来越弱也是自然。

“我哪受伤了。”

李旦争辩了一句。

随着李鸿儒用手指稍微一按他身躯,这疼得他眼泪几乎直接涌了出来。

“疼不疼?我在你身上还能找出十余处来。”

李旦的牛脾气又犯了,想着掩饰一番。

这多少有点年长后慢慢成熟但又不完全成熟的味道,想着不让家人担心。

被李鸿儒揭破,李保国顿时就懒得管李旦是否愿意,随手直接剥衣了下来。

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具四处带着青黑之色的躯体。

一些疼痛感较强的部位被李旦用布缠绕捆绑,在衣服外并不显出异状。

扯开这些布带时,李旦疼得龇牙咧嘴,眼泪又撒了大滩。

“你长大了,有本事了,受了伤还藏藏掖掖,生怕老子知道还是怎么的。”

李保国刚想一巴掌呼过去,随后又硬生生止住了自己的行为。

大抵是李家钱财被他掌控,年年不断投入到布店经营中,诸多开支向来是能省则省,被李旦看到了心里。

而武者的药物价格向来不低。

如李鸿儒买的这种大药酒,买上两坛就近乎是李旦一年在祝氏剑堂的学费。

李保国有点不敢想象李旦这几年练武过的是什么日子。

总归是他望子成龙的期盼多了,儿子们也便压力重重。

一个大儿子隐藏身体伤势,一个二儿子偷摸做黑生意。

这两个家伙没一个省心的。

眼前这坛大药酒显然又是李鸿儒搞来的。

这还抵押上了。

“是老师送的纳玉,放心吧,没人可以私吞老师的东西。”

李保国询问时,李鸿儒亦是做了回答。

即便祝氏药店后面有人,对方也没可能做得太过。

若是为了一块纳玉惹上极为好战的王福畴,李鸿儒觉得对方不免会得不偿失。

“早点去赎回来,那些人都是人精,吃人不吐骨头。”

李保国担心的道了一句。

待得李鸿儒提及花费,还有取舍,他皱着眉头和客氏商谈了一番。

时间只有两三天,此时再卖出数两纹银并不容易。

如李鸿儒提及的那样,这钱财只能在束脩之礼中抠出来。

他叹气了数声,也只得同意这种做法。

“两位身体也有几处暗伤,不如一起擦拭一些药酒。”

李鸿儒看向顾锤和毛十三。

不论是文人授课之处还是武馆,阶级泾渭分明,能和李旦玩到一起,这两人家境也是有限。

李鸿儒放眼张望之时,亦能察觉到两人身上有着数处隐伤。

“那怎么好意思”顾锤忸怩道。

“多谢鸿儒兄,若以后需要人手干粗活,随时喊我十三。”

相较顾锤,毛十三则是一脸喜色,少有客套。

他应该是家底难以支撑练武了。

诸多人都是靠着年轻时身体的成长将这种伤患消弭,但修复难以跟上损伤破坏时,不免也堆积了旧患。

一边练武,一边卖药,祝家这生意做得精。

有家底的自然越来越强,那勉强踏入门槛的则有一些被动。

一个武馆是否扬名并不看这些拖后腿的,只要站在头部的那几个天才足够耀眼,就会有一批又一批的家庭将自己孩子送进去。

只是出名的永远只有那么几位,其他人都是陪跑者。

这种情况即便是四门馆也不例外。

甚至于四门馆向上的竞争更为残酷。

一千三百位人才,其中更是有各处筛选而来的八百位平民家庭天才。

但四门馆每年只有十人甚至更少有资格进入到太学。

而这其中大部分依旧是世家子弟。

大部分都是属于陪跑。

甚至于是不知不觉的在陪跑,难以通晓其中的奥妙,每日只能之乎者也读一读,度过光阴。

能突破向上的只有少数人。

李鸿儒是将《九经》研究了部分。

而他依靠太吾提前将《明庭经》能力开启,这更是给予了他修成儒家浩然正气的资本。

这属于提前拥有能力,后续再做奠基,是一种反向的修炼。

在王福畴的眼中,他大概是属于那种百年难得的天才。

但自己知道自己的本事,李鸿儒觉得自己的能力远不像王福畴想象中那样强。

他的限制太大了。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在很多情况下,这种概念确实成立,甚至于可以说是通用。

“如今我们武馆最强的是大师姐祝青桐。”

让顾锤和毛十三擦拭药酒时,李鸿儒不免也问及一些话题。

“祝家最擅长追风十三剑,剑剑都是致命的绝学,可惜我等愚笨,难以去修行,更无须说凝聚武魄。”

“我练的是破浪三杀,练到深处据说妙用无穷,能战数人。”

“妙个鬼,咱们每天不是打假人就是被人打。”

“那应该是咱们练的不行,你看馆长使用破浪三杀就能吊打大师姐,更别说揍咱们。”

“说的也是。”

……

有顾锤和毛十三相互嚷嚷,李旦偶尔也低声插嘴一句。

这让李鸿儒知晓了不少武者们修行的内容。

待得客氏一脸土灰色,将上午预定半头牛的钱拿回来,李鸿儒才掂了一下布袋中的钱财,朝着祝氏药店奔去。

书评(207)

我要评论
  • 一位大&”

    “我听说今天有大事发生,魏大人会在午门监斩一位大人物!”

  • 东西,&佛仙道

    若无脑海中那东西,说不定他与其他人并无多少区别,信仰神佛仙道,迷信各类传闻。

  • “龙王&们地盘

    “龙王不属于朝廷,但咱们也没长臂管辖,谁叫他在我们地盘上犯事了,弄得天怒人怨。”

  • &太吾各

    太吾各类设置繁杂,每个人选择不同,际遇不同,后果也不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