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多修练,都是让孱弱者不断地不断壮大,最后殊途同归。纳玉收纳周身之气。大凡是修佛者,不具备一定的能力便能做佩带。无论是文人们的儒家浩然正气,但是武者的气血力量,又或佛家的佛法之光,道家的道泽辉芒。李鸿儒能佩带,尸王衍能佩带,祝青桐也能佩带。纳玉需纳玉收纳周身之气。。...

诸多修炼,都是让弱小者不断壮大,最终殊途同归。

纳玉收纳周身之气。

但凡是修行者,具备一定的能力便能做佩戴。

不论是文人们的儒家浩然正气,还是武者的气血力量,又或佛家的佛法之光,道家的道泽辉芒。

李鸿儒能佩戴,夜魔衍能佩戴,祝青桐也能佩戴。

纳玉需要时间才能累积出法宝的防护威能。

越早佩戴显然是越好。

放置在祝青桐荷包内的这么纳玉此时有了一些微微的红润,显然是开始了最初的淬炼。

但这种时间不长。

或许只是一日,又或许只是几小时。

更多呈现在纳玉上的依旧是灰白色彩。

众里寻他千百度,没想到此时此刻失物就放在了眼前。

诸人眼神闪烁,更是看向了裴绍。

“来人,拿下她!”

死了一个卓五,没想到此时又冒出来一个祝青桐。

此时不用多查,裴绍很清楚此时与祝展鹏难以脱离干系。

作为药店的把持者,对方精通药道,甚至于卓五的死亡也在对方掌控中。

他喝上一声时,只听一声清脆的锁链声响,祝展鹏双手一展,束缚的链条已经齐齐而断。

“此事纯粹属于我贪婪,纳玉已经归还你们,我祝展鹏个人之事不连累任何人。”

苦涩的声音响起。

饶是祝展鹏算计诸多,但也有猝不及防处。

纯属布衣的李鸿儒忽然拜师,有了麻烦的后台。

此事有大理寺介入,存在诸多不便之处,难以私下解决,后路甚少。

而时间更是太短了。

不仅是短短三天就被察觉,大理寺迅速飞查时也让他难以做出多少后续的安排。

祝青桐的逆向助攻更让他没了翻身之地。

这大抵是代他处理纳玉的哥哥太宠着这个女儿,这枚纳玉品相又上佳,才有了祝青桐配带纳玉的情况发生,也不知是如何被那小子所发觉。

以大唐的律法,祝展鹏很清楚自己会承受什么样的后果。

他将来拘捕的两个捕快推开,又一拳击向裴绍,身体一跃,已经从祝青桐来时的窗口跳了出去。

“追!”

裴绍仓促接掌,连退数步,闷哼了一声,脸色顿时漆黑无比。

他长刀出鞘,提着刀子同样钻了出去。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祝青桐眼睛瞪大,待得两个巡捕沉着脸给她套上锁链,她脸上依旧有着不明。

“这正是我们的失物。”

王福畴弯下腰去,将那枚纳玉拾了起来。

失物重新获得,他脸上也有几分惊奇。

李鸿儒对这个‘老朋友’的感知亦太灵敏了。

只是当时怎么就失去了这位‘老朋友’。

他打趣了两句,这让李鸿儒讪笑不已。

太吾有仙缘数据的提示,但他也没可能时时刻刻关注着这个波动值。

这似乎需要达成一定条件才能触发仙缘数据。

譬如:战斗。

大抵是宝物到手,又或时间稍微延长,这个数值就会变成零。

当习惯下来,他拿着赝品当真品就不奇怪了。

而且搜索祝青桐身体重新获得这枚纳玉,也夹杂着几分侥幸。

若对方身上真有其他仙缘2的宝物,这便是个尴尬的下场了。

他的行为有些冒险,若非祝青桐同样是祝家人,李鸿儒难下得了这种搜索的心思。

“幸得有这枚赝品作证!”

