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轱辘不断地旋转。李鸿儒也渐渐地听见了一阵阵轻声潮涌的声响。这是步入了一片人群集聚的场地。但他极少听见长安城前段时间有什么大型活动。这大概如此不都属于平民观看视频的场合了。一阵阵铃铛和梵音念动声响了,李鸿儒随后便看见王福畴那张不爽的脸。“一群妖僧!”他轻声李鸿儒也渐渐听到了一阵阵低声如潮的声响。。...

马车轱辘不断转动。

李鸿儒也渐渐听到了一阵阵低声如潮的声响。

这是进入了一片人群聚集的场地。

但他很少听到长安城最近有什么大型活动。

这大抵不属于平民观看的场合了。

一阵阵铃铛和梵音念动声响起,李鸿儒随即便看到王福畴那张不爽的脸。

“一群妖僧!”

他低声咒念了一句。

随即又有‘无量寿福’的声音传入耳中。

“一群妖道!”

王福畴补上一句,算是做了个平等的对待。

他精通儒道,也对释道和佛道保持一定的戒心。

思及王福畴提及带他来看看各派的年轻高手,又有夜魔衍想参与的法会,李鸿儒顿时大约得知了一些讯息。

马车穿梭而行,丝丝佛语和道问不断映入耳中,王福畴脸黑得像根木炭。

待得声响低一些,听到‘久违了’‘老大人安好?’‘贵公子卓尔不凡’……此类话语,王福畴的脸色才渐渐变得正常。

这是到儒家聚堆的地盘了。

马车稳稳当当的停下,王福畴亦是携着李鸿儒走了出去。

“安然兄!”

“久仰久仰,福畴兄!”

……

李鸿儒随之而出,随即便见得黑压压的大片人。

王福畴宛如一朵交际花,开始了四处的作揖行礼问候。

顺带着,李鸿儒也被他推了出去。

“不错不错,是个可造之材!”

“将来必是我大唐栋梁!”

“福畴兄一向眼光毒辣,我觉得这小伙子定然是有两手不错的得意绝活!”

“能被福畴兄相中,那真是有福。”

“福畴兄,你要不要再看看我孙子,我还有其他孙子,不会像上次那个那么蠢了。”

……

李鸿儒顿时承受了他人生中有史以来最多的客套性夸赞。

伴随着的,还有羡慕、嫉妒、对比、注视。

这是一个新的场合,他也被诸多人不断审视。

李鸿儒眼睛有些茫然。

他只觉置身于一堆大佬之中,被人指点来指点去。

待他在大堆的人群见到荣才俊等熟悉者,他心中才安定下来。

长辈有长辈们的谈话之处,小辈也有小辈们聚堆的场所。

“成,你自个儿玩去吧”王福畴看着一脸通红的李鸿儒道:“记得不要跑远,免得冲撞到人。”

“好的,老师!”

李鸿儒轻快的回应上了一声,这才从一堆中老年中突围。

“才俊兄,培林兄,做栋兄……”

大抵是缺乏资格,四门馆学生来人并不算多,李鸿儒只是瞧见了十余人。

“鸿儒兄!”荣才俊奇道。

“鸿儒兄!”

……

一堆人顿时纷纷见礼。

能进来就代表着能力。

不论李鸿儒此前是什么阶层,但能随着进来,那便不能再小觑,显得自己高高在上。

众人招呼中不乏客气,远没此前的随意点点头。

“十余日不曾见得你,莫非你是拜师去了?”

荣才俊看着李鸿儒,眼中疑惑不断。

排除他偷书后心中忐忑往李氏布店跑了两趟,他确实有十余日不曾在四门馆见得李鸿儒。

以这种旷课的时长,若无什么意外,李鸿儒今年就该劝退了。

他都做好了失去这个小伙伴的想法,没想到李鸿儒另有所得。

李鸿儒看得见荣才俊,荣才俊同样看得清楚李鸿儒,知晓李鸿儒身边的大腿。

那是四门馆的王博士,李鸿儒这是抱到了四门馆最高的大腿。

大佬护体,诸邪不侵。

别说李鸿儒旷课十天,就是旷课一年,照样也能在四门馆学习。

“承蒙老师关爱,这才入得门下。”

“我凸!”

