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传三世,武代李兴!”李淳风额头溢血,显然是触碰到了不该触碰的东西。他嘴巴里喃喃,沉迷于于查探天地正常运转的奥秘之中。“帝传三世,武代李兴!”王福畴转述了李淳风嘴巴里之言一遍,眉头紧紧地皱了。他只觉李淳风可能会看见了天大之事。而这长安城中以后有无边风云他嘴中喃喃,沉迷于查探天地运转的奥秘之中。。...

“帝传三世,武代李兴!”

李淳风额头溢血,显然是碰触到了不该碰触的东西。

他嘴中喃喃,沉迷于查探天地运转的奥秘之中。

“帝传三世,武代李兴!”

王福畴复述了李淳风嘴中之言一遍,眉头紧紧皱起。

他只觉李淳风可能看到了天大之事。

而这长安城中以后有无边风云震荡。

“你到底是谁?”

“谁?”

“谁?”

……

李淳风厉喝声声,神情亦是状若疯魔。

忽地,他伸出右手,往自己天庭插去。

“淳风兄不可!”

王福畴手一架,对李鸿儒使了眼色。

随即两人齐齐上阵,将李淳风硬压到了地上。

“李台正怎么了?”李鸿儒问道。

“他生出妄念,可能要疯癫了!”

王福畴回上一声,又甩了几巴掌到李淳风脸上。

“谁?”李淳风嚷嚷道。

“醒来!”

王福畴大喝一声。

“谁?”

李淳风手舞足蹈继续嚷嚷,还伸手四处乱抓乱捏。

“有尿吗?”

被李淳风一把捏到胯下,王福畴顿时就脸黑了起来。

他看着一旁抓手脚的李鸿儒,问了一个生理上的小问题。

“您若是需要,学生就憋出来一点。”

李鸿儒看着陷入妄念的李淳风,顿时觉察到了王福畴的想法。

“经历了人事吗?”王福畴问道。

“人事?”

“和姑娘上过床没有?”

“还没哩。”

“那就滋醒他!”

承受王福畴教导和帮助诸多,但凡老师吩咐的事,李鸿儒都会尽力去完成。

但李鸿儒没想到第一件事如此简单。

既然如此,他就不客气了。

“李淳风此时陷入魔怔,咱们就将他当成妖道对待,这些妖道脑海中妄念诸多,但还是有一丝人心,兴许闻到一些污秽中带着纯阳的味道,进而清醒过来。”

王福畴脚踏李淳风身体,又将李淳风双手束住。

“你要快点,这家伙挣扎时的力气还真不小。”

一个儒家的文人,一个道家的道士。

彼此都是肉身弱鸡。

李鸿儒也没例外,他连弱鸡都还算不上,也就有着几分尿尿的能力。

没经历人事算不上什么自豪的事情。

可此时多少还有点用。

但李鸿儒也没弄明白,这排泄物与是否经历人事有什么关系。

从科学的角度而言,尿的性质并无区别。

莫非是怕乱交合带上感染性的疾病,导致被滋醒时旧患未愈,又染上新毒。

李鸿儒想想,觉得大抵可能是这种原因了。

“谁?”

“谁?”

……

“谁特么尿道爷……我卧草了,哎呀,我醒来了,你别尿了。”

“李台正,我收不住呀!”

李鸿儒捏了一下,最终在李淳风骂骂咧咧的声音中止住了放水。

此时包厢中弥漫着一股尿腥味。

李淳风挣扎了一番,最终站了起来。

他晃着脑袋,忆起那皇朝气运中看到的异光,一时脸色如土。

能看到并不意味能扫除问题。

对方布局早早就已经定下,他难于发现,也无法破解。

在皇朝更替的面前,个人的力量显得微不足道。

即便是天上的仙神也难以阻挡这种大势。

可这桩事要不要禀报唐皇。

如同李鸿儒在此前泾河龙王事件中一样。

没有李鸿儒,还有王鸿儒、朱鸿儒、马鸿儒……

在这桩皇朝更替事件中,即便费劲心机让他找到了人,很可能也是面对一个替代者。

而若是撞到了正主,他大概率死无葬身之地,难以改变事实。

李淳风很是苦涩的扫视了王福畴一眼。

单独知晓秘密也就罢了,此时还有两人在身边。

原本是他曾抓着李鸿儒的把柄,转眼间这道把柄就落到了他身上。

“杀人灭口!”