朱元适叹了一声。

一模一样的造型,这便是难以翻盘的证据。

倘若张横的手艺差一些,能糊弄过李鸿儒,又与王福畴这枚纳玉有区别,一切还有狡辩之处。

但在此时,再无可辩驳。

等待祝展鹏的是大理寺拘捕。

按大唐的律法,贪受了这等物品,相应有五到十倍的罚款,还会面临牢狱之灾。

若受害人强势一些,所受的刑责会极为严苛。

这是将祝氏药店赔了都不够,还可能要落到长期承受监牢待遇。

自身难以承受这种代价,祝展鹏逃遁也不意外。

只要出了长安,又寻得一处偏僻城市,以祝展鹏的身手还有着东山再起的机会。

大唐的律法很严,但大唐难以做到面面俱到,缉捕到每一个要犯。

祝展鹏仗着自己的身手存了打擦边球的想法。

但若是被抓获,也会面临着更为严重的刑罚,甚至于拖到菜市口。

“教育无方。”

王福畴摇头说了一句,他本来还想去祝府走上一趟,逮得对方劈头盖脸骂上一通,此时也没了心情。

“那什么李旦,你快来给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就被逮了!”

二叔落到破窗而逃,祝青桐只觉自己拿了纳玉高高兴兴来找二叔,这趟行程可能办了大坏事。

她有诸多不明,但周围的人没可能给她解惑。

此时只有武馆里那头蛮牛还算熟知,她喊了几句,才见李旦闷声闷气的上去说话。

让祝青桐更难以理解的是,李鸿儒怎么就觉察出了赃物在她身上。

莫非只是逮住对方碰触瞬间,就让对方觉察出了问题?

“如今正在走程序,你入太学之事需要等待数天时间,但这两天会有一场盛事,你到时候且随我去观看一番,见识一下其他诸家年轻人的能耐!”

一旁是李旦闷声对祝青桐解释。

而另一边,王福畴也对李鸿儒进行叮嘱。

更高学府的学子,除了接触的知识会更丰富,见识面亦更为开阔。

王福畴对年轻人的盛会显然没太多兴趣,但有了学生又有着不同。

尤其是李鸿儒这样的,虽然聪明伶俐,但严重缺乏见识,需要进行一番恶补。

他翻手转动,只是数瞬,纳玉中的微红之色渐渐消退。

重新放回李鸿儒手中,王福畴也不免说上一句‘以后可不能再弄丢了’。

待得李鸿儒连连称是,又交代了数句。

他在长安城也算有头有脸的人,虽然比上不足,但比下有余。

只要有一些家庭背景的,大都知晓四门馆的主管者。

他总归还是有些信誉和能力,学生赊欠数两纹银并不成问题,并不需要到抵押纳玉的地步。

富家子弟难有这种情景出现,但平民学生又是另外一种情况。

他不免对李鸿儒也宽容了一些。

“你如今的浩然正气已经开锋,能开始练我一些本事。”

王福畴擅长南明丁火,但这门能力并非一开始就能上手修炼。

他从大袖中取了一卷书出来。

《占火要诀》

大概是收他做了学生,王福畴早有一些准备。

“火乃大道,不论是阴火还是阳火,均有不可替代之处,你需要日日用心,争取早日琢磨明白,入了这火的门道。”

这是修行南明丁火的基础知识,也是必须牢牢掌握的内容。

大道凶险。

只有越牢靠的基础,才能踏足的更安全,也能行走得更远。

王福畴叙说时,亦不乏这方面的提醒。

《占火要诀》入手,一道信息提示亦呈现在脑海。

“您或许需要修建一座学舍!”

李鸿儒稍微一愣。

他还以为一座练功房就能打天下。

此时,显然是因为知识种类的不同,诞生了新的需求。

书评(123)

我要评论
  • 有天道&…”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

  • &书之时

    无聊翻书之时,他心态慢慢过渡到应付父母期盼和将来谋生。

  • 因为这&之时,

    因为这个简单的数据面板,让李鸿儒成长之时,也不断有部分记忆复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