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记忆中。能记得我过往印象深刻地之事。比如被老师下了硬命令,其要求读背的文章段落和诗词。也可能会对情感之事记忆深刻地。又也许对某场感人至深的电影残余留作纪念。亦或遭受到什么情况,才恍然大悟忆起此前一些事情。……林林总总,诸多记忆不存在脑海中,又不断地随着时间消失了能记得过往印象深刻之事。。...

在记忆中。

能记得过往印象深刻之事。

譬如被老师下了硬命令,要求背诵的文章段落和诗词。

也可能对情感之事记忆深刻。

又或许对某场感人至深的电影残存留念。

亦或遭遇到什么情况,才恍然想起此前一些事情。

……

林林总总,诸多记忆存在脑海中,又不断随着时间消失,最终只留下了所需要的一些重点。

李鸿儒觉得很少有人会记得自己曾经穿戴过的内裤。

这不算什么很重要的记忆。

大抵是当初就那么穿着来着。

不是平角的就是三角的。

概念之中至多是如此。

倘若要找出几分详细,又难于完全回想。

在李鸿儒的记忆中,他对这个的确实印象不算多。

他记忆零零碎碎,只是因为有太吾,才根据生活所需的刺激产生一些回忆碎片。

他做了一次骚包披风的成功营销,从外在忽地想起了内在。

也因此诞生了一点点关于内裤的记忆。

若是说起来,他这种回忆的方式与某些天才灵感一现并无多少区别。

大抵都是想出来了一些东西。

只是记忆中并无关于内裤如何裁剪,又如何缝制。

而在这年代,也没松紧带之类的料子。

这让李鸿儒有些头疼,结合自身穿戴后很是艰难的设计了一番。

没了松紧带,短裤只能做一道包边,又采用绸带作为系绳来贴合腰部的情况。

李鸿儒此时的内裤上就打了一道蝴蝶结。

但怎么推销内裤是个难题。

他给这种裤子冠名叫‘耻裤’不外乎这种心态。

这着实是个羞耻的话题。

“嗯~”

李鸿儒招待众人进入后,嘴角刚刚启齿数下,想着如何开场,转而看到跟随进来的李旦。

抱定了今天增长见识,李旦一直在跟随。

他今天的见识确实不少。

在王福畴那儿喝了一大堆的茶水,又跟着跑到大理寺看审案,再跑到祝氏药店搜查,然后又将祝氏剑堂最厉害的祝青桐绑了,药店老板还破窗逃命去了……

事情太多,李旦至今还有点迷迷糊糊,回到家中也有两分恍惚。

跟随进入内屋后,他就等待李鸿儒开口增长见识了。

李旦呆呆的站了数秒,随即便见李鸿儒很开心的招手。

“大哥,快脱衣!”

“脱衣?”

李旦看着李鸿儒手中的耻裤,他寻思了一下,脑袋终于转了过来。

这大抵是要他来做展示了。

这活不太好干。

但他又必须支持二弟。

李旦眼睛转动,稍微看了一下四周,见得没女性加入,脸皮也稍微厚了两分。

“老师,各位先生,请看!”

李旦磨磨唧唧脱衣时,李鸿儒开始了展示衣品。

这是不算大的布,若是用手揉搓一番,直接可以抓在手中央。

“一条裤子”朱元适道。

见得李鸿儒提供的成品,他总算知道了耻裤是个什么东西。

“一条很短的裤子”柴令威补充道。

“白色”袁学真简短的增添了一句。

“还有条缎带,这设计看上去有点意思,似乎像是裈”刘仁景点头道。

有王福畴引路,四人倒是没有挥袖离开。

否则大白天一堆男人聚堆看一条裈,这怎么都有点感觉怪怪的。

“这确实是一条裈,但又较之裈更为先进!”

