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吧!”“真可怕的!”荣才俊和李鸿儒嘀嘟囔咕。有更年轻人的挡枪,两个心思有异的家伙倒没受什么灾。老生依旧能以及控制事态,新生刺头被拿到。“调查结果出了,他是刑部的寺正裴绍大人的独子。”一些更年轻学子也在去探寻消息,消息可获取的速度极快。有画像,有钱财有年轻人的挡枪,两个心思有异的家伙倒没受什么灾。。...

“可怕吧!”

“真可怕!”

荣才俊和李鸿儒嘀嘀咕咕。

有年轻人的挡枪,两个心思有异的家伙倒没受什么灾。

老生依旧能控制事态,新生刺头被拿下。

“调查出来了,他是大理寺的寺正裴绍大人的独子。”

一些年轻学子也在探寻消息,消息获取的速度极快。

有画像,有钱财,长安城中会有很多人接这种生意,太学附近也有这种生意人。

“裴聂!”

侯应谦念着对方的名字。

有人叫来了他提及的房遗欢,承受了术法,他此时没了疼痛,挨揍的痛苦亦是消退,心中恶气消除了大半。

这种回春术的能力看得李鸿儒极为羡慕。

若有这种能力辅助,李旦练武时的一些磕碰小伤就能随手治愈了。

据悉太学有基本术法,虽然远不如世家传承的底蕴,但多少能学一些技能,免了被人提及‘百无一用是书生’。

李鸿儒只觉未来可期。

他瞅瞅垂垂老矣的裴聂。

说来他也熟悉这位的老爹,最近被裴绍审了两桩案子。

大理寺的寺正官职在朝廷体系不算太高,但权力却是实实在在,少有人去得罪这种职位的人。

也无怪裴聂有几分年轻气盛。

这是个还有点中二性格的年轻人,较之李鸿儒小两岁。

排除年龄导致的心性不沉稳,对方无疑也属于天才行列。

只是裴聂的天才体现在练武上,这是一个有大概率凝练武魄的年轻人,以后很可能是武者高手。

大概是心性需要雕琢,也需要文化的熏陶,这才送到太学来。

“铛!”

一声钟声响,诸多人顿时开始齐齐往太学院中走去。

上课的时间到了。

“你们把我剑丢哪里去了!”

一脸老态的裴聂抬起头,在地上爬了两下,顿时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

“剑被他们拿走了,你要拐棍吗?”

李鸿儒随手捡了一根掉落的枯树枝,递给了裴聂。

“唉,谢谢啊!”

裴聂手指停了停,最终将那根枯枝接了过去。

他现在确实要这么一个支撑。

若杜构的术法下手再狠一点,他此时大概只能躺在地上,留着嘴里那点写遗嘱的力气。

“我原本以为自己在同龄人中已经无敌了,没想到在年岁更大者眼中不值一提。”

他嚷嚷了一句,心下也有了几分自知之明。

“但不挑战又很不甘心,如今知晓了距离,吃了苦头,也不算坏事。”

待得此时,这年轻人倒也恢复了清醒,让李鸿儒顿时高看了一筹。

“以后我揍文人的时候肯定一揍一个准……”

待得他再嚷嚷,李鸿儒那高看的心思又放了下去,看来这小伙以后还有要吃一些苦头。

“上课去吧”李鸿儒催促道。

“我今天有些老眼昏花,上课大概有难度了。”

