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不是是我对《神驹十三剑》的认真研读严重不足?”与最初《明庭经》的再次突破相同,《神驹十三剑》认真研读完成4度仅有87%。当从再次突破中醒过来,李鸿儒也仔细做对比着两次再次突破的相同。在这番再次突破中,他厄运连声,不但遭受了星光缩减修练进度,还遭受了星位暗淡,严禁不绕路,让当从突破中醒来,李鸿儒也仔细对比着两次突破的不同。。...

“莫非是我对《追风十三剑》的研读不足?”

与最初《明庭经》的突破不同,《追风十三剑》研读完成度只有87%。

当从突破中醒来,李鸿儒也仔细对比着两次突破的不同。

在这番突破中,他厄运连连,不仅遭遇了星光削减修炼进度,还遭遇了星位黯淡,不得不绕道,让突破所需要的距离变得更远。

排除玄学之说,最可能导致突破难度提升的关键很可能在于秘籍的完整性。

除此以外,若是建造演武堂,提前修行《基础剑术精要》,或许也能降低突破难度。

李鸿儒来回思索,觉得大致应该就是这些原因。

他刚想将69%的修行进度再提升一次,只见太吾的练功房大门关闭。

此时,练功房显然拒绝了他进一步的提升。

或许是强行突破带来的影响,又或许是此时身体损伤难以支撑。

李鸿儒稍微起身。

他持着木剑,两天前生涩无比《追风十三剑》轻松便抖了出来。

剑剑连环。

刺、削、点、抹、搅、斩。

这是一套完全进攻性的轻灵性剑法。

放弃了防守,也让剑术变得更具备危险。

一剑连一剑,剑剑可做自由转换和衔接,一剑较之一剑要更快。

虽然名为《追风十三剑》,但在这套剑法中,总计只有十二种不同的剑术组合。

或许这便是只能研读到87%的缘故。

剑术从生涩进入到纯熟,又从纯熟迈入大成,几乎形成了身体本能。

李鸿儒一套追风十三剑使唤而出,并不算大的房间中顿时剑影重重。

他连续转换了三次剑法,触觉自己手腕稍显无力,这才停下了剑法的施展。

身体依旧弱鸡。

若是使用金属类长剑,李鸿儒觉得自己大概能舞上一套标准的《追风十三剑》剑法。

心口一阵热血涌上,李鸿儒只觉有些燥热。

他连连咳上数声。

顿时将日夜看护的李旦吵了醒来。

昏黄的灯影中,李旦睁眼便看到了吐血的李鸿儒。

“爹,娘,二弟吐血啦!”

以往李鸿儒还被李旦警告,不得将一些身体受伤的事情告知父母。

谁知受伤人调转,另一人毫不犹豫的告了秘。

“你别囔……”

李鸿儒刚摆手,随即便听到旁边房间一阵异动。

这是李保国和客氏被惊动了过来。

他现在有点体会到李旦当时的心情了。

这是一种有点想掐死对方的小情绪。

李鸿儒往昔向父母打小报告诸多,李旦心中大概已经忍了上百次了。

“没事,我好得很。”

“这只是修行的正常现象。”

“你们要习惯习惯。”

“吐点血很正常啦,你看那上战场的,谁不是一身的血,自己的,别人的,我这轻微多了。”

“这都是一些毛毛雨!”

“老师此前都告诫过的,一些小问题而已。”

心口发烫,额头发凉。

李鸿儒天眼蠕动,不断查探着自身上下,明显觉察到自己心肺脉络有了受损。

知晓了病症,医治起来便不算麻烦。

待天亮去抓上一些药,熬药喝几天就行。

若是心大,还能等待时间过去,让轻症慢慢痊愈。

他先发制人,一通话迅速出口,还将王福畴搬了出来,直接将一脸慌慌张张的客氏安定下来。

“这修行为何如此风险,唉~”客氏痛心道。

“你看看大哥,他修行才叫风险呢。”

李鸿儒深呼吸了数次,心中郁郁感渐渐下去,不由也是将祸水往李旦那儿引。

“这修行为何都是如此风险,唉~”

客氏顿时加了两个字,让李鸿儒哭笑不得。

“你们修行又不需要用刀剑,文人修行不应该是稳妥一些吗?”

