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占火要诀》,但是《基础剑术精要》,都都属于基础性内容。这有点儿类似于于《明庭经》和儒家浩然正气的关系。也没练出儒家浩然正气,李鸿儒就算将《明庭经》修佛失败。但《明庭经》重新开启的天眼持续的时间并也不是很长,一但时间过长,李鸿儒便再难重新开启能力。待得这有点类似于《明庭经》和儒家浩然正气的关系。。...

不论是《占火要诀》,还是《基础剑术精要》,都属于基础性内容。

这有点类似于《明庭经》和儒家浩然正气的关系。

没有练就儒家浩然正气,李鸿儒照样将《明庭经》修行成功。

但《明庭经》开启的天眼持续时间并不是很长,一旦时间过长,李鸿儒便再难开启能力。

待得他儒家浩然正气小成,这才将释放的时间不断延长。

这是基础的能力,也助推着秘籍的效果,甚至可能还存在其他用处。

每种能力都有其专有独特的性能,但能力之间也有相互的关联和影响。

个个都是好能力,但个个需要的资金都不菲。

李鸿儒观看了一会儿,这才进入到默念背诵的阶段。

阅读室的书籍允许太学的学子们自由观看,但并不允许外借,也不允许现场复刻誊写。

至于自己背诵再默写出来,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规矩牢不可破,但规矩外也有些人情。

只要不将阅读室的诸多书籍肆意传播,并不会被追究麻烦。

李鸿儒觉得荣家的《明庭经》就是这种情况下的产物。

只是荣家所处的层次更高,摘抄的秘籍可能源自国子学甚至更隐秘的藏书之处。

“每日两小时背诵,回去再默写出来,力求手抄尽量保持一致。”

倘若要李鸿儒将这阅读室诸多书籍背诵,那是一桩几乎没可能的事情。

但若只是进行短期记忆,再誊写摘抄,李鸿儒觉得自己有一定的能力。

只要时间足够长,他就能将自己所需进行复刻。

阅读室内,不乏一些学子此时在阅读。

诸多人身体周围摇曳着淡淡青光,以儒家浩然正气破除着秘籍上的虚妄,看到正常的内容。

这是阅读,也是在锤炼儒家浩然正气。

更强的能力,显然会阅读得更为轻松。

李鸿儒口中刚欲默念,随即心中一定,额头开始有了一丝蠕动。

天眼。

这是较之儒家浩然正气逐行逐字破解观看更为轻松的方式。

他放眼望去时,只见手中的秘籍已经变换了一种模样,与此前相似,但又有了一些不同。

只是扫视了手中的书册一眼,李鸿儒就进入到背诵记忆之中。

即便是能被练功房识别,动辄需要数天的研读时间也让李鸿儒毫无选择。

他在阅读室中就发现了一册《灵脉五经》,这册书涉及耳窍的专门讲解,似乎有一定概率引导出特殊的能力。

一些热门的术法书籍则被其他人拿着在观看,李鸿儒一时也难以去拿来分辨。

若是他想观看术法类的书籍,下次就需要跑快一些,又或等哪位师兄能力不济,再度去接盘书籍观看。

此时他拿着《基础剑术精要》默念,不时将一段段文字和图像映入到脑海中,再度重复记忆。

书册有一定的厚度,但半月到二十余天的时间足以让他完成手抄复刻。

“你对剑术也有兴趣?”

李鸿儒背诵时,身边已经多了一个老头子。

李鸿儒稍微扫视了一眼,见得那垂垂老矣下的年轻形态,点了点头,又将目光收了回来。

涉及《追风十三剑》的诸多基础知识都写在这册书上,他当然对剑术很有兴趣。

除了自己要学,他还要教李旦,这是属于必须背诵的内容。

“想学剑术找我啊,小爷……本人剑术还是很强的。”

裴聂拄着枯枝,坐在了李鸿儒身旁。

大概是老生懒得搭理他,新生也没几个对他这模样有兴趣。

新学期开始的第一天,他除了被人打了几顿,再无丝毫其他收获。

“夫为剑者,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

见得李鸿儒不搭理,裴聂开始念叨叨。

这真是一个不怎么讨喜的孩子。

被人打扰,即便李鸿儒也难保持原有静心背诵的心态。

但裴聂的剑术基础确实是很强了,对李鸿儒很陌生的内容,裴聂可以随口说来。

李鸿儒想了想,这才问道:“你能背诵《基础剑术精要》?”

