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火要诀》不都属于技能类的知识。与《明庭经》也可以诞生了‘天眼’的能力相同,《占火要诀》都属于掌控南明政权离火的基础。这大概如此是与《九经》有着类似于,都属于最基本上的门槛。仅有拥用了这份基础,才能修佛南明政权丁火的能力。李鸿儒望着自己光秃秃的财富,会觉得靠太吾钻与《明庭经》可以诞生‘天眼’的能力不同,《占火要诀》属于掌控南明离火的基础。。...

《占火要诀》不属于技能类的知识。

与《明庭经》可以诞生‘天眼’的能力不同,《占火要诀》属于掌控南明离火的基础。

这大抵是与《九经》有着类似,属于最基本的门槛。

只有拥有了这份基础,才能修行南明丁火的能力。

李鸿儒看着自己光秃秃的财富,觉得依靠太吾钻研《占火要诀》的步调需要稍微放一放。

动辄五十金基础建筑的要求让他此时难以负担。

他多少也算是有智慧的人,可以提前自我学习上一番。

而且他此时还有王福畴当老师,不懂之处可以询问。

此时亦有《占火要诀》在手,并不着急归还。

或许能省下五十金。

李鸿儒安慰着自己。

他此时还想做个对比,看看究竟是太吾的学习能力强,还是他自身更擅长学习。

这似乎有点像人力和电脑比较的味道。

但李鸿儒确实想知道一个结果。

他想依靠太吾具备的力量,但并不准备完全放弃自身的学习能力。

被王福畴教导以来,他也逐渐明白了下来。

若是一味追求旁门手段,极可能会迷失到自己,在错误的方向渐行渐远。

他可以利用太吾带来的能力,但不能成为太吾的奴隶,被动牵引而走。

他将家中钱财消耗得干干净净。

又沾染了食铁妖兽的力量。

更是因为欠缺钱财,导致在药店不得不抵押赊账,惹出了这场麻烦。

有得到力量之时,他也有着失去。

被太吾牵引,努力想完成各种需求,常年游走在这种边缘。

他可以一次好运,没可能次次走好运。

正是如同老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李鸿儒一颗心定了下来。

修建学舍的念头暂时放了下来。

倘若他要利用太吾的力量,也需要手中有充足的资本,而不是陷入到各种死循环中。

一场稽查的案件暂时落下。

乘坐马车往回之时,李鸿儒看着闭目微思的王福畴。

“老师要不要去我家坐坐,学生私下为您另外备了一份小礼。”

临近东街,李鸿儒也发送着邀请。

今天拜师时事情发生颇多,他一时也有着猝不及防,此前预备难有机会拿出。

“你还另外备了小礼?”

王福畴睁开眼睛,颇有兴趣问道。

“其实在我身上,只是没有机会拿出来!”

李鸿儒展了展衣袖,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蚕丝袋。

“这是什么?”王福畴问道。

“这是学生专门设计的耻裤,这两天才出了几份成品,想着先孝敬老师。”

“你设计的耻裤,什么是耻裤?”

王福畴隐约感觉耻裤不算一个好词,他此前也少有听闻,这或许是李鸿儒自己冠名的。

大抵冠名上这种词,那便要涉及到隐私了。

若非父母兄弟和老师学生之类的关系,这话还不好意思说出口。

无怪李鸿儒到现在才开口提出。

他看着李鸿儒打开蚕丝袋,只见里面显出两条白色的小小短裤。

这是一条有裆的裤子。

但款式显得清凉了一些,长度过于短,与当前市面上的有一定区别。

“这应该叫裈!”王福畴提示道。

裈。

防护男人们的最后一条防线。

这是绝对隐私的重地。

但相较于女人们,男人们甚少关注这块区域。

裈的发展速度极为缓慢。

也就纵马者需求一些特殊的裈,用来防止骑马时大腿内侧的擦伤。

众多男人处于能穿就行的概念中。

虽然贵为博士,王福畴也没什么区别,有穿就穿,不穿也能接受。

“对,叫裈也行”李鸿儒高兴道。

“你要送老师一条裈?”王福畴问道。

“没错”李鸿儒点头道:“只是不知老师的腰围尺寸,只好带上了两条,若能量取一番,学生保管这裈让您穿得称心如意,以后您穿多少条学生都包了。”

“行吧!”

虽然有几许羞涩,但李鸿儒家中就是开布店的,王福畴想想也能接受。

只是他收取的这个学生专业似乎走的有点偏。

除了一嘴的狗牙,王福畴没想到李鸿儒还扯到了什么耻裤的设计。

这和一些学生擅长天文、地理、琴、棋、书、画等能力有着极大的区别,说出来似乎有点不上档次。

他随即想想李鸿儒的出生,又坦然承受了下来。

龙生龙凤生凤,布店老板的儿子会做裈也没什么奇怪的。

这是一个羞于启齿的技能,但也是一个可以吃饭的技能。

根据相关记录,裈裤导致的一年纳税额并不低。

不论男女都需要裈,这是一个有些钱途的行业。

只是想进入这种行业,不免也需要几分关系才能打通,否则这等羞耻物确实难于流行推广。

“仁景兄,令威兄,元适兄,学真兄。”

行至博望街李氏布店门口,王福畴止住马车,又跳下去敲了敲另外四驾马车。

李氏布店中顿时迎来了第二波看稀奇的大人物。

此时的客氏正在裁衣,李保国则是难得的休憩。

见得众人入了店,他顿时一个激灵起身。

待看到李鸿儒和李旦,还有王福畴打头,心中又放心了下来。

“王博士!”

“王博士!”

李保国和客氏纷纷打着招呼。

两人双手有些无措,大抵是知道这是一帮大人物,但也不知道对方的名讳,难于招呼。

若是不知对方的来头,他们反而更好招待一些。

“娘,我带老师和几位先生过来试试耻裤,您将那几件都拿出来吧。”

“老师,各位先生,这边请!”

李氏布店没有什么衣帽间,只能揭开遮帘进内房试穿。

王福畴抿了抿嘴,对着众人招了招手。

“耻裤是什么来头?”朱元适奇道。

王福畴拉众人进来只是说有好玩的,一起来看个稀奇。

听李鸿儒的意思,这大概是看条裤子。

裤子有什么好看的?

稀奇?

两条腿穿的玩意儿还能稀奇。

他们又不是那些喜欢逛街买买买的婆娘。

但来都来了……

朱元适这么一想,也只得随着王福畴等人入了那内门。

“娃他娘,你觉得小二设计的这个衣品好推销吗?”

待得众人进去,李保国不由看了看客氏,脸上满是担心。

“你们男人这点事,怎么还要问我一个女人!”

客氏唾了一句。

若是算起来,王福畴等人是第二批试用者。

作为首批穿戴耻裤的人,客氏觉得穿着很舒坦,至少比以前穿着的裈感觉要好。

书评(337)

我要评论
  • 人物们&鸿儒对

    这官当得太忐忑,时不时还可能掉脑袋,即便顶层的大人物们也不例外,李鸿儒对朝廷官职兴趣便不算多了。

  • 的和尚&道士玩

    若说一些江湖骗术手段,他比寺庙那帮供奉神像的和尚道士玩得更溜。

  • 俊开始&炭笔头

    眼见炭笔写没了半截,荣才俊开始在配剑上刮蹭,将那炭笔头削尖一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