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理寺的诸多目录中,办理登记着诸多能人异士。比如李鸿儒身体不具备食铁妖兽力量,这便都属于一种非常特殊的能力。只需备案注册,便也可以不合格非正规的拥用这种力量。若那未曾上报的,一但犯事儿,正面临的刑责会极其苛刻。等等刻意模仿,精心雕琢艺术品等能力,亦在大理寺办理登记注册的范譬如李鸿儒身体具备食铁妖兽力量,这便属于一种特殊的能力。。...

在大理寺的诸多目录中,登记着诸多能人异士。

譬如李鸿儒身体具备食铁妖兽力量,这便属于一种特殊的能力。

只需备案注册,便可以合格正规的拥有这种力量。

若那不曾报备的,一旦犯事,面临的刑责会极为严苛。

诸如模仿,雕琢艺术品等能力,亦在大理寺登记注册的范围内。

裴绍看着手中损坏的赝品,能让王福畴都着道,做出这种赝品的人屈指可数。

他呼了人,直接叫人去进行征调。

此时他也不宣布退堂,只是坐于堂上等待。

只是一桩偷窃案件,但涉及人和物却是高层了一些。

看手上的赝品,王福畴佩戴的纳玉等阶不低。

这足以让一些人生出贪婪之心。

他冷冷的扫视了堂下跪着的祝展鹏一眼,又静静等待被征调者的前来。

“大理寺虽有探查审判的职责,但我们是关联方,若涉及重要相关,一定要争取一击致命,不给对方任何辩驳的机会。”

等待裴绍审讯之时,王福畴也低声传授着一些自己的人生经验。

此前的案子就是最好的教材,足以拿来做示范,也能获得足够的经验和教训。

人没可能不栽跟头,但不能连续栽跟头。

他低声私语时,柴令威等人连连点头,感觉王福畴教育得很地道。

堂上竖着耳朵的裴绍则有些微汗。

这就是某些文人的德行,要么不出手,要么直接干翻对手,让对方难有翻身的机会。

看着李鸿儒,他觉得挺好的一个孩子,以后慢慢就可能会变成让人深恶痛绝的对象。

查祝展鹏这种人好查,查文人是出了名的麻烦。

他摇头晃脑,只觉有几分嘘唏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裴大人,据说令郎天资不凡,何不去太学读上几年,也好走走功名。”

“那臭小子就知道天天打架,心思从未放在文化修行上。”

诸人等待时,袁学真不免也找裴绍低声闹嗑,想着为太学收录一个上等资质的学生。

他的话让裴绍头疼不已。

各家有各家的事。

他常年在大理寺办案,家中疏于管教,后院已经失了火。

只是失火归失火,他儿子确实还拿得出手。

随着儿子年岁增长,裴绍不免也在考虑入学的问题。

总归是要去教育一番,给以后谋个出路。

等待征调时,双方不免也交流了一下。

若硬压不见成效,裴绍不免也想借助文人们的教育,给自己儿子拜一位名师来管教。

袁学真贵为太学博士,是拿得出手的大佬。

大抵是见王福畴收了学生,袁学真也动了心思。

旁敲侧击时,裴绍顿时就连连点头了下来。

卖儿子没问题。

裴绍甚至觉得自己有些不足,需要强化一些与文人集团之间的关系,碰了事也能提醒一下,免得日后遭殃。

一声编钟声响的响起,重新将众人的关注转移到了此前的案情上。

一个年四十余岁的中年人和一个年六十余岁的老者顿时被带了过来。

“手艺人许强。”

“手艺人张横。”

“拜见大人!”

