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话裴聂也没发来其他小弟,李鸿儒会觉得自己目前仍然就都属于唯一。他刚想偷偷摸摸进了太学,随后便听得裴聂在那大声嚷嚷鸿儒小弟。这都被点名上了,李鸿儒的脸色登时是一黑。几道目光登时就望了回来。这大约是躲但是去了。“你这是学生入学就拜了山头?”侯应谦奇道。步入某他刚想偷偷摸摸进了太学,随即便听得裴聂在那嚷嚷鸿儒小弟。。...

如果裴聂没有收到其他小弟,李鸿儒觉得自己目前就属于唯一。

他刚想偷偷摸摸进了太学,随即便听得裴聂在那嚷嚷鸿儒小弟。

这都点名上了,李鸿儒的脸色顿时就是一黑。

几道目光顿时就望了过来。

这大概是躲不过去了。

“你这是入学就拜了山头?”侯应谦奇道。

进入某地拜大哥的情形并不少见,若是傍上一颗大腿,便能轻松上许多。

他们见多了一些事情,对这方面习以为常,并不见奇。

只是如李鸿儒一般,拜了一个开学就遭殴打的少年,选了一个最矮的山头来拜,这着实丢人了一些。

“他将《基础剑术精要》进行了全文全图背诵,如果我验明没有出任何错误,以后大概有那么点可能当小弟”李鸿儒牙疼道。

“你们居然比拼了背诵。”

侯应谦笑上一声。

李鸿儒进太学时比拼的才能就是背诵《九经》,没想到居然可能要输在裴聂的背诵下。

这两人比拼枯燥,但也能验证相互的实力。

他想到裴聂随口就能将两万余字的《基础剑术精要》进行全文全图背诵,对方的能力确实有些强。

若是修行前进的慢一些,侯应谦觉得自己遭遇下黑手是迟早的事。

这让他很头疼。

这二货就想着将太学诸人打趴下,偏偏这还是太学允许之事。

诸人也没可能小孩子打架,大人出来帮忙,请动背后势力来帮衬。

别说扳不倒大理寺的寺正裴绍,就算能扳倒对方,到时也要落下笑柄,甚至于惹怒到君王。

“我只有一点背诵书籍的能力,也只能比拼这方面,但没想到着了眼。”

见得众人没将他放倒,李鸿儒顿时放心了许多,今天来太学总算不会错到离谱。

除了裴聂有些年轻气盛的莽撞,大多学子还是讲理。

只是李鸿儒也隐隐觉察到了一些人眼神中的变化。

这大抵是因为阶级不同,他又与裴聂这根搅屎棍有了一定关联,彼此难有多少交流的可能了。

“哈哈哈,我听到小弟的声音了,只要我们卧薪尝胆,一年后全将你们放倒!”

裴聂嚷嚷的声音让李鸿儒头疼,他生硬的摇了摇头。

“我还没复查你背诵的是否正确呢”李鸿儒道。

“错一个字我管你叫爹!”裴聂信誓旦旦道。

他此时中了数道控制类的术法,浑身动弹不得,只剩下一张嘴巴放空炮。

李鸿儒看了看四周的学子,他很希望有人具备禁言术,能将这精神小伙的嘴封上。

“今天的天气不错啊!”

李鸿儒懒得搭理裴聂这个引战的家伙,他嚷嚷了一句,希望转移一下众人的注意力。

如果大伙儿不满意,他还可以挨个问候是否吃过早餐。

“我什么都看不到,这天气一点也不好!”裴聂嚷嚷道。

他中了失明类的术法,又被侯应谦的捆绑术重新缚住,身上还有数道灰色微光缠绕。

感受了一翻世界,裴聂觉得自己很难受。

“你们和我说说话呀,小弟你在哪儿呢?”

裴聂此时就是个翻不起浪花的蚂蚱,众人将他放倒,缓下来时也懒得搭理他,各种开始了各种议论和信息的交流。

有数人眼中异光闪烁,显然是提前准备了术法。

若这小伙挣脱了术法的控制,到时就补回去。

“皇上这数日与玄奘圣僧探讨佛法,似乎想融合佛道。”

“儒家大统,但道家和释家并非无可取之处,若是能融合,那也是裨益。”

“我等儒家能力尚是学不过来,哪能资格尝试融合之道。”

“我听说袁天纲融合了儒家与道家绝学,元神才有那般威能!”

