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佛家的理念中,僧人最低的信仰是佛。这是一尊越不过去的的大山。陈祎选择接受可能会突然发生的命运,但他又有着一丝不甘心。但在儒家的理念中,以天地立世者有心存敬畏,但并会茫然到有心无力去反抗意识。乃至于鼓舞之时除了人定胜天等词语。文化相同,文化的熏陶便相同,对人生的态度也这是一尊越不过去的大山。。...

在佛家的理念中,僧人最高的信仰就是佛。

这是一尊越不过去的大山。

陈祎接受可能发生的命运,但他又有着一丝不甘。

但在儒家的理念中,以天地立身者有敬畏,但并不会茫然到无力去反抗。

甚至于激励之时还有人定胜天等词语。

文化不同,熏陶便不同,对人生的态度也不同。

但释家的理念并非无可取之处,即便小粉红如王福畴等人,排斥释家之时也不乏赞叹,甚至于想着融合与糅合。

一碗青菜粥下肚,陈祎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润。

李鸿儒回答之后,他再也没有开口。

待得吃完,他才站起身来,双手合十,对着诸人念诵经文。

喃喃之语伴随着点点金光传来,李鸿儒只觉脑海中陡然一松。

此前强行突破《追风十三剑》的紧绷感从心底消了下去,妖力反弹也被抚平。

除了心肺之处依旧有着一丝外损,他此时再无多少患处。

李鸿儒甚至能觉察到太吾似乎又恢复到了正常,便是练功房都有着重新开放。

佛法带来的力量似乎有些玄妙,便是李鸿儒都心生了一丝向往。

“这大概是属于他的力量,我有时也能拿来做做用。”

陈祎苦笑了一声。

“能渡得了别人,但唯独难渡我自己。”

他眼中有着异光,似乎看透了李鸿儒身体,也看到了李鸿儒体内存在的那丝妖力。

他心下对李鸿儒的讲解有了几分明白。

只是佛并非妖。

李鸿儒能控制妖力,他却难以反抗佛。

陈祎看着李鸿儒的面庞,只觉年轻真好。

良久,他想到自己也才二十余岁,不由晃了晃脑袋。

“总归我还有点朝气,前方的路再难走,也必然要踏出一条通天大道。”

想到李鸿儒提及的抹除,陈祎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红晕。

蝼蚁尚且贪生,挣扎求生也是人类的本能。

倘若心中有一尊佛,他会引导佛的成长。

倘若心中那是一尊魔,他也会强大到让魔颤栗。

若这是他的虚妄,总有一天,他也有能力勘破虚妄。

念诵完经文,陈祎对着众人双手再度合十,一一道谢,这才大踏步走向了那漆黑的街道。

李鸿儒放眼看去,只觉那黑暗中伸手难见五指,但又有着一道微光在向前行。

他看着天色,此时大概是未时,凌晨一两点左右。

距离天亮的时间还很长。

李保国和客氏有着倦意,李旦则是有些兴奋,觉得自己终于能学祝氏剑堂的终极剑术了。

四人小声交谈一会,这才各自回房休息。

吃过一次使用练功房勉强突破的亏,李鸿儒此次倒没有再去强行进行突破。

他将追风十三剑的修炼进度慢慢提升到75%,又看了一眼晦涩难明走向的星宿方位,退出了练功房。

睁眼之时,阳光已经照射到窗外。

此时李氏布店已经开始营业。

李鸿儒还听到了李旦挥舞木剑的声音,他时不时又被李保国叫去干活。

今天去太学的时间稍微有点赶。

“玄奘圣僧要去西天极乐世界了,皇上在送行!”

李鸿儒匆匆小楼,迅速进行洗涮,他准备随意吃点喝点就开启奔跑。

随即他听到了外面一声锣响。

伴随着粗嗓门的吆喝声,东市一些闲人顿时簇拥而至,想着跟随那敲锣之人去看热闹。

“去西天极乐世界?上西天?”

李鸿儒胡乱吃了几口饭菜,感觉肚子充实了一些,也钻了出去。

他倒没闲到大早上还去看热闹,但是时候奔向太学了。

“鸿儒!”