手艺人收钱做事,如同那打造刀剑的铁匠铺,货出来了,对方拿去做什么,事情与他们并不相关。

两人前来时没有惶恐,面色极为镇定,只要不遭遇大案,一般难以牵连到他们。

“今有一桩案件,你们看一看,这赝品是出自你们谁之手?”裴绍举着手上假纳玉道。

“这是小人的随手之作。”

那两人中,六十余岁的老者顿时站出身来。

“很好,张横,你当日是为谁而刻这枚赝品?什么时候刻的这么赝品?”裴绍问道。

“三天前,有人找上门来,说是想打造一个小玩意儿去玩玩,我便如实打造了,那人……”

张横回头张望,将目光放在了那干瘦的老者身上。

擅长打造艺术品,张横的记忆力显然不会差。

而且此时的时间并未过去太久,找到人并不难。

“卓五,嗯~”

听了张横的招供,裴绍醒木一拍,他刚要审讯那干瘦老者,随即发出了一声惊咦之声。

连连跨步之时,他已经步行到那干瘦老者身边。

对方此时俯身。

待得裴绍伸出手指一探,他身躯已经斜斜的倒了下去。

“居然死掉了!”

干瘦老者卓五入堂之后便跟随众人跪倒在地,沉默的一言不发。

若不是案件涉及到他,很少会有人去关注。

这是一个存在感很低的人。

但这也是案件的关键人。

“老五?老五?”

一旁的祝展鹏拍了拍老者,随即脸上浮过惨白之色。

“来人,将他尸体做检验,祝展鹏,你有何话要说?”

有张横的指正,祝氏药店已经完全涉案在其中。

只是此时不明是祝展鹏的行为,还是说卓五在操纵。

“家门不幸”祝展鹏沉声道:“是我的人犯了事,若大人有什么责罚,我祝展鹏愿意全盘承受,他定然是趁我不注意之时做了那掉包的事情,如今心中有愧……”

“管教无方,少不了你的事,哼~”

祝展鹏此时倒是没有推脱,也让裴绍冷哼了一声。

他的目光放在祝展鹏身上许久,这才落回了卓五尸体上。

方才在堂上许久,他竟是没觉察到对方是在何时悄无声息死亡。

如今来了一个死无对证。

“大人,他是死于体内药力镇压的妖血失控反噬,应该是这数分钟内毙命。”

检测报告出来更是让他皱眉。

“又是这些脏东西!好好的人不做,偏偏要走捷径去做妖,身体捅了窟窿,捞多少钱财都不够用。”

裴绍满脸的嫌弃。

他看了看王福畴等人,亦是抱了抱拳。

“涉案人卓五已死,接下来裴某只有尽力去卓五居住处做搜查,纳玉的价值不菲,还望诸位有个提前的心理准备。”

若纳玉被卓五所掉包,此时大概率已经交易出手。

缺失了关联人,在茫茫人海中,这便是一桩难以有后续的案件。

若案情暂结,便只能做备案记录,若是以后有偶尔的查探,才能找到失物。

但这种找回的几率极低。

他提前说了最坏的结果。

王福畴顿时摆了摆手,道了一声‘无妨’。

他指了指卓五。

此时的卓五手指开始长出尖锐的爪牙,手臂上一些黑色的长毛亦是不断长出,耳朵亦缩进了脑袋。

这是死后显了妖化部位的原型,甚至较之妖物显得更为丑陋不堪。

王福畴想想李鸿儒那满嘴的狗牙,觉得这也是一个可以借用的反例教材。

纳玉虽然宝贵,但这些经验和教训同样价值千金,足以让人警醒。

助力可以借用。

但修行真正能依靠的,永远只有自身的力量。

书评(487)

我要评论
  • 才俊信&到了。

    “必须的”荣才俊信誓旦旦道:“咱们午时三刻就能见到了。”

  • 荣才俊&时,李

    荣才俊重新削炭笔之时,李鸿儒也寻思着荣才俊提及的一些内容。

  • 俊提及&的龙完

    他感觉自己脑海中想象的龙和荣才俊提及的龙完全不是一码事。

  • 位龙王&旨下达

    “我听说是一位龙王犯事了,触了皇上的晦头,朝廷御旨下达,让魏大人砍那位龙王的脑袋。”

  • 借助不&同时代

    借助不同时代的知识,李鸿儒不时捣鼓出了一些小玩意儿。

  • ,后果&。

    太吾各类设置繁杂,每个人选择不同,际遇不同,后果也不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