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氏药店的外堂中,李鸿儒步入之时并未外人。这处药店人员被巡查工作司锁走,又在药店内门挂起了锁,李鸿儒没想起无声无息之间,除了人钻进了进去。内房有诸多大佬搜索,李鸿儒是第一个走入的外堂。他是第一个殃及的。而已瞬息间,他人了被制服。这大概率还这处药店人员被巡查司锁走,又在药店外门挂上了锁,李鸿儒没想到无声无息之间,还有人钻入了进来。。...

祝氏药店的外堂中,李鸿儒进入之时并无外人。

这处药店人员被巡查司锁走,又在药店外门挂上了锁,李鸿儒没想到无声无息之间,还有人钻入了进来。

内房有诸多大佬搜索,李鸿儒是第一个走向的外堂。

他也是第一个遭殃的。

只是瞬息之间,他人已经被制服。

这大概率还被当成了小偷。

李鸿儒刚想嚷嚷做出解释,毕竟他此时还拿了大理寺的名头,又有失主的身份,搜查是理所当然。

但随后便听那帘后一声呵斥。

“大胆!”

布帘掀起,裴绍已经一手伸出。

李鸿儒只是张望,便觉得鼻孔处难以呼吸。

只是瞬息,他便觉察到扣着自己身体的铁爪一松,伸手迎向了裴绍伸来的手掌。

“嘭!”

碰撞和交错的声音响起。

女子微微闷哼,身体摇晃,裴绍的身体则是向后退了一步。

“你是何人,竟敢阻拦大理寺查案?”

裴绍后撤一步,大喝上一声,官腔顿时甩了出来。

他目光敏锐,注视着对面的女子。

虽有顾忌李鸿儒受损的原因,但方才的交手,无疑是他略输一筹。

若双方都使用器械,这药店内便有些难于施展手脚了。

他怒斥一声,顿时让那女子止步。

“我二叔出什么事了?”

她颇为急切的问上一句,又看着封锁的门窗,才感觉此时出了问题。

“你二叔?”裴绍问道。

“我叫祝青桐,我二叔祝展鹏,是这家药店的掌柜。”

“原来你就是长安十八剑之一的祝青桐。”

裴绍点了点头,算是知晓了来人的身份。

这是长安的年轻武者天才,也不知是谁有心,推了一些名头出来。

裴绍也隐约有听闻这类名头,只是他不记得祝青桐是十八剑中的哪个代号。

“大人谬赞了”祝青桐举手回礼道:“还望大人宽恕我刚才失礼之举,不知我二叔……”

她再度开口时,门后的祝展鹏已经急匆匆走了过来。

见得祝展鹏无恙,祝青桐这才放心下来。

“青桐不得无礼,这是大理寺的裴绍大人,咱们这儿发生了一桩失窃事件,你且先退出药店,待事情了结后才进来。”

祝展鹏轻声说话,亦做了安排。

这让祝青桐顿时清楚了事情,她点了点头,连声应了下来。

“且慢!”

祝青桐正欲退出药店,忽听旁边一声人喊。

她望过去,却是见得了此前被她制住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衣着虽然崭新整洁,但并未穿戴大理寺官服,这也是祝青桐见面瞬间便下手的原因。

误认私闯民宅的概念下,出手也是自然。

若是那没有分寸的,很可能直接下了重手,这年轻人需要躺在地上哀嚎。

“你是要我道歉?”祝青桐反问道。

她问话时,只见那布帘后又有数人钻出。

虽然身着普通着装,这些人无一不是气度不凡,一看便是那身居高位之人。

在那最后的出来者中,还有她较为熟悉的人。

那是祝氏剑堂的学生,李旦。

她眉头稍微皱了皱。

能被誉为长安十八剑之一,她自然是有着傲气的。

对裴绍道歉是应当。

但对于李鸿儒,也让她有点抹不开面子。

在祝青桐的概念中,至少应该顺着她向裴绍道歉,将这事情一笔勾销。

但随着众人鱼贯而入,诸多大人物齐齐而出,她反问的语气顿时就低了下来。

“我刚刚出手过急,向你道歉,如果需要赔偿伤药,请之后联系我。”