奔行近二十余分钟,李鸿儒听得后面一阵嘚啵嘚啵声音,顿时跳出马道。

稍做暂停时,只听得熟悉的声音传来。

“老师!”

李鸿儒扭头,随即便见到了王福畴的马车。

“老师这是要去哪儿?”

见得王福畴招手,李鸿儒顿时钻上了马车。

“我本想跟随去看看皇上送玄奘圣僧,但人太多,只能绕道折返一番,却是不曾想见到了你”王福畴笑道。

“玄奘圣僧真的要上西天?”李鸿儒问道。

“去的是西天的灵山秘境,也不知他与皇上谈了一些什么,皇上也同意了下来。”

王福畴脸上带着一丝淡笑。

儒家、道家、释家常有争议,也伴随着打压。

随着这个御弟上台,诸多沉闷滚滚而来。

很多人一度以为释家会取代道家,甚至于取代儒家,大唐从此成为佛国。

每一天,各种心思有异的人围绕在四周,想着从皇上和陈祎那儿探知到一些什么。

在陈祎成为御弟的这段时间中,长安城有着诸多的混乱。

无数的猜测纷纷出炉,甚至不缺各类离奇的阴谋说。

有人言,皇上结拜的这个御弟谐音‘玉帝’,在隐射仙庭那位的名字,示意着对方只能当弟弟,在大唐翻不得天。

有人言,皇上给予了释家足够高的地位,释家也会有足够多的诚意来回馈,皇上有着所求。

有人言,皇上有心扶持释家,想着定出释家正统,避免日后可能出现的释家大乱。

……

但诸多的人都没猜到,这个御弟仅仅做了数天,便要代表唐皇前往西天极乐世界取真经。

在大唐的地图志中,西天极乐世界极为遥远,相隔着千山万水,更无须说路途的艰难险阻。

这是与大唐相隔甚远的地域,即便骑马奔行也需要数年才能到达。

“皇上的兄弟可不那么好当!”

王福畴低声道了一句。

若有若无的提示中,李鸿儒也得大唐帝朝此前的模式极为怪异,处于诸王并存的局面。

如同养蛊,胜利的最终只有一方。

数年后,唐皇上位。

而他的兄弟则是丧生在争夺皇权之中。

对亲兄弟都能下狠手,对一个结拜的兄弟便难有多少情感可言。

夹杂在其中的,大多只有算计和利益。

只是王福畴一时也难以猜测。

直到今天才隐隐猜测到大概。

相较数天前的沉闷,王福畴此时心情极为愉快。

君王依旧是那个君王,没可能昏庸,也不乏手段,吃掉的亏会一一拿回来。

他难明圣意,但王福畴很清楚,皇上远比他想象中要圣明,也会看得更远。

便是心中有“帝传三世,武代李兴”之事,他相信将来也一定有解决的方案。

叙说完自己的事情,他笑看向李鸿儒。

“我听袁学真说你太学之路才伊始,就是上两天休息五天的节奏?”

“哈~”

李鸿儒没想到袁学真还向王福畴打了个小报告。

他这一周的出勤率确实有点低,上课时间少,在家用于研读修行的时间多。

但修行追风十三剑已经进入到了尾声。

接下来他便能好好读书,也顺道教导李旦,上学时间会很正常。

书评(469)

我要评论
  • &多龙蛇

    四门馆中,有着一千三百位学生,有如李鸿儒出生于平民阶层的杰出子弟,也有荣才俊这种朝廷子爵的后代,有着诸多龙蛇的混杂。

  • 在长安&有什么

    在长安城居住了十几年,李鸿儒就没听说过朝廷有什么神官的职位。

  • 与李鸿&儒关系

    他手中是李鸿儒专门定制的炭笔,这也是此时他与李鸿儒关系较好的原因。

  • 家居长&一些朝

    家居长安城,他时不时见到一些朝廷人物落马,今天大抵又轮到了哪家倒霉的,只是这位倒霉鬼的来头有点大。

  • 的数据&有部分

    因为这个简单的数据面板,让李鸿儒成长之时,也不断有部分记忆复苏。

  • 己就是&仙肝死

    李鸿儒怀疑此前的自己就是熬夜修仙肝死在游戏中,才落到转世投胎的下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