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者,擅仔细观察,亦擅重新审视自身。先天修佛天眼的秘籍他不在少数,但修到大成者的人数并不算多。倘若如李鸿儒这般轻松自如运用,如同自身器官一样自然,那便更少了。“也不知道鸿儒的天眼擅长于观测到什么?”天眼能查询元神,而天眼也擅长于望气。有阴阳眼,几眼望断黄泉,可后天修行天眼的秘籍不在少数,但修到大成者的人数并不算多。。...

天眼者,擅观察,亦擅审视自身。

后天修行天眼的秘籍不在少数,但修到大成者的人数并不算多。

若是如李鸿儒这般自如运用,犹如自身器官一样自然,那便更少了。

“也不知鸿儒的天眼擅长观测什么?”

天眼能查看元神,而天眼也擅长望气。

有阴阳眼,一眼望穿黄泉,可以直接看透鬼魅之物。

有风水眼,能查探大地诸多脉络,甚至于借助大地之眼的力量。

有财气眼,可判人富贵,断人和助人前后的财路。

有气运眼,看穿人和皇城的气运。

……

诸多能力都属于天眼,各有特色。

王福畴颇为好奇李鸿儒的天眼擅长于什么。

他看着李鸿儒,心下甚是满意。

这是老天爷赏饭吃。

不论李鸿儒天眼擅长观测哪方面,熟悉元神和窥探自身的能力少不了。

这是有了迈入元神大道的重要基础。

千金易求,资质难得。

王福畴很满意自己没看走眼。

此时的李鸿儒一脸潮红,一脸彷佛发现了什么奥妙的激动。

这是大致观测到袁天纲如何运用元神之力了。

练武者元神少有外放,与肉身合一,即便天眼也难于直接观测。

但袁天纲的元神力量却是外显,此时又在众人面前慢慢演法,也便看了个正着。

待得袁天纲元神衍化完毕,诸多学子各施手段,众人最终齐齐诵读《礼记》,引得阵阵儒家浩然正气临身,声音亦是越发洪亮。

诸多文人,便是王福畴也站身了起来,加入这种诵读的行列。

“儒有不宝金玉,而忠信以为宝;不祈土地,立义以为土地;不祈多积,多文以为富……”

这是文人以身作则的品性与品行之言,时时需要反躬自省,大抵和入党宣言类似。

诸多人随声高念,掀起一阵阵声音的浪潮,引得片片青光笼罩。

台阶之上,宗庙中撞钟锤响,一吟一撞之间如同暮鼓晨钟在心灵敲响。

“善!”

待得诵读完毕,唐皇肃穆回应,诸多文人亦是纷纷入座。

“吾等文人,便是有着文人应有的信念,才与那只追求自身强大的修道者有了区别。”

王福畴提点一句。

接下来,该道人们演法了。

在大唐国,儒家和道家长期相互交融影响,在诸多方面有着相互的借鉴和融合。

但双方依旧有着截然的不同。

文人们秉承天地君亲师之道,而道法归于自然。

为首的那道人低低念咒,十余秒之后,李鸿儒只觉眼睛一花,对方已经化成了一株寒梅。

“碰上这种变化的道术,你便要仔细做分辨,他能化成寒梅,却难化出那寒梅独特的香气。”

王福畴点破了这道变化之术,更是透了对方的缺陷。

“此时他也动弹不得,你寻了那宝剑,一剑劈下去,保管他死翘翘……”

“咳咳,福畴兄,您多少给我们道家一点面子。”

王福畴指点李鸿儒破道术时,并未放低声音,诸多年轻人不由竖起了耳朵偷听。

眼见自己带着的学生一脸牙疼之色,在前排的李淳风不由微微咳嗽了两下,稍微提醒了一番。

“淳风兄,我只是提醒学生以后擦亮双眼,江湖凶险,莫要着了道。”

