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会退散。诸多人告辞。热闹的场面的场地渐渐地人声消无。这是皇家的场地,坐落于长安城禁地之中。此时仅有马车轱辘声在耳中宽幅震荡。王福畴看了李鸿儒数次,抬头一看对方嘴巴欲张,又无法述说出口。这大概如此是此时不更方便谈话了。“去观星赏月楼!”长安城中,观星赏月楼不时给皇宫挡灾诸多人告退。。...

盛会退散。

诸多人告退。

热闹的场地渐渐人声消无。

这是皇家的场地,位于长安城禁地之中。

此时只有马车轱辘声在耳中震荡。

王福畴看了李鸿儒数次,只见对方嘴巴欲张,又难以叙说出口。

这大抵是此时不方便谈话了。

“去观星楼!”

长安城中,观星楼时不时给皇宫挡灾。

但在这座城市,若论及什么安全不遭监控的地方,观星楼便是首屈一指。

李淳风有约,王福畴思索数次,最终赴约。

他曾多次远远眺望过这座高楼,但因为派系对立的原因,王福畴从未登过观星楼。

马车奔袭近半小时,透过窗上的遮帘,他已经能看到这座高楼。

观星楼动工的速度非常快。

待得李淳风做法完毕,诸多工匠开始了动工。

此时这座高楼已经修复完毕。

诸多地方与原来的摆设没有区别。

但在一些窗檐上,也开始悬挂着一幅幅文人落笔的诗词。

“高楼中天月色净,玉山禾熟秋云映。草边水际见流萤,流萤独自寻香径。长安高塔挂千灯,密意虽通语还并……”

王福畴见得诗词,不由低声念了一番。

这是观星楼筛选数天挑选出来的上佳诗词。

钱财和名誉的激励下,也引得不少士子纷纷做诗,留下了诸多好诗词。

李淳风虽是道家代表的人物,但也并未介怀儒家的文化。

道家万法自然,可以如他一样偏执,也擅长于容纳,

很难说坚定自己学派与兼容并包哪样更合适。

但李淳风明显是有了自己的道,拥有了开派宗师的景象。

而自己,王福畴思索到自己,也不由叹了一口气。

若非他坚定不一的遵循儒家文化,排斥道家和释家理论,四门馆的博士也轮不到他来当。

他此时也不着急,沿着高楼中的台阶层层而上。

四下观赏时,他还看到了李鸿儒那首《镇观星楼》的危楼诗。

“果然是一首马屁诗!”

此时的诗词已经着人重新誊写,笔墨出自名家之手。

尽管那字如笔走龙蛇,有着矫若惊龙与铁画银钩的本领,但若将这诗词代入其中,便能闻到一股溜须拍马的意味。

李鸿儒这首诗词悬挂于观星楼中间部位,起着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与楼基和楼顶遥遥相互辉映。

透过做法的诗词,王福畴只觉自己看到了一张大网。

整个大网将观星楼牢牢围住,也避免着被外来邪恶侵袭。

他刚欲笑上李鸿儒两句,随即便听到一声咳嗽声。

这是李淳风的声音。

大概是知晓他必然会看自己学生的诗词,对方早就在这处地方做等待。

王福畴看了看四周,随手推开了那有咳嗽声音的厢房。

“福畴兄!”

见得王福畴进门,李淳风顿时站起了身。

李鸿儒初见李淳风之时,只觉对方一道风系术法清退高空乌云,以法破法,在他心中留下了强大的印象。

待得当了带路党,引泾河龙王到观星楼之时,对方从高空飘飘落下,仿若神仙中人。

但接触多了,对方的高大形象荡然无存。

尤其是此时,李淳风一脸浮笑,还有几分市侩的模样。

“不要奇怪他的形象,他向来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灵活的很!”

似乎猜测到了李鸿儒内心波动的那点小情绪,王福畴提点了一句。

“但能将观星楼盖得比皇宫还高,淳风兄能耐也远超出你的想象。”

“你莫要在小辈面前捧杀我!”

听了王福畴的话语,李淳风显得有些闷闷不乐,将笑意收了回去。

“一些传言就是这么传来传去,到最后传成真的了,人言可畏啊,福畴兄!”

李淳风话语结束时重重的说了一句,一时让王福畴点头,但随即又反应过来这家伙在变着法儿说自己,当下让他微微摇了摇头。

这是个灵活的人,也是个少有吃亏的人。

便是当今皇上对李淳风都极为满意。

道家不走科举之路,想要为官的难度极大。

而周旋在儒家和道家的中间,还要被皇室承认,委以重任,这便是能耐,说什么都不为过。

“我来此,便是想了结我学生与你的恩怨!”

沉默了数秒,王福畴最终先开口提及此行的正事。

“你若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发问,我不保证回答是否准确,如何抉择也全凭你自己。”

“你倒是很看得起这学生。”

李淳风看了王福畴一眼,目光又在李鸿儒身上扫来扫去数次。

他没有提问自己脑海中的疑惑,却是颇有兴趣的看向了李鸿儒。

有如一只小小的蝴蝶,对方穿插在了近期的诸多事情之中。

看似地位低微,举无轻重,但对方又占了重要一环。

若李鸿儒不给泾河龙王带路,或许诸多事情便没了后续。

可若李鸿儒凭借太阴遮光伞将泾河龙王带入皇宫中,或许那又是另一种劫难。

但不管李鸿儒是否愿意带路,一切的事情都不会有多少变化。

没了李鸿儒,还可以有王鸿儒,朱鸿儒,马鸿儒……

对方这是连连避开了数个杀局,最终转危为安。

李淳风对李鸿儒有着兴趣,他此时更是叩着手指,有着默念的推算。

“淳风兄擅长大势推导,何必演算到个人,去做那为难之事,你这方面的推衍能耐远较傅人君、袁守城和王正等人要差。”

他推算时,只觉一股力量拂过,此前的推算齐齐变得紊乱无比,顿时得知了王福畴这是不乐意了。

“见猎心喜,情不自禁,哈哈,哈哈……”

李淳风尴尬一笑,停下了推算的手段。

“袁守城大师曾经给我批注过‘出生平凡,难登大道,难有仙缘,前途无亮’,若李台正有兴趣,拿去也无妨!”李鸿儒道。

“算命的都是一帮骗子”王福畴不满道。

“话不能这么说,算命自是有其中的道理,袁守城还是少有失手的,你这学生定然是遇见了你,才从着命运的泥泞中挣扎出来。”

李淳风不贬袁守城,却是暗夸了王福畴一句,这让彼此气氛顿时熟络了几分。

待得低声秘议了数句,王福畴这才清楚李鸿儒干了什么大事。

这是掉脑壳的大事。

若是彼此毫无关联,他必然要将李鸿儒揪出,拉到菜市口刴了脑袋。

书评(210)

我要评论
  • 的是九&必学内

    这位助教宣讲的是九经中的《易》,属于四门馆必学内容。

  • 不属于&上犯事

    “龙王不属于朝廷,但咱们也没长臂管辖,谁叫他在我们地盘上犯事了,弄得天怒人怨。”

  • 李鸿儒&中已经

    李鸿儒念头抬动,寻思之时,脑海中已经浮现了一片简单的数据。

  • 也要保&,免得

    骆永思是朝廷封赐的学官,已经入了文官的品阶,诸多学生即便听得乏味,也要保持脸上的笑容,免得恶了这位大人。

  • ,纸条&,李鸿

    荣才俊有心透露口风,纸条来回传递之时,李鸿儒已经将一些事情大致理顺清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