“剑术的基础篇当然没问题”裴聂得意道:“这可是我爹一鞭子一鞭子抽我,我才完全背诵下来的,怎么也不可能忘了。”

他此时难以鼓动气血,更无须说勘破虚妄,口中所叙都源于记忆。

“这册书有两万一千六百二十五字,涉及使唤的图解三百二十六副,你当真能全部背诵描述?”李鸿儒奇道。

“必须的,不是小爷喜欢吹牛,长安如我这种年龄的,真没有一个能打的。”

裴聂仰着脑袋,一脸的孤单寂寞冷。

只是他年少又披着老皮,怎么看都有些怪异。

“我听说长安有祝氏剑堂、河东武馆……”

“那些破烂地方都被我通通挑了一遍,等我年岁再大一点,我肯定会再去踩一遍。”

李鸿儒话还没说完,裴聂就得意了起来,开始低声介绍他踩这些武馆的经历。

一打一没问题,一对二也行,一打三不在话下,多的时候他能战六人不沾任何打击。

李鸿儒提及的武馆被他一一踩了一次,裴聂亦将目光放向了一些武官世家。

虽然他今天挨打了,但平常都是他揍其他同龄人。

年轻人虽然不怎么讨喜,但说话也是实情。

便是当今的皇子也没落下,被他直接挑翻。

这也无怪裴聂有几分傲气。

入得文人们修行的场所,他更显得有些肆无忌惮,仗着文人并不擅长近斗,一来就想牛逼哄哄成为太学的扛把子。

只是他扛把子路有些漫长。

有了提防,诸多文人没可能给他这种机会。

如今他剑也缴获了,即便再携一把剑入太学,也会被众人放倒,拿掉凶器。

一群羊中放入了一头小狼,这也激活了太学的另一种氛围,免得诸多人每日沉迷于学法和文人之间的斗法。

当然,这对裴聂不太友好。

这家伙此时很是没朋友。

稍微交善一点的便是李鸿儒了。

这还是李鸿儒知晓对方是袁学真的学生,属于王福畴一阵营的人,他才递了根枯枝给对方当拐棍。

待得这货唠唠叨叨没完,完全没法进入到背诵记忆,李鸿儒这才无奈起来。

“你若有真本事,一会儿散学后就将这书背了,我才服你!”

“虽然这有点麻烦,不过对小爷来说不叫事。”

裴聂很是牛气的拍胸保证了下来。

这让李鸿儒倒是有了一些意外收获。

若有这么一个辅助背诵者,他能节省太多时间了。

“若我全背下来了,你到时需得叫我老大。”

裴聂看着李鸿儒,眼睛转来转去。

他不能为了证明自己一番,白白背诵如此多字,那是傻子的行为。

“没问题!”

李鸿儒顿时就同意了下来

这让裴聂觉得自己进入太学以来,第一个小弟已经收入了麾下。

书评(148)

我要评论
  • 抵又轮&的,只

    家居长安城,他时不时见到一些朝廷人物落马,今天大抵又轮到了哪家倒霉的,只是这位倒霉鬼的来头有点大。

  • 态慢慢&谋生。

    无聊翻书之时,他心态慢慢过渡到应付父母期盼和将来谋生。

  • &不存留

    作为无神论信仰者,李鸿儒坚定眼见为实,脑海不存留虚幻念想。

  • &他手中

    他手中是李鸿儒专门定制的炭笔,这也是此时他与李鸿儒关系较好的原因。

  • 书写不&特别适

    这是较之毛笔要更方便的书写工具,虽然书写不雅,但不需要研墨,特别适合用来传递小纸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