一些人向侯应谦和杜构打探信息,待得两人随口说上数句,探讨范围便大了起来。

“释家佛门诸多,向来没有谁家是正统可言,如今只怕是要在大唐扎上根。”

“玄奘圣僧挂单在洪福寺,莫非以后释家信奉送子娘娘不成?”

“大唐这数十年来连年征战,多一些人信奉送子娘娘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确实要多生多养增加人口!”

“我听说汗国最近偷袭了我们大唐边境城市数次,若以后战事吃紧,我们太学的学子也有可能被抽调前去。”

“汗国实力强盛,又有前朝诸多余孽加盟,那皇后还是个前朝的公主,能耐不低,也不知这边疆闹事何时能停。”

“尚书大人能文善武,以后定能将那妖妇斩于马下。”

……

李鸿儒没有管裴聂的嚷嚷,他此时也凑到了一旁,听上一些讯息。

没有渠道,各类信息的来源很少,想得到准确信息就更不容易了。

知晓信息的要么是一些江湖隐秘部门,专门买卖信息,要么便是这些权贵后代,从朝廷那儿获知一鳞半爪。

李鸿儒此时颇有听各类机密的爽快感。

此时还未到开课的时间,众人纷纷开口。

“哈哈哈,小爷又……我槽呀~”

裴聂在其中反弹了一下,又趴了下去。

“这憨货天天找我等麻烦,以后定然要申请一下抽调,让他去看看那真正的打杀手段,免得成天与我们小打小闹。”

侯应谦看着裴聂,只觉头疼不已。

他嘿嘿笑上两声,又与众人继续说道。

待得太学钟声敲响,众人这才做了鸟兽散。

“要扶一扶吗?”

看着久久趴在地上的裴聂,李鸿儒好心的问了一句。

“你这小弟真是不靠谱!”裴聂吐槽道。

“我啥都不会”李鸿儒头疼道:“我又不像你这般会打,若是伙同一起,我肯定两下就被放翻了。”

“那你也太没用了。”

裴聂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只觉自己收了个废物小弟,压根派不上用场。

“那你带带我,我很好带的”李鸿儒笑道:“只要传我几种拿手的武学,我保证给你冲锋在前。”

“拉倒吧,你身子骨弱,等你能冲锋至少是十年后去了。”

除了少部分世家子弟,大多数人在太学的学习时间只有三年。

想等到李鸿儒能派上用场,这时间远远赶不上。

李鸿儒本来还想从裴聂身上捞点什么,没想到裴聂压根就看不上他。

“但你若能在后方辅助辅助我,将我身上的这些术法偷偷解除掉,那倒是不错。”

裴聂努力睁大着自己的眼睛,看着眼前黑茫茫的一片。

不提李鸿儒在参战时帮助,待得他被打成死狗后,李鸿儒能帮忙解除一下身上的术法也是极好。

文人就应该发挥文人的用处,而不是转修武者,走南辕北辙的道路。

“我家里有一套《破术秘录》,赶明儿我给你偷来,你用心学学,好好学学,以后别让自己老大再受这种苦!”

继荣才俊之后,又有一个世家子弟想要在家中偷书了。

但此番付出的代价很低。

李鸿儒想想,觉得自己大概就是付出了一张嘴巴。

书评(428)

我要评论
  • 不时还&鸿儒对

    这官当得太忐忑,时不时还可能掉脑袋,即便顶层的大人物们也不例外,李鸿儒对朝廷官职兴趣便不算多了。

  • &从来不

    四门馆每年晋升高就的学生有十余人,也从来不见李鸿儒的身影。

  • 要等待&。

    龙王之事不需要等待太久,只要前往午门,等待到午时三刻便可验证。

  • 说来他&虚妄中

    说来他也算是虚妄中的一员,一些事说出去让人难以相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