待得李鸿儒确认,荣才俊顿时就喷了一句。

“你居然投到了王博士那儿,我爹拜托过一次,被弄得灰头灰脸回去的。”

“听说王博士脾气有点大。”

“外号教育司的斗鸡,脾气能不大嘛,逮谁啄谁,啄不啄得过是另外一码事。”

众人偷偷瞄了远处的王福畴一眼,这才低低出声交流。

李鸿儒也从诸人口中得知了自己这个老师大致对外的印象。

这与他此前判断并无多少区别。

嫉恶如仇、刚正无比、眼中容不得沙子、大佬中实力不强,但斗志昂扬……

诸多概念一一出炉。

但无可否认的一点则是,王福畴教导的能耐颇强,否则也不会落到主管四门馆的职位上。

众人顿时一阵纷纷的恭喜。

待得客套完毕,彼此才继续此前的话题。

今天的话题便是这场盛会。

在儒家学派中,这是当今皇上举办的盛会。

而在道家一脉中,则是举办道场。

在释家的眼中,这又是法会。

立场不同,看到的就不同。

但毫无疑问,这处场地聚集了无数精挑细选才拥有进入资格的人。

便是他们这些围观的吃瓜群众,那也是有着筛选才能进入围观。

三大派系各自占据一处区域,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分区唠叨。

不仅来了德高望重者,实力高深莫测者,还有诸多年轻人在这种盛会中露脸。

李鸿儒被拉着指指点点了数个年轻高手,待得热议稍停,他便被荣才俊拉到了一侧,这是又要递小纸条说悄悄话了。

“你是不是那个那个了,王博士才看上你的?”

荣才俊低声发问,眼中有些异芒不断闪烁。

“那个那个是哪个?”李鸿儒低问道。

“就是明庭,我看你额头很丰满啊”荣才俊道。

“我一直很丰满啊”李鸿儒回道:“我主要是凝聚了浩然正气,才被老师收入门下。”

“啥?”

李鸿儒回话让荣才俊顿时感觉就不好了。

说好的一起当差生,李鸿儒莫名其妙就领先起跑了。

荣才俊感觉自己很蛋疼。

他原地还以为李鸿儒钻研出了《明庭经》上什么内容,问答得体被王福畴看上,没想到是凝聚了儒家浩然正气。

这是入了文人修行的门槛。

不需要再多想,荣才俊也很清楚了王福畴的心态。

年轻的平民中出个具备儒家浩然正气者不容易,每年产出者有限,这些人都能归纳到天才一列。

这大抵是正好碰上了李鸿儒初次凝聚浩然正气成型。

只是李鸿儒莫名其妙就成天才了?

不科学。

明明这家伙也一起上课递小纸条,日子得过且过。

荣才俊只觉难以理解这种转变。

十来天前的李鸿儒还是一脸懵逼,即便是前几天李鸿儒钻研了《明庭经》,对方也没什么凝聚浩然正气的迹象。

《明庭经》擅长望气,练到精通之处还能开启天眼审视核查。

但《明庭经》的能耐没可能转变成浩然正气。

荣才俊想了好一会也没想明白。

他感觉李鸿儒大概是走了狗屎运。

此时荣才俊不免也想到了自己。

他此时的心情大概可以用‘卧了颗大草’来形容。

待得思索到自己周身正气隐约透体的感觉,荣才俊才落下心来。

临近了十八岁,他似乎承受了一些刺激和打击,也开始登上了末班车。

书评(343)

我要评论
  • 有天道&,有地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

  • 了十几&年,李

    在长安城居住了十几年,李鸿儒就没听说过朝廷有什么神官的职位。

  • 前的自&在游戏

    李鸿儒怀疑此前的自己就是熬夜修仙肝死在游戏中,才落到转世投胎的下场。

  • 书之时&谋生。

    无聊翻书之时,他心态慢慢过渡到应付父母期盼和将来谋生。

  • 若无脑&海中那

    若无脑海中那东西,说不定他与其他人并无多少区别,信仰神佛仙道,迷信各类传闻。

  • 阁尚且&虚幻,

    空中楼阁尚且虚幻,空中朝廷更是玄虚,只有凭脑海去想象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