一个小念头涌出,但李淳风随即又收了回去。

以他这种状态,被人杀死还差不多。

何况死掉谁都是大麻烦。

“为什么道爷会有这么多麻烦,为何我要修道,为何我要修这个楼!”

李淳风看着偌大的观星楼,他只觉这楼成之后就没多少好事。

文气暂时震住了观星楼。

但观星楼导致的事件一件都没变少。

李淳风很早就想到在这楼中的一些事情很可能会让他遭殃,拖他下水,但他没想到时间来得如此之早。

若不是王福畴和李鸿儒相救,他大概会一个跟头从观星楼上栽下去,完成人生的落幕。

“窥天机者……”

王福畴说了一句,又止住了嘴。

他也不清楚李淳风到底看到了什么,但只是听得李淳风嘴里说的那几个字,就让他感觉胆战心惊。

每一次皇朝的更替,都有无数人掉脑袋。

能看清局势,跟随大流者少之又少。

而即便是跟对了当下的局势,可还有以后。

诸多荣华富贵不过三代便是这种道理。

即便皇家也不能幸免。

“你别说,我也别说,咱们都担不起这种事”李淳风苦涩道:“你无法验证,我没第二颗天眼拿来玩,此时也难再做验证,这桩事先烂在肚子里吧。”

李淳风摸了摸额头,手上是尿液和血液的混合物。

额头撕裂的感觉传来,李淳风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他此时不仅少了仰仗的本领,更让身体大损,少不得要闭关,又或慢慢静心调养身体才能做恢复。

他知晓了秘密,更是招惹了一桩大祸事。

此时李淳风需要面对的是如何破局。

“你准备什么时候说?”王福畴皱眉问道。

观星楼观测天下,丈量国土,守护皇城,有着诸多的职责。

这是大事,也该由身为钦天监台正的李淳风禀报唐皇。

至于唐皇如何抉择,那是唐皇自己的事情。

“需要机会”李淳风抿嘴道:“至少需要给我一个活命的机会。”

一道预测,有人信,也会有人不信。

他更需要面对幕后者。

李淳风觉得自己实力不足以应对这种场面。

他更是因为实力欠缺,导致只是探测到了部分,没有窥探到真实。

此时禀报唐皇就是死路一条。

唐皇此时亦挣扎在求生线上,也难管这种未来之事。

“老师,帝传三世,这大概会持续很久,事情也并不会发生在本朝现在的时代”李鸿儒道。

当今的皇上是帝二世,至少这一代不会出问题。

唐皇年轻,实力少有人敌,剩下的时间还很长。

若是做决定,并不急于当下这一刻。

“太子?”王福畴皱眉道。

若是第三代出问题,则会映照在当今太子的身上。

那是由李纲、张玄素、陆德明、孔颖达、于志宁、杜正伦、魏徵等大儒辅佐和教导的人,便是他都没有资格前去指点。

“太子居然会丢了江山!”

“是太子本人的问题,还是说你们教的有问题?”

“又或你们中有人有了异心?”

若太子能如唐皇一样,不断培养,不断成长,最终在长安城中无敌,诸多妖邪难侵入,更无须说被谋朝篡位。

想到唐国可能被谋朝,王福畴心中如刀割。

他看着这初迎盛世的景象,此时的大唐如同一轮新日,才刚刚升起,他难以想象以后坠落时的劫难。

李鸿儒之事已经难以回头。

这谋朝篡位之事也尚未有定论。

他眼神忽明忽暗。

但李淳风叙说后尚难活命,何况是他。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大暴雨&种事情

    半月之前,长安城确实有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损毁诸多,李鸿儒没想到下雨这种事情都还有后续。

  • 念头抬&思之时

    李鸿儒念头抬动,寻思之时,脑海中已经浮现了一片简单的数据。

  • 提及的&容。

    荣才俊重新削炭笔之时,李鸿儒也寻思着荣才俊提及的一些内容。

  • 每年晋&影。

    四门馆每年晋升高就的学生有十余人,也从来不见李鸿儒的身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