一条内裤能做什么介绍,只是拿出来展示,四人已经将他要说的话齐齐说完了。

李鸿儒尬笑着补充了一句,随即他还辅助剥了一下李旦的外衣外裤。

这等贴身实用的物品,那肯定是家里人先穿戴适应一番。

待得没问题,李鸿儒才敢拿出手去推荐。

李保国勉强点了点头,客氏则是微微有些脸红道了一句‘舒适倒还是蛮舒适的’。

至于李旦,直到现在也没发表反馈。

李鸿儒干脆让他脱了裤子来做贡献,眼见李旦磨磨蹭蹭,他还上前扒拉了两下。

没一会,李旦便只剩下一条耻裤出现在众人面前。

相较于关注这条新品耻裤,李旦身上的诸多伤痕更吸人眼睛。

连续擦拭了三天的大药酒,诸多地方伤势已经消了下去,但还有着诸多残留的痕迹。

众人眼睛都极亮,哪能看不出此前的伤势。

“这是练武走了歧路,以后莫要再重复此前的练法,空练一场还伤身。”

刘仁景点评了一句。

“读书和练武莫不如此,一旦走错了路,便难于回头。”

李鸿儒年龄还尚小,有着栽培的机会。

但李旦年龄显然已经到了一定程度,若无足够的机缘,即便有老师指导,也难有大成就。

众人稍微低声议论,待得李鸿儒再次开腔,这才将目光收了回去。

“这耻裤较之裈先进在什么地方呢,首先,它短!”

李鸿儒高声介绍着这条先进的内裤,在李旦身上指指点点,一时让王福畴都想用袖子遮脸。

虽说有教无类,兼容并包,但他觉得自己老脸有点薄,一时招架不住带老友们来观看这种场面的羞耻感。

“短是一种优势,它会更贴合我们肌肤。”

相较于大唐当前较为通用的裈,耻裤无疑被李鸿儒直接削短了近半。

与四角裤并无太多区别,他只是将松紧带换成了绸带和包边设计,将缩裤的位置放在了腰间部位。

“这能对我们下体产生完美的防护,又不会影响到我们穿戴其他衣物。”

李鸿儒翻转着耻裤,将下方部位呈现了出来,那是缝死了的下裆。

“其次,它有裆,能进行完美的遮羞。”

不得不说,因为时代的发展不同,一些看起来很平常的事物并不流行和通用。

尤其涉及绝对隐私,数百年数千年发展缓慢也不稀奇。

在李鸿儒穿戴这种四角裤之前,他也穿着一条裈。

这是一种臃肿的内裤,需要缠绕系上,又用外袴绑住,才能不掉下来。

当然,可能是方便男人们解决生理方面的需求,又或裈的穿戴稍显麻烦,不少裈直接设计成了开裆的。

李鸿儒此前就穿了十多年的开裆裤。

这类记忆浮现后,让他感觉到了几分羞耻。

“遮羞是够了,但会不会显得太紧绷了,不舒坦?”

在诸人中,刘仁景性格可能有点不同,是最为耐心和有兴趣观测的。

他还提及了一些小问题。

有人配合真是太好了。

终于不是他自言自语,一个人唱独角戏介绍了。

“当然不会,您看,这地方是兜裆。”

一堆男人在此,随着众人开始交流,李鸿儒也拉下了面皮。

他笑谈了数句,也扯开自己外裤,露出了一条穿戴整齐的耻裤。

书评(256)

我要评论
  • &那位龙

    “我听说是一位龙王犯事了,触了皇上的晦头,朝廷御旨下达,让魏大人砍那位龙王的脑袋。”

  • ,脑海&虚幻念

    作为无神论信仰者,李鸿儒坚定眼见为实,脑海不存留虚幻念想。

  • 若说一&奉神像

    若说一些江湖骗术手段,他比寺庙那帮供奉神像的和尚道士玩得更溜。

  • 悉备,&有天道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

  • 脑袋瓜&让人有

    李鸿儒出生不行,成绩也不行,但耐不住脑袋瓜里有东西,经常制造一些新奇的小道具,让人有点欲罢不能。

  • &信仰神

    若无脑海中那东西,说不定他与其他人并无多少区别,信仰神佛仙道,迷信各类传闻。

  • 的是九&经中的

    这位助教宣讲的是九经中的《易》,属于四门馆必学内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