这年轻人大抵是与这些高位者有着关联。

长安城中可以放肆,但放肆时需要长一双眼睛,知晓哪些人是可以得罪的,哪些人是不能得罪的。

没摸清楚李鸿儒的底细,祝青桐也不欲先入为主。

她直接了当的道了歉。

但随后李鸿儒摇了摇头。

“我想看看你腰间的一件藏物!”

他扫了祝青桐一眼,又将目光放在了对方胸腹之处,这让祝青桐不由骂了一声登徒子。

“怎么?”王福畴奇道。

“刚被这姑娘制伏时心有所感,只觉有些遇到了老朋友的感觉。”

李鸿儒说话含糊,让王福畴一时也难辨。

他不知李鸿儒说的老朋友是祝青桐,还是李鸿儒对祝青桐身上之物有了兴趣。

但搜查案外一个姑娘身体上携带之物是件麻烦事。

若没有罪名,即便裴绍也做不出如此行径,去肆意对一个刚刚进药店的女子搜身。

他目光从李鸿儒身上扫了扫,又落到了祝青桐身上。

他与李鸿儒此时的见面虽是不多,但王福畴颇为清楚李鸿儒不是自找麻烦的人。

这大概是发现了什么,又不能确定下来。

而在此时,与之相关的……

王福畴展颜一笑,他温和出声。

“我与祝校尉有过几面之缘,不小心遗落了一些物品在药店内。”

“您是在怀疑我?”

祝青桐皱眉。

王福畴话说得客气,但其意下之言却让人联想。

尤其是此前李鸿儒还有着直接的点明。

“只是盼姑娘解惑”朱元适上前道:“这虽是你二叔经营之处,也是大理寺此时搜查的重点案情区域,你冒然突入进来,多少需要做出两分解释。”

朱元适插嘴进来,话语间却是悄无声息将祝青桐牵扯进了这场案件。

“是极是极,此时若是证得清白,也好趁早离去,免得沾染是非”刘仁景亦是笑着补了一句。

另外两人刚欲开口,便见祝青桐在解腰间的束带,顿时收住了嘴。

此时的服饰少有在衣服左右两侧设计口袋。

文人士子藏物多是利用衣服的两个袖口,袖口内缝制的口袋可以藏书信,也可以放钱财。

而一些穿着紧身类服饰者则需要利用腰带来完成储物,或藏于腰带内,或利用腰带的束绑能力,放置一些物件在怀中。

也有女子喜欢在腰带上挂一个小荷包放置零碎。

此时被人纷纷说道,祝青桐又并非听不懂话。

她狠狠瞪了李鸿儒一眼,满脸恼怒之下,行动倒也干脆,便是配剑都放置到了地上。

一些女子所用的脂粉、碎银、铜钱纷纷被取了出来。

在祝青桐的怀中,还有一册记载修行的笔记。

她取出荷包,翻开之际,几道目光顿时亮了起来。

在那荷包之中,除了几枚碎金,还混杂着一块玉。

与那枚赝品同样造型的纳玉。

书评(254)

我要评论
  • 有大事&会在午

    “我听说今天有大事发生,魏大人会在午门监斩一位大人物!”

  • 了一些&小玩意

    借助不同时代的知识,李鸿儒不时捣鼓出了一些小玩意儿。

  • 和荣才&全不是

    他感觉自己脑海中想象的龙和荣才俊提及的龙完全不是一码事。

  • 远,李&鸿儒决

    从四门馆前往午门的距离并不算太远,李鸿儒决定跟随去看看热闹。

  • 要等待&只要前

    龙王之事不需要等待太久,只要前往午门,等待到午时三刻便可验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