李保国百思不得其解。

他不知晓顿悟的珍贵,也不明白文人的风险向来不需要见刃,更不懂太吾这种李鸿儒都难以表达和描述的事物。

“还算稳妥的,现在的坏消息是我受了点伤”李鸿儒擦拭干净笑道:“但有个好消息是我研究清楚了剑法,能开始教授大哥练剑。”

《追风十三剑》进入到大成阶段。

他这种剑术的水准较之祝氏剑堂的某些武师水准都要高出一线。

此时教授李旦修行《追风十三剑》没问题。

再如何修炼,他也没可能将这套剑法教歪了。

突破时虽然遭遇了风险,但他剑术的理解和应有的能力却丝毫不少。

如同《明庭经》带来的望气和天眼能力一样,他亦具备了剑术的能力。

只是两者并无区别。

缺乏儒家浩然正气,开启天眼时间长久后会疲惫。

而缺乏足够的身体素质,他使唤剑法难以持续,数次后便要歇菜。

他与众人说上一番,一家人才安定下来。

客氏还取来了此前李旦受伤购置的大药酒,让李鸿儒喝上一口。

这药酒主治跌打损伤,又驱除淤血,对他此时的伤势也有一定的裨益,除了味道重口一些没其他毛病。

苦涩呛人的药酒流淌在身体中,李鸿儒心中那种郁郁感终于消了下去。

连续闭关两天有余,辟谷丸耐饿的能力开始渐渐消退。

也许是药酒带来了一些影响,李鸿儒的肠胃迅速蠕动了起来。

肚皮发出一阵阵饥饿的响声,客氏听得一笑,顿时叫上李保国迅速下了楼去预备食物。

“还真会趁我体弱造反!”

口中一阵想吞噬金属的感觉传来,李鸿儒很清楚这种食铁妖兽的力量在渴望补充。

他嘴巴微微撅起,敏锐察觉牙齿上流淌着各种酸性的口水,牙齿似乎还有一些变异性的延长。

兜里早有预备的铜板顿时塞进了嘴里。

李鸿儒稍做咀嚼,这枚铜板顿时化成废铁吞了下去。

体内依旧有着进食金属的需求,但李鸿儒没有满足这种欲望。

感受到牙齿在收缩恢复,他硬生生忍下了这种口腹之欲。

根据梨花的介绍,除妖人不可避免会遇到受伤的情况,遭遇妖力的反噬。

此时只能稍微满足妖力的基本需求,而不是需求什么满足什么。

这不仅会导致培养妖力成本增加,而且下一次面临反噬的需求会成倍增长。

若无足够的准备,满足反噬时的基本需求,便可能陷入到妖化,最终丧失理智,如同食铁妖兽一样被本能的需求驱使四处寻觅食物,或许食饱后清醒,也可能永远难于清醒过来。

他闭目平息了一会儿,妖兽力量的影响才渐渐消磨下去。

“阿弥陀佛,小僧腹饿难忍,不知女菩萨是否能赐予一些斋饭!”

有点熟悉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李鸿儒顿时张开了双眼,探头往下张望,顿时就看到了一颗戴帽子的脑袋。

脑袋不是光溜溜,但对方的面容很熟悉。

这是帮了李家的僧侣陈祎。

也是当今皇上的御弟。

李鸿儒没想到,陈祎表面风光的背后,居然沦落到了腹饿难忍的地步。

书评(386)

我要评论
  • &儿。

    借助不同时代的知识,李鸿儒不时捣鼓出了一些小玩意儿。

  • 仙肝死&落到转

    李鸿儒怀疑此前的自己就是熬夜修仙肝死在游戏中,才落到转世投胎的下场。

  • 李鸿儒&思之时

    李鸿儒念头抬动,寻思之时,脑海中已经浮现了一片简单的数据。

  • 打造出&人物,

    在单机游戏中,若想打造出强大的人物,拥有强力的关系网,又具备天人之姿的妻儿子女,庞大的财富,唯一的方法就是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