待得李鸿儒再催上一句,才见裴聂拄着枯枝慢慢行走。

一场早上的事件进入到尾声。

太学院中,此时也迎来了这个下半学年的第一场课。

授课者是李鸿儒拜师时见过的袁学真。

相对老一批学子显得有些熟悉的讲解,对李鸿儒来说却是如同天籁,此前诸多欠缺的理解顿时就开阔起来。

还能如此解释,原来是这种解释,真正的涵义原来在此……

袁学真主讲解时天马行空,并不局限于《九经》中某一本书又或者某一个段落,随口讲解便能引申到其他话题。

甚至于抽查学子问答时也能提及到其他之处。

袁学真并非每天来授课,平常教授的依旧是助教和直讲。

李鸿儒颇为珍惜新学期第一场课的机会。

更深入的通透理解,他能隐隐感觉自己儒家浩然正气凝固了一些。

这是文人防护自身的抗性能力,有多强都不嫌少。

而更高的《九经》理解,对自身了解增加,也对凝聚元神有着裨益。

太学之中,授课方式与四门馆有了一定的区别。

四门馆是整个上午都上课,至少持续四小时,而太学则要少两节课。

待得课程结束,便进入到自由学习的阶段。

有在课堂上者,有询问老师者,也有人去阅读室。

待得两小时后,这才放学散退。

李鸿儒心中念着阅读室诸多增长见识的书籍,待得袁学真提示下课,他顿时就出了门去。

“这小家伙,毛毛躁躁,也不与我先打个招呼!”

袁学真笑看了李鸿儒背影一下,随即看向了更为毛毛躁躁的裴聂。

这两人天资都不弱,一个擅文,一个擅武,较之诸多人都要强。

王福畴收了李鸿儒入门下,他却是收了裴聂。

看着裴聂垂垂老矣的模样,袁学真也不解除对方此时承受的术法,在太学承受毒打总归好过于在外面遭难。

太学的观念一向如此,并不会因为裴聂是他学生而有改变。

他此时还呼上了裴聂进行课堂校考。

“今日回去重复抄写一百遍,明日我要见到你能完整的背诵和理解!”

待得校考数句,裴聂蠕蠕难以作答一些基本的学识,袁学真顿时安排了作业。

一堆请教老师的学子心中不免也打鼓。

这种待遇也就亲儿子和亲学生才具备了。

课堂中依旧有校考和问询,此时李鸿儒也终于见得自己想参观的阅读室。

在阅读室中,摆放着数百本线装的书籍。

在旧记忆中不堪一提的藏书规模,但在这个时代,这已经属于一座大型半公开图书馆。

知识的把控森严。

没有便利的各种传讯手段,知识也缺乏渠道和公开。

一些人一辈子没听闻这些书籍很正常,常年固定在一小块区域生存也是常事。

诸多事情都是道听途说,难有全面的视角。

藏书上的知识便显得弥足珍贵。

藏书盖晗天文地理农林牧渔,也囊括武经术法基础,李鸿儒甚至还看到了道家的一些书籍。

书籍数量虽然不多,但都是精挑细选,也盖晗了大部分所需。

从太学走出的人,大部分都进入到朝廷部门,足迹遍布天南海北,相应也需要诸多基础知识。

一些所需可以在任上学习,但若是没有基础,便只有靠教训来增添经验。

李鸿儒脑海中并不乏一些常识,但他欠缺文人修行和武者修炼的基础知识。

此时他双眼发光,只觉自己看到了宝山。

若是能在太学修行足够久,他应该会具备一定的实力。

他寻找了一番,开始翻动一册书籍。

“您或许需要修建一座演武堂!”

概念性的知识入手,五十金基础建筑的提示也随之而来。

李鸿儒看着手中的《基础剑术精要》,一时不免也是喜忧交加。

书评(411)

我要评论
  • &海中那

    若无脑海中那东西,说不定他与其他人并无多少区别,信仰神佛仙道,迷信各类传闻。

  • 这位助&《易》

    这位助教宣讲的是九经中的《易》,属于四门馆必学内容。

  • 之时,&也不断

    因为这个简单的数据面板,让李鸿儒成长之时,也不断有部分记忆复苏。

  • 人物,&,唯一

    在单机游戏中,若想打造出强大的人物,拥有强力的关系网,又具备天人之姿的妻儿子女,庞大的财富,唯一的方法就是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