贵为教育司的斗鸡,李淳风也熟悉王福畴。

对方官阶虽较之他要低不少,但也是他颇为头疼的人物。

他素来与各处交好,儒道不忌,但王福畴却是教育司职位,必须保持儒家独立风格,显得又臭又硬,油盐不进,难于沟通。

每次看到王福畴,李淳风就像看到了一根搅屎棍。

扫过王福畴时,他还扫了一下对方的学生。

只见这学生垂着脑袋,却是不知在做什么。

“你这么搞下去,我们都只好去变石头了。”

李淳风头疼了一句。

此时,那化成寒梅的道人摇摆着枝干,而在寒梅的旁边,则有一个道人化成了顽石。

“化成石头的这类道术却是难以抑制体内的生灵气息,同样有着破绽,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他那顽石模样也与人体盘起来的大小相近……”

王福畴又在传授破解之道了,李淳风只觉脑壳疼。

若是对拼手段,他能玩得王福畴跪下叫爸爸。

王福畴实战能力一般,但理论一套一套的。

这是教育人员的通病,动手不行,瞎BB的能耐不低,还都喜欢拿出来教育学生。

当然,也管用。

若无平推的手段,王福畴的教导就是标准破解答案。

“你这学生,嗯,不专心的好。”

看着垂头看鞋子的李鸿儒,李淳风才感觉开心点。

这大概是王福畴走眼了,选了哪个大世家的子女,对方压根不鸟王福畴的唠叨。

王福畴倒霉,他就不免有点小爽,感觉这大抵就是个报应。

“专心,我学生可专心着呢。”

王福畴不忿的反驳了一句,随即瞧向低着脑袋的李鸿儒。

“他低着脑袋也是专心。”

嘴硬的嚷嚷一句,王福畴亦感觉自己甚是没面子。

李鸿儒低着脑袋,即便是额头开了天眼,那也没可能瞅着场上那道化石术。

若是在往昔,他是要责罚学生的。

但在此时,王福畴觉得不看也没关系。

毕竟他学生较之李淳风带着的学生资质要好上许多。

“我似乎见过你这学生?”

被王福畴囔了一句,李淳风也很好奇对方学生的来头。

他观测了数眼,又掐指推算了数下,只觉自己此前见过对方。

“那当然是见过,你还占了他大便宜,以后多少要照顾他一些”王福畴得意道。

观星楼作法已成定局,便是他也难以从李淳风那儿捞得好处。

此时他也只能说上两句过过嘴瘾,也顺道提醒提醒李淳风,还欠着他学生的人情。

“大便宜?”李淳风奇道。

“地上莫非有黄金屋和颜如玉不成?你倒是将脑袋抬起来。”

眼见李鸿儒还垂着脑袋,王福畴托了一把。

李鸿儒只觉下巴处一股大力传来。

看着王福畴文人弱不禁风,但力量比李保国大多了。

他脑袋顿时就被捋直了。

“你那观星楼做法的诗词中,我学生可是占了头一份”王福畴高兴道。

“原来是你!”

观星楼也稳了,李淳风心也定了。

此时李鸿儒脸上没涂墨汁,待得仔细查看,李淳风脑海中顿时浮现了一个人影。

他这哪算在李鸿儒那儿占了大便宜。

完全是李鸿儒带来了大麻烦,让他遭遇了无妄之灾。

这是泾河老龙的带路党。

也是损毁他观星楼的罪魁祸首。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来。

    荣才俊的话引发了他不小兴趣,昏昏欲睡的脑袋顿时就清醒过来。

  • 在这座&学官们

    在这座学堂中,他在学官们眼中并不属于重要的存在,可有可无,存在感颇低。

  • 玄虚,&脑海去

    空中楼阁尚且虚幻,空中朝廷更是玄虚,只有凭脑海去想象了。

  • 一些朝&的来头

    家居长安城,他时不时见到一些朝廷人物落马,今天大抵又轮到了哪家倒霉的,只是这位倒霉